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中日开战,日本准备好了吗?]
杨恒均之[百日谈]
·给海外华人的一封信:我眼中的国富民强
·人民已经准备好了!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在这个变革的时代,最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的位置
民主之旅
·告诉我,你适不适合民主
·我的信仰是民主!
·我们离1984年有多远?
·在缅甸风灾的废墟上思考主权、人权和生存权!
·全球化时代的中国民族主义
·比天灾更邪恶的独裁专制应该被推翻!
·下一场“文化大革命”离我们有多远?
·为中国特色的民主而奋斗!
·三年内完成祖国统一不再是梦想
·【学术】 明年起步、三年成就宪政大业
·让我们一起为国家正确的方向战斗!
·以传销的劲头推广我们的梦想!
·国庆节寄语:我们就是国家!
台海风云
·陈水扁,你是不是疯了?
·寄语国民党:梅花愈冷愈开花
·国民党输掉了政权,赢得了合法性
·建议马英九访问大陆
·今夜,我们都是台湾人
·马英九,请你不要对我们失望!
·陈水扁,这次你该知道民主的厉害了吧?
·民进党,你什么时再感动我一次?
·龙应台,台湾不需要你说的那种政治家
·我只想对马英九说一句话:把台湾的民主搞好
·台湾的乱象是民主太快造成的?
思想解放
·响应汪洋号召,我先解放自己的思想
· 解放思想,何不多设几种“政治特区”?
·在战天斗地中解放我们的思想
小说
·地震文学: 最后一堂课
·今天,我们都是那头猪!
·终极民主
2008北京奥运
·我们是不是忽略了最重要的奥运精神?
·让圣火照亮一条简朴、自然与和谐的路
·北京来信之:我们都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北京来信之:期待国人关心体育超过政治
· 北京来信之:外国人比国人更爱中国?
·北京来信之:北京二、三事
·北京来信之: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北京来信之:今天,我是刘翔的粉丝
·北京来信之:一块金牌、十个亿和跑得更快的刘翔
改革三十年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光荣与梦想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孤独大侠茅于轼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人权是更“硬”的硬道理!
·用实践检验“真理”,用什么来检验“实践”?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我的出国梦
城市风景
·城市风景之:一个垃圾桶的故事
·城市风景之:离天堂最近的路——人行道
·城市风景之:欲望都市——东莞
·城市风景之:一路风雨一路情——都江堰
·城市风景之:北京十日谈
重建中国人之核心价值
·火车站那让人心寒的温馨问候
·谁说我们缺乏核心价值观?
·“以人为本”就是以你、我、他为本!
·她们的列车没有终点
·从奥巴马当选看我们自己的核心价值观
2008美国大选
·全世界都投入美国大选,拉登要用炸弹投票
·你可以不选麦凯恩或奥巴马,但一定要投自己一票
·好莱坞成就了奥巴马
·我有一个梦!——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的意义
老杨感悟
·柏芝、阿娇和许霆都是我的老师
·关于帐篷、血、汗、钱和我们的眼泪
·每天都是父亲节
·年年都有月圆时
·渣滓洞、刘文彩和那些孩子们的名字
·四万亿与奖励击毙歹徒的十万元
·老杨感悟:就凭这折腾,我一定要亲手统一中国!
·老杨感悟:用多少钱能够增强民众的信心?
·杨恒均之感想、联想、断想和胡思乱想
2009美国之旅
·我对美国官员说,我是来收集中情局丑闻的
·我在911现场发现了美国政府的大阴谋!
·我在白宫前为美国上访者维权!
·这种国庆,有什么值得庆祝的?
·美国是如何解决“春运”问题的?
·倒霉的克林顿又被“双规”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日开战,日本准备好了吗?

