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井冈山VS庐山:革命打败人文?]
杨恒均之[百日谈]
·谈谈美国的霸权与“持剑经商”
·美国对华外交是基于“中国的稳定压倒一切”
·以夷制夷:用美国人的价值观来制约美国!
·我们用什么来制约崛起的中国?
·谁能回答钱学森最后的提问?
·老杨日记:看11月3日的新闻联播谈普世价值
·老杨日记:伍佰元面值欧元的秘密……
·李光耀为啥要拉美国制衡中国?
·老杨日记:向驻扎在伊拉克的美军致敬!
·网志年会发言:为“消灭”真理而奋斗!
·从亚洲崛起看文化与制度之关系
·互联网上的对话是可能的吗?
·北大校长比火车站的陌生人更值得信任吗?
·我的大江大海1989:海南在等什么?
·在北京享受着言论自由的台湾人
·我为何写博客?——奥巴马回答了这个问题!
·有一种致富是犯罪,有一种富裕是耻辱!
·一澳洲留学生说:我爸每天才赚75万……
·美国访民想见总统,只要打出这样一条标语……
·民主到来之前,我们该怎么生活?
·从深圳限制访民和官员的自由谈起
·什么是检验民主大辩论的标准?
·有感于CNN被选为推销“中国制造”品牌的电视台……
·马英九违反宪法,我要到台湾去维权……
·从台湾和澳洲选举看两地的民主差异
·我们如何面对即将到来的2012?
·杨恒均向你推荐《世界人权宣言》
·她们爱上了祖国母亲的丈夫……
·十年文革与十年互联网:我们向何处去?
·看《蜗居》有感, 我们都是绝对权力的二奶
·国家主席、宪法与普世价值
·中国农民工什么时候可以追上世界最快的火车?
·“民主是个好东西”为何需要耐心论证?
杨恒均2011年文集
·钱云会、国安部暗杀与新加坡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从海南看中国:异地做官就能防止腐败?
·老杨头看春节联欢晚会有感(由微博随感随发)
·在神马都是浮云的时代,既要给力也要淡定
·别了,穆巴拉克!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中国互联网:从“广场”到“战场”,再到“网络问政”
·在香港大学国事学会的发言(引子)
·伊拉克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坐着思考躺着的毛泽东与站着的孔子
·十日谈之:与微博网友谈谈香港
·辛亥没有失败,宪政还在路上
·三八节:写给女孩男孩、女人男人的信
·中国为何没有重蹈苏联与埃及的覆辙?
·微博集锦:给“农民工”换一个名字,他们就幸福了?
·开启“民智”不如开启“官智”
·仇恨、恐惧,爱,在路上……
·奥巴马为啥不回答卡扎菲的质问?
·走遍中国之:你的孩子在哪个国家啊?
·人类的发展与进步有赖“思想偏激”的人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强大的政府都允许“一小撮”的批评
·比十年内变成亿万富翁更难实现的梦想是什么?
·德国为什么没有唐人街?
·从华盛顿到孙中山:“国父”不好当啊
·我是谁——与奥巴马一起追寻答案
·滥杀无辜的拉登怎么成了英雄?
·在母亲与正义之间,你如何选择?
·儒家思想、自由主义与普世价值
·怎么看美国与台湾的大选
·底 线
·每人都有一个梦想
·中国“富国强兵”的百年梦想已经实现了
·如何实现公正、公平,让人活得有尊严?
·青年人如何坚守梦想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
·看《建党伟业》的一点感想
·李登辉毁了国民党吗?
·七一寄语:对中共下一个30年的期许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我在白宫门前散步,给奥巴马提意见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香港对话:高铁、网民与中国模式
·没有反对者,就没有民主
·现代民主只适合高素质的人类
·民主不一定是个好东西
·穿越时空:我见到的未来中国
·微博互动:英国骚乱与叙利亚骚乱的区别在哪里?
·一藏族青年说:汉人对信仰比藏人更执着
·永别了,卡扎菲!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卡扎菲的美女杀手带给我的思考
·美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
·911十周年:站在十字路口的中美两国
·911断想: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911是谁干的?美国到底登上月球没有?
·购买美国国债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反恐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如何阻止变态狂把你关进黑屋子?
·洛阳警方对“性奴”案的处理让我不安
·从“天宫一号”的高度解读“中国模式”
·“占领华尔街”冲击美国民主制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井冈山VS庐山:革命打败人文?

   虽然是第二次上井冈山,但随着路边开始出现红色标语牌,我也情不自禁地开始躁动起来。同我一起上山的,还有国外回来大陆访问的华人媒体朋友,部分人士左得相当厉害。我问其中一位,马上要踏上毛主席战斗过的土地,激动不?他说没什么。而我这位在他们眼中的“大右”,内心的激动却已无法掩饰。
   
   
   
   接下来的两天,我的本性就逐渐“暴露无遗”了:在黄洋界上,我耳边仿佛响起了隆隆炮声,激动得起了鸡皮疙瘩;在革命烈士陵园,我被早逝的年轻生命感动得眼睛湿润了;在毛泽东旧居和他读书的石凳旁,我思考当年处于困境中的伟人到底在思考什么;晚上观看井冈山大型革命历史剧时,我好几次被那些宏大的革命场景刺激得要跳起来,冲上舞台闹革命……


   
   
   
   也许真像有些网友所说,在内心深处,我就是一名“大五毛”?甚至是余则成?由于从小所受的教育与成长的环境,我和我这个年龄段的大多数人一样,还依然活在革命的激情之中。看到舞台上形象展示的被压迫工农遭受当权者欺凌,手无寸铁的民众被国民党利益集团强迫赶出家园,房子被烧掉、拆迁,执政党承诺了民主却坚持剥夺民众参政权与言论自由权,我就会热血沸腾,有了揭竿而起闹革命的冲动。
   
   
   
   成群结队涌上井冈山的游客中,大多是我这个年龄段或更年长的人。当我采访他们时,我发现高达90%的人同我一样对当年的革命情有独钟。但当我连续寻问了六七位八零后、九零后,他们给我的答案却让我目瞪口呆:没什么感觉,看多了,有些反感,不过这里的风景不错。一位左派朋友听到了八零后的回答,他义愤填膺地说,这是中国的悲哀!
   
