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官员为民定底线,谁给政府划红线?]
杨恒均之[百日谈]
·我为啥活得像一名罪犯?
·民主价值观与民主制度之关系
·奥巴马总统竟然无权对中小学生演讲?
·吴敦义尝到了“民主发展太快”的甜头
·我为啥不批评毛泽东的崇拜者?
·60周年之:少拆一点,多建一些
·60周年之: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建国”
·60周年之:谁是共和国的敌人?
·60周年之:我们有幸见证无与伦比的时代
·60周年之:那满满一火车的鸡蛋到哪里去了?
·60周年之:党内民主呼唤有良知的党员站出来
·我的恶搞人生:打飞机、霹雳舞与间谍小说
·60周年之:我们应该怎样与国际接轨?
·为了健康活到60岁,我要绝食——减肥!
·不一样的舞台,掌声依旧响起来……
·网络危机四伏,间谍就在你身边!
·我们离法西斯、民主和诺贝尔有多远?
·有所敬畏,才能无畏
·赛车手韩寒泄露了国家机密?
·洗脚的妹妹说,美国人都要气死了……
·世界各国打黑靠的是什么?
·中国人的进步:我不再从外媒了解中国
·外交杨皮书之一:索马里海盗“持剑经商”
·谈谈美国的霸权与“持剑经商”
·美国对华外交是基于“中国的稳定压倒一切”
·以夷制夷:用美国人的价值观来制约美国!
·我们用什么来制约崛起的中国?
·谁能回答钱学森最后的提问?
·老杨日记:看11月3日的新闻联播谈普世价值
·老杨日记:伍佰元面值欧元的秘密……
·李光耀为啥要拉美国制衡中国?
·老杨日记:向驻扎在伊拉克的美军致敬!
·网志年会发言:为“消灭”真理而奋斗!
·从亚洲崛起看文化与制度之关系
·互联网上的对话是可能的吗?
·北大校长比火车站的陌生人更值得信任吗?
·我的大江大海1989:海南在等什么?
·在北京享受着言论自由的台湾人
·我为何写博客?——奥巴马回答了这个问题!
·有一种致富是犯罪,有一种富裕是耻辱!
·一澳洲留学生说:我爸每天才赚75万……
·美国访民想见总统,只要打出这样一条标语……
·民主到来之前,我们该怎么生活?
·从深圳限制访民和官员的自由谈起
·什么是检验民主大辩论的标准?
·有感于CNN被选为推销“中国制造”品牌的电视台……
·马英九违反宪法,我要到台湾去维权……
·从台湾和澳洲选举看两地的民主差异
·我们如何面对即将到来的2012?
·杨恒均向你推荐《世界人权宣言》
·她们爱上了祖国母亲的丈夫……
·十年文革与十年互联网:我们向何处去?
·看《蜗居》有感, 我们都是绝对权力的二奶
·国家主席、宪法与普世价值
·中国农民工什么时候可以追上世界最快的火车?
·“民主是个好东西”为何需要耐心论证?
杨恒均2011年文集
·钱云会、国安部暗杀与新加坡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从海南看中国:异地做官就能防止腐败?
·老杨头看春节联欢晚会有感(由微博随感随发)
·在神马都是浮云的时代,既要给力也要淡定
·别了,穆巴拉克!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中国互联网:从“广场”到“战场”,再到“网络问政”
·在香港大学国事学会的发言(引子)
·伊拉克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坐着思考躺着的毛泽东与站着的孔子
·十日谈之:与微博网友谈谈香港
·辛亥没有失败,宪政还在路上
·三八节:写给女孩男孩、女人男人的信
·中国为何没有重蹈苏联与埃及的覆辙?
·微博集锦:给“农民工”换一个名字,他们就幸福了?
·开启“民智”不如开启“官智”
·仇恨、恐惧,爱,在路上……
·奥巴马为啥不回答卡扎菲的质问?
·走遍中国之:你的孩子在哪个国家啊?
·人类的发展与进步有赖“思想偏激”的人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强大的政府都允许“一小撮”的批评
·比十年内变成亿万富翁更难实现的梦想是什么?
·德国为什么没有唐人街?
·从华盛顿到孙中山:“国父”不好当啊
·我是谁——与奥巴马一起追寻答案
·滥杀无辜的拉登怎么成了英雄?
·在母亲与正义之间,你如何选择?
·儒家思想、自由主义与普世价值
·怎么看美国与台湾的大选
·底 线
·每人都有一个梦想
·中国“富国强兵”的百年梦想已经实现了
·如何实现公正、公平,让人活得有尊严?
·青年人如何坚守梦想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
·看《建党伟业》的一点感想
·李登辉毁了国民党吗?
·七一寄语:对中共下一个30年的期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官员为民定底线,谁给政府划红线?

