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日本学生说,日本得了“和平痴呆症”]
杨恒均之[百日谈]
2008北京奥运
·我们是不是忽略了最重要的奥运精神?
·让圣火照亮一条简朴、自然与和谐的路
·北京来信之:我们都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北京来信之:期待国人关心体育超过政治
· 北京来信之:外国人比国人更爱中国?
·北京来信之:北京二、三事
·北京来信之: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北京来信之:今天,我是刘翔的粉丝
·北京来信之:一块金牌、十个亿和跑得更快的刘翔
改革三十年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光荣与梦想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孤独大侠茅于轼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人权是更“硬”的硬道理!
·用实践检验“真理”,用什么来检验“实践”?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我的出国梦
城市风景
·城市风景之:一个垃圾桶的故事
·城市风景之:离天堂最近的路——人行道
·城市风景之:欲望都市——东莞
·城市风景之:一路风雨一路情——都江堰
·城市风景之:北京十日谈
重建中国人之核心价值
·火车站那让人心寒的温馨问候
·谁说我们缺乏核心价值观?
·“以人为本”就是以你、我、他为本!
·她们的列车没有终点
·从奥巴马当选看我们自己的核心价值观
2008美国大选
·全世界都投入美国大选,拉登要用炸弹投票
·你可以不选麦凯恩或奥巴马,但一定要投自己一票
·好莱坞成就了奥巴马
·我有一个梦!——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的意义
老杨感悟
·柏芝、阿娇和许霆都是我的老师
·关于帐篷、血、汗、钱和我们的眼泪
·每天都是父亲节
·年年都有月圆时
·渣滓洞、刘文彩和那些孩子们的名字
·四万亿与奖励击毙歹徒的十万元
·老杨感悟:就凭这折腾,我一定要亲手统一中国!
·老杨感悟:用多少钱能够增强民众的信心?
·杨恒均之感想、联想、断想和胡思乱想
2009美国之旅
·我对美国官员说,我是来收集中情局丑闻的
·我在911现场发现了美国政府的大阴谋!
·我在白宫前为美国上访者维权!
·这种国庆,有什么值得庆祝的?
·美国是如何解决“春运”问题的?
·倒霉的克林顿又被“双规”了
·经过2008,美国人对中国刮目相看
08年没想透的事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一:暴力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二:清算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三:劳动合同法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四:母亲,你在哪里?
2009年评论、杂文、随笔
·我的2008:你的问题与我的回答、还有我感激的心
·新年的梦想
·春节期间的文艺节目不应过多渲染军警
·春节,一个悲伤的节日…… 
·纪念梁羽生:天堂里也有很多、很多你的读者
·这个春节里最有爱的一天
·为什么不给每一位中国人发一台电脑?
·消费爱国,请领导们先上!
·户籍制度改革不只是为了“有才能”的精英
·五百炮弹,打翻商船,维护主权,击沉人权!
·“躲猫猫”录像带比总统的录音带更需要保密?
·美国不干涉中国人权了,我们自己干涉吧!
·中美互揭人权缺陷,有利两国民众改善人权 
·让互联网成为言论自由的试验场
·中国为什么没有鹰派人物?
·这篇博文还没有想好标题 
·国人出游时的陋习与中国文化无关!
·她逃离疯人院,他刚刚走出监狱
·乌鲁木齐市委书记,其实你不懂老百姓的心!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翻过无形的墙去了解中国、世界和我们自己
·我和负责扫黄的领导一起看色情录像…… 
·最近我为啥有点左?
·让每一篇时评都带来一片希望
·设立红灯区与废除劳动合同法
·卖鹅蛋的婆婆说,美国人都要饭去了…… 
·总统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
·有一种“愚昧”让我看到希望
·杨恒均:好莱坞电影是如何在全球推销美国的?
·清明印象:这里,我们曾经来过…… 
·我该如何向儿子介绍一个真实的中国?
·全民医保会不会让我们“国破人亡”? 
·4月18日是我们的生日!
·人权、行动、计划之感想、联想和遐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日本学生说,日本得了“和平痴呆症”

   今天上午我们一行10人同日本大阪关西大学经济学部一、二年级的三十几位学生举行了座谈。这些年,中日关系持续紧张,引人关注。虽然我年底的日程都排满了,还是决定抽出十天时间同一帮朋友来到日本大阪、京都与东京,先后与大学生、商界、学界、政界的朋友座谈、聊天。这是一次谈问题、聊办法、说愿望的沟通之旅,希望在中日关系陷入低迷时,通过民间的交流,化解一些分歧,凝聚一点共识。
   
   
   
   没到学校前,刘燕子与唐辛子两位女士就告诉我们,日本孩子比较腼腆、拘谨,提问不活跃,希望我们理解。大家面对面排排坐后,一位日本大一的同学提出了第一个问题:中国这些年经济发展了,但贫富差距越来越大,是这样吗?原因是什么?


