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保险箱的故事:贪欲、情意、道义]
杨恒均之[百日谈]
·国民党输掉了政权,赢得了合法性
·建议马英九访问大陆
·今夜,我们都是台湾人
·马英九,请你不要对我们失望!
·陈水扁,这次你该知道民主的厉害了吧?
·民进党,你什么时再感动我一次?
·龙应台,台湾不需要你说的那种政治家
·我只想对马英九说一句话:把台湾的民主搞好
·台湾的乱象是民主太快造成的?
思想解放
·响应汪洋号召,我先解放自己的思想
· 解放思想,何不多设几种“政治特区”?
·在战天斗地中解放我们的思想
小说
·地震文学: 最后一堂课
·今天,我们都是那头猪!
·终极民主
2008北京奥运
·我们是不是忽略了最重要的奥运精神?
·让圣火照亮一条简朴、自然与和谐的路
·北京来信之:我们都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北京来信之:期待国人关心体育超过政治
· 北京来信之:外国人比国人更爱中国?
·北京来信之:北京二、三事
·北京来信之: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北京来信之:今天,我是刘翔的粉丝
·北京来信之:一块金牌、十个亿和跑得更快的刘翔
改革三十年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光荣与梦想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孤独大侠茅于轼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人权是更“硬”的硬道理!
·用实践检验“真理”,用什么来检验“实践”?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我的出国梦
城市风景
·城市风景之:一个垃圾桶的故事
·城市风景之:离天堂最近的路——人行道
·城市风景之:欲望都市——东莞
·城市风景之:一路风雨一路情——都江堰
·城市风景之:北京十日谈
重建中国人之核心价值
·火车站那让人心寒的温馨问候
·谁说我们缺乏核心价值观?
·“以人为本”就是以你、我、他为本!
·她们的列车没有终点
·从奥巴马当选看我们自己的核心价值观
2008美国大选
·全世界都投入美国大选,拉登要用炸弹投票
·你可以不选麦凯恩或奥巴马,但一定要投自己一票
·好莱坞成就了奥巴马
·我有一个梦!——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的意义
老杨感悟
·柏芝、阿娇和许霆都是我的老师
·关于帐篷、血、汗、钱和我们的眼泪
·每天都是父亲节
·年年都有月圆时
·渣滓洞、刘文彩和那些孩子们的名字
·四万亿与奖励击毙歹徒的十万元
·老杨感悟:就凭这折腾,我一定要亲手统一中国!
·老杨感悟:用多少钱能够增强民众的信心?
·杨恒均之感想、联想、断想和胡思乱想
2009美国之旅
·我对美国官员说,我是来收集中情局丑闻的
·我在911现场发现了美国政府的大阴谋!
·我在白宫前为美国上访者维权!
·这种国庆,有什么值得庆祝的?
·美国是如何解决“春运”问题的?
·倒霉的克林顿又被“双规”了
·经过2008,美国人对中国刮目相看
08年没想透的事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一:暴力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二:清算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三:劳动合同法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四:母亲,你在哪里?
2009年评论、杂文、随笔
·我的2008:你的问题与我的回答、还有我感激的心
·新年的梦想
·春节期间的文艺节目不应过多渲染军警
·春节,一个悲伤的节日…… 
·纪念梁羽生:天堂里也有很多、很多你的读者
·这个春节里最有爱的一天
·为什么不给每一位中国人发一台电脑?
·消费爱国,请领导们先上!
·户籍制度改革不只是为了“有才能”的精英
·五百炮弹,打翻商船,维护主权,击沉人权!
·“躲猫猫”录像带比总统的录音带更需要保密?
·美国不干涉中国人权了,我们自己干涉吧!
·中美互揭人权缺陷,有利两国民众改善人权 
·让互联网成为言论自由的试验场
·中国为什么没有鹰派人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保险箱的故事:贪欲、情意、道义


   
   
