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勤劳的中国人为啥不受欢迎?]
杨恒均之[百日谈]
·革命是零和,改革才双赢
·杨恒均:香港选举那点事儿
·生日感怀:后悔做过,以及后悔没有做的那些事儿
·路边谈话:重建价值观,追寻中国梦
·农民工来信问民主,民主小贩不知如何答
·中美关系四十年,错位的人权对话
·大阪的街道为啥那么干净?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读者来信:求你写几篇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文章
·日本的眼神:从浅草寺到靖国神社
·《环球时报》对腐败的论述冲破了底线
·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
·杨恒均:海外留学生如何保护自己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杨恒均: 舌尖上的中华“软实力”
·人生十论之:养儿防老,还是养国家防老?
·为了民主,我不后悔
·从“一国两制”到“再造几个香港”
·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拳头说服对手
·恒均:青年人的两年阅读计划
·时评:昂贵的否决票与自由的代价
·杨恒均:中国向何处去?
·杨恒均:伦敦奥运开幕式,展示文化软实力
·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路边谈话:弱势群体的出路在哪里?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路边谈话:未来十年改革成败的关键在于法治
·杨恒均:三思中国福利保障制度
·闯入学术殿堂的草根与不接地气的学者
·中国向何处去,取决于你我向何处去!
·为什么民众把官员们都当成了“嫌疑犯”?
·澳洲小学如何给孩子们上政治课?
·钓鱼岛引发的不仅仅是领土危机
·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游行中的乱象不是中国人素质低造成的
·不要用军国主义那一套反对军国主义
·日本让步,中国赢了,赔钱吧
·中秋之夜:团团圆圆,相亲相爱
·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推测当权者
·从公众意见、公民参与到网络民主
·中美关系向何处去?
·从美国大选看“精英民主”
·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卖火柴的小女孩与垃圾箱里的小男孩
·路边谈话:我们的中国梦
·新一届领导人教官员们如何“说话”
·博客获奖感言:假如你打我的左脸……
·杨恒均:腐败不除,中国将再次回到原点
·依法治网,不但打击坏人,更要保护好人
·以史为鉴,顺应民意,慎用军警
杨恒均2013年文集
·2012年终稿之“公知篇”:立言、立功、立德
·老杨日记(2013.1.4):爱你一生一世
·悼念父亲
·我的边缘人生:远离中心,珍惜自由与生命
·路边谈话:谁改革,我就支持谁!
·秦人不暇自哀,老杨头哀之
·中国领导人的传记为啥由外国人写?
·十张照片解读邓小平
·小平与林肯:继承与超越
·[两会观察]能不能先把咱的人大制度说清楚?
·[两会观察]“刁民”把官员都当成了“嫌疑犯”
·杨恒均:为何改革?不改又如何?
·启蒙者——父亲杨新亚
·最高法院获最高反对票,冤不冤?
·“天下第一村”的致富秘诀
·黑眼睛看世界:我们结伴去旅行吧
·从习近平和奥巴马的“鞋论”看两国外交
·黑眼睛看世界:我所体验的制度自信
·没有压力,执政者不会主动改革
·在拼爹拼关系的时代,屌丝拼什么?
·夫妻一个看微博一个看新闻联播,怎么办?
·粗制滥造的抗日剧羞辱了谁?
·以禁止孩子入学的方式惩罚家长是违法的
·十年网络,风雨写作,托起底线
·如何评价为国权与民族尊严奋斗的前辈?
·中国司法,不要弄到“挟洋才能自重”
·后宫戏与性奴绑架案
·快乐的孔夫子和欢乐的老杨头
·访澳中国游客为啥不去唐人街?
·港人的焦虑:香港走入死胡同?
·西方国家不允许“人肉搜索”吗?
·富翁、精英和穷人为啥都要送孩子出国?
·中国领导人为啥不去唐人街?
·中美最棘手的问题还得“私了”?
·一位“文科男”对转基因食品的看法
·情报、间谍与国家那些破事儿
·照镜子、洗洗澡与清党整风那些事儿
·公务员已成高危职业?
·少女爱大叔,有如老鼠爱大米
·我对儿子讲台湾
·英雄斯诺登为何穷途末路?
·第一夫人:从干政、从政到执政
·杨恒均:我与气功大师
·美国越南白宫握手,中国应否紧张?
·埃及怎么了?——从穆巴拉克到穆尔西
·埃及怎么了?——你为啥要民主?
·埃及怎么了?——如果我是穆巴拉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勤劳的中国人为啥不受欢迎?

