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昂山素季是英国的间谍吗?]
杨恒均之[百日谈]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不宜把祖国比喻为母亲的N个理由
·历史会怎样记住你们?
·金正恩去哪了?
·追捕海外贪官最缺的是什么?
·16万吃空饷的与8200万贫困线下的
·邓小平是中共最了不起的领导人
·依法治国的关键是依法治党、依法治官
·为周小平辩护
·各国领导人如何获得资讯?
·澳洲人怎么看藏在澳洲的中国贪官?
·能限制权力保护权利的法治才是真法治
·你们要怎样超越邓小平?
·今天,你改革了吗?
·奥巴马活得也不容易
·光棍节忠告:爱啥都不能爱人渣
·北京烟花让澳洲外交官得了忧郁症
·在中国没遇到抗议的安倍怎么想?
·一生中,你一定会当一次“异议分子”
·三块墓碑
·从朝鲜“越境执法”召回留学生想到的
·中国男人为啥配不上中国女人?
·中国官员为啥不辞职?
·中国出了个蒋经国
·国民党的输和赢:输掉选战,赢得合法性?
·美国为啥不抓白人警察来维稳?
·澳洲会配合中国海外追贪吗?
·写在“宪法日”:让宪法成为正能量
·你的后台是谁?
·公务员怎么了?
·从悉尼劫持事件看西方文明的困境
·反美人士为啥更容易得到赴美签证?
·24小时:一个都不能少
·中美两国的外交目标有啥不同?
·为啥要读习近平?
·抓20万贪官,保20年平安?
·2014,老杨头都写了些什么?
·抵制圣诞节?海外华人应警惕!
·周末剧场:秦城风云之越狱
·2014年总结:失望与希望
杨恒均2015年文集
·我给中纪委的一封公开举报信
·千万别惹奥巴马
·中国外交如何才能走出困境?
·三思恐怖袭击与思想、宗教、言论自由
·习近平反腐动了谁的奶酪?
·周末剧场:荒岛生存记
·周永康为何要“大干一场”?
·王沪宁二、三事
·老杨日记:包容、屠杀、在一起
·美国更需要司马南这样的公知
·制造一个你可以打交道的敌人
·无人喝彩的精彩?
·菊与刀:我在倾听沉默的声音
·公务员不支持习总反腐吗?
·英雄与敌人
·从街边的廉政公署说起……
·中国VS美国:服软了,还是搞定了?
·一党领导下的法治能否成功?
·2015反腐展望:还要抓哪几个大老虎?
·春节三记:年味、红包、爱情
·新年愿望:文艺写腐败,现实少腐败
·2015年习总执政有哪些看点?
·对香港断电断水断猪肉?
·这样的将军能保卫国家吗?
·“羊群”提案:中国“特务机关”应更透明
·防止官员从“乱作为”到“不作为”
·西方国家为啥不照搬中国模式?
·总理记者招待会的另类观察……
·我为啥支持习总的反腐与改革?
·中国能出李光耀式的“家长”吗?
·别了,新加坡家长李光耀
·你可以当李光耀,但我不是新加坡人
·“中国特工”和他的女人们……
·新加坡人今后怎么生活呢?
·如何看“广州区伯”的偏执与偏激?
·谁在抵制反腐?谁在支持改革?
·中纪委应介入调查“区伯嫖娼”
·毕福剑的事有那么严重吗?
·央视应续用毕姥爷的13条理由
·希拉里能成为美国第一位女总统吗?
·中国为什么遭遇“双重标准”?
·习总已定好官员公布财产的时间表!
·西方人羡慕中国特色的监督
·贪官二奶劝我赶紧逃跑……
·再见温哥华:朋友不曾孤单过……
·只有萨达姆才能稳定伊拉克?
·习总反腐,海外华商怎么办?
·被审判的不只是被告……
·国民党为什么会输?(2016年1月15日)
·重建中国商人形象
·我能不当杨恒均不?
·如何对孩子讲自由、平等、公正
·拜托,这不叫贿选
·《摔跤吧》传递的真能量值得商榷
·我们为什么言必称美国?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假如戈尔巴乔夫的改革成功了
·我的脚很累,但我的灵魂却逍遥自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昂山素季是英国的间谍吗?

