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磨磨叽叽的日本人让我发疯]
杨恒均之[百日谈]
·美国为什么胆敢轰炸我驻南大使馆?
·海外华人华侨爱国,国也应该爱护他们
·让那团火点燃我们心中的激情
·如果美国警察动了我的阳具
·大陆游客在台湾可做的一件有意思的事
·海外华语作家不应该是弱势群体
·四川发生过地震?北京即将奥运吗?
·对毒奶粉我们除了愤怒还能干什么?
·谁是制造吴敬琏间谍门的黑手?
·中国特色的教育,恶梦什么时候结束?
·谁能告诉我大陆民众是什么级别?
·我已准备好向杨振宁妻子翁帆求爱了
·让我们在博客、梦想和未来里再见!
·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
·给海外华人的一封信:我眼中的国富民强
·人民已经准备好了!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在这个变革的时代,最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的位置
民主之旅
·告诉我,你适不适合民主
·我的信仰是民主!
·我们离1984年有多远?
·在缅甸风灾的废墟上思考主权、人权和生存权!
·全球化时代的中国民族主义
·比天灾更邪恶的独裁专制应该被推翻!
·下一场“文化大革命”离我们有多远?
·为中国特色的民主而奋斗!
·三年内完成祖国统一不再是梦想
·【学术】 明年起步、三年成就宪政大业
·让我们一起为国家正确的方向战斗!
·以传销的劲头推广我们的梦想!
·国庆节寄语:我们就是国家!
台海风云
·陈水扁,你是不是疯了?
·寄语国民党:梅花愈冷愈开花
·国民党输掉了政权,赢得了合法性
·建议马英九访问大陆
·今夜,我们都是台湾人
·马英九,请你不要对我们失望!
·陈水扁,这次你该知道民主的厉害了吧?
·民进党,你什么时再感动我一次?
·龙应台,台湾不需要你说的那种政治家
·我只想对马英九说一句话:把台湾的民主搞好
·台湾的乱象是民主太快造成的?
思想解放
·响应汪洋号召,我先解放自己的思想
· 解放思想,何不多设几种“政治特区”?
·在战天斗地中解放我们的思想
小说
·地震文学: 最后一堂课
·今天,我们都是那头猪!
·终极民主
2008北京奥运
·我们是不是忽略了最重要的奥运精神?
·让圣火照亮一条简朴、自然与和谐的路
·北京来信之:我们都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北京来信之:期待国人关心体育超过政治
· 北京来信之:外国人比国人更爱中国?
·北京来信之:北京二、三事
·北京来信之: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北京来信之:今天,我是刘翔的粉丝
·北京来信之:一块金牌、十个亿和跑得更快的刘翔
改革三十年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光荣与梦想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孤独大侠茅于轼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人权是更“硬”的硬道理!
·用实践检验“真理”,用什么来检验“实践”?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我的出国梦
城市风景
·城市风景之:一个垃圾桶的故事
·城市风景之:离天堂最近的路——人行道
·城市风景之:欲望都市——东莞
·城市风景之:一路风雨一路情——都江堰
·城市风景之:北京十日谈
重建中国人之核心价值
·火车站那让人心寒的温馨问候
·谁说我们缺乏核心价值观?
·“以人为本”就是以你、我、他为本!
·她们的列车没有终点
·从奥巴马当选看我们自己的核心价值观
2008美国大选
·全世界都投入美国大选,拉登要用炸弹投票
·你可以不选麦凯恩或奥巴马,但一定要投自己一票
·好莱坞成就了奥巴马
·我有一个梦!——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的意义
老杨感悟
·柏芝、阿娇和许霆都是我的老师
·关于帐篷、血、汗、钱和我们的眼泪
·每天都是父亲节
·年年都有月圆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磨磨叽叽的日本人让我发疯

   我最早接触日本人是在1985年。当年住进上海复旦留学生楼与外国留学生混住,认识了同楼层的几位日本人,并深交了一位东京来的田中同学。可能和八十年代中日关系和缓的大环境有关,我当时接触的日本人都挺友善的,我对他们也无成见,“南京大屠杀”在我们的教科书上一笔带过,钓鱼岛压根儿就没人提,中日友好如火如荼。
   
