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在拼爹拼关系的时代,屌丝拼什么?]
杨恒均之[百日谈]
·杨恒均:好莱坞电影是如何在全球推销美国的?
·清明印象:这里,我们曾经来过…… 
·我该如何向儿子介绍一个真实的中国?
·全民医保会不会让我们“国破人亡”? 
·4月18日是我们的生日!
·人权、行动、计划之感想、联想和遐想
·莎朗斯通道歉了,成龙怎么办?
·海归儿子眼中最酷的中国人…… 
·西方教育让我儿子失去了“理想”
·九十年的变与不变,五四的希望与失望
·温总理为啥愿意与匿名网友对话?
·我爱真理,也爱我的老师
·奥巴马和马英九策划对付中国的“阴谋”? 
·带你参观我为地震受难者建造的纪念馆
·杭州不安全,澳洲也不一定安全!
·我们今天需要什么样的启蒙?
·我为邓玉娇辩护——谢谢你用修脚刀启蒙了我!
·从“广场”到“法庭”的捷径是互联网
·戴上博士帽,我就是知识分子了吗?
·你是不是间谍?
·当国歌响起来…… 
·每一滴血,都是热的!
·是谁下令开枪的、到底杀了多少人?
·在柏林大屠杀纪念馆思考人性与制度
·我们需要家长,但不需要大家长!
·美苏间谍战给我们的启示
·在欧洲感受普适价值观
·改变游戏规则,许宗衡也许还能当深圳市长
·绿坝为花季护航,谁为公民的隐私护航?
·中国再也不需要时评了! 
·在德国波恩碰上一起“群体事件”
·29岁当市长没错,质疑29岁当市长也没错
·冲不破黑白边界的麦克尔越过了生死界
·对互联网上的谣言、暴力和混乱的一点看法
·躺在儿童医院的孩子们是如何受伤的?
·暴君给我们留下了如此丰富的精神遗产?
·人民军队要为旅游社的信用保驾护航?
·行走在消失的土地上
·七月七日,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世界上还有很多墙需要推倒……
·从欧洲的两个案子看他们如何清算前朝官员
·本次列车终点站:奥斯威辛
·谁在隐瞒50多位学生死亡的真相?
·大陆富人应该“包养”大学楼而不是大学生
·失言的奥巴马与被忽视的北朝鲜民众
·苏联东欧转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一个博客写作者的理想是什么?
·改革开放三十年:从致富光荣到仇富有理
·从克林顿访朝看老干部发挥余热
·美国是靠什么度过难关的?
·赖昌星,祖国妈妈喊你回家吃饭
·海外华人比我们更爱国吗?
·留学澳洲的富家子是不是坏孩子?
·以和谐的心推动中国进步
·马英九、陈水扁是如何应对灾难和错误的?
·如何让热比娅、达赖在国际上寸步难行?
·一夜变天的日本能否维持稳定?
·我为啥活得像一名罪犯?
·民主价值观与民主制度之关系
·奥巴马总统竟然无权对中小学生演讲?
·吴敦义尝到了“民主发展太快”的甜头
·我为啥不批评毛泽东的崇拜者?
·60周年之:少拆一点,多建一些
·60周年之: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建国”
·60周年之:谁是共和国的敌人?
·60周年之:我们有幸见证无与伦比的时代
·60周年之:那满满一火车的鸡蛋到哪里去了?
·60周年之:党内民主呼唤有良知的党员站出来
·我的恶搞人生:打飞机、霹雳舞与间谍小说
·60周年之:我们应该怎样与国际接轨?
·为了健康活到60岁,我要绝食——减肥!
·不一样的舞台,掌声依旧响起来……
·网络危机四伏,间谍就在你身边!
·我们离法西斯、民主和诺贝尔有多远?
·有所敬畏,才能无畏
·赛车手韩寒泄露了国家机密?
·洗脚的妹妹说,美国人都要气死了……
·世界各国打黑靠的是什么?
·中国人的进步:我不再从外媒了解中国
·外交杨皮书之一:索马里海盗“持剑经商”
·谈谈美国的霸权与“持剑经商”
·美国对华外交是基于“中国的稳定压倒一切”
·以夷制夷:用美国人的价值观来制约美国!
·我们用什么来制约崛起的中国?
·谁能回答钱学森最后的提问?
·老杨日记:看11月3日的新闻联播谈普世价值
·老杨日记:伍佰元面值欧元的秘密……
·李光耀为啥要拉美国制衡中国?
·老杨日记:向驻扎在伊拉克的美军致敬!
·网志年会发言:为“消灭”真理而奋斗!
·从亚洲崛起看文化与制度之关系
·互联网上的对话是可能的吗?
·北大校长比火车站的陌生人更值得信任吗?
·我的大江大海1989:海南在等什么?
·在北京享受着言论自由的台湾人
·我为何写博客?——奥巴马回答了这个问题!
·有一种致富是犯罪,有一种富裕是耻辱!
·一澳洲留学生说:我爸每天才赚75万……
·美国访民想见总统,只要打出这样一条标语……
·民主到来之前,我们该怎么生活?
·从深圳限制访民和官员的自由谈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拼爹拼关系的时代,屌丝拼什么?