   在一些少数民族集中聚居的地区,常常有一些汉人朋友私下告诉我,当地某某族群“太懒”、“太笨”,在与汉人的经济竞争中往往处于劣势,长此以往,他们就心生不满,甚至酿成民族对立。产生族群对立的原因当然有很多,例如西方人说的“文明的冲突”,还有宗教摩擦,民族性格与习性等等,但经济收入方面的明显差距,确实是很重要的一个原因。
   
   
   
   有关文明的冲突与宗教摩擦的著作已经汗牛充栋,不缺我一篇博文。而要深入探讨少数民族性格与习惯,尤其说人家“太懒”、“太笨”,则有可能引起纷争,冒挑起民族冲突的风险。我今天从另一个角度谈谈懒惰与勤劳——为了不引起其它族群的不满,本人抱着“批评首先是自我批评”的态度,就拿汉族中国人开刀。


   
   
   
   十八、十九世纪,经过文艺复兴、启蒙运动与工业革命的西方列强借助思想与科技,带着坚船利炮向亚、非、拉扩张,所到之处所向披靡。大清帝国在他们面前不堪一击。大门被打开后,中国人被迫与西方人接触。如果我们查一下西方的历史文献就会发现,那个时期的西方人对中国人的整体印象是“太懒”、“太笨”,还有太脏、愚蠢、自私。
   
   
   
   在西方人坚船利炮下,“不懒”的中国人可能死得更快,至于在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中国,“聪明人”都翘着屁股跪在皇帝的脚下呢,哪里会去经商、赚钱?排除西方人的自大与狂妄,他们当时的看法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当然,看法有道理,但根据这个看法去歧视、压迫其他民族,就毫无道理了。
   
   
   
   遭到西方人贬低的民族绝不只是中国人。世界多个国家的族群,包括被英国人征服的美国的印地安人和澳洲的土著,也都被贴上了“懒、笨”的标签。在这样的标签下,白人殖民者犯下了残忍的屠杀罪,并长期保持了对印地安人与土著的不公、不正。这一歧视政策稍后还扩大到对新进入他们领土的众多少数族群,例如华人、非洲人等等。
   
   
   
   实事求是地说,同当时率先实行工业化且被先进思想武装的西方人相比,世界其它民族包括中国人在内的确实有“懒”、“笨”的可能性,甚至不排除一些民族性格与习惯就是不太适应工业化与现代化的节奏。在这个问题上,没有必要太“政治正确”而忽略事实。先后生活在美国和澳洲十几年,也交了一些印地安人与土著朋友,确实感觉到他们更接近自然,比较散漫,不太跟得上现代化节奏等等,此处对他们的这些“特性”并无价值判断,而且从人类长远来说,也无法做出判断。正如有位土著告诉我:以你们这种“现代化”的污染速度,地球离灭亡不会太久了。
   
   
   
   但在曾经遭受西方人歧视的民族中,中国人却成为一个特例,一枝独秀。曾几何时“太懒”、“太笨”的中国人,目前在世界多个国家的坏名声却是因为“太勤快”、“太聪明”引起的。
   
   
   
   尼克松党政时就说过:“中国大陆如果有一个不错的政府,把8亿人放到一个不错的制度下,他们就能领导全世界。”国门被打开后,中国人一直忙于抵抗外国侵略和打内战、搞运动,直到邓小平上去后搞改革开放,释出了“白猫黑猫抓住老鼠能赚钱的就是好猫”的类似理论后,中国人一发而不可收拾,转眼之间,勤劳地赚钱、聪明地赚钱,很快就达到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
   
   
   
   在国内我就不多说了,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为了赚钱,可以连婴儿的奶粉都搞假;为了赚钱,权钱勾结,公权力给你盖个章都敢明码标价;为了赚钱,不尊重他人劳动,弄得整个国家都像一个大山寨;为了赚钱,强迫黑窑童奴、任意延长工作时间;为了赚钱,连“白衣天使”都开贵药拿回扣,“灵魂工程师”都不脸红地收受红包;为了赚钱,制度拿来变通,法律拿来做“挡箭牌” ……
   
   
   
   这些年,中国为人类贡献最多的就是“亿万富翁”,可在思想与科技创新上,几乎毫无建树。整个国家都在为赚钱而疯狂,中国的富翁们到处传播成功学经验,甚至一些商人开始充当道德说教者。在文明世界里,一个商人,即便像比尔盖茨这样几乎已经捐掉了自己全部资产的人,都不敢去充当世人的道德楷模,更不用说去做道德说教了。但在中国就不同,人们对权、贵的仇恨与膜拜交织在一起,烧坏了不少人的脑壳。
   
