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决定》为何能让左右、内外、上下都满意? ]
杨恒均之[百日谈]
·我对时局的看法: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从“经济特区”到“文化特区”
·带你周围看选举:香港要假戏真做?
·重庆对话:一座适合实行民主的城市
·2012愿景与我对未来的打算
·老兵宋楚瑜:走不出威权的阴影
·革命,还是改良?这不是一个问题!
·路边谈话:相约2012
杨恒均2012年文集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杨恒均:美国“春运”为何无人抱怨?
·民主后的台湾为何与美国愈走愈远?
·比“春运”更令人绝望的事
·台湾大选主题:你们比四年前过得更好吗?
·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
·到底是谁冲破了道德底线?
·解读温总:确立目标,凝聚共识,循序渐进
·革命是零和,改革才双赢
·杨恒均:香港选举那点事儿
·生日感怀:后悔做过,以及后悔没有做的那些事儿
·路边谈话:重建价值观,追寻中国梦
·农民工来信问民主,民主小贩不知如何答
·中美关系四十年,错位的人权对话
·大阪的街道为啥那么干净?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读者来信:求你写几篇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文章
·日本的眼神:从浅草寺到靖国神社
·《环球时报》对腐败的论述冲破了底线
·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
·杨恒均:海外留学生如何保护自己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杨恒均: 舌尖上的中华“软实力”
·人生十论之:养儿防老,还是养国家防老?
·为了民主,我不后悔
·从“一国两制”到“再造几个香港”
·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拳头说服对手
·恒均:青年人的两年阅读计划
·时评:昂贵的否决票与自由的代价
·杨恒均:中国向何处去?
·杨恒均:伦敦奥运开幕式,展示文化软实力
·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路边谈话:弱势群体的出路在哪里?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路边谈话:未来十年改革成败的关键在于法治
·杨恒均:三思中国福利保障制度
·闯入学术殿堂的草根与不接地气的学者
·中国向何处去,取决于你我向何处去!
·为什么民众把官员们都当成了“嫌疑犯”?
·澳洲小学如何给孩子们上政治课?
·钓鱼岛引发的不仅仅是领土危机
·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游行中的乱象不是中国人素质低造成的
·不要用军国主义那一套反对军国主义
·日本让步,中国赢了,赔钱吧
·中秋之夜:团团圆圆,相亲相爱
·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推测当权者
·从公众意见、公民参与到网络民主
·中美关系向何处去?
·从美国大选看“精英民主”
·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卖火柴的小女孩与垃圾箱里的小男孩
·路边谈话:我们的中国梦
·新一届领导人教官员们如何“说话”
·博客获奖感言:假如你打我的左脸……
·杨恒均:腐败不除,中国将再次回到原点
·依法治网,不但打击坏人,更要保护好人
·以史为鉴,顺应民意,慎用军警
杨恒均2013年文集
·2012年终稿之“公知篇”:立言、立功、立德
·老杨日记(2013.1.4):爱你一生一世
·悼念父亲
·我的边缘人生:远离中心,珍惜自由与生命
·路边谈话:谁改革,我就支持谁!
·秦人不暇自哀,老杨头哀之
·中国领导人的传记为啥由外国人写?
·十张照片解读邓小平
·小平与林肯:继承与超越
·[两会观察]能不能先把咱的人大制度说清楚?
·[两会观察]“刁民”把官员都当成了“嫌疑犯”
·杨恒均:为何改革?不改又如何?
·启蒙者——父亲杨新亚
·最高法院获最高反对票,冤不冤?
·“天下第一村”的致富秘诀
·黑眼睛看世界:我们结伴去旅行吧
·从习近平和奥巴马的“鞋论”看两国外交
·黑眼睛看世界:我所体验的制度自信
·没有压力,执政者不会主动改革
·在拼爹拼关系的时代,屌丝拼什么?
·夫妻一个看微博一个看新闻联播,怎么办?
·粗制滥造的抗日剧羞辱了谁?
·以禁止孩子入学的方式惩罚家长是违法的
·十年网络,风雨写作,托起底线
·如何评价为国权与民族尊严奋斗的前辈?
·中国司法,不要弄到“挟洋才能自重”
·后宫戏与性奴绑架案
·快乐的孔夫子和欢乐的老杨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决定》为何能让左右、内外、上下都满意?