昂山素季两岁时,她的父亲缅甸“国父”昂山将军遭刺杀。她十五岁随出任缅甸驻印度大使的母亲移居印度,随后的20多年主要在英国学习与生活。1988年她接到英国一所大学研究生入学通知,正准备开始新生活时,突然接到母亲中风的消息,她不得不回到缅甸照顾母亲。当时她已40出头了。
   
   
   
   在照顾母亲期间,缅甸发生了规模宏大的民主运动。当时群龙无首,学生、民运人士与知识分子都希望这位“国父”的女儿能站出来,同他们一道反对军人独裁政府。昂山素季一开始拿不定主意,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与思考,审时度势,她决定站出来。

   
   
   
   接下来的事大概是这样的:她做了一场公开的演讲,奠定了她同奥巴马一样的历史地位。缅甸民众找到她是因为她是“国父”昂山的女儿,但她却开始对他们讲民主;街头运动和暴力对抗的反对派围绕在她周围,但她却要求大家对任何暴力都保持距离;她的同志都希望推翻缅甸军人独裁,但她却希望同他们合作,通过改良改变缅甸政治现状,实现民主。
   
   
   
   1991年她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从几年前一名默默无闻的家庭主妇一跃而同甘地、曼德拉齐名。同曼德拉不同的是,她可以随时离开缅甸回到英国过自由的生活,她却坚持留在家乡,为此付出被软禁15年的代价。可正因为她失去了自由,她才能为缅甸打开了一扇通往世界的窗户——让世人从这扇窗户看清缅甸,也让缅甸人通过这扇窗看到外面的世界。你可以不知道缅甸在哪里,但你一定知道缅甸有个昂山素季。
   
   
   
   不过,我这篇关于缅甸的读书笔记主要并不是谈昂山素季的,关于她的文字尤其是赞誉之词几乎汗牛充栋,而我在梳理这些文字时,思考得最多的不是她,而是同她缠斗了20多年的缅甸军政府与那些独裁的将军们。从奈温、丹瑞、钦纽到登盛,他们到底是什么样的独裁者?他们手上几乎都沾满了缅甸民众的鲜血,但为什么就搞不定一个弱女子?还是他们本来就在探索民主之路?又或者,缅甸的民主之路一定得走得如此曲折与艰难才能通达彼岸?
   
   
   
   拿奈温来说,这位1962年靠政变上台的独裁将军,当时因为恢复秩序,且让经济形势好转而享有比前任民选总理吴努要高很多的人气。接下来他追随中国的脚步搞社会主义与计划经济,让缅甸长期陷入经济停滞的状态。1988年民主运动爆发后,他一边下令开枪屠杀学生与民众,一边又莫名其妙地发表了一篇宣称缅甸一定会结束一党专制,马上要搞多党选举民主制的演讲。要知道,当时他的政权并没受到太大威胁,且国际压力根本就没那么大。他是脑袋进水,还是内心也真想搞民主?
   
   
   
   不管怎样,这篇演讲影响了很多人。昂山素季就是在听了奈温的演讲后才最终站出来组织了自己的政党。从此,昂山素季和她的“反对党”成为退而不休的奈温将军最大的噩梦。接下来20多年里,西方媒体把缅甸的局势简单描叙为一位美丽的弱女子对抗一个邪恶的东方军人独裁帝国的画面,让人一想到她清瘦的身子骨与凸起的颧骨就激动得想流泪。在世人的想象中,这样的画面几乎只有一个结果:美丽的东方公主打败邪恶的将军们,民主获得胜利。
   
   
   
   那些将军们没有猜想到这个画面的结局吗?这些年,缅甸独裁政府真对付不了昂山素季,还是另有隐情,或者另有考虑?要知道,那个政权对付民运分子、反对党与追求民主的人一向是心狠手辣的,在昂山素季站出来前后,就有成千上万的游行者被处死在路边或者监狱里。他们为什么唯独对昂山素季束手无策?
   
