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打击“网络谣言”不应损“网络反腐”]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三八节:写给女孩男孩、女人男人的信
·中国为何没有重蹈苏联与埃及的覆辙?
·微博集锦:给“农民工”换一个名字,他们就幸福了?
·开启“民智”不如开启“官智”
·仇恨、恐惧,爱,在路上……
·奥巴马为啥不回答卡扎菲的质问?
·走遍中国之:你的孩子在哪个国家啊?
·人类的发展与进步有赖“思想偏激”的人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强大的政府都允许“一小撮”的批评
·比十年内变成亿万富翁更难实现的梦想是什么?
·德国为什么没有唐人街?
·从华盛顿到孙中山:“国父”不好当啊
·我是谁——与奥巴马一起追寻答案
·滥杀无辜的拉登怎么成了英雄?
·在母亲与正义之间,你如何选择?
·儒家思想、自由主义与普世价值
·怎么看美国与台湾的大选
·底 线
·每人都有一个梦想
·中国“富国强兵”的百年梦想已经实现了
·如何实现公正、公平,让人活得有尊严?
·青年人如何坚守梦想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
·看《建党伟业》的一点感想
·李登辉毁了国民党吗?
·七一寄语:对中共下一个30年的期许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我在白宫门前散步,给奥巴马提意见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香港对话:高铁、网民与中国模式
·没有反对者,就没有民主
·现代民主只适合高素质的人类
·民主不一定是个好东西
·穿越时空:我见到的未来中国
·微博互动:英国骚乱与叙利亚骚乱的区别在哪里?
·一藏族青年说:汉人对信仰比藏人更执着
·永别了,卡扎菲!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卡扎菲的美女杀手带给我的思考
·美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
·911十周年:站在十字路口的中美两国
·911断想: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911是谁干的?美国到底登上月球没有?
·购买美国国债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反恐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如何阻止变态狂把你关进黑屋子?
·洛阳警方对“性奴”案的处理让我不安
·从“天宫一号”的高度解读“中国模式”
·“占领华尔街”冲击美国民主制度?
·为什么是孙中山?
·走,让我们到沃尔玛购物去!
·中国缺乏的是核心价值观
·专制都是突然倒掉,民主不会一日建成
·“中国模式”下的文化与道德困境
·让人欢喜让人忧的“中国模式”
·经济、文化与价值观是中美较量的战场
·我对时局的看法: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从“经济特区”到“文化特区”
·带你周围看选举:香港要假戏真做?
·重庆对话:一座适合实行民主的城市
·2012愿景与我对未来的打算
·老兵宋楚瑜:走不出威权的阴影
·革命,还是改良?这不是一个问题!
·路边谈话:相约2012
杨恒均2012年文集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杨恒均:美国“春运”为何无人抱怨?
·民主后的台湾为何与美国愈走愈远?
·比“春运”更令人绝望的事
·台湾大选主题:你们比四年前过得更好吗?
·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
·到底是谁冲破了道德底线?
·解读温总:确立目标,凝聚共识,循序渐进
·革命是零和,改革才双赢
·杨恒均:香港选举那点事儿
·生日感怀:后悔做过,以及后悔没有做的那些事儿
·路边谈话:重建价值观,追寻中国梦
·农民工来信问民主,民主小贩不知如何答
·中美关系四十年,错位的人权对话
·大阪的街道为啥那么干净?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读者来信:求你写几篇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文章
·日本的眼神:从浅草寺到靖国神社
·《环球时报》对腐败的论述冲破了底线
·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
·杨恒均:海外留学生如何保护自己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杨恒均: 舌尖上的中华“软实力”
·人生十论之:养儿防老,还是养国家防老?
·为了民主,我不后悔
·从“一国两制”到“再造几个香港”
·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拳头说服对手
·恒均:青年人的两年阅读计划
·时评:昂贵的否决票与自由的代价
·杨恒均:中国向何处去?
·杨恒均:伦敦奥运开幕式,展示文化软实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打击“网络谣言”不应损“网络反腐”

   最近,政府做的两件事颇值得关注。一件是打击网络谣言,强力对付微博传谣、造谣;第二件是加大反腐力度,高调介入网络反腐。中纪委监察部开通网站,接受网民反腐意见与举报,王岐山亲临现场调研。这两件在很多网友眼中互相矛盾的措施,其实是相互关联的。
   
   
   
   自从有了互联网,网络很快就变成了中国反腐的主战场。虽然没有确切的统计数据,但从新闻可知,过去五年落马的贪官,可能高达80%以上是由网络曝光引发的。网络反腐的主力虽然是普通网友尤其是遭受贪官欺负的一些底层民众,但在传播过程中,网络意见领袖与微博大V 、公知等起了不可取代的作用。


   
   
   
   这次全国范围内展开的打击网络造谣、传谣,如果严格依法办事,其实是与网民利用网络反腐并不冲突的。那些对依法管理网络、打击造谣者不太能理解的网友必须明白,一个老鼠坏一锅汤,一些急于出名、要赚快钱的人和少数不法分子,利用中国民众中普遍弥漫的仇官仇富的民粹情绪来散布谣言、打击政敌与竞争对手,谋财图利,造成了不良的社会影响,受损的是整个网络的诚信,受害的是大量被蒙骗的网友。只有依法管理网络,打击造谣传谣,营造一个真实、和谐的网络环境,网络才能更好地造福社会,有利商业,也便于公民利用网络反腐,并享有自己的言论自由。
   
   
   
   然而,现在的问题是,由于一些地方执法官员扩大了打击对象,甚至出现了有些官员憋足了劲头,试图利用中央下决心打击造谣、传谣的指示精神,来对付网络反腐与网民的基本自由言论权的势头,这就让人不解、担忧甚至愤怒了。
   
