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磨磨叽叽的日本人让我发疯]
杨恒均之[百日谈]
·我们如何面对即将到来的2012?
·杨恒均向你推荐《世界人权宣言》
·她们爱上了祖国母亲的丈夫……
·十年文革与十年互联网:我们向何处去?
·看《蜗居》有感, 我们都是绝对权力的二奶
·国家主席、宪法与普世价值
·中国农民工什么时候可以追上世界最快的火车?
·“民主是个好东西”为何需要耐心论证?
杨恒均2011年文集
·钱云会、国安部暗杀与新加坡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从海南看中国:异地做官就能防止腐败?
·老杨头看春节联欢晚会有感(由微博随感随发)
·在神马都是浮云的时代,既要给力也要淡定
·别了,穆巴拉克!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中国互联网:从“广场”到“战场”,再到“网络问政”
·在香港大学国事学会的发言(引子)
·伊拉克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坐着思考躺着的毛泽东与站着的孔子
·十日谈之:与微博网友谈谈香港
·辛亥没有失败,宪政还在路上
·三八节:写给女孩男孩、女人男人的信
·中国为何没有重蹈苏联与埃及的覆辙?
·微博集锦:给“农民工”换一个名字,他们就幸福了?
·开启“民智”不如开启“官智”
·仇恨、恐惧,爱,在路上……
·奥巴马为啥不回答卡扎菲的质问?
·走遍中国之:你的孩子在哪个国家啊?
·人类的发展与进步有赖“思想偏激”的人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强大的政府都允许“一小撮”的批评
·比十年内变成亿万富翁更难实现的梦想是什么?
·德国为什么没有唐人街?
·从华盛顿到孙中山:“国父”不好当啊
·我是谁——与奥巴马一起追寻答案
·滥杀无辜的拉登怎么成了英雄?
·在母亲与正义之间,你如何选择?
·儒家思想、自由主义与普世价值
·怎么看美国与台湾的大选
·底 线
·每人都有一个梦想
·中国“富国强兵”的百年梦想已经实现了
·如何实现公正、公平,让人活得有尊严?
·青年人如何坚守梦想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
·看《建党伟业》的一点感想
·李登辉毁了国民党吗?
·七一寄语:对中共下一个30年的期许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我在白宫门前散步,给奥巴马提意见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香港对话:高铁、网民与中国模式
·没有反对者,就没有民主
·现代民主只适合高素质的人类
·民主不一定是个好东西
·穿越时空:我见到的未来中国
·微博互动:英国骚乱与叙利亚骚乱的区别在哪里?
·一藏族青年说:汉人对信仰比藏人更执着
·永别了,卡扎菲!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卡扎菲的美女杀手带给我的思考
·美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
·911十周年:站在十字路口的中美两国
·911断想: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911是谁干的?美国到底登上月球没有?
·购买美国国债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反恐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如何阻止变态狂把你关进黑屋子?
·洛阳警方对“性奴”案的处理让我不安
·从“天宫一号”的高度解读“中国模式”
·“占领华尔街”冲击美国民主制度?
·为什么是孙中山?
·走,让我们到沃尔玛购物去!
·中国缺乏的是核心价值观
·专制都是突然倒掉,民主不会一日建成
·“中国模式”下的文化与道德困境
·让人欢喜让人忧的“中国模式”
·经济、文化与价值观是中美较量的战场
·我对时局的看法: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从“经济特区”到“文化特区”
·带你周围看选举:香港要假戏真做?
·重庆对话:一座适合实行民主的城市
·2012愿景与我对未来的打算
·老兵宋楚瑜:走不出威权的阴影
·革命,还是改良?这不是一个问题!
·路边谈话:相约2012
杨恒均2012年文集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杨恒均:美国“春运”为何无人抱怨?
·民主后的台湾为何与美国愈走愈远?
·比“春运”更令人绝望的事
·台湾大选主题:你们比四年前过得更好吗?
·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
·到底是谁冲破了道德底线?
·解读温总:确立目标,凝聚共识,循序渐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磨磨叽叽的日本人让我发疯