   我当年从事外交、国际关系工作时,日本虽是经济强国却是政治与军事上的二流国家,同我工作关系不大;后来当我从事智库工作、政治研究与推动民主事业时,日本几乎是世界上唯一一个“不干涉中国内政”、对中国人权与民主从来不“指手画脚”的“西方”国家,我自然也没有多大兴趣。
   
   
   
   但中日关系自成一体,有意思也值得研究。在新中国成立后受到西方外交孤立时,日本排除美国的干扰,同中国官方你来我往,日本政府属于较早同北京建立外交关系的西方阵营国家。1989年事件北京再次陷入孤立之时,日本政府又是第一个伸出了“友谊”之手,且乘机促成天皇访问中国。这可是天皇第一次被允许访问他曾下令侵略与屠杀过的国家。据说,天皇来访成功打破了西方阵营对中国的外交与道德孤立。


   
   
   
   可以这样说,整个上世纪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初,中日友好如火如荼,日本是西方对中国援助最多的发达国家。中国的改革开放吸引外资除了港台之外,来自日本的为多。难怪,这次访问日本时,一位日本学者苦逼兮兮地对我说,九十年代末期尤其是进入新世纪后中国逐步强大起来,不再需要日本的援助与援手。你们有困难、受到孤立时,发展同日本的友好关系,现在强大了,就欺负我们小日本,你们太不儒家,太不仁义了——他这里说的“小日本”当然不是咱网民口里的那个“小”,而是指国土面积、人口、军队总数与经济规模。
   
   
   
   这次到日本,见到了不少各阶层的日本人,其中我最想了解的一件事就是日本人如何看中日冲突,是否认为中日必有一战,以及中日若开战,他们怎么办等等问题。由于这些问题在中国都是街头巷尾的谈资,所以,我做了一个比较简单的对比,结果很令人兴奋哦。
   
   
   
   首先,我在大学教授、专家、记者中多次询问了这样一个问题:中日有可能开战吗?几乎所有的人都说,可能性不大,理由是两国贸易如此之大,怎么会为一些历史问题和小岛开战?加上日本是和平国家,根本没有进攻性武器,如何打?而中国好像也没有准备好同美国作对。
   
   
   
   但有几位承认可能会擦枪走火,只不过,他们觉得一旦擦枪走火,美国就会和中国一起来“扑火”,同日本关系不大。中日开战,输的是美国,美国可能失去自己在东亚经营了大半个世纪的区域关系格局。
   
   
   
   但当我在中国大陆同差不多级别的专家学者与记者朋友谈中日问题时,他们的反应就大大不同了,至少有超过半数认为中日之战不可避免。当然,这里得特别指出一点,我在日本虽然见到了几十位知识分子,可他们应该在骨子里还是对中国持友好态度的,否则也不会见我们这些中国来的民间访问者。
   
   
   
   第二,这次访问日本,分别同关西大学与东京大学的一、二年级同学做了交流,同样问到类似中日开战的问题,他们的反应应该更具有代表性。例如在关西大学与同学交流时,直接问几十位同学,你们认为中日会开战吗?如果打起来,你们怎么办?
   
   
   
   同我们在中国大陆提起这个问题后感受到的一触即发的“激动人心”的战前综合症相比,日本大多年轻人听到这个问题竟然露出一脸茫然。给人感觉是他们大多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也有两位表现得比较激动,一位说日本得了“和平痴呆症”——意思是你给他说什么,哪怕欺负到门口了,他还是一副痴痴地抱着“我是和平国家、你能把我怎么样”的态度,得过且过。这位同学认为日本应该重新武装,保卫自己的家园。但他的话引起其他日本同学一阵骚动,看得出,站在他一边的并不多。
   
   
   
   当我们问中日开战后,各位怎么办时,只有一位同学回答说,我去参加自卫队。他说这话时,我观察到,大多学生脸上依然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看起来,日本的年轻人真得了“和平痴呆症”啊,这和我在祖国见到的一个个生龙活虎、躁动不安,都恨不得想冲到东京街头与白宫台阶上为国捐躯的热血愤青差距实在太大了!
   