杨恒均:今天开始我在这里客串“总编辑”一个星期(4月8日—14日),点评新闻、回答问题、互动。请各位遵守国家法律与腾讯规定。老杨头已经在床上、饭桌上、车里与洗手间都布署好武器,用问题向我开炮吧!如果我牺牲了,请做这样一个墓碑。也邀请其他网友一起回答网友问题。请多提生活与爱情问题哦。不要让小编为难。

   
   云淡风轻:老杨,能不能谈一下怎样刺激荷尔蒙分泌。感觉最近不行了。
   
   


   

杨恒均: 我的经验是适当看看AV,少看或者不看CCAV。

   
   
   
   裘国军:#我问杨恒均#全球华人该为祖国统一做些什么?谢谢。
   
   
   

杨恒均:你好,我理解你说的“全球华人”是指海外华人吧?你问的是“全球华人”,如果是海外华人的话,至少有五千万之多,且生活于不同的国家与地区,价值观念甚至对国家统一都有不同的看法,我咋代他们回答呢?不如改成小一点的问题,和我们自身有关的,例如,祖国统一后我们住在台湾也像在上海一样需要暂住证吗?

   
   
   
   炮灰是怎样炼成的:#我问杨恒均#杨老师,啥时候出新书呢。。。村头厕所没纸了
   
   
   

杨恒均:快了、快了,看起来我得提醒出版社,尽量选用柔软一些的纸张,文字伤了政府没问题,纸张伤了你柔嫩的屁股就不太好了。Asshole!

   
   
   
   上官亲云:#我问杨恒均#习总在博鳌说:“不能为一己之私把一个地区乃至世界搞乱”引来“针对谁”的密集猜测,朝鲜、美国、日本还是菲律宾?此话源意似乎在表明中国对和平环境的渴求?
   
   
   

杨恒均: 习主席在博鳌强调,国际社会要互相尊重,共同发展,坚持开放包容。“不能为一己之私把一个地区乃至世界搞乱。”——讲得好!美国佬,听到没有?习主席讲的这些,本来是美国人在国内实行了几百年的民主ABC,无人不知,但美国人只在国内搞这些,到国际上对他人就乱来,现在习主席要把它推广到国际社会。

   
   
   
   牧人: 请问杨叫兽一个问题:生活满意的人,爱情又不满意,爱情满意了,生活又不满意,如此社会实情,该如何处理才能两情相悦?
   
