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中日开战,日本准备好了吗?]
杨恒均之[百日谈]
·李肇星妙答“入联公投”妙在何处?
·请不要再叫我“老板”!
·我差一点就成了色情小说作家
·中国男人包二奶之研究
·你的下面还硬得起来吗?
·谁害死了两位妙龄女郎?
·还有多少黑社会头子在代表我们?
·蒋家父子的“大中至正”该不该拆?
·亚洲如果没有日本……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一)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二)
·南京大屠杀,我们的悲愤从何而来?
·《集结号》——一部让我思考和平的战争片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台湾海峡为什么越来越宽?
·从麦当劳到圣诞节,我们该如何抵制美国文化的入侵?
·薄熙来的直言和吴仪的“裸退”
2007年9月份日记《九月的记忆》
·九月的记忆(1)
·九月的记忆(2)
·九月的记忆(3)
·九月的记忆(4)
·九月的记忆(5)
·九月的记忆(6)
·九月的记忆(7)
·九月的记忆(8)
·九月的记忆(9)
·九月的记忆(10)
·九月的记忆(11)——周庄是个好地方
2007年11月俄罗斯之旅
·让我们到俄罗斯去
·在叶利钦的墓前,我脱帽致敬
·美女过剩的俄罗斯
·别了,我心中的俄罗斯!
2008年评论、散文、随笔
·香港同胞,请再耐心等十年!
·他们弱小得让人心酸
·我为什么批评中国
·但愿暴风雪带来的不只是寒冷
·风雪中,每一个生命都是大写的!
·“春晚”和“新闻联播”都应该废除
·别把灾难弄成立功和歌功颂德的机会
·伊朗总统、样板戏和南街村的二奶
·谈虎色变、嫖妓和沉默权
·我不是作家,我是网络作家
·说起大部制改革,随州人笑了
·母亲是盏灯,照亮我前行的路
·我对儿子讲西藏
·对悉尼华人组织起来保卫圣火的几点看法
·就悉尼爱国大游行驳斥两股反华言论
·CNN驻北京首席记者透露CNN为何爱国
· 王千源事件是中情局策划的阴谋
·就北京与达赖方面磋商答美国友人问
·给留学生的信:请你们继续爱国!
·铁道部,这次你给自己打多少分?
·支持CNN歪曲“事实” 的报道!
·面对灾难,我们如何展示大国风采
·对不起,我不能不伤害你
·从道德绑架的网民到绑架自由的范跑跑
·想要说声爱你,却被吹散在风里
·美国如何掩盖轰炸我驻南大使馆真相?
·西方国家害怕中国人民的爱国激情吗?
·美国为什么胆敢轰炸我驻南大使馆?
·海外华人华侨爱国,国也应该爱护他们
·让那团火点燃我们心中的激情
·如果美国警察动了我的阳具
·大陆游客在台湾可做的一件有意思的事
·海外华语作家不应该是弱势群体
·四川发生过地震?北京即将奥运吗?
·对毒奶粉我们除了愤怒还能干什么?
·谁是制造吴敬琏间谍门的黑手?
·中国特色的教育,恶梦什么时候结束?
·谁能告诉我大陆民众是什么级别?
·我已准备好向杨振宁妻子翁帆求爱了
·让我们在博客、梦想和未来里再见!
·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
·给海外华人的一封信:我眼中的国富民强
·人民已经准备好了!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在这个变革的时代,最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的位置
民主之旅
·告诉我,你适不适合民主
·我的信仰是民主!
·我们离1984年有多远?
·在缅甸风灾的废墟上思考主权、人权和生存权!
·全球化时代的中国民族主义
·比天灾更邪恶的独裁专制应该被推翻!
·下一场“文化大革命”离我们有多远?
·为中国特色的民主而奋斗!
·三年内完成祖国统一不再是梦想
·【学术】 明年起步、三年成就宪政大业
·让我们一起为国家正确的方向战斗!
·以传销的劲头推广我们的梦想!
·国庆节寄语:我们就是国家!
台海风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日开战,日本准备好了吗?

