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井冈山精神”能否遏制腐败?]
杨恒均之[百日谈]
·我们需要家长,但不需要大家长!
·美苏间谍战给我们的启示
·在欧洲感受普适价值观
·改变游戏规则,许宗衡也许还能当深圳市长
·绿坝为花季护航,谁为公民的隐私护航?
·中国再也不需要时评了! 
·在德国波恩碰上一起“群体事件”
·29岁当市长没错,质疑29岁当市长也没错
·冲不破黑白边界的麦克尔越过了生死界
·对互联网上的谣言、暴力和混乱的一点看法
·躺在儿童医院的孩子们是如何受伤的?
·暴君给我们留下了如此丰富的精神遗产?
·人民军队要为旅游社的信用保驾护航?
·行走在消失的土地上
·七月七日,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世界上还有很多墙需要推倒……
·从欧洲的两个案子看他们如何清算前朝官员
·本次列车终点站:奥斯威辛
·谁在隐瞒50多位学生死亡的真相?
·大陆富人应该“包养”大学楼而不是大学生
·失言的奥巴马与被忽视的北朝鲜民众
·苏联东欧转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一个博客写作者的理想是什么?
·改革开放三十年:从致富光荣到仇富有理
·从克林顿访朝看老干部发挥余热
·美国是靠什么度过难关的?
·赖昌星,祖国妈妈喊你回家吃饭
·海外华人比我们更爱国吗?
·留学澳洲的富家子是不是坏孩子?
·以和谐的心推动中国进步
·马英九、陈水扁是如何应对灾难和错误的?
·如何让热比娅、达赖在国际上寸步难行?
·一夜变天的日本能否维持稳定?
·我为啥活得像一名罪犯?
·民主价值观与民主制度之关系
·奥巴马总统竟然无权对中小学生演讲?
·吴敦义尝到了“民主发展太快”的甜头
·我为啥不批评毛泽东的崇拜者?
·60周年之:少拆一点,多建一些
·60周年之: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建国”
·60周年之:谁是共和国的敌人?
·60周年之:我们有幸见证无与伦比的时代
·60周年之:那满满一火车的鸡蛋到哪里去了?
·60周年之:党内民主呼唤有良知的党员站出来
·我的恶搞人生:打飞机、霹雳舞与间谍小说
·60周年之:我们应该怎样与国际接轨?
·为了健康活到60岁,我要绝食——减肥!
·不一样的舞台,掌声依旧响起来……
·网络危机四伏,间谍就在你身边!
·我们离法西斯、民主和诺贝尔有多远?
·有所敬畏,才能无畏
·赛车手韩寒泄露了国家机密?
·洗脚的妹妹说,美国人都要气死了……
·世界各国打黑靠的是什么?
·中国人的进步:我不再从外媒了解中国
·外交杨皮书之一:索马里海盗“持剑经商”
·谈谈美国的霸权与“持剑经商”
·美国对华外交是基于“中国的稳定压倒一切”
·以夷制夷:用美国人的价值观来制约美国!
·我们用什么来制约崛起的中国?
·谁能回答钱学森最后的提问?
·老杨日记:看11月3日的新闻联播谈普世价值
·老杨日记:伍佰元面值欧元的秘密……
·李光耀为啥要拉美国制衡中国?
·老杨日记:向驻扎在伊拉克的美军致敬!
·网志年会发言:为“消灭”真理而奋斗!
·从亚洲崛起看文化与制度之关系
·互联网上的对话是可能的吗?
·北大校长比火车站的陌生人更值得信任吗?
·我的大江大海1989:海南在等什么?
·在北京享受着言论自由的台湾人
·我为何写博客?——奥巴马回答了这个问题!
·有一种致富是犯罪,有一种富裕是耻辱!
·一澳洲留学生说:我爸每天才赚75万……
·美国访民想见总统,只要打出这样一条标语……
·民主到来之前,我们该怎么生活?
·从深圳限制访民和官员的自由谈起
·什么是检验民主大辩论的标准?
·有感于CNN被选为推销“中国制造”品牌的电视台……
·马英九违反宪法,我要到台湾去维权……
·从台湾和澳洲选举看两地的民主差异
·我们如何面对即将到来的2012?
·杨恒均向你推荐《世界人权宣言》
·她们爱上了祖国母亲的丈夫……
·十年文革与十年互联网:我们向何处去?
·看《蜗居》有感, 我们都是绝对权力的二奶
·国家主席、宪法与普世价值
·中国农民工什么时候可以追上世界最快的火车?
·“民主是个好东西”为何需要耐心论证?
杨恒均2011年文集
·钱云会、国安部暗杀与新加坡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从海南看中国:异地做官就能防止腐败?
·老杨头看春节联欢晚会有感(由微博随感随发)
·在神马都是浮云的时代,既要给力也要淡定
·别了,穆巴拉克!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中国互联网:从“广场”到“战场”,再到“网络问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井冈山精神”能否遏制腐败?

