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决定》为何能让左右、内外、上下都满意? ]
杨恒均之[百日谈]
·美国越南白宫握手,中国应否紧张?
·埃及怎么了?——从穆巴拉克到穆尔西
·埃及怎么了?——你为啥要民主?
·埃及怎么了?——如果我是穆巴拉克
·法官集体嫖妓,咱群众也有责任啊
·对官媒刊登有争议文章的两点建议
·日本何处去,中国怎么办?
·日本真有那么优秀吗?
·法治社会反腐——刑必须上大夫
·“井冈山精神”能否遏制腐败?
·领导家变,怎么办?
·井冈山VS庐山:革命打败人文?
·打击“网络谣言”不应损“网络反腐”
·从“床上功夫”看中国经济崛起
·官员为民定底线,谁给政府划红线?
·苏联为何输掉冷战?
·这事你们真不该瞒着党中央
·谨记小平“不争论”,实干兴邦,空谈误国!
·昂山素季是英国的间谍吗?
·读者来信:好小贩与坏小贩,好城管与坏城管
·保险箱的故事:贪欲、情意、道义
·比贫富差距更可怕的是尊严差距
·读者来信:一位爱上妓女的屌丝的迷茫
·如何吸取苏联亡党亡国的教训?
·返璞归真习仲勋的历史功绩
·对不起
·这年头,当坏人也不容易啊
·中国外交:从寻找敌人到结交朋友
·勤劳的中国人为啥不受欢迎?
·从“杀光中国人”看美国的种族歧视
·新疆日记之爱在新疆
·中国反恐要吸取美国的教训
·盘点我在美国遭遇的种种歧视
·日本学生说,日本得了“和平痴呆症”
·网民视角解读《决定》改革计划
·磨磨叽叽的日本人让我发疯
·日本人自暴家丑:对中国是羡慕嫉妒恨
·老杨头谈改革与《决定》
·《决定》为何能让左右、内外、上下都满意?
·中日开战,日本准备好了吗?
·网民对推动《决定》改革功不可没
·中美之战,打还是不打?
·西班牙日记:天空、火腿、邮局与教堂
·在西班牙听闻曼德拉去世想到的三点
·中国高考改革为啥让美国不安?
·光有曼德拉和甘地是不够的
·“千古逆贼”张成泽判决书:千古奇文
·东北亚成火药桶,中国准备好打仗没有?
·从毛泽东读书想到的
·北京的选择与香港的选举
·从习总吃包子说起……
·2014展望:反腐向何处去?
杨恒均2014年文集
·中、日、台、朝领导人元旦都说了啥?
·我们今天该如何当“国师”?
·富人如何赢得尊重?——邵逸夫的舍与得
·公务员该不该领取较高的养老金?
·维护中国稳定与颠覆美国政权的互联网
·外交官批安倍,勿忘最重要一点
·国共两党互相杀了多少特工?
·详解美国大片对中国青年洗脑的全过程
·朋友送女儿到澳洲呼吸新鲜空气
·官员贿赂民众的时代到来了吗?
·你愿意收下我送的红包吗?
·24字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指向何方?
·让人尊严扫地的美国移民局
·旅美日记之:最不幸的幸运儿
·秘书与太监
·做一名成功的戈尔巴乔夫?
·互联网与中美关系
·美国老太向我告状:美媒丑化中国
·北京人都可以免费到纽约购物啦!
·亚洲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飞机哪去了?
·中国的反腐败会不会只是一阵风?
·马航370给美国提供了哪些机会?
·当民主遭遇投票
·《纸牌屋》里的丑闻到底发生在哪里?
·克里米亚:理想与现实,光荣与梦想
·老杨头新闻点评:米歇尔、立法会与核武器
·我咋成了带路党、五毛与“正厅级侦察员”?
·周末剧场:周先生的“阴谋论”
·是的,这就是民主
·国内报道的习总讲话为啥有点变味?
·清明回乡偶拾
·大数据时代,各国秘密警察都在干什么?
·媒体的公信力是怎么失去的?
·习总这一年都做了什么?
·中国不是民主的敌人!
·大老虎哪去了?
·陆港便溺之争:文明与反文明只有一步之遥
·改革为什么失败了?
·今天你腐败了吗?
·不能为保国产剧而普降国人素质
·五一有感:工人哪去了?
·读者来信:很庆幸我没有贪污的机会
·读者来信:请别把孩子的成才同你的成功绑在一起
·北大学生听懂习总讲话没有?
·在港央企少数高管是如何贪污、卖国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决定》为何能让左右、内外、上下都满意?