   
   
   记得田中有一只磁带盒大小的Walkman (随身听),我羡慕死了。心想如果我能得到一个这样的东西该多好啊。一年后,他离开上海时给我留下了比随身听更令人兴奋的东东:厚厚一捆日本色情杂志。


   
   
   
   参加工作后,接待了不少日本商人,认识到他们性格中的“认真”一面,这是鲁迅最推崇日本人的地方。“认真”当然是好事,尤其“认真”地去做好事。但在后来同他们交往的过程中,发现“认真”也可能变成死板与固执。东方最认真的民族是日本,西方最认真的民族无疑是德国。而日本和德国恰恰是二战中“认真”地犯下人类历史上最残酷屠杀罪的两个国家,也许与“认真”不无关系。
   
   
   
   很难想象一个像中国人和美国人这样不“认真”的国家会在军国主义邪路上走那么远。美国总统如果让美国人违反良知和宪法去屠杀某个少数族群,估计美国佬搞两下就先跑到白宫抗议去了;而中国人呢,如果真被洗脑到冲出国门、解放全世界,估计走到一半,开小差的开小差,当汉奸的当汉奸,做生意的做生意,移民的移民,早他妈的散伙了。哪里会像德国人与日本人那样,一个一板一眼地把犹太人赶进毒气室,一个一丝不苟、有条不紊地屠杀亚洲人?
   
   
   
   我常常想,日本人如果“认真”做好事,善莫大焉,可如果“认真”去做坏事,估计连美国也头痛。也许所有的性格都有两面吧。例如日本人团体意识强,绝对服从命令。这使得他们在二战中盲目效忠为天皇杀人犯罪,也使得他们听天皇命令投降后放下屠刀就搞起了民主。无论是杀人还是搞民主,都像模像样的,再看我们,吊儿郎当,搞什么都四不像。
   
   
   
   日本人的第二个性格特点是吞吞吐吐、绞缠不清。我到美国后,开始接触日本普通民众与专家学者,交往较多的有两位来自日本防卫厅情报部门的日本人,相处得也还可以,大家时不时会在办公室讨论一些问题,但不久我就发现,总是无法和他们深入讨论下去,只到有一天,你看到他们嘴巴在动,脑袋可能也做出了思考状,但你再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更不用说搞清他们的观点和立场了。
   
   
   
   开始我以为是语言障碍,后来又认为是对方心有芥蒂,不愿坦诚相告,最后甚至怀疑是不是我的听力或者理解力出了毛病,谢天谢地,直到美国人告诉我自己的感受,我才释然。原来,日本人就这个“德性”:磨磨叽叽,欲言又止,永远不会直接同你说出他们到底想什么。他们同我说话如此,同美国人以及任何外族都是这样。至于他们同自己是不是也这样说,只有天知、地知和他们自己知道了。
   
   
   
   美国朋友告诉我,同日本人谈事,如果是签一条一条的合同,那没问题,如果是讨论一件有点争议的事,那非急死你不可。谈到后来,他们想表达的内容,至少有一半得靠你去揣摩与猜测。他们不是不想直接告诉你,而是他们根本不会如何去告诉你。
   
   
   
   美国人说,有时搞急了,你大喊一声:“你到底是同意还是不同意?”他们会马上点头“嗨”一声,但无论是点头还是“嗨”都既不表示同意,也不表示不同意啊。甚至有一位美国朋友说,美国人二战后对日本始终心存疑忌,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日本人的这种性格,你永远不知道他们想什么,甚至不知道他们想说什么,干脆,直接强迫他们干就行了。
   
   
   
   日本人的这一性格,加上他们在语言学习上的问题,疏远了他们同其他民族的距离。这常常让我想起日本独特的AV:那里面的每一位苍井空老师总是那种欲拒还迎的表情,让你搞始终搞不清她们到底是想要还是不想要。让你同这样的人交往,简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强奸”的感觉。
   
   
   