   江西可是个了不起的地方,中共与共和国的几次大起大落,几乎都发生在这里。1922年安源路矿大罢工,标志中国工人阶级走上政治舞台。1927年南昌起义打响了推翻腐败国民党政权的第一枪。井冈山更是工农红军的发源地,革命摇篮。还有瑞金,曾经是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所在地,可以这样说,没有江西,就没有1949年的共和国,在有名有姓的共和国烈士中,六分之一是江西人。我不知道有没有人“量化”过到底哪个省份最“红”——对中共革命的贡献最大,我想应该是江西吧。
   
   
   
   不过有起就有落,中国的“落”要等到共和国建立十年后的1959年,那年发生了什么?庐山会议。虽然之前的三年大饥荒,活活饿死了几千万人,但执政理念与思想上的最大变化可能还应该以以庐山会议为标志吧。这之后,中国经历了近20年的折腾与磨难,国民经济几近崩溃,人们的思想近乎白痴,国家变得一穷二白。


   
   
   
   20年后的拨乱反正与改革开放又是渊源于江西。形象点说,中国的再“起”是从“小平小道”起步的。邓小平被流放到南昌,没有停止他对国家前途的思考。在那条狭窄、坎坷的小道上散步三年、思考三年,当他复出时,“小平小道”上的想法变成中国改革开放的指导思想。
   
   
   
   从1978年改革开放到2000年,一晃又是22年,中国经济有了长足的发展,人民生活水平大福提高,然而,贫富差距逐渐拉大,贪污腐败也愈演愈烈。最终迫使中共打响了清除贪污腐败的第二枪。
   
   
   
   这第二枪不是打向腐败的国民党政权,而是针对执政的共产党内部的腐败分子。就在2000年的南昌,胡长清副省长成为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第一个被判处死刑的副省级高官。他贪污受贿数额巨大,不杀不足以平民愤。杀他彰显了中共反腐决心。胡长清当时贪污受贿总金额是544万人民币。
   
   
   
   1927年的八一南昌起义打响了第一枪,22年后的1949年,中共赶走了腐败的国民党,夺取政权;2000年打响的反腐倡廉第二枪至今也有13年了,什么时候才能从腐败分子手里收复失地?从民众那里收复民心?在济南公审薄先生的8月22日来到南昌,我不能不联想到中共从腐败的国民党政权手里夺取政权的光荣历史,想起了13年前因受贿544万而被枪毙的胡长清。拿他当年的那个数字同今天随便一位贪官贪污的金钱相比,任何人都不难做出判断:这场反击腐败的战斗还远未结束,艰难程度可能超过长征,鹿死谁手还说不定。
   
   
   
   腐败并不是中国独有的,但改革开放以来,腐败情况愈演愈烈,如果任其发展,可能不仅仅是“亡党亡国”,还会把中华民族拖进没有道德底线的深渊,成为地球上的劣等民族。纵观当今世界,行之有效的反腐方法无外乎这么几种:以“民主”遏制腐败,就是美欧、日、韩等国家以民主选举与权力制衡为主的方法;以“法治”对付腐败,新加坡与中国的香港都是在没有民主,或在一党领导下实行司法相对独立的“法治”、廉政公署制度。第三种则是以极端的极权、专制对付腐败,包括北朝鲜与古巴等,当权者不但割掉资本主义的任何一根小苗苗,还把整个国家弄得普遍贫穷,几乎让官员们到了无东西可贪的地步。那么,中国是用什么办法反腐倡廉的?这是我离开南昌前往井冈山时一路上思考的问题。
   