   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出来后,我正在日本访问,第一时间查看了网络上左、右两派十几位代表人物的发言;从日本回来后又请教了几位体制内的大佬,当然,也没忘同身边和小区的一些清洁工、看门人、进城务农工们交换意见。
   
   
   
   本想收集齐意见后写几篇博文解读一下,结果至今还无法动笔。原因很简单:这是一份让左、右派都无话可说,让体制内、外都找到了自己想要的,让上、下阶层都有满意之处的改革纲领,这样一份改革步法如此之大却又能迎合各方喜好的纲领,恐怕是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公报之后少有的吧?这倒让我一下子不知如何下笔了。


   
   
   
   过去一年里,希望继续通过改革促发展、加大市场化力度的右派,与借古讽今、强调公正、公平的左派们,以及少数反宪政甚至要求回到毛时代的极左派与主张一夜之间全盘西化的极右派,进行了一场又一场短兵相接的交锋。不明就里的外媒认为这是新一届领导默认,或者受到党内不同派别“唆使”的路线斗争。
   
   
   
   其实不然,这是过去20年执行小平“不争论”政策的反弹,是小平亲自指定的两代接班人退出政治舞台后的必然结果,是左右两派对新一届领导执政理念把握不准从而“先发制人” ,试图制造舆论影响甚至引导新一届领导的造势运动。
   
   
   
   且不说打着公正、公平的左派在民众中已经渐渐失去了昔日的支持,恐怕连他们自己也没有一个真正想走回到封闭僵化、一穷二白的老路上吧;右派虽然占据了绝大多数媒体以及大半个知识界,但正如“民主”必须是以民为主,需要民众的普遍觉醒一样,右派们不是不清楚,20多年经济大发展,民众逐渐丰衣足食之后的今天,有几个人真正愿意冒一定风险追随右派“改旗易帜”?
   
   
   
   左右两派的争论是如何收场的呢?极左极右被当局强力打压下去,加上左、右两派经过一年“你死我活”的拉锯战,几乎都精疲力竭了,却依然难分高下。到最后,双方最大的期待和寄托就是这份千呼万唤才出来的《决定》,但大家都心知肚明,要想《决定》朝向他们那一方,几乎是不可能的。可就在这个时候,《决定》出来了……
   
   
   
   先是左派们大喜过望:虽然不可能回到他们自己也不想回去的毛时代,但毛泽东思想被高高举起,而且,左派们口头的“公正”成为这份《决定》中出现频率最高的词语之一(共出现20次),且多项具体的改革措施都是左派们平时挂在嘴上的诉求。加上《决定》顺应了左派们要求的对舆论与网络的控制,对意识形态领域的收紧,左派们颇有些心满意足。
   
   
   
   但与左派相比,右派们可能会觉得他们才是更大的赢家。这份全面深化改革的《决定》,在市场化、法治建设以及中国特色的协商民主三方面都迈出了一大步。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老师早年就有“吴市场”之称,一直致力于市场化方面的改革,功不可没,但可以看出,这些年市场化几乎被“权贵化”,始终不尽人意,吴老多有失望。这次《决定》出来后,吴老第一时间给予高度评价。他认为,市场起决定性作用,建立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是经济体制改革中最重要的纲领。
   
   
   