   
   
   两本传记作者都认为有这么一些原因:昂山素季是“国父”昂山的女儿,昂山是“军队之父”奈温的战友。昂山素季不主张暴力对抗军政府,寻求合作,并且好几次表示对软禁她的军政府没有恶意;昂山素季一站出来,就吸引住了西方的眼球,“她就是我们要找的人”,一位西方记者这样说,因此她也创下了历史上用最短时间得到了诺贝尔和平奖的纪录。别说杀害,即便关一个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也不是缅甸军政府这种小独裁有胆量做的。
   
   
   
   但这些理由显然还不足以说明缅甸军政府为什么始终没有搞定她。有人说,缅甸是一个佛教国家,即便是军事独裁者,也都是有信仰的,他们相信善恶有报,只不过时候没到。因此他们做事都不敢太离谱。还有人说,他们并不是抗拒民主,而是认为昂山素季搞的西方那一套并不适合缅甸的特殊国情。缅甸并不是没有“民主”过,从赶走日本和英国殖民侵入者建国后到1962年十几年间,都是民主选上来的吴努执政,但初期的民主期间,经济下滑,社会混乱,政治失控,最后吴努不得不请奈温出山帮他治理国家。
   
   
   
   这当然有为独裁者涂脂抹粉的嫌疑,不过,民主初始问题较多,且短期来说,不一定比独裁更能发展经济,这也是很多国家经历过的。但我在阅读这两本西方人自己写的昂山素季传记时,也发现了一个问题,缅甸军政府从奈温到登盛,几乎都在规划多党制与民主选举。也许像西方人说的,他们受到国内外压力,是在迷惑西方、欺骗缅甸人民。但从当时的国际局势看,他们根本没有必要这样做。另外一位曾经掌控情报局的将军钦纽在2003年让西方人跌破眼镜地提出了“民主路线图”。说实话,这个“民主路线图”还真不错,如果再加上“时间表”的话,完全应该被亚洲还没有走上民主道路的国家奉为指南。
   
   
   
   2010年,靠军人政府作弊选上的现任总统登盛,无论从他的过往经历,还是过去的言谈举止来看,都不象一位改革者,但他一上台后,就开始按照这个民主路线图大踏步走。有人可能会说,这是国际社会压力所致。其实,西方社会对缅甸的施压一直是半心半意,而且,西方的施压最主要的是集中在释放昂山素季、改善人权上,并没有指望缅甸独裁者走这么远——几乎是一夜之间要搞选举、放开媒体。总统登盛还表态支持昂山素季参选2015年总统。
   
   
   
   如果更客观地检视一下,不难发现,独裁的缅甸军政府与将军们,从头到尾都没有否认过民主与普世价值,虽然搞了几十年也没有搞出一个像样的宪法,但他们却始终在信誓旦旦地强调他们在制定一部民主宪法,等条件成熟就举行多党选举,然后还政给民选的领导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说他们欺骗世人和缅甸民众是太容易的答案。他们大多是佛教徒,可能很坏很独裁,但应该不会说太多假话,会遭到报应的,而且,有整天把多党民主、选举、公投和民主路线图挂在嘴边去实行独裁的执政者吗?
   
   
   
   当今世界,真正想长期保持独裁统治的绝对不会再玩瞒天过海的简单游戏。缅甸真要杜绝民主政治,抵制世界潮流,完全有更加行之有效的玩法。例如,直接宣布多党选举是虚伪的,是劳民伤财、制造混乱,不适合缅甸国情;宣传民主与普世价值是西方用来奴役、渗透亚洲人民的武器,缅甸已经找到了适合自己国情的特殊道路,即将打败西方,成为东南亚的大国;独裁将军们甚至可以高薪收买一些笔杆子帮他们创造出缅甸的特殊价值体系与理论基础,让缅甸民众和世界人民都看到一个挥舞枪杆子与笔杆子的独裁政府自信地走在反对宪政与普世价值的金光大道上。
   
   
   
   但缅甸的独裁将军们并没有这样做,是因为他们太傻太天真,还是因为他们的国家太小,没有这个资本与能力来抗击世界潮流?虽然在昂山素季被软禁的15年里,缅甸的官方媒体与特务机构不停地丑化她,说她是“妓女”、“戏子”、“英国的代理人”等等,而且她也确实至少有三次遇到生命危险,但我总觉得,同西方媒体描述的她对缅甸独裁的威胁相比,缅甸独裁政府显得太软弱无力了。
   
