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决定》为何能让左右、内外、上下都满意? ]
杨恒均之[百日谈]
·这个春节里最有爱的一天
·为什么不给每一位中国人发一台电脑?
·消费爱国,请领导们先上!
·户籍制度改革不只是为了“有才能”的精英
·五百炮弹,打翻商船,维护主权,击沉人权!
·“躲猫猫”录像带比总统的录音带更需要保密?
·美国不干涉中国人权了,我们自己干涉吧!
·中美互揭人权缺陷,有利两国民众改善人权 
·让互联网成为言论自由的试验场
·中国为什么没有鹰派人物?
·这篇博文还没有想好标题 
·国人出游时的陋习与中国文化无关!
·她逃离疯人院,他刚刚走出监狱
·乌鲁木齐市委书记,其实你不懂老百姓的心!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翻过无形的墙去了解中国、世界和我们自己
·我和负责扫黄的领导一起看色情录像…… 
·最近我为啥有点左?
·让每一篇时评都带来一片希望
·设立红灯区与废除劳动合同法
·卖鹅蛋的婆婆说,美国人都要饭去了…… 
·总统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
·有一种“愚昧”让我看到希望
·杨恒均:好莱坞电影是如何在全球推销美国的?
·清明印象:这里,我们曾经来过…… 
·我该如何向儿子介绍一个真实的中国?
·全民医保会不会让我们“国破人亡”? 
·4月18日是我们的生日!
·人权、行动、计划之感想、联想和遐想
·莎朗斯通道歉了,成龙怎么办?
·海归儿子眼中最酷的中国人…… 
·西方教育让我儿子失去了“理想”
·九十年的变与不变,五四的希望与失望
·温总理为啥愿意与匿名网友对话?
·我爱真理,也爱我的老师
·奥巴马和马英九策划对付中国的“阴谋”? 
·带你参观我为地震受难者建造的纪念馆
·杭州不安全,澳洲也不一定安全!
·我们今天需要什么样的启蒙?
·我为邓玉娇辩护——谢谢你用修脚刀启蒙了我!
·从“广场”到“法庭”的捷径是互联网
·戴上博士帽,我就是知识分子了吗?
·你是不是间谍?
·当国歌响起来…… 
·每一滴血,都是热的!
·是谁下令开枪的、到底杀了多少人?
·在柏林大屠杀纪念馆思考人性与制度
·我们需要家长,但不需要大家长!
·美苏间谍战给我们的启示
·在欧洲感受普适价值观
·改变游戏规则,许宗衡也许还能当深圳市长
·绿坝为花季护航,谁为公民的隐私护航?
·中国再也不需要时评了! 
·在德国波恩碰上一起“群体事件”
·29岁当市长没错,质疑29岁当市长也没错
·冲不破黑白边界的麦克尔越过了生死界
·对互联网上的谣言、暴力和混乱的一点看法
·躺在儿童医院的孩子们是如何受伤的?
·暴君给我们留下了如此丰富的精神遗产?
·人民军队要为旅游社的信用保驾护航?
·行走在消失的土地上
·七月七日,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世界上还有很多墙需要推倒……
·从欧洲的两个案子看他们如何清算前朝官员
·本次列车终点站:奥斯威辛
·谁在隐瞒50多位学生死亡的真相?
·大陆富人应该“包养”大学楼而不是大学生
·失言的奥巴马与被忽视的北朝鲜民众
·苏联东欧转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一个博客写作者的理想是什么?
·改革开放三十年:从致富光荣到仇富有理
·从克林顿访朝看老干部发挥余热
·美国是靠什么度过难关的?
·赖昌星,祖国妈妈喊你回家吃饭
·海外华人比我们更爱国吗?
·留学澳洲的富家子是不是坏孩子?
·以和谐的心推动中国进步
·马英九、陈水扁是如何应对灾难和错误的?
·如何让热比娅、达赖在国际上寸步难行?
·一夜变天的日本能否维持稳定?
·我为啥活得像一名罪犯?
·民主价值观与民主制度之关系
·奥巴马总统竟然无权对中小学生演讲?
·吴敦义尝到了“民主发展太快”的甜头
·我为啥不批评毛泽东的崇拜者?
·60周年之:少拆一点,多建一些
·60周年之: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建国”
·60周年之:谁是共和国的敌人?
·60周年之:我们有幸见证无与伦比的时代
·60周年之:那满满一火车的鸡蛋到哪里去了?
·60周年之:党内民主呼唤有良知的党员站出来
·我的恶搞人生:打飞机、霹雳舞与间谍小说
·60周年之:我们应该怎样与国际接轨?
·为了健康活到60岁,我要绝食——减肥!
·不一样的舞台,掌声依旧响起来……
·网络危机四伏,间谍就在你身边!
·我们离法西斯、民主和诺贝尔有多远?
·有所敬畏,才能无畏
·赛车手韩寒泄露了国家机密?
·洗脚的妹妹说,美国人都要气死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决定》为何能让左右、内外、上下都满意?