   我当年从事外交、国际关系工作时,日本虽是经济强国却是政治与军事上的二流国家,同我工作关系不大;后来当我从事智库工作、政治研究与推动民主事业时,日本几乎是世界上唯一一个“不干涉中国内政”、对中国人权与民主从来不“指手画脚”的“西方”国家,我自然也没有多大兴趣。
   
   
   
   但中日关系自成一体,有意思也值得研究。在新中国成立后受到西方外交孤立时,日本排除美国的干扰,同中国官方你来我往,日本政府属于较早同北京建立外交关系的西方阵营国家。1989年事件北京再次陷入孤立之时,日本政府又是第一个伸出了“友谊”之手,且乘机促成天皇访问中国。这可是天皇第一次被允许访问他曾下令侵略与屠杀过的国家。据说,天皇来访成功打破了西方阵营对中国的外交与道德孤立。


   
   
   
   可以这样说,整个上世纪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初,中日友好如火如荼,日本是西方对中国援助最多的发达国家。中国的改革开放吸引外资除了港台之外,来自日本的为多。难怪,这次访问日本时,一位日本学者苦逼兮兮地对我说,九十年代末期尤其是进入新世纪后中国逐步强大起来,不再需要日本的援助与援手。你们有困难、受到孤立时,发展同日本的友好关系,现在强大了,就欺负我们小日本,你们太不儒家,太不仁义了——他这里说的“小日本”当然不是咱网民口里的那个“小”,而是指国土面积、人口、军队总数与经济规模。
   
   
   
   这次到日本,见到了不少各阶层的日本人,其中我最想了解的一件事就是日本人如何看中日冲突,是否认为中日必有一战,以及中日若开战,他们怎么办等等问题。由于这些问题在中国都是街头巷尾的谈资,所以,我做了一个比较简单的对比,结果很令人兴奋哦。
   
   
   
   首先,我在大学教授、专家、记者中多次询问了这样一个问题:中日有可能开战吗?几乎所有的人都说,可能性不大,理由是两国贸易如此之大,怎么会为一些历史问题和小岛开战?加上日本是和平国家,根本没有进攻性武器,如何打?而中国好像也没有准备好同美国作对。
   
   
   
   但有几位承认可能会擦枪走火,只不过,他们觉得一旦擦枪走火,美国就会和中国一起来“扑火”,同日本关系不大。中日开战,输的是美国,美国可能失去自己在东亚经营了大半个世纪的区域关系格局。
   
   
   
   但当我在中国大陆同差不多级别的专家学者与记者朋友谈中日问题时,他们的反应就大大不同了,至少有超过半数认为中日之战不可避免。当然,这里得特别指出一点,我在日本虽然见到了几十位知识分子,可他们应该在骨子里还是对中国持友好态度的,否则也不会见我们这些中国来的民间访问者。
   
   
   
   第二,这次访问日本,分别同关西大学与东京大学的一、二年级同学做了交流,同样问到类似中日开战的问题,他们的反应应该更具有代表性。例如在关西大学与同学交流时,直接问几十位同学,你们认为中日会开战吗?如果打起来,你们怎么办?
   
   
   
   同我们在中国大陆提起这个问题后感受到的一触即发的“激动人心”的战前综合症相比,日本大多年轻人听到这个问题竟然露出一脸茫然。给人感觉是他们大多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也有两位表现得比较激动,一位说日本得了“和平痴呆症”——意思是你给他说什么,哪怕欺负到门口了,他还是一副痴痴地抱着“我是和平国家、你能把我怎么样”的态度,得过且过。这位同学认为日本应该重新武装,保卫自己的家园。但他的话引起其他日本同学一阵骚动,看得出,站在他一边的并不多。
   
   
   
   当我们问中日开战后,各位怎么办时,只有一位同学回答说,我去参加自卫队。他说这话时,我观察到,大多学生脸上依然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看起来,日本的年轻人真得了“和平痴呆症”啊,这和我在祖国见到的一个个生龙活虎、躁动不安,都恨不得想冲到东京街头与白宫台阶上为国捐躯的热血愤青差距实在太大了!
   