   
   

杨恒均: 对我来说,爱情满意了,生活就满足了!爱情至上,有了爱情,还有什么无法克服的?你说生活不满意指什么?贫穷、没工作、没房子?有了爱情,要这些干啥?再说,爱情和生活不应该对立起来。

   
   
   
   婉:#我问杨恒均#杨老师,我是俩个孩子的母亲,请问我该如何培养他们?有这方面的书推荐吗?我也是随州人,一直在关注您,希望您能看到我的问题,谢谢。
   
   
   

杨恒均:老乡好,这个问题我确实有一些经验和感触,但说出来恐怕对你不但无益,甚至有害。我孩子是在美国、澳洲长大的,受这边教育,如果现在送他回国,他们恐怕无法生存。我可以让你如何教育孩子,要道德高尚,不要当公务员,更不要贪污,但教育完后怎么办?如果不送出国,他们在国内如何生存?今后怎么养活你?

   
   
   

杨恒均: 希望网友问一些海内外生活、风花雪月之类的问题,至于民主这些,过去七年我写了几百万字,都在国内发表,有时间去看看吧。翻出两年前今天的一个微博,回答这个星期肯定会被多次问起的一个问题:民主什么时候到来?好,我要去做自制的小辣椒啦,一会给大家看看我的手艺。

   
   
   

杨恒均:(2011年4月8日帖)今天接受了澳洲SBS中文电视节目简短采访。我希望关心我的海外朋友能够把聚集在我身上的目光转向我一直关心的焦点:中国的法治、人权与民主。当主持美女再一次问出“你认为民主离中国还有多远”的时候,我蹦出了一句老杨头名言:不要再问民主离我们还有多远,问一下自己都为民主的到来做了些什么吧。

   
   简单:#我问杨恒均#隔壁的家暴有没人管哦?那个女人敢怒不敢言,或者已得斯得哥尔摩。隔壁打起来了,对我们有没有好的影响?因为我们单元遭强奸的妇女也多!我问的是生活。
   
   
   

杨恒均:家暴问题往往同妇女的经济地位有关,除了极少数喜欢被打的变态女人之外,绝大多数被欺负与打之后选择忍气吞声的,大多是看不都出路,离婚吗?情况可能更遭,一个家毁了,对打又打不过,到法院,难断家务事。这种事,除了法律之外,民间社会与NGO非常重要,大家一起关心一起谴责,NGO提供帮助。

   
   
   
   江天哲:#我问杨恒均#请问杨总编:您怎样理解生命?怎样理解人生一世?在同年迈的父亲共同度过的时光里,至今给你留下什么样的回忆?
   
   
   

杨恒均:伴随父母走过最后一段路的时光是如此艰难,几乎让我有死去活来、重新做人的感觉。只到那时你才真正开始思考生命是什么,死亡又是什么,而以目前大多数中国人的处境,又没有答案。今年会出版《伴您走过人间路》,写我对死亡的认识。除了过好这一生之外,宗教,是我推荐给各位去探寻与思考的。

   
   
   
   天涯:#我问杨恒均#杨老师。喜欢上一个美丽的姑娘。但是她不让我追她。怎么办?
   
   
   

杨恒均: 和她做朋友吧,不要急于去追,有缘份的话,总归会走到一张床上。有些姑娘,你追得越急,她跑得离你越远。年青的时候,总是会疯狂的爱上一些异性,好像少了他们(她们)就没法活了,可一旦真过了这个劲,你会觉得当初很傻,因为,总有一个更让你疯狂的他(她)在前面拐角的地方等着你。

   
   
   
   玲:#我问杨恒均#如果一个已婚男人在酒醉后或一个人出差时会给她打电话联系紧密,但是一回到家就不联系她了,那个男人对她有爱吗?
   
   
   

杨恒均:不是说我吧?吓一跳。嗯,如果问题太笼统就不好回答,我只好假设这个“她”就是你,好不好?这样的,当这个她选择和这样的已婚男人交往的时候,就应该“摆正”位置,例如只要不是试图“取那个她而代之”,就应该接受他回家后不能打电话的现实。爱有多种,还有多样,尤其对这个年纪的人,不一定排他。

   
   
   
   玲:这个提问中的'他'不是您,那个'她'也不是我。谢谢杨老师的解答,我会把您的意见转达给她!
   