   
   
   不得不承认,现实中耀武扬威的官员们这些年确实在网络上受够了“罪”。网络反腐从网民爆料到全民盯住官员手腕上的手表、西装的牌子、车里的小秘和散布各地的房产,以及分析官员们嘴里吐出的每一句话,弄得官员们紧张兮兮,吃饭约会都得偷偷摸摸,像贼一样,最后连话都不敢说了。难怪一些官员情不自禁地怀念起“没有网络的旧日好时光”。但鉴于中国几代领导人都一直比较支持网络反腐与网络上相对宽松的言论自由,那些贪腐的官员是敢怒而不敢言。这次能逮到一个机会,乘机报复网民,让他们再也不敢放肆,自然不会放过。
   
   
   
   实事求是地说,网络反腐的“受害人”并不只是遭到举报和“骚扰”的官员们(有罪或者无罪),更多的是那些举报官员的网民——在没有完善的制度保护下,每一个在网上站出来反腐的个体,都是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冒着被打击报复、半夜敲门与跨省追捕的危险挺身而出。我经常收到一些希望通过我来爆料的网友的泣血诉求,他们对通过网络反腐心有余悸却以身犯险。我不知道有人统计过没有,但我相信,因为举报贪污腐败的官员而遭到打击报复甚至被拘留、逮捕的,应该远远超过被网络举报而落马的官员。
   
   
   
   这样的网络反腐,真是不要也罢!网络反腐确实是中国独特的现象。世界各国尤其是西方国家的网络比中国发达,普及率也更高,但我几乎没看到有国外民众有靠网络反腐的。原因很简单,人家的反腐机制比较健全,爆料途径多样,举报不法官员不但有法院、政府投诉机构,还有各大平面媒体与电视台,当然也包括通过网络向相关部门举报不法官员,加上政府部门权力制衡与强力的反腐措施,公务员又都实行了阳光法案。自然不会用网络上的公共平台“爆料”。
   
   
   
   强大的公权力的腐败,本来就不应该是由势单力薄的个体去挑战的。在任何国家与制度下,个体几乎都没有这个能力。反腐倡廉,应该是制度的功能与政府领导人的责任。就拿网络反腐来说,如果政府能够设立多个举报中心,并切实负责任地处理网民提供的线索与意见,不隐瞒事实,不打击报复,不但掌握了网络反腐的主动权,甚至也掌握了网络上的话语权。有了这样的政府与法律平台,网民还用得着利用网络公共平台去“散布谣言”?用得着利用网络大V的影响力故作惊人之语,引起重视?
   
   
   
   对于网民来说,有一个简单的法律常识:公民向相关部门举报官员,即便材料有误,甚至是“谣言”,由于不造成社会影响,也几乎不构成任何犯罪,可如果他们通过公众平台“爆料”,哪怕材料稍有差异,都有可能犯下“诬陷”罪。所以,在法治社会,对官员个人的举报、揭露和爆料,通过公众平台的例子并不多。法治社会前提是有一个公正的政府或者法律部门能够接纳民众的举报。有了合法、公正、有效的途径,还去网络上高调反腐,那就有些哗众取宠甚至别有用心了。
   
   
   
   现在的问题是,现实中的反腐途径屡次受阻,绝大部分一开始被官方否认的“网络谣言”后来几乎都被证实是真实的,甚至有时连一些谣言也最终导致了真贪官的落马。如果我们相关部门从一开始就认真处理群众举报、网络流言与各种“谣言”,而不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很多腐败事件都会很快被处理,也不会出现多严重的社会影响,更不会损害执政党与政府的形象。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网络谣言与网络反腐,一定不能混为一谈。而且要分清传播谣言与言论自由的边界。要尽快完善网络立法,网络不是法外之地,但也不能把法治社会已经抛弃的“严打”搬进网络,更不能把现实中早就允许说的话,在网络“严打”之时上纲上线,界定为谣言,制造网络恐怖。网络立法的目的有两个:一是依法打击网络造谣者与违法者,二是依法保护网民的合法权益,也就是保护网民利用网络反腐与发表政见的宪法权利。这两者同样重要,不可偏废。
   
   
   
   对中国新一届领导人来说,反腐与维稳同样重要。为此,必须两手抓:一手是打击有损社会和谐与稳定的网络造谣者,一手必须强力介入网络反腐,不是压制网络反腐而是更加发挥网民反腐的威力,掌握网络反腐的主动权与话语权。维稳与反腐不是互相对立的,而是相辅相成的。为了维稳而维稳,剥夺民众监督政府与举报贪官的权力,腐败一定会变本加厉,从而引发更大的不稳甚至社会动荡。只有强力反腐,社会才会更趋稳定与和谐。
   
   
   
   网民们欣慰地看到,十八大后,反腐落马的官员越来越多,级别越来越高,目前已有9名高官被查,日前落马的中石油前董事长蒋洁敏为正部级中央委员,估计反腐的目标还不会就止于这个级别的大老虎。我们还看到,中央在打击网络谣言的同时,也正式开通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王岐山亲自调研。我希望这个网站的开通,标志着网络反腐出现了一个新的平台,预示着网络反腐将出现一个新的高潮。
   
   
   
   我在这里善意提醒一些官员,千万别错误估计形势,曲解中央精神,利用打击谣言来对付网络反腐,甚至制造网络恐怖,如果那样的话,估计下一个该感到恐惧的,就是你了!
   
   
   
   杨恒均 2013.9.2
   
   
(2014/04/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