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日本何处去,中国怎么办?]
杨恒均之[百日谈]
·后宫戏与性奴绑架案
·快乐的孔夫子和欢乐的老杨头
·访澳中国游客为啥不去唐人街?
·港人的焦虑:香港走入死胡同?
·西方国家不允许“人肉搜索”吗?
·富翁、精英和穷人为啥都要送孩子出国?
·中国领导人为啥不去唐人街?
·中美最棘手的问题还得“私了”?
·一位“文科男”对转基因食品的看法
·情报、间谍与国家那些破事儿
·照镜子、洗洗澡与清党整风那些事儿
·公务员已成高危职业?
·少女爱大叔,有如老鼠爱大米
·我对儿子讲台湾
·英雄斯诺登为何穷途末路?
·第一夫人:从干政、从政到执政
·杨恒均:我与气功大师
·美国越南白宫握手,中国应否紧张?
·埃及怎么了?——从穆巴拉克到穆尔西
·埃及怎么了?——你为啥要民主?
·埃及怎么了?——如果我是穆巴拉克
·法官集体嫖妓,咱群众也有责任啊
·对官媒刊登有争议文章的两点建议
·日本何处去,中国怎么办?
·日本真有那么优秀吗?
·法治社会反腐——刑必须上大夫
·“井冈山精神”能否遏制腐败?
·领导家变,怎么办?
·井冈山VS庐山:革命打败人文?
·打击“网络谣言”不应损“网络反腐”
·从“床上功夫”看中国经济崛起
·官员为民定底线,谁给政府划红线?
·苏联为何输掉冷战?
·这事你们真不该瞒着党中央
·谨记小平“不争论”,实干兴邦,空谈误国!
·昂山素季是英国的间谍吗?
·读者来信:好小贩与坏小贩,好城管与坏城管
·保险箱的故事:贪欲、情意、道义
·比贫富差距更可怕的是尊严差距
·读者来信:一位爱上妓女的屌丝的迷茫
·如何吸取苏联亡党亡国的教训?
·返璞归真习仲勋的历史功绩
·对不起
·这年头,当坏人也不容易啊
·中国外交:从寻找敌人到结交朋友
·勤劳的中国人为啥不受欢迎?
·从“杀光中国人”看美国的种族歧视
·新疆日记之爱在新疆
·中国反恐要吸取美国的教训
·盘点我在美国遭遇的种种歧视
·日本学生说,日本得了“和平痴呆症”
·网民视角解读《决定》改革计划
·磨磨叽叽的日本人让我发疯
·日本人自暴家丑:对中国是羡慕嫉妒恨
·老杨头谈改革与《决定》
·《决定》为何能让左右、内外、上下都满意?
·中日开战,日本准备好了吗?
·网民对推动《决定》改革功不可没
·中美之战,打还是不打?
·西班牙日记:天空、火腿、邮局与教堂
·在西班牙听闻曼德拉去世想到的三点
·中国高考改革为啥让美国不安?
·光有曼德拉和甘地是不够的
·“千古逆贼”张成泽判决书:千古奇文
·东北亚成火药桶,中国准备好打仗没有?
·从毛泽东读书想到的
·北京的选择与香港的选举
·从习总吃包子说起……
·2014展望:反腐向何处去?
杨恒均2014年文集
·中、日、台、朝领导人元旦都说了啥?
·我们今天该如何当“国师”?
·富人如何赢得尊重?——邵逸夫的舍与得
·公务员该不该领取较高的养老金?
·维护中国稳定与颠覆美国政权的互联网
·外交官批安倍,勿忘最重要一点
·国共两党互相杀了多少特工?
·详解美国大片对中国青年洗脑的全过程
·朋友送女儿到澳洲呼吸新鲜空气
·官员贿赂民众的时代到来了吗?
·你愿意收下我送的红包吗?
·24字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指向何方?
·让人尊严扫地的美国移民局
·旅美日记之:最不幸的幸运儿
·秘书与太监
·做一名成功的戈尔巴乔夫?
·互联网与中美关系
·美国老太向我告状:美媒丑化中国
·北京人都可以免费到纽约购物啦!
·亚洲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飞机哪去了?
·中国的反腐败会不会只是一阵风?
·马航370给美国提供了哪些机会?
·当民主遭遇投票
·《纸牌屋》里的丑闻到底发生在哪里?
·克里米亚:理想与现实,光荣与梦想
·老杨头新闻点评:米歇尔、立法会与核武器
·我咋成了带路党、五毛与“正厅级侦察员”?
·周末剧场:周先生的“阴谋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日本何处去,中国怎么办?