   如果说日本人的“认真”性格还不是一个大问题,那这种含糊其词的性格有时就真让人受不了。这些年我每每试图同日本人讨论中日关系、钓鱼岛等问题,几乎都毫无收获,每谈到关键问题时,他们就吞吞吐吐、含混其词,有时让你发疯,恨不得跳起来揍他们一顿。相比而言,咱中国人就爽快得多,就连说假话和谎话,也从来都是斩钉截铁,绝不会支支吾吾,更不会脸红。
   
   
   
   我认为日本的这种民族性格也反映在他们的外交上,大家想一下,虽然日本人自己统计说战后他们大大小小的正式道歉已经有16次之多,但每说到二战罪行与军国主义,他们都含糊其辞、支支吾吾,好好清清楚楚地告诉大家那是侵略战争,甚至像德国人那样下跪认错一次,会死吗?好吧,他们内心不想认错,就想重新武装,但不是复活军国主义,可你也可以说清楚啊,他同样支支吾吾,语焉不详。你说这种德性,如何能让亚洲国民放心?
   
   
   
   除了上面两种明显的特征,我觉得在日本人身上还有一个明显的性格特征:各种互相矛盾的存在。例如,极端的保守、封闭与极度的开放、包容:日本人自成一体,很难融入其他社会,除了中国人外,也很难有其他民族能够融入(打进)日本族群里;但这却是一个对中华文明随后又对西方文明敞开胸怀的民族。
   
   
   
   有一点值得注意,我走那么多国家,竟然发现华人融入日本社会的程度要远远高于华人融入西方各国的程度。日本人尤其是右翼对中国人有一种深深的鄙视与歧视,可我抽样询问了一下,在日本的华人回答在当地没有感觉到当地人(日本人)歧视的比例远远高于欧美国家华人的回答。当然,这可能和同是黄皮肤有关吧。
   
   
   
   还有高度文明与极端野蛮、残忍同体。日本社会从明治维新开始,就是亚洲公认最文明的社会,日本人的彬彬有礼更是举世闻名,可日本人在入侵亚洲诸国(尤其是朝鲜与中国)时犯下的血腥兽行,却是亚洲那些“落后与野蛮”的民族都无法望其项背的。
   
   
   
   这种矛盾的存在在日本人身上举不胜举,可能同他们所处的位置与环境有关:日本群岛是世界上自然环境最优美的地区之一,可却遭受地震长期的困扰,还有旁边让人不安的中华大帝国。日本是现代化程度最高的地区,却是一个完全靠外来能源支撑的国家,使得他们危机意识非常重。日本“脱亚入欧”,亚洲是脱掉了,可别说日本这个国家,就是日本人,又有几个能真正融入到西方?这点他们远远比不上中国人的韧性与可塑性。
   
   
   
   说真话,如果同欧美以及亚洲其他民族相比,我对日本人是抱有一定戒心的,但这个国家离中国如此之近,两国的政治、经济关系如此之密切,显然是不能像南美洲的巴西等国家一样忽略掉的。我觉得,同日本打交道,一定要了解日本人的一些性格特征,了解这个国家的历史。我们既不能夜郎自大,也不能妄自菲薄。
   
   
   
   自卑与自傲恰恰是目前一些中国网友在对待日本时的心理:孤悬海外的日本靠中华文明起家,又靠西方文明发达,还把庞大的中华帝国打得稀里哗啦,好不容易被原子弹打败,却在短短的几十年里,在经济上把整个亚洲远远抛在后面……这让我堂堂中华大帝国如何不自卑?而我们展示自卑的办法又往往是自傲:崛起了,绝不能让“小日本”猖狂!
   
   
   
   其实自卑与自傲是大可不必的,数数日本人的自卑与自傲,也许能让你心平气和一点:日本除了中华文化与西方文化外,几乎就剩下“武士道”,可在二战时跳了几下,就被原子弹废了武功、差点打回原形;虽然日本成了经济大国,政治与军事上却受制于人;虽然日本成了亚洲最先进的国家,树立了民主的典范,可这民主制度和日本的文化与思想没什么关系,是美国人强加给它的……
   
   
   
   最糟糕的是两个一会儿自卑一会而自傲的民族狭路相逢!
   
   
   
   
   
   杨恒均 2013.11.17 东京 “日本日记”之三
(2014/04/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