   
   
   第三,这次旅途中接触了一些在日华人华侨(不包括接待我们的同我们观点类似的那些华人朋友),包括我们的几位导游。当我们谈起中日关系与中日开战的话题时,他们的态度吓我们一跳:小日本就是要教训!坚决支持打日本,中日之战不可避免……其中一位声称,中日开打的话,在日本80万华人中至少90%以上都还会站在中国一边。当我们问这位娶了一位日本老婆的华人,打起来他怎么办时,他说,开战前中国会派专机接他们这些华人回到中国。这是国际法的规定。
   
   
   
   另外一位导游持几乎一模一样的观点(都让我怀疑是不是导游上岗培训的),当我进一步引导这位在日本呆了十五年、创立了多家公司的中国人“那为啥不现在回国”时,他脱口而出:这里空气好,社会安定,中国的贪官污吏太多……
   
   
   
   同一时间我们见到了一群在中国做生意的“日侨”,他们对中日关系非常担忧,但都认为两国经贸关系如此之大,应该全力避免冲突,其中一些表达了对安倍首相的不满。当然,也许是出于礼貌,没有一位说他们希望中日开战,加上他们大多是老板,不是普通在华的“日侨”。但同中国在日本的华人相比,其区别之大有如天壤。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大阪的一次与当地日本各界人士的“市民沙龙”上,一位日本女士(我猜应该是比较“右翼”的)向我们提问:据说中国政府有一个计划,一旦中日开战,八十万华人就会立即在日本到处放火搞破坏,有这么回事吗?
   
   
   
   她的问题很无稽且咄咄逼人,正好涉及到我的研究领域,我就不能不亲自出马回答她了,我正了正西装领带,收起了喜怒笑骂而相当严肃地正告她:中国政府绝对没有这样的计划,这个我可以负责任的说,中国政府一直鼓励在世界各地的华人华侨遵守当地法律……哇噻,这是整个民间访问行程中,我唯一一次扮演了在野“外交部发言人”的角色,有没有搞错啊!?
   
   
   
   第四,同日本政界的接触给人感觉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他们虽然口头也讲友好、不希望冲突,但却显然都并不惧怕且是有备而来的。例如在与日本自民党副总裁高村正彦交谈时,我注意到他文件夹上有两份研究习总领军思想的打印件。他在执政党中的地位仅次于安倍,当过外务大臣与防务大臣。他对中日关系表示担忧,也流露出不赞成安倍的一些做法。但后来有人告诉我,日本政客都是这么“礼貌”的,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你要相信他,就活见鬼了。
   
   
   
   我还同一位前日本政府防卫厅的官员(目前已去外务省任职)深谈,他向我说了一些个人看法。他说,日本学界、民间等确实厌战(正如那位学生所说可能得了“和平综合症”),但政界与自卫队里不惧怕冲突甚至希望中日来点磨擦的日本人并不在少数。日本已经失去方向,政客希望通过一场冲突重新在思想领域(爱国主义)和国防上重新武装起来,也是可以理解的。他强调,这有点像北京提出的“中国梦”,日本一些人也有类似大国复兴的“日本梦”。
   
   
   
   他说:中国可能同日本正好相反,学界与民间都一副时刻准备要同日本打一仗的样子,可政府应该没有这样的想法,军队也不一定准备好了。在目前的国际框架下,同日本冲突就是同美国对抗,中国一旦走上这条路,恐怕国内的一些发展计划也都得搁置起来。对中国来说,肯定是得不偿失。
   
   
   
   这位朋友还开玩笑说,真要打起来,你们也不一定能拿回钓鱼岛。而如果我们收回所有的企业,包括满街跑的日本车,对日本的国内经济影响不大,对中国呢?你们自然可以去买美国车与德国车,但这两个国家比日本更积极地干涉中国的内政啊……我只对他说了一句:中国如果真要打日本,是满怀着百年耻辱感与爱国激情的,哪里会像你们这样分析来分析去?
   
   
   
   由于这次属于民间交流,所见到的人可能以对中国友善的日本人为主,所以上面所列日本人的一些观点也许不能代表大多日本人的看法,但即便如此,我们也还是从他们的看法中了解到一些知识分子、学生与商人显然没有准备好同中国打仗。
   
   
   
   当然,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准备好了没有呢?
   
   
   
   杨恒均 2013.11.25 “日本日记”之五
(2014/04/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