   
   

杨恒均:那就好,那我是双份放心啦。我写了本《家、国、天下》,悟出家的悲剧大多是因为二奶想取代老大;国家之乱在于权力集中在一哥手里,都想取而代之;天下就乱在都不想当二,要同美国争第一,哈

   
   
   
   狗日的青春:#我问杨恒均#大学生应该学会做人? 还是更加努力读书。
   
   
   

杨恒均:你读的什么书?按说,做人与读书相辅相成、并不矛盾,可你问题中却把它们对立起来,我想你说的读书是课本,是读死书,是为了考试的那种读书吧?那样的读书往往有洗脑的功效,确实同“做人”有些排斥,但你不这样读书,可能连中学都无法毕业呢。就用广义的“读书”平衡你说的读书吧。读过我的书没有?

   
   
   
   袁绍中:#我问杨恒均#请问杨老师,您认为您是温和的改良派,还是激进的改革派?
   
   
   

杨恒均: 我是温和的改革派,激进的改良派。解释一下:积重难返,有些东西靠温和的改良,是胡扯淡,再改一百年也还是温水煮青蛙,青蛙煮死了,水还不开;改革与革命一步之遥,真要混乱出现,受苦的还是老百姓,所以改革也要理性温和。读一下我的新文章:没有压力,执政者不会主动改革

   
   
   
   九: #我问杨恒均#请问杨老师,作为一个屌丝,在这个拼爹拼关系的社会中,要怎么办?
   
   
   

杨恒均:你只能拼屌,难道还能去拼命?

   
   
   
   红灯:这个我更纠结了,我想知道个“屌”在这里怎么拼?是拼屌的精神还是拼屌的个性?
   
   
   

杨恒均:我比较含蓄,话粗理不粗,他这样一个没有叫李刚的爸、又无关系的屌丝,拼屌就是平时收拾干净点,争取碰上个矮丑肥的富二代女,把自己嫁过去,飞上枝头变凤凰。不然就只能去改变大环境,争取权利,拼命!

   
   
   
   阿拉丁: 揭秘辽宁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坐老虎凳 绑死人床 http://url.cn/CQejvw (分享自 腾讯新闻 ) 窗外小鸟欢快地叫着,太阳就要升起!如果现实是这样,几十年前为什么要牺牲几百万人的生命去改变!这样的劳教所还有多少?
   
   
   

杨恒均:这篇文章部分回答了你的问题:《如何阻止变态狂把我们关进黑屋子里》,这些变态的人社会上不会少(估计有4%),但谁赋予他们这样的权力?放大了他们的邪恶与变态?什么样的制度才能逐渐减少这样的事发生,最终杜绝这种事?读一下我的文章吧,一言难尽。

   
   
   
   神经刀感冒咳嗽肚子疼:#我问杨恒均#杨老师,我一直有个梦想,就是找一个端庄大方持家的女人做媳妇,找一个清新动人的做情人女朋友,找性感能折腾的做二奶。。。我正常么?
   
   
   

杨恒均:哇,你这不就是“中国梦”吗?官员们都先你一步实现了,可怜的你还在这里犹犹豫豫,反省自己是不是“正常”,兄弟,你太鸡巴正常了!

   
   
   

杨恒均:刚到悉尼机场送一对小夫妻,从大陆来留学,已参加工作。一星期前突然告诉我,两人要离开悉尼去达尔文工作,因为年薪达到50万人民币左右(其实还是给低了)。然后跑去斐济休假一周,今天离开。年轻人能这样折腾,说走就走,主要是澳洲可以任意移动,到哪里就是哪里人,无任何限制。希望中国有一天也这样,不要用户籍之类的限制人。

   
   好,各位,明天“客座总编辑”见
(2014/04/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