   
   
   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上升,国人四处走动,中国人赚钱的“勤劳”与赚钱的“聪明”很快冲击到整个国际社会。从西班牙到法国,从北美到南美,从东南亚到莫斯科,甚至在澳洲一些地方,都先后出现当地人对华人尤其是华人生意人不满的现象。前几年西班牙还出现焚烧中国鞋厂的严重事件。发生这些事件固然有西方人的歧视成分,但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中国人在做生意与赚钱上“太勤劳”、“太聪明”,不受规矩不讲信用,弄得当地生意人做不下去,一些商店不得不关门。中国人对金钱的追求足足让每一个毛孔里都充满赚钱欲望的早期资本家们五体投地。他们的“勤劳”和“聪明”对目前的发达国家来说,几乎快要成为噩梦。
   
   
   
   作为一名中国人,也挺自豪的,想想却又觉得好笑,仅仅在一百多年前,难道不是这些西方人,指责中国人不会做生意、不会赚钱?太懒、太笨?列强当时竟然要用军舰来逼迫中国人开放港口同他们做生意?可是,一百多年来,中国人从“太懒”、“太笨”到“太勤劳”、“太聪明”,从墨守成规、不知变通,到学会了做生意赚钱,且无所不用其极,中国人不但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反而不受欢迎、被排斥,又是为什么呢?
   
   
   
   记得第一次到西方国家居住,接触西人多了,看到他们如此之“笨”、墨守成规、不知变通,讲规矩讲信用还讲什么劳动者的人权,不吃好休息好就不上班,动不动就罢工,我就忍不住纳闷:这些鬼佬一百年前真那么牛X过?把我们这些聪明、勤劳的中国人打得找不到北?难道他们现在退化了?
   
   
   
   多年后我才逐渐悟出来,他们不是“退化”而是“进化”了。西方人走过的路还是值得我们研究与深思的。西方帝国主义确实有一段很不光彩的历史,用鸦片换丝绸、茶叶和黄金等事实摆在那里,不容否认。但我们也要看到,西方人这种无所不用其极的赚钱欲望与行为最终得到了遏制,而逼迫他们收敛的不是外部力量,也不是那些遭受他们欺负的国家的反击,而是他们本身的宗教信仰、价值理念与道德标准起了作用。
   
   
   
   中国这些年屡次出现炫富事件,这样的事在宗教气氛很浓的西方国家就很难发生,原因很简单,世界上几大宗教几乎都有“富人上天堂有如骆驼穿过针眼一样难”之类的教义;自由、平等与民主的普世价值理念,更是让剥夺他人劳动和健康的赚钱方式成为过街老鼠;而在一个民主、法治的国家,靠贪污腐败与借助公权力发财致富的现象几乎被杜绝,为富不仁的人也很难有社会地位,且常常被媒体与公众声讨。西方国家这些年还逐步确立了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相对公正、公平的国际法与国际秩序,有意思的是,这些法律与秩序反过来恰恰约束了他们自己,成为目前一百多个弱势国家包括中国用来同他们进行贸易、交流、讨价还价甚至争斗的准则。
   
   
   
   一个国家,不能不讲制度,不能没有法治;一个人,不能没有信仰,没有道德底线。这些年来,无论是美国还是澳洲,都对印地安人与土著做了比较妥善的对待。美国还对历史和经济上处于劣势的非洲裔美国人做了诸多优惠与帮助。无论在国际上还是在一个国家内部,少数处于经济、政治上的弱势群体,都得到了适当的保护甚至照顾,使得以往缺乏人情味的赚钱,也有了信仰、道德的味道。
   
   
   
   中国的改革开放与“黑猫白猫”理论释放出一个被长期压抑民族的巨大赚钱欲望与潜力,却也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如果缺乏了信仰作为支撑,不够健全的制度与法治不能有效约束,道德底线被社会不公冲击,那么,同样是赚钱致富,就有了魔鬼与天使的区别。
   
   
   
   如果我们不能靠制度与法治建设一个公正、公平的社会,如果我们不顾环境与子孙后代福祉而过度开发,如果我们不重建中国人的价值观,尽快拥抱人类都普遍接受的那些价值理念,如果我们任凭道德底线滑落……别说在国外,就是在国内,我们的“勤劳”、“聪明”也可能带来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后果。我想,“勤劳”和“聪明”的中国人,应该能够想通,并找到出路、赢得未来!
   
   
   
   杨恒均 2013.10.30 新疆 “走遍中国”之“路边谈话”
(2014/04/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