   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出来后,我正在日本访问,第一时间查看了网络上左、右两派十几位代表人物的发言;从日本回来后又请教了几位体制内的大佬,当然,也没忘同身边和小区的一些清洁工、看门人、进城务农工们交换意见。
   
   
   
   本想收集齐意见后写几篇博文解读一下,结果至今还无法动笔。原因很简单:这是一份让左、右派都无话可说,让体制内、外都找到了自己想要的,让上、下阶层都有满意之处的改革纲领,这样一份改革步法如此之大却又能迎合各方喜好的纲领,恐怕是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公报之后少有的吧?这倒让我一下子不知如何下笔了。


   
   
   
   过去一年里,希望继续通过改革促发展、加大市场化力度的右派,与借古讽今、强调公正、公平的左派们,以及少数反宪政甚至要求回到毛时代的极左派与主张一夜之间全盘西化的极右派,进行了一场又一场短兵相接的交锋。不明就里的外媒认为这是新一届领导默认,或者受到党内不同派别“唆使”的路线斗争。
   
   
   
   其实不然,这是过去20年执行小平“不争论”政策的反弹,是小平亲自指定的两代接班人退出政治舞台后的必然结果,是左右两派对新一届领导执政理念把握不准从而“先发制人” ,试图制造舆论影响甚至引导新一届领导的造势运动。
   
   
   
   且不说打着公正、公平的左派在民众中已经渐渐失去了昔日的支持,恐怕连他们自己也没有一个真正想走回到封闭僵化、一穷二白的老路上吧;右派虽然占据了绝大多数媒体以及大半个知识界,但正如“民主”必须是以民为主,需要民众的普遍觉醒一样,右派们不是不清楚,20多年经济大发展,民众逐渐丰衣足食之后的今天,有几个人真正愿意冒一定风险追随右派“改旗易帜”?
   
   
   
   左右两派的争论是如何收场的呢?极左极右被当局强力打压下去,加上左、右两派经过一年“你死我活”的拉锯战,几乎都精疲力竭了,却依然难分高下。到最后,双方最大的期待和寄托就是这份千呼万唤才出来的《决定》,但大家都心知肚明,要想《决定》朝向他们那一方,几乎是不可能的。可就在这个时候,《决定》出来了……
   
   
   
   先是左派们大喜过望:虽然不可能回到他们自己也不想回去的毛时代,但毛泽东思想被高高举起,而且,左派们口头的“公正”成为这份《决定》中出现频率最高的词语之一(共出现20次),且多项具体的改革措施都是左派们平时挂在嘴上的诉求。加上《决定》顺应了左派们要求的对舆论与网络的控制,对意识形态领域的收紧,左派们颇有些心满意足。
   
   
   
   但与左派相比,右派们可能会觉得他们才是更大的赢家。这份全面深化改革的《决定》,在市场化、法治建设以及中国特色的协商民主三方面都迈出了一大步。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老师早年就有“吴市场”之称,一直致力于市场化方面的改革,功不可没,但可以看出,这些年市场化几乎被“权贵化”,始终不尽人意,吴老多有失望。这次《决定》出来后,吴老第一时间给予高度评价。他认为,市场起决定性作用,建立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是经济体制改革中最重要的纲领。
   