   
   
   虽然这已是第二次前往井冈山,但重上井冈山依然让我有些激动,我对为了国家与民族而献身的革命烈士充满敬意。我承认,我和我这代人一样,依然活在革命的激情之中。我在车上就开始反复听手机里的那首“映山红”:夜半三更哟盼天明,寒冬腊月哟盼春风,若要盼得哟红军来,岭上开遍哟映山红……
   
   
   
   也许有些读者会说我被“洗脑”,依然留恋红歌,想一下当时苦难深重的中国,想一下当初带着几千人上井冈山,两年后带着十万人下山去解放全中国的毛泽东,想一下国民党抓捕、酷刑和屠杀的群众,想一下当时对中国共产党与工农红军如此拥护以致送夫送儿去牺牲的群众,应该承认,当初人民拥护共产党、拥护红军是有原因的。
   
   
   
   原因就是共产党承诺人民一个公正、公平、没有剥削没有恶霸的新中国,因为新政府将保障人民的权利、实行民主,因为红军抛头颅洒鲜血去推翻一个腐败的国民党政权,许诺一个清正廉洁的政府。而且,当时的共产党与工农红军在“井冈山精神”滋润下,确实给中国甚至世界树立了一个榜样。只是,现在还有多少干部与党员身上还有一星半点的“井冈山精神”?
   
   
   
   据说每年上井冈山来的副部级以上的官员高达两千人,一些官员在升迁前后都会千里迢迢赶来井冈山“拜山”。但我不知道这些人是来“拜神”的,还是来重温“井冈山精神”,或者只是来作表面工作?对照现实,实在看不到我们当今干部身上还有多少“井冈山精神”,当初群众送夫送子入红军,如今官员们忙着把老婆孩子送海外,当初共产党领导工农红军攻打贪污腐败的国民党,如今一些共产党干部争先恐后贪污腐败,他们没有信念,过着奢靡的生活,把群众当成敌人,但这不妨碍他们前赴后继前来井冈山“学习”“井冈山精神”。
   
   
   
   我甚至怀疑他们知不知道这些“井冈山精神”:坚定信念,艰苦奋斗,勇闯新路,和谐的干群关系、坚定的群众路线。
   
   
   
   习近平等新一届领导人上任后,一方面从一上台就推出“新八条”改进工作作风、反对铺张浪费,到三十多次讲话中高达十四次是直接强调反腐败的,再到开展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解决“四风”问题等等,诸项措施几乎都是当年“井冈山精神”的翻版,是与时俱进的“井冈山精神”。另一方面,习近平等领导人反复强调必须从制度上反腐,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
   
   
   
   中国目前是一党执政,反腐靠的是发扬“井冈山精神”与权力制衡、制度反腐相结合,发挥民众(包括通过互联网)对政府和掌权者的监督作用。这两个方面缺一不可。我们应该看到,“井冈山精神”曾经让中共得到人民的广泛支持,从十几个人几十条枪一步一步发展壮大,赶走了腐败的国民党,最终取得了全国的胜利。
   
   
   
   但那时的共产党与工农红军还处于初创阶段,处于强敌环伺之下,经常被围追堵截,艰苦奋斗与走群众路线不但是一种理念与理想,更是艰难条件下的必须。如今共产党早就掌握政权,且大权在握,环顾四周,真正可以打败政权拖垮国家的敌人就是党内掌握权力的腐败分子和藏在每一位掌权者内心深处对权和利的贪欲。
   
   
   
   那些络绎不绝上井冈山“朝拜”的领导干部,其中就不乏一边号召人民唱“红歌”,一边为老婆孩子在法国购买豪华别墅;也不乏把“井冈山精神”挂在嘴上,却一肚子贪污腐败、男盗女娼。对那些对自己周围群众的呼声不管不顾,甚至视民众为敌人,却用公费跑到井冈山学习“群众路线”的掌权者,对于那些欺压民众、贪污腐败者,我要提醒他们一下,下次再来井冈山,小心烈士们从坟墓里跳出来,打你一耳光,哦,或者是一拳!那些革命先烈大多是练过拳击的!
   
   
   
   杨恒均 2013.8.25 井冈山 “走遍中国”江西行
(2014/04/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