   我最早接触日本人是在1985年。当年住进上海复旦留学生楼与外国留学生混住,认识了同楼层的几位日本人,并深交了一位东京来的田中同学。可能和八十年代中日关系和缓的大环境有关,我当时接触的日本人都挺友善的,我对他们也无成见,“南京大屠杀”在我们的教科书上一笔带过,钓鱼岛压根儿就没人提,中日友好如火如荼。
   
   
   
   记得田中有一只磁带盒大小的Walkman (随身听),我羡慕死了。心想如果我能得到一个这样的东西该多好啊。一年后,他离开上海时给我留下了比随身听更令人兴奋的东东:厚厚一捆日本色情杂志。


   
   
   
   参加工作后,接待了不少日本商人,认识到他们性格中的“认真”一面,这是鲁迅最推崇日本人的地方。“认真”当然是好事,尤其“认真”地去做好事。但在后来同他们交往的过程中,发现“认真”也可能变成死板与固执。东方最认真的民族是日本,西方最认真的民族无疑是德国。而日本和德国恰恰是二战中“认真”地犯下人类历史上最残酷屠杀罪的两个国家,也许与“认真”不无关系。
   
   
   
   很难想象一个像中国人和美国人这样不“认真”的国家会在军国主义邪路上走那么远。美国总统如果让美国人违反良知和宪法去屠杀某个少数族群,估计美国佬搞两下就先跑到白宫抗议去了;而中国人呢,如果真被洗脑到冲出国门、解放全世界,估计走到一半,开小差的开小差,当汉奸的当汉奸,做生意的做生意,移民的移民,早他妈的散伙了。哪里会像德国人与日本人那样,一个一板一眼地把犹太人赶进毒气室,一个一丝不苟、有条不紊地屠杀亚洲人?
   
   
   
   我常常想,日本人如果“认真”做好事,善莫大焉,可如果“认真”去做坏事,估计连美国也头痛。也许所有的性格都有两面吧。例如日本人团体意识强,绝对服从命令。这使得他们在二战中盲目效忠为天皇杀人犯罪,也使得他们听天皇命令投降后放下屠刀就搞起了民主。无论是杀人还是搞民主,都像模像样的,再看我们,吊儿郎当,搞什么都四不像。
   
   
   
   日本人的第二个性格特点是吞吞吐吐、绞缠不清。我到美国后,开始接触日本普通民众与专家学者,交往较多的有两位来自日本防卫厅情报部门的日本人,相处得也还可以,大家时不时会在办公室讨论一些问题,但不久我就发现,总是无法和他们深入讨论下去,只到有一天,你看到他们嘴巴在动,脑袋可能也做出了思考状,但你再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更不用说搞清他们的观点和立场了。
   
   
   
   开始我以为是语言障碍,后来又认为是对方心有芥蒂,不愿坦诚相告,最后甚至怀疑是不是我的听力或者理解力出了毛病,谢天谢地,直到美国人告诉我自己的感受,我才释然。原来,日本人就这个“德性”:磨磨叽叽,欲言又止,永远不会直接同你说出他们到底想什么。他们同我说话如此,同美国人以及任何外族都是这样。至于他们同自己是不是也这样说,只有天知、地知和他们自己知道了。
   
   
   
   美国朋友告诉我,同日本人谈事,如果是签一条一条的合同,那没问题,如果是讨论一件有点争议的事,那非急死你不可。谈到后来,他们想表达的内容,至少有一半得靠你去揣摩与猜测。他们不是不想直接告诉你,而是他们根本不会如何去告诉你。
   
   
   
   美国人说,有时搞急了,你大喊一声:“你到底是同意还是不同意?”他们会马上点头“嗨”一声,但无论是点头还是“嗨”都既不表示同意,也不表示不同意啊。甚至有一位美国朋友说,美国人二战后对日本始终心存疑忌,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日本人的这种性格,你永远不知道他们想什么,甚至不知道他们想说什么,干脆,直接强迫他们干就行了。
   
   
   
   日本人的这一性格,加上他们在语言学习上的问题,疏远了他们同其他民族的距离。这常常让我想起日本独特的AV:那里面的每一位苍井空老师总是那种欲拒还迎的表情,让你搞始终搞不清她们到底是想要还是不想要。让你同这样的人交往,简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强奸”的感觉。
   
   
   