   在转变政府职能、限制官员权力、司法相对独立、废除劳教以及在国企让利、教育平等、法庭透明、鼓励创业、高考改革、户籍放宽、土地流转、放开NGO等等上的具体规定,有哪一条不是广大的网友与立场偏右的“意见领袖”们过去几年一直呼吁的?最近网络风声收紧是事实,但网络上的意见却多被当局采纳也是不容争议的。一些右派兴奋之余,深感“卸磨杀驴”,有些失落也是可以理解的。
   
   
   
   那么,满足了体制外活跃的左、右两派的《决定》怎么可能又会让体制内的人满意呢?只要扫一眼就能明白,这份以限制政府审批权限与干预市场权力为主,多项改革措施旨在“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决定》明显是对享受了多年绝对权力的大小官员们不利的。
   
   
   
   但这个“不利”却也有让官员们“心安”的一面,首先《决定》虽限制了政府与官员的权力,却赢得了民心,同时又不知不觉地巩固了党的领导核心与权力。对于官员们来说,有了组织的保障,丢掉一些权力,换来了安心。进一步说明的话,要从体制内的官员(公务员)对中国政治前途的看法与预期入手。这些年我接触的体制内大佬与一般有点权力的公务员,虽都属于“利益集团”,但他们几乎都有一种很深的危机感与忧虑,认为目前这种天怒人怨的状况无法持久。
   
   
   
   相当一部分高官认为,虽然目前当官风生水起,但却隐藏着极高的风险,表面是贪污被抓机会增大,更严重的则是与政府(公务系统)对立的群众会越来越多、越来越激烈,总有一天,他们的好日子不但无法过,甚至连坏日子都没得过。这就是为什么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里,送孩子到海外学习、移民的始终是以官员为主的群体。对党最没有信心的应该是他们,现在,党开始限制他们的权力,他们的信心是不是回来了一些?当然,放开二胎的最大受益人就是曾经最严格执行一胎政策的公务员们。能生第二胎而不影响仕途,何乐而不为?
   
   
   
   相比这些官员的“乐”,普通老百姓恐怕也看到了一线希望。“决定”中多项措施都预示着“官退民进”,而对权力的制约,尤其是明确提出的新提拔官员将会逐步公布个人情况,以及“决定”出来不到一个星期,国务院宣布将会统一全国不动产登记的决定,任谁都会猜测,这届政府将会在实行官员财产公开之路上继续走下去。
   
   
   
   至于上、下都有满意之处,主要是指权力进一步集中到中央层级,包括成立改革领导小组与国家安全委员会,实行集权式的“司法独立”,同时却又大面积的对市场与底层民众“放权”,这一收一放,都是冲长期以来形成的掌握了巨大权力的官僚机构与利益集团而来。中央集权原本并不是政治学上也不是现实中受欢迎的东西,可在中国大大小小的官吏都想方设法侵害、侵占底层利益且各自为政之时,《决定》的“一收一放”瞒天过海,让上、下都找到了满意的地方。放权最大的受益人中包括富人和穷人,就更不可思议了。
   
   
   
   一纸《决定》面面俱到,竟能左右逢源、里应外合、上下通吃,实在是布下了一盘很大的棋。但这盘棋能否走下去?尤其在缺少了外部力量监督的情况下,执政党能否壮士断腕、刮骨疗伤?实在是未知数。好在《决议》规定的改革期限只有短短的七年——除了我那位如今已经走过86个年头的大伯之外,我敢保证我们大家都能等到那一天。
   
   
   
   新一届领导人既然敢以如此短的期限承诺如此多的改革,应该是有备而来。仅仅从这点来说,我认为不管是什么派别、观点如何,都应该凝聚共识,支持、督促当局对《决定》中罗列的各项利民、利国的改革措施落到实处、如期兑现。我认为,如果能够一个一个地先解决《决定》中提出的这些问题,那么,中国向何处去,也迟早不再是一个问题。我们拭目以待吧。
   
   
   
   杨恒均 2013.11.24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解读之三 (请同时关注“解读”之四《网民对推动“决定”改革功不可没》)
   
   
(2014/04/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