   
   那是我在华盛顿工作时。一位国内朋友打电话给我,说要介绍华盛顿一位王太太来见我。我和王太太相约在乔治城大学西门国民银行对面的咖啡厅。王太太大概五十岁的样子,一身素装加上她得体的举止说明她曾经是一位优雅的“夫人”。但脸上的皱纹刻出深深的忧愁,握手时竟然发现她手上有硬硬的茧。电话中朋友介绍说,她丈夫是安徽省的一位厅级干部,五年前因贪污受贿被抓,判了无期。她和儿子在美国生活,幸免于难。

   
   
   
   “杨先生,我知道你是干什么的……”刚刚坐下,她就冒出这样一句,让我立马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要知道,华盛顿这个鬼地方,墙上的每块砖里都可能装有窃听器,街道上的每一根灯柱都可能是一个隐藏的摄像头。我不能不保持警惕。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语气明显有些冷淡地说,盯住她的眼睛。她有些惶恐,双手抓着斜挎的名牌小皮包,手指在无意识地磨擦着早就退了色的小黄牛皮,目光好几次扫过我,却始终回避我的目光。“您别误会,杨先生,我知道您在国内有关系,您能帮我。”她说着,幽幽地叹了口气。我们两人于是都放松了下来。
   
   
   
   我问她什么事。她开始讲起故事。她说,十年前,丈夫把她们母子两人送到美国来生活,他自己开始了在国内的“裸官”生涯。好在每年,他都会以出公差的机会到美国来一趟,后来国内收紧了干部出国,他就利用到香港或其它地方的机会偷偷飞来美国同她们团聚。当然,她和孩子也会在圣诞长假回国去住一个多月。
   
   
   
   看到我有些不以为然的样子,她说:“杨先生,您别误会,我们也没有多少钱,在这里过着普通人的生活。他就给我们生活费和孩子的学费。”
   
   
   
   我“嗯”了一声,表示理解,点头示意她继续讲下去,她说自己直到他东窗事发,被判了无期徒刑,才知道他贪污受贿了一千二百多万,还有三个情妇、二奶。她说:“他被抓,国内的房产和存款全部被冻结了,恨归恨,但我们今后怎么生活呢?这才是我立即想到的问题”她说,这时她才突然想起来,他在美国国民银行开过一个保险箱。他每次来美国,都会去国民银行处理有关保险箱的业务。保险箱的钥匙就留在她手里,但他每次都严肃地交代,没有他的同意,绝对不许去打开保险箱。
   
   
   
   我“哦”了一声,一下子就来了精神,我挪动了一下屁股,心里想,她丈夫五年前就被判了无期,那么,她显然早就打开了那个保险箱,里面会是什么呢?难道我的机会来了?
   
   
   
   我的同事曾经处理过一个案子。那是一位副部级官员,被抓后,办案的中纪委同志发现他身上有一把保险箱的钥匙,追问之下才知道保险箱是美国洛杉矶美国银行的。中纪委同志不敢掉以轻心,通过相关部门安排,最后由我这位同事拿着已换成了他的头像的那位副部级官员的护照,“合法”进入银行取出了保险箱。
   
   
   
   好家伙,里面全是国家绝密和机密级的红头文件。经进一步审问发现,这位贪官为自己留了一条后路,把国家绝密文件偷运出国,存放在银行的保险箱里,希望在某一天自己因贪污被抓后,手里有讨价还价的资本,至少能用绝密文件换回自己的一条命。但相关部门并不相信他,认为他有可能是在某一天发现自己已经无钱可贪后,潜逃国外,靠出卖这些绝密文件再赚最后一笔黑心钱。
   
   
   
   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他竟然把保险箱的钥匙带在身边。结果,原本犯了罪不致死的贪污腐败罪,结果后来反而因严重危害国家安全罪而被秘密处决了。成功处理这一危机事件的同志,包括我的那位同事都立了功,受到上级嘉奖。
   
   
   