   
   
   这同军政府动不动就屠杀成千上万的游行示威的学生、群众与和尚太不相配了。真正的独裁是不惧怕西方,更不会惧怕一名弱女子的,缅甸军政府如果一定要做掉昂山素季,完全可以再“邪恶一些”,用“英国间谍罪”判她入狱,指责她借助外国势力蓄意颠覆缅甸政权,危害国家安全,甚至直接剥夺她的生命。独裁的伊拉克没有出现昂山素季,“昂山素季”也不可能在利比亚活下去,更不用说北朝鲜了……世界各国的经验告诉我们,即便是独裁政权,但只要不反对民主与普世价值,像以前的南韩以及两蒋时代的台湾一样,总还是有希望的。可一旦恶劣到连普世价值与民主都反对,就没救了。
   
   
   
   缅甸国家相对比较小,不能像有些国家那样可以经受西方的制裁与压力,这可能是一个主要原因,但有没有可能缅甸的独裁军政府确实有搞民主的愿望,而且也部分认同昂山素季的观点——而不是那些拿起武器同他们抗争的“暴民”?过去20多年里,昂山素季不止一次同军政府沟通,还同将军们对话,他们到底谈了什么?是不是已经达成了某种共识?被软禁了十五年的昂山素季绝对不仅仅是因为“宽容”而公开说自己对军政府没有恶感,且不希望军政府垮台的话吧。
   
   
   
   我去过缅甸,感觉除了佛庙,那里就是一个蛮荒之地。这些年多次接触缅甸流亡海外的反对派,包括昂山素季的追随者,说句可能不该说的心理话,他们本身水平不高,且被边缘化,对民主也说不出个一、二、三,让人看不到多大希望。读昂山素季的传记,也看到她对缅甸民主变革的认识,她多次流露出缅甸最终的改变要靠人民自身的改变,克服恐惧只是第一步,还要从文化、社会、传统等各方面改造人民。
   
   
   
   这多少让我这位不相信素质论的人无法接受。但昂山素季本身却揭示了在那样一个与世隔绝到快要被世人遗忘的国家,追求民主,领袖个人是多么的重要。如果她不是“国父”的女儿,像这个地区的甘地夫人,英拉总理等等有一个好的出身;如果她不是像甘地与这个地区的民主领袖一样都是在西方学习并会说流利英语的人士;如果她不是牛津的高材生,如果她长得不是如此东方如此娇小如此清秀,如果她一站出来却不能吸引西方的媒体……不用更多“如果”了,在她之前和之后,缅甸追求民主的人士前赴后继,被枪杀的何止上千?但没有一个有她千分之一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她宣布从政的第三年,就获得了亚洲地区众多追求民主的人士追求一生而无法问鼎的诺贝尔和平奖。
   
   
   
   这篇读书笔记不是要减低昂山素季的重要性,而是试图从另一个角度观察她、缅甸与独裁军政府之关系。昂山素季在缅甸有很高的人气,但由于军政府的软禁,她并没能利用这种人气在政治上取得更大的进展。这使得她始终停留在精神领袖、道德偶像与“民主女神”的阶段。当有些人看到她获释后同军政府合作,与将军们谈笑风生时,有些不舒服也是可以理解的。我想知道的是,昂山素季在想什么?她看到了民众的软弱,还是看到军政府的那些独裁者的“民主”慧根?
   
   
   
   不管她想什么,她的历史地位已不可动摇。她对军政府走向和平转型有多大的影响说不准,但如果没有她,西方国家肯定不太容易想起那里有一个缅甸独裁政府需要他们施压。不过,通读传记,对于获释并走上从政之路的昂山素季,我也有一个忧虑:进入缅甸政坛,最终也许登上总统宝座后,她能发挥更大的作用?还是反而会让她陷入她并不熟悉也一直不太关心的具体的政治操作与经济运作之中,从而最终反而会减损她作为精神领袖与“民主女神”的耀眼光环?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