   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出来后,我正在日本访问,第一时间查看了网络上左、右两派十几位代表人物的发言;从日本回来后又请教了几位体制内的大佬,当然,也没忘同身边和小区的一些清洁工、看门人、进城务农工们交换意见。
   
   
   
   本想收集齐意见后写几篇博文解读一下,结果至今还无法动笔。原因很简单:这是一份让左、右派都无话可说,让体制内、外都找到了自己想要的,让上、下阶层都有满意之处的改革纲领,这样一份改革步法如此之大却又能迎合各方喜好的纲领,恐怕是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公报之后少有的吧?这倒让我一下子不知如何下笔了。


   
   
   
   过去一年里,希望继续通过改革促发展、加大市场化力度的右派,与借古讽今、强调公正、公平的左派们,以及少数反宪政甚至要求回到毛时代的极左派与主张一夜之间全盘西化的极右派,进行了一场又一场短兵相接的交锋。不明就里的外媒认为这是新一届领导默认,或者受到党内不同派别“唆使”的路线斗争。
   
   
   
   其实不然,这是过去20年执行小平“不争论”政策的反弹,是小平亲自指定的两代接班人退出政治舞台后的必然结果,是左右两派对新一届领导执政理念把握不准从而“先发制人” ,试图制造舆论影响甚至引导新一届领导的造势运动。
   
   
   
   且不说打着公正、公平的左派在民众中已经渐渐失去了昔日的支持,恐怕连他们自己也没有一个真正想走回到封闭僵化、一穷二白的老路上吧;右派虽然占据了绝大多数媒体以及大半个知识界,但正如“民主”必须是以民为主,需要民众的普遍觉醒一样,右派们不是不清楚,20多年经济大发展,民众逐渐丰衣足食之后的今天,有几个人真正愿意冒一定风险追随右派“改旗易帜”?
   
   
   
   左右两派的争论是如何收场的呢?极左极右被当局强力打压下去,加上左、右两派经过一年“你死我活”的拉锯战,几乎都精疲力竭了,却依然难分高下。到最后,双方最大的期待和寄托就是这份千呼万唤才出来的《决定》,但大家都心知肚明,要想《决定》朝向他们那一方,几乎是不可能的。可就在这个时候,《决定》出来了……
   
   
   
   先是左派们大喜过望:虽然不可能回到他们自己也不想回去的毛时代,但毛泽东思想被高高举起,而且,左派们口头的“公正”成为这份《决定》中出现频率最高的词语之一(共出现20次),且多项具体的改革措施都是左派们平时挂在嘴上的诉求。加上《决定》顺应了左派们要求的对舆论与网络的控制,对意识形态领域的收紧,左派们颇有些心满意足。
   
   
   
   但与左派相比,右派们可能会觉得他们才是更大的赢家。这份全面深化改革的《决定》,在市场化、法治建设以及中国特色的协商民主三方面都迈出了一大步。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老师早年就有“吴市场”之称,一直致力于市场化方面的改革,功不可没,但可以看出,这些年市场化几乎被“权贵化”,始终不尽人意,吴老多有失望。这次《决定》出来后,吴老第一时间给予高度评价。他认为,市场起决定性作用,建立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是经济体制改革中最重要的纲领。
   
   
   