   莫非,我立功的机会来了?我强忍住兴奋,假装低头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手表。果然,她注意到这个动作,急切地说,“杨先生,我知道您很忙,我马上就讲完。”
   
   
   
   她没有继续讲,而是向邻座的一位年轻人招了招手,那年轻人向我们走来。我心里很不是滋味,“老狐狸”竟然被一位家庭主妇给玩了,邻座被她安排了暗桩,我竟然没发现。她当然没有察觉到“老狐狸”心中的滋味,我听她说:“他出事后,我就打开了那个保险箱,保险箱是用我们两人的名字开的,有证件和钥匙就能打开。”
   
   
   
   “里面有什么材料?”我终于还是没有能够忍住好奇心,急切地问。她不解地看了我一眼,“材料?什么材料也没有。”我的提问显然是多余的,因为,那个帅气的年轻人过来微笑着打招呼后,已经把一个不起眼的纸质盒子从提包里取出来,放在咖啡桌上。我的眼睛一下子亮了,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就是从保险箱里取出来的东西。
   
   
   
   王太太双手放在纸盒上,向我介绍这位“年轻人”,原来是她儿子,毕业才两年的医生,且因常常为华人社区免费服务而小有名气。我在当地华人媒体上看到过对他的报道。看到这位阳光、小有成就的年轻人,我怎么也无法把他和那位判终身监禁的贪腐厅长联系在一起。
   
   
   
   “五年前他被抓时,我就打开了保险箱,看到这些东西,”她说着,轻轻打开纸盒的盖子,我起身向里面看一眼,就立即明白了。除了一两本看上去是香港的存折外,其它的物件是江诗丹顿、劳力士钻石金表、卡地亚钻戒、珍珠项链等等,只要一眼,我就能够折算出,市场总价应该在300万美金左右。这个数字在当时还是很大的,而且是我只在香港商店橱窗里见到过的金银珠宝。即便我再训练有素,也忍不住惊形于色。
   
   
   
   反观这位王太太,反而显得很平静。她开口道:“他当时被指控贪污腐败的数字虽然有一千二百多万,但由于无法还回去而被判了无期。我以为他都把钱花在情妇身上。打开这个保险箱后,我才知道都放在这里。”
   
   
   
   她停了一下,继续说:“当时中美之间转移资金还不是太容易,每笔进来美国的钱都得有记录,他一定是利用人员进来可以随身携带自用的金银珠宝这个办法,把他贪污受贿的钱都在香港换成了这些金银珠宝,然后存放在这个保险箱里。”
   
   
   
   想起她手上的茧,我有些疑惑,她不是五年前就打开了这个保险箱,为什么手上还有干粗活的新茧。我换了一个方法问她,“你为什么现在拿这个箱子来找我?”
   
   
   
   她咳嗽了一下,示意让儿子回到原来他自己先前的那个座位上,然后开口对我说:“当时打开这个箱子,我惊呆了,由于害怕加重他的罪行,也担心牵连我们母子,我又原封不动地放了回去。之后,我和儿子开始过隐姓埋名的生活,没有了他汇过来的生活费,我也开始学会打工养活我们两人。儿子从那时也开始变得懂事起来,身上的纨绔子弟味道一夜之间消失了,他努力学习,用最短的时间拿下了医学硕士学位。”
   
   
   
   她说,“两年后,事情平静下来,我想也许可以打开保险箱了,毕竟,里面大概有四五百万美金吧,拿出来可以改善我们母子的生活,我也不用去给杂货铺打工了。就在我打开保险箱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因为这些财物而失去自由的丈夫,也想起我平时看到的在美国生活的中国官员子女们,奢华无度,开名车住豪宅,却一事无成。如果我现在把这些钱拿出来,会不会不久之后,我儿子也会变成那个样子?”她告诉我,这个念头一起,她几乎当即就决定,把保险箱放回原处,不打开了。今天是她第三次取出保险箱里的东西。
   
   
   