   今天一大早在电视台做节目,主题是奥巴马是否会打叙利亚。奥巴马是以“反战”为口号赢得2008年总统大选的,他这五年的重要政绩就是有序地从伊拉克和阿富汗撤军。如果这一次不是叙利亚跨越使用化学武器的“红线”,引起国际社会哗然,奥巴马也肯定不会主动要打击叙利亚。
   
   
   
   早在1925年,当时主要的国家就达成共识,不在战争中使用化武。第二次世界大战那么惨烈,竟没有一个国家在战争中使用化武攻击对方。1993年,世界除了极少数几个国家没有签署之外,几乎所有的国家都加入了禁止生产、扩散与使用化武的公约。20年来,化武在地球上销声匿迹。


   
   
   
   就在这时,叙利亚却出现了死于化武的1400多具尸体,其中包括几百名儿童,其震撼程度,几乎不亚于叙利亚两年里死于内战的10万人这个巨大的数字。奥巴马很清楚,放任叙利亚越过“红线”,对自己的人民使用化武,二战后尤其是冷战后由美国竭力打造与维护的国际体系就会被破坏,伊朗与其它国家拥有核武也就顺理成章,美国也将失去道德制高点,国际社会可能会迎来一个混乱无序的时代,现代文明都可能因此受损,毕竟,近百年的进步,最主要一点就体现在,国际社会为世界各国及其政府设置了一条又一条不得跨越的“红线”。
   
   
   
   做完节目后在飞往台北的飞机上,我一直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如果中国成为像美国那样的世界“老大”,将如何处置叙利亚?到那时 你总不可能还像老二与小三一样,以撒娇的口气对什么事都说“不”,或者一味坚持要通过联合国“政治谈判”吧?过去一个世纪,有几个流氓政府是通过“政治谈判”解决掉的?联合国又出面用和平的方式解决了几个问题?
   
   
   
   当然,等中国成为“老大”时,希望世界上敢跨越“红线”的政权都被“颠覆”或者不多了,在台北下飞机候,我做出了这样的结论。
   
   
   
   在台北机场,正好碰上从马来西亚小岛返回台湾的“立法院长”王金平。三天前,马英九“总统”举行记者会,指责王金平“关说”司法案子,跨过了立法院长必须应谨守的政治与法律“红线”,破坏台湾民主。马英九声称要开除王金平国民党党籍,其口气之重、用词之严,让人联想到两人的恩怨与政治斗争。但马英九抓住了王金平跨过民主与法治社会的“红线”这一点,正如麦凯恩等美国的主战派抓住了巴沙尔跨过国际社会严禁使用化武的“红线”一样。
   
   
   
   我挤在人山人海的台湾媒体人与王金平的支持者中,全程观察了王金平返台后的第一个记者会。王金平否认自己介入司法,坚持没有“关说”,并引用宪法与法律条文来为自己辩护。看到他的支持者高喊“加油”,一些台南赶来的乡情甚至热泪盈眶;看到这位七十多岁的台湾政坛不倒翁走进支持者中,一一握手,甚至还碰上了我这位混在台湾民众中的“外国人”的手;听着熟悉的中文,感受着不那么熟悉的政治,我思考着政治、权力与“红线”。
   
   
   
   有了“红线”,即便巴沙尔这样的执政者也不敢对民众使用化学武器,在国际上胡作非为;有了“红线”,政治人物不再可以随心所欲,行政高官不能干涉司法,生杀予夺的权力被关进了制度的笼子里;有了“红线”,政治人物之间的角力也不再是你死我活,而是依照宪法和法律进行的文明的博弈。我感受到“红线”的威力,也感染到“红线”的魅力。这才是政治啊。
   
   
   
   感叹之余,我也没忘记同大陆读者分享我身临其境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我一边拍照一边发微博,比台湾上百个记者还忙呢。不过,值得啊,等到王金平离开,台北机场回复平静后,我坐下来读微博留言,什么样的观点都有啊,互联网给中国大陆提供了一定的言论空间,大家可以借助平台表达自己的意见,这是中国取得的进步啊。不过,看来看去,就发现很多读者都在提醒我注意,我的微博贴子转到500条后,我可能会被抓起来。这是新的规定,新的“底线”哦。
   
   
   
   我急忙去找新闻看,哦,原来继相关部门给网民设立了诸多条“底线”后,最高法院今日又推出了诽谤信息转发500次可判刑这个最新法律与法规“底线”。说真话,作为网上也算有点影响力的网民,我一向反对网络谣言,支持政府依法打击、清除不法信息与谣言,尤其是诽谤。
   
   
   
   但这段时间,政府和司法等相关部门接二连三给网民定下各种“底线”,且越提越高,让我有些茫然。中国有权制定法律的只有人大立法机关,而目前不停出笼的“底线”几乎都具有国家法律的效率,谁制定谁批准的?制定、推出与执行“底线”过程中,掌权者有没有越过“红线”呢?
   
   
   
   我弱弱地追问一句:这些“底线” 几乎都是官员制定用来规管群众的,,那么,限制官员权力的“红线”在哪里?一些官员有意曲解来自高层的指示与新任领导人的讲话精神,乘机把自己的利益甚至喜好强加成大众必须遵守的“底线”。以一条一条“底线”套住民众,防止大众对官员逾越“红线”的监督与批评。
   
   
   
   从叙利亚与台湾的两条“红线”,到最近大陆无数条“底线”,我一天的兴奋烟消云散,禁不住黯然神伤,在机场连夜写下这篇短文,期盼大陆民众尤其是网民能够自觉守住法律、道德和良心的“底线”,更希望中国大陆的官员不要跨过宪法、法律与国际社会公认的一条条“红线”。
   
   
   
   官员监管民众不要超越“底线”,也要接受民众监督,不能越过“红线”。只有政府与官员们不跨过“红线”,民众才会守住底线。只要执政者时刻记住“红线”并远离“红线”,大众也自然会高高托起“底线”。
   
   
   
   杨恒均 2013.9.10 教师节 “路边谈话”于台北机场A8候机室
(2014/04/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