   
   
   他的意思是年轻人忘记了革命,不再崇拜领袖,是忘本,是中华民族的的悲哀。可我却突然意识到,这也许才是我们的国家与民族的希望——难道革命烙在我们这几代人身上的印记还不够重?难道还要让年轻人继续活在革命的激情、仇恨与恐惧之中而不能自拔?
   
   
   
   红色旅游兴起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2002年中央决定在井冈山和延安等三个革命圣地设立干部培训学院后,党政干部带动的红色旅游迎来了高峰期,随后越来越多的民众也自发前往红色圣地。中央希望干部前往革命圣地是希望干部们能够继承井冈山精神,发扬艰苦朴素的作风,不搞贪污腐败。而老百姓上井冈山去则是对这些年脱离群众的官僚以及贪污腐败现象不满,借上山抒发对当年革命家们的怀念。难怪,这些年上井冈山的人越来越多。但当井冈山的朋友告知,来这里旅游的已经远远超过了上庐山的游客时,我还是大吃一惊。好在下一站,我就登上了庐山。
   
   
   
   庐山的朋友听到我复述井冈山朋友的话,很不屑地说,井冈山那边编造数字,夸大其辞,实为商业炒作。他说按游客数量来计算,庐山远远超过井冈山。但他也承认,“有人”蓄意编造什么“阳山”、“阴山”之说,说上了“阴山”庐山的干部不是下台就是出事,上“阳山”井冈山的则可以保平安甚至高升,这则谎言严重影响了各级党政干部到庐山旅游。而党政干部,尤其是公费旅游与各种会议,始终是最“高端”也最能花钱的旅游消费。还有地方政府规定,到井冈山开会属于培训或学习,而到庐山开会则属于游山玩水。
   
   
   
   “阳山”“阴山”之说当然是胡扯,我只要一招就可以破除它:查一下资料就清楚了,所有出事的贪官污吏,哪一个没有上过井冈山?恰恰是因为相信了“阴山”“阳山”的谣言,相当部分出事的贪官(因为做贼心虚以及不信马列信迷信)并没有上过庐山。当然,即便排除这个因素,井冈山的游客一度接近甚至超过庐山,还是让人不解。这不可能只是一个谣言惹的祸,也只有革命,才有这么大的“威力”啊?
   
   
   
   要知道,庐山可是集中国多元文化与人文之大成的名山,每一个景点都是历史,都是文化,充满了人文精神。从司马迁、谢灵运、朱熹、白居易、李白、陶渊明,到赛珍珠、胡适、陈寅恪,再到蒋介石、毛泽东等等古今中外政治人物,如果量化计算一下,这里可能是中国人文气息最浓的名山,风景也相当优美。蒋介石77次上庐山,毛泽东在庐山留下的遗迹也绝对不比井冈山少,可井冈山过去十年的名气却有超越庐山的势头,根本原因就在于红色与革命。毛泽东在庐山玩的是“劲松”与“仙人洞”,多少和人文沾边,而在井冈山上弄的则是“黄洋界上炮声隆”。是革命,让堪称中国人文第一山,浓缩了中国千年文化的庐山,败在了不到百年革命历史的井冈山之下。
   
   
   
   我并不反对到井冈山去旅游,那里的绿色景观非常惬意(四月映山红开遍时会更美),我也希望当今执政者能够真正继承与发扬井冈山精神,但我更希望能让革命变成历史,消除人心中的革命暴戾之气,让人文精神充满我们的国家与社会,还有我们的内心世界。
   
   
   
   西方文明国家不是没有发生过革命,不是没有战争,他们那里的革命与战争甚至比中国的更激烈、更惨烈,但进入现代文明社会,对革命与暴力的宣扬一定要适可而止,当今中国的文学艺术作品、电视电影还停留在对战争与暴力的渲染阶段,从好的方面说,可以增加民众对政权的认同度,但从另一个角度看,沐浴在革命中的民众分分钟爆发新的革命,追求上一场革命没有达到的目标。革命者有可能成为被革命者。
   
   
   
   从这方面说,庐山所代表的人文精神与多元文化,应该深入人心,成为我们旅游的主流。革改革开放前的20多年里,红色革命成了中国唯一的颜色,打打杀杀、你死我活,给人民、国家都造成了深重灾难。改革开放后不久,第一部爱情片“庐山恋”推出,触动、温暖、激励了整整一代人,只知道红色的青年男女们第一次从屏幕上看到相爱的男女之间除了举着红宝书背诵毛主席语录之外,还可以互相拥抱,甚至亲吻、一起戏水……中国人被革命打断的爱情,开始复苏……
   
   
   
   我承认,要想从我或者比我年长的这几代人脑子里彻底清除革命的种子,恐怕有些困难。无论是那些声称自己是革命的人,还是那些反对革命的人,他们几乎都是在用被灌输进大脑中的“革命的”的方式在演绎新的革命。我想,我们只能靠自己的知识与理智,尽量不把革命传染、灌输给八零后、九零后以及子孙后代。等到我们这几代都离开了,带走了革命,这个社会也许会更好一些。
   
   
   
   杨恒均 2013年9月1日 庐山
   
   
(2014/04/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