   
   
   第三,这次旅途中接触了一些在日华人华侨(不包括接待我们的同我们观点类似的那些华人朋友),包括我们的几位导游。当我们谈起中日关系与中日开战的话题时,他们的态度吓我们一跳:小日本就是要教训!坚决支持打日本,中日之战不可避免……其中一位声称,中日开打的话,在日本80万华人中至少90%以上都还会站在中国一边。当我们问这位娶了一位日本老婆的华人,打起来他怎么办时,他说,开战前中国会派专机接他们这些华人回到中国。这是国际法的规定。
   
   
   
   另外一位导游持几乎一模一样的观点(都让我怀疑是不是导游上岗培训的),当我进一步引导这位在日本呆了十五年、创立了多家公司的中国人“那为啥不现在回国”时,他脱口而出:这里空气好,社会安定,中国的贪官污吏太多……
   
   
   
   同一时间我们见到了一群在中国做生意的“日侨”,他们对中日关系非常担忧,但都认为两国经贸关系如此之大,应该全力避免冲突,其中一些表达了对安倍首相的不满。当然,也许是出于礼貌,没有一位说他们希望中日开战,加上他们大多是老板,不是普通在华的“日侨”。但同中国在日本的华人相比,其区别之大有如天壤。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大阪的一次与当地日本各界人士的“市民沙龙”上,一位日本女士(我猜应该是比较“右翼”的)向我们提问:据说中国政府有一个计划,一旦中日开战,八十万华人就会立即在日本到处放火搞破坏,有这么回事吗?
   
   
   
   她的问题很无稽且咄咄逼人,正好涉及到我的研究领域,我就不能不亲自出马回答她了,我正了正西装领带,收起了喜怒笑骂而相当严肃地正告她:中国政府绝对没有这样的计划,这个我可以负责任的说,中国政府一直鼓励在世界各地的华人华侨遵守当地法律……哇噻,这是整个民间访问行程中,我唯一一次扮演了在野“外交部发言人”的角色,有没有搞错啊!?
   
   
   
   第四,同日本政界的接触给人感觉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他们虽然口头也讲友好、不希望冲突,但却显然都并不惧怕且是有备而来的。例如在与日本自民党副总裁高村正彦交谈时,我注意到他文件夹上有两份研究习总领军思想的打印件。他在执政党中的地位仅次于安倍,当过外务大臣与防务大臣。他对中日关系表示担忧,也流露出不赞成安倍的一些做法。但后来有人告诉我,日本政客都是这么“礼貌”的,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你要相信他,就活见鬼了。
   
   
   
   我还同一位前日本政府防卫厅的官员(目前已去外务省任职)深谈,他向我说了一些个人看法。他说,日本学界、民间等确实厌战(正如那位学生所说可能得了“和平综合症”),但政界与自卫队里不惧怕冲突甚至希望中日来点磨擦的日本人并不在少数。日本已经失去方向,政客希望通过一场冲突重新在思想领域(爱国主义)和国防上重新武装起来,也是可以理解的。他强调,这有点像北京提出的“中国梦”,日本一些人也有类似大国复兴的“日本梦”。
   
   
   
   他说:中国可能同日本正好相反,学界与民间都一副时刻准备要同日本打一仗的样子,可政府应该没有这样的想法,军队也不一定准备好了。在目前的国际框架下,同日本冲突就是同美国对抗,中国一旦走上这条路,恐怕国内的一些发展计划也都得搁置起来。对中国来说,肯定是得不偿失。
   
   
   
   这位朋友还开玩笑说,真要打起来,你们也不一定能拿回钓鱼岛。而如果我们收回所有的企业,包括满街跑的日本车,对日本的国内经济影响不大,对中国呢?你们自然可以去买美国车与德国车,但这两个国家比日本更积极地干涉中国的内政啊……我只对他说了一句:中国如果真要打日本,是满怀着百年耻辱感与爱国激情的,哪里会像你们这样分析来分析去?
   
   
   
   由于这次属于民间交流,所见到的人可能以对中国友善的日本人为主,所以上面所列日本人的一些观点也许不能代表大多日本人的看法,但即便如此,我们也还是从他们的看法中了解到一些知识分子、学生与商人显然没有准备好同中国打仗。
   
   
   
   当然,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准备好了没有呢?
   
   
   
   杨恒均 2013.11.25 “日本日记”之五
(2014/04/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