   
   
   
   我说,嗯,不来日本还不知道是这样,来了之后,不知道的也知道了。看看日本街上跑的小汽车,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价钱在20万(人民币)以下的,我来了两天才看到不到五部奔驰、宝马,连日本售价比较贵的凌志车都不多见。可咱中国就不同了,嗯,就拿我们这次来的十位中国朋友来说吧,开宝马、凌志的有三位,当然还有骑自行车的……
   
   
   
   一位成绩比较优秀的大二学生用结结巴巴的中文提问(他是唯一敢用中文提问的):他喜欢中国,今后还想去中国留学,但听说中国反日情绪很严重,会不会有危险呢?
   
   
   
   中国民间反日情绪确实很高涨,反日游行活动中,打、砸、烧的情况确实存在,不过,中国人砸的是中国人开的写了几个日本字的寿司店,烧的是中国人开的在中国制造的日本牌的小汽车,还有一位据说被爱国热情烧得情不自禁的中国人,在西安拿锤子把一位中国人的脑袋砸爆了……你看,他们虽说反日,但打的却都是中国自己人。从来没有伤害过一位在华的日本人。你放心去中国吧,你是安全的。如果继续学好汉语,过去多多同中国人交流,你就更安全了。
   
   
   
   这些学了一些中文的大一、大二学生,对中国的了解还是有限的,至于其他的同学,对中国的了解就更少了。这也难怪,连我这位一年几乎要来日本两次的中国人都很少与他们交流,他们又有多少途径知道中国?
   
   
   
   这次日本行,回答一些日本学生、学者与市民的提问只是一个方面,我个人认为,应该利用各种机会,更多地倾听日本人的声音。我们不只回答问题,更多地提问题,当一次学生。
   
   
   
   交流活动中后三分之一的时间由我们向日本同学提问。一位顽皮的同学回答“学习与游戏”的问题时表示,他玩游戏的时间超过学习时间。另外一位漂亮女生被问到“既然有那么多日本女孩今后会选择当家庭主妇,为啥还要上大学”的问题时说,当家庭主妇也需要大学知识武装啊……三十几位同学中,有八位今后想出国留学,高达七位想当公务员……
   
   
   
   交流快结束时,我们抛出这样一个问题:我们在回答问题时,谈到了中国的一些问题,那是我们认为需要改进的。那么,作为日本大学生,你们认为日本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呢?
   
   
   
   这问题显然是他们比较拿手的,气氛也更活跃起来。第一位同学说,日本的媒体有偏见,不可信,我看到什么都要对它打一个大大的“?”,例如,日本的媒体总是报道中国反日,但为什么不报道以前日本侵华呢?
   
   
   
   另一位同学说:水的污染要严格治理。第三位同学是一位声称要报考公务员的,他说,日本人“太自由”了,应该多关心政治。他的问题引起大家的兴趣,我们追问他,如何关心政治?另外一位学生抢答:大家都对政治漠不关心,一切都是“和平”,现在的日本是得了“和平痴呆症”。
   
   
   
   大家都笑了,没想到,气氛如此轻松。我们顺着他的“痴呆症”问道:你认为应该修改美国强加给日本的和平宪法吗?这位同学却有些犹豫了,不知道是否该在中国人面前宣布日本放弃和平宪法。另外一位同学接着回答道:是的,要修改宪法。日本要成为像瑞士那样的中立国。
   
   
   
   他的回答显然同那位主张修改宪法(可能是为了重新武装日本)的同学不同,这也反映了面部表情几乎一个样的日本大学生,在思想上还是挺多样化的,而且我们也注意到,在第一次见面的中国“外宾”面前,并不忌讳批评中国与日本。看起来,他们还是有承受力的,于是我们决定来点尖锐的:如果在钓鱼岛上中日真的发生武装冲突,你们怎么办?
   
   
   
   一位同学认为中日不会走到那一步,另外一位说,他会参加自卫队(保卫钓鱼岛),而更多的同学却窃窃私语,不知如何回答。很显然,同我们在外面了解的情况差不多:绝大多数日本人包括大学生,好像并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这是因为日本得了“和平痴呆症”呢?还是这群孩子的“日本梦”里缺少了“强军梦”?
   
   
   
   交流会结束后,一位同学看介绍上说我熟悉澳洲和美国,特地过来问询有关到美澳留学事宜,问到那里的留学环境时,他突然问了一句:“他们(美国和澳洲人)是不是很歧视我们?”
   
   
   
   “我们”——你们日本人和我们中国人?这孩子没有注意到我的表情变化,我的内心确实百感交集:多年前,日本军国主义曾打着“对抗白人侵略亚洲”而率先侵占亚洲诸国,造成灾难,如今,这孩子依然把“我们”这些黄皮肤的人归类在一起,那是什么滋味?酸楚,还是温暖?
   
   
   
   美国人有“美国梦”,中国人有“中国梦”,日本人也一定会有“日本梦”吧?不管大家的梦是什么,“我们”都可以坐下来,谈一谈,聊一聊,有什么不好呢?
   
   
   
   杨恒均 2013.11.14 大阪 “日本日记”之一
(2014/04/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