   如果说日本人的“认真”性格还不是一个大问题,那这种含糊其词的性格有时就真让人受不了。这些年我每每试图同日本人讨论中日关系、钓鱼岛等问题,几乎都毫无收获,每谈到关键问题时,他们就吞吞吐吐、含混其词,有时让你发疯,恨不得跳起来揍他们一顿。相比而言,咱中国人就爽快得多,就连说假话和谎话,也从来都是斩钉截铁,绝不会支支吾吾,更不会脸红。
   
   
   
   我认为日本的这种民族性格也反映在他们的外交上,大家想一下,虽然日本人自己统计说战后他们大大小小的正式道歉已经有16次之多,但每说到二战罪行与军国主义,他们都含糊其辞、支支吾吾,好好清清楚楚地告诉大家那是侵略战争,甚至像德国人那样下跪认错一次,会死吗?好吧,他们内心不想认错,就想重新武装,但不是复活军国主义,可你也可以说清楚啊,他同样支支吾吾,语焉不详。你说这种德性,如何能让亚洲国民放心?
   
   
   
   除了上面两种明显的特征,我觉得在日本人身上还有一个明显的性格特征:各种互相矛盾的存在。例如,极端的保守、封闭与极度的开放、包容:日本人自成一体,很难融入其他社会,除了中国人外,也很难有其他民族能够融入(打进)日本族群里;但这却是一个对中华文明随后又对西方文明敞开胸怀的民族。
   
   
   
   有一点值得注意,我走那么多国家,竟然发现华人融入日本社会的程度要远远高于华人融入西方各国的程度。日本人尤其是右翼对中国人有一种深深的鄙视与歧视,可我抽样询问了一下,在日本的华人回答在当地没有感觉到当地人(日本人)歧视的比例远远高于欧美国家华人的回答。当然,这可能和同是黄皮肤有关吧。
   
   
   
   还有高度文明与极端野蛮、残忍同体。日本社会从明治维新开始,就是亚洲公认最文明的社会,日本人的彬彬有礼更是举世闻名,可日本人在入侵亚洲诸国(尤其是朝鲜与中国)时犯下的血腥兽行,却是亚洲那些“落后与野蛮”的民族都无法望其项背的。
   
   
   
   这种矛盾的存在在日本人身上举不胜举,可能同他们所处的位置与环境有关:日本群岛是世界上自然环境最优美的地区之一,可却遭受地震长期的困扰,还有旁边让人不安的中华大帝国。日本是现代化程度最高的地区,却是一个完全靠外来能源支撑的国家,使得他们危机意识非常重。日本“脱亚入欧”,亚洲是脱掉了,可别说日本这个国家,就是日本人,又有几个能真正融入到西方?这点他们远远比不上中国人的韧性与可塑性。
   
   
   
   说真话,如果同欧美以及亚洲其他民族相比,我对日本人是抱有一定戒心的,但这个国家离中国如此之近,两国的政治、经济关系如此之密切,显然是不能像南美洲的巴西等国家一样忽略掉的。我觉得,同日本打交道,一定要了解日本人的一些性格特征,了解这个国家的历史。我们既不能夜郎自大,也不能妄自菲薄。
   
   
   
   自卑与自傲恰恰是目前一些中国网友在对待日本时的心理:孤悬海外的日本靠中华文明起家,又靠西方文明发达,还把庞大的中华帝国打得稀里哗啦,好不容易被原子弹打败,却在短短的几十年里,在经济上把整个亚洲远远抛在后面……这让我堂堂中华大帝国如何不自卑?而我们展示自卑的办法又往往是自傲:崛起了,绝不能让“小日本”猖狂!
   
   
   
   其实自卑与自傲是大可不必的,数数日本人的自卑与自傲,也许能让你心平气和一点:日本除了中华文化与西方文化外,几乎就剩下“武士道”,可在二战时跳了几下,就被原子弹废了武功、差点打回原形;虽然日本成了经济大国,政治与军事上却受制于人;虽然日本成了亚洲最先进的国家,树立了民主的典范,可这民主制度和日本的文化与思想没什么关系,是美国人强加给它的……
   
   
   
   最糟糕的是两个一会儿自卑一会而自傲的民族狭路相逢!
   
   
   
   
   
   杨恒均 2013.11.17 东京 “日本日记”之三
(2014/04/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