   在转变政府职能、限制官员权力、司法相对独立、废除劳教以及在国企让利、教育平等、法庭透明、鼓励创业、高考改革、户籍放宽、土地流转、放开NGO等等上的具体规定,有哪一条不是广大的网友与立场偏右的“意见领袖”们过去几年一直呼吁的?最近网络风声收紧是事实,但网络上的意见却多被当局采纳也是不容争议的。一些右派兴奋之余,深感“卸磨杀驴”,有些失落也是可以理解的。
   
   
   
   那么,满足了体制外活跃的左、右两派的《决定》怎么可能又会让体制内的人满意呢?只要扫一眼就能明白,这份以限制政府审批权限与干预市场权力为主,多项改革措施旨在“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决定》明显是对享受了多年绝对权力的大小官员们不利的。
   
   
   
   但这个“不利”却也有让官员们“心安”的一面,首先《决定》虽限制了政府与官员的权力,却赢得了民心,同时又不知不觉地巩固了党的领导核心与权力。对于官员们来说,有了组织的保障,丢掉一些权力,换来了安心。进一步说明的话,要从体制内的官员(公务员)对中国政治前途的看法与预期入手。这些年我接触的体制内大佬与一般有点权力的公务员,虽都属于“利益集团”,但他们几乎都有一种很深的危机感与忧虑,认为目前这种天怒人怨的状况无法持久。
   
   
   
   相当一部分高官认为,虽然目前当官风生水起,但却隐藏着极高的风险,表面是贪污被抓机会增大,更严重的则是与政府(公务系统)对立的群众会越来越多、越来越激烈,总有一天,他们的好日子不但无法过,甚至连坏日子都没得过。这就是为什么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里,送孩子到海外学习、移民的始终是以官员为主的群体。对党最没有信心的应该是他们,现在,党开始限制他们的权力,他们的信心是不是回来了一些?当然,放开二胎的最大受益人就是曾经最严格执行一胎政策的公务员们。能生第二胎而不影响仕途,何乐而不为?
   
   
   
   相比这些官员的“乐”,普通老百姓恐怕也看到了一线希望。“决定”中多项措施都预示着“官退民进”,而对权力的制约,尤其是明确提出的新提拔官员将会逐步公布个人情况,以及“决定”出来不到一个星期,国务院宣布将会统一全国不动产登记的决定,任谁都会猜测,这届政府将会在实行官员财产公开之路上继续走下去。
   
   
   
   至于上、下都有满意之处,主要是指权力进一步集中到中央层级,包括成立改革领导小组与国家安全委员会,实行集权式的“司法独立”,同时却又大面积的对市场与底层民众“放权”,这一收一放,都是冲长期以来形成的掌握了巨大权力的官僚机构与利益集团而来。中央集权原本并不是政治学上也不是现实中受欢迎的东西,可在中国大大小小的官吏都想方设法侵害、侵占底层利益且各自为政之时,《决定》的“一收一放”瞒天过海,让上、下都找到了满意的地方。放权最大的受益人中包括富人和穷人,就更不可思议了。
   
   
   
   一纸《决定》面面俱到,竟能左右逢源、里应外合、上下通吃,实在是布下了一盘很大的棋。但这盘棋能否走下去?尤其在缺少了外部力量监督的情况下,执政党能否壮士断腕、刮骨疗伤?实在是未知数。好在《决议》规定的改革期限只有短短的七年——除了我那位如今已经走过86个年头的大伯之外,我敢保证我们大家都能等到那一天。
   
   
   
   新一届领导人既然敢以如此短的期限承诺如此多的改革,应该是有备而来。仅仅从这点来说,我认为不管是什么派别、观点如何,都应该凝聚共识,支持、督促当局对《决定》中罗列的各项利民、利国的改革措施落到实处、如期兑现。我认为,如果能够一个一个地先解决《决定》中提出的这些问题,那么,中国向何处去,也迟早不再是一个问题。我们拭目以待吧。
   
   
   
   杨恒均 2013.11.24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解读之三 (请同时关注“解读”之四《网民对推动“决定”改革功不可没》)
   
   
(2014/04/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