   
   
   在转变政府职能、限制官员权力、司法相对独立、废除劳教以及在国企让利、教育平等、法庭透明、鼓励创业、高考改革、户籍放宽、土地流转、放开NGO等等上的具体规定,有哪一条不是广大的网友与立场偏右的“意见领袖”们过去几年一直呼吁的?最近网络风声收紧是事实,但网络上的意见却多被当局采纳也是不容争议的。一些右派兴奋之余,深感“卸磨杀驴”,有些失落也是可以理解的。
   
   
   
   那么,满足了体制外活跃的左、右两派的《决定》怎么可能又会让体制内的人满意呢?只要扫一眼就能明白,这份以限制政府审批权限与干预市场权力为主,多项改革措施旨在“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决定》明显是对享受了多年绝对权力的大小官员们不利的。
   
   
   
   但这个“不利”却也有让官员们“心安”的一面,首先《决定》虽限制了政府与官员的权力,却赢得了民心,同时又不知不觉地巩固了党的领导核心与权力。对于官员们来说,有了组织的保障,丢掉一些权力,换来了安心。进一步说明的话,要从体制内的官员(公务员)对中国政治前途的看法与预期入手。这些年我接触的体制内大佬与一般有点权力的公务员,虽都属于“利益集团”,但他们几乎都有一种很深的危机感与忧虑,认为目前这种天怒人怨的状况无法持久。
   
   
   
   相当一部分高官认为,虽然目前当官风生水起,但却隐藏着极高的风险,表面是贪污被抓机会增大,更严重的则是与政府(公务系统)对立的群众会越来越多、越来越激烈,总有一天,他们的好日子不但无法过,甚至连坏日子都没得过。这就是为什么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里,送孩子到海外学习、移民的始终是以官员为主的群体。对党最没有信心的应该是他们,现在,党开始限制他们的权力,他们的信心是不是回来了一些?当然,放开二胎的最大受益人就是曾经最严格执行一胎政策的公务员们。能生第二胎而不影响仕途,何乐而不为?
   
   
   
   相比这些官员的“乐”,普通老百姓恐怕也看到了一线希望。“决定”中多项措施都预示着“官退民进”,而对权力的制约,尤其是明确提出的新提拔官员将会逐步公布个人情况,以及“决定”出来不到一个星期,国务院宣布将会统一全国不动产登记的决定,任谁都会猜测,这届政府将会在实行官员财产公开之路上继续走下去。
   
   
   
   至于上、下都有满意之处,主要是指权力进一步集中到中央层级,包括成立改革领导小组与国家安全委员会,实行集权式的“司法独立”,同时却又大面积的对市场与底层民众“放权”,这一收一放,都是冲长期以来形成的掌握了巨大权力的官僚机构与利益集团而来。中央集权原本并不是政治学上也不是现实中受欢迎的东西,可在中国大大小小的官吏都想方设法侵害、侵占底层利益且各自为政之时,《决定》的“一收一放”瞒天过海,让上、下都找到了满意的地方。放权最大的受益人中包括富人和穷人,就更不可思议了。
   
   
   
   一纸《决定》面面俱到,竟能左右逢源、里应外合、上下通吃,实在是布下了一盘很大的棋。但这盘棋能否走下去?尤其在缺少了外部力量监督的情况下,执政党能否壮士断腕、刮骨疗伤?实在是未知数。好在《决议》规定的改革期限只有短短的七年——除了我那位如今已经走过86个年头的大伯之外,我敢保证我们大家都能等到那一天。
   
   
   
   新一届领导人既然敢以如此短的期限承诺如此多的改革,应该是有备而来。仅仅从这点来说,我认为不管是什么派别、观点如何,都应该凝聚共识,支持、督促当局对《决定》中罗列的各项利民、利国的改革措施落到实处、如期兑现。我认为,如果能够一个一个地先解决《决定》中提出的这些问题,那么,中国向何处去,也迟早不再是一个问题。我们拭目以待吧。
   
   
   
   杨恒均 2013.11.24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解读之三 (请同时关注“解读”之四《网民对推动“决定”改革功不可没》)
   
   
(2014/04/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