   我想起了他儿子在华人社区的声誉,心中暗自承认她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因为工作关系,我以前也帮一些大陆领导的孩子在美国张罗一些事,我发现,这些孩子基本上都废了。有些商人和学者的孩子,虽然也有钱,可人家长大了,基本上都有一技之长。唯独这些“裸官” 的孩子,他们自己都不知道父母是如何“空手套白狼”,轻松赚到那么多钱的,自然也不会珍惜这些钱,也不知道如何去“继承”父辈们赚钱的革命事业。久而久之,几乎个个成了比纨绔子弟还不如的东西。
   
   
   
   “可你现在拿出来给我看,为什么呢?”我问她。她苦笑一下说,“我们现在母子过得都不错,可他却被判了无期。这箱东西对我们真没有什么用处,还害他失去了自由。如果我儿子得到这些钱,会如何呢?”
   
   
   
   我“嗯”了一声,有那么几秒钟,幻想了一下这些钱可以包养多少大陆妹,超女包得到吗?还是《红楼梦》剧组的那些演员?我舔了舔舌头,强迫自己收回了邪恶的心思。这时她也切入了正题:“杨先生,我知道您神通广大,还有一些重要关系,我想请您帮忙,如果我把这个保险箱送回给国家,国家可以让我丈夫出来吗?我知道,他的身体很不好,我担心他在里面活不了几年。”
   
   
   
   这个故事就这样讲完了。我向一位领导做了汇报,结果被他狠狠批了一顿,他说国家缺这个保险箱里的破玩艺吗?我们国家都大国崛起了,几百万美金算得了什么?你竟然辜负党的培养,不务正业,差一点就暴露了自己的身份,我看你是见钱眼开!
   
   
   
   我被骂得找不到北,回华盛顿后也不好意思再联系王太太,只有时不时看到她儿子又有新的成绩,为华人社区做了贡献,心中暗暗高兴一阵。
   
   
   
   又过了五年,有一次我从香港登上飞往旧金山的飞机,竟然遇到了王太太。想起上次人家托我的事,我有些尴尬,但王太太却落落大方。她让我帮她把箱子拿下来,然后小心翼翼地打开,箱子盖掀开时,我看到被丝绒缠着一个方盒子。我心中暗自惊讶,难道她把价值连城的保险箱带在身边?她看出了我的讶异,轻轻说:“这是他的骨灰盒。他得了癌症,保外就医一年后就走了。我回来带他去和儿子团聚。”
   
   
   


   
   
   
   不久,我就忘记王太太长得什么样子了,但一个装满了金银财宝的保险箱,常常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有几次,还进入到我的梦中,不过并不是什么黄粱美梦,因为那保险箱出现后,几乎都会一下子变换成了骨灰盒,弄得我醒来时发现自己一身冷汗。我一直想写出这个故事,却又不知道意义在哪里。后来,我对父亲讲了这个保险箱的故事。父亲听后想了好一会,才对我说,“我也给你讲一个保险箱的故事。”
   
   
   
   我差一点笑出来,我原本讲这个故事时,还担心父亲没有听说过什么叫“保险箱”呢,没想到,父亲也有一个关于“保险箱”的故事。更没想到的是,父亲所讲“保险箱的故事”比我碰上的那个更好听。
   
   
   
   父亲讲的是两位和他同龄的老年夫妇的故事。当然,回到上个世纪四十年代,他们可都是风华正茂的年轻人。男的出生于一个拥有四十亩地的较富裕的农家,女的是贫苦雇农的女儿。两人相爱,发誓要天长地久。
   
   
   
   但那时要天长地久可不是太容易。日本铁蹄横踏中国,随后又三年更加残忍的内战。在日本侵略者侵入他们村子时,男孩子用床单裹起家里仅存的三根金条,缠在腰间,牵着姑娘逃难去了。那一夜他们以为会被追上杀死,或者被流弹击中再也起不来。他们跑啊跑啊……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