   日本选在美国向广岛投原子弹的纪念日“复活” 被美军击沉的“出云”号。在不久前还主张要效法希特勒“静悄悄修改魏玛宪法”一样修改《和平宪法》的副首相麻生太郎主持下,配上旧日本帝国军歌《军舰进行曲》,日本二战后最大的军舰、满载排水量2.7万吨的准航母“出云”号下水。
   
   
   
   虽然修改日本占领军司令麦克阿瑟将军口授的《和平宪法》是日本内政,并无国际法约束,但需要议会三分之二多数议员通过,还得日本半数国民同意,恐怕并不那么容易。更何况,还有美国、中国、韩国等国际因素。可宪法没有修改,对宪法的解释,却有任意延伸的趋势,而且,一步一步的扩军也已静悄悄地发生着。


   
   
   
   日本重新武装,修改《和平宪法》并不能同“军国主义”划等号。以现在的国际格局与各国人民包括日本民众的素质,真要回到“军国主义”恐怕不那么容易。不过,虽说二战后的格局是战败的德国、日本不得重新武装,国家安危与领土安全被置于美国保护伞之下,但冷战结束多年,日本同德国的处境也越来越不同:德国周边都属于相同价值理念之下的民主国家,几无领土纠纷,而日本则置身在北朝鲜的核武与中国的强大军力之下,几乎同周边所有的国家都存在领土纠纷。因此,日本要重新武装自己,打的招牌是“正当防卫”,以及维护本地区和平。
   
   
   
   一位日本朋友告诉我,中美关系日益改善,台海局势渐趋缓和,都多少引起了日本的担忧。至少在表面上看,中美关系的火热已超过了美日关系。如果中日发生冲突,美国还会遵照“日美安保条约”,不顾中美友好关系与庞大的经济利益?还有,海峡两岸按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即便不统一,也迟早会“兄弟同心”。要知道,台湾水域与南海是日本的生命线,日本90%的能源依赖这条水路。这位朋友说,最让他们担心的还有弥漫中国大陆的仇日情绪。他说,几个穿得奇形怪状的日本极右翼在街头晃荡一下,就会引起中国媒体的高度关注,可看看中国媒体尤其是民众对日本的一遍杀伐之声,日本就应该有足够的理由重新武装自己,保护自己。
   
   
   
   这是典型的日本人的逻辑。从参拜靖国神社、修改教科书、侮辱慰安妇到“失言”效仿希特勒,日本修宪、重新武装恐怕是迟早的事,可他们偏偏找到了中国崛起作为借口,暗中竖起了“中国威胁论”这张好牌。对于中国来说,实在有些憋屈,道理明明在这边,却还不能多说。你说多了吧,日本正好抓住把柄,说你看你看,中国咄咄逼人,“中国威胁”如何如何,这正好成为他暗渡陈仓、一步一步重新武装,最终修改《和平宪法》的最佳借口。
   
   
   
   日本要以中国有可能走向“军国主义”做借口而重新武装自己甚至复活日本军国主义,这话说起来相当拗口,但国际上一些重量级的国家包括美国却都心有灵犀。这就是为什么美国对日本否认慰安妇一事很不满,且不希望日本搞事,但对日本首相安倍等主张的修宪,态度就有些暧昧。那毕竟是美国人强加给日本的宪法,如果美国都不明确地反对日本修宪,日本那些反对修宪的普通人,恐怕会很快转向吧?
   
   
   
   日本向何处去?综上所述,在日本面前有三条路:第一条就是继续遵守《和平宪法》,也不偷鸡摸狗地扩军,彻底打消走上军国主义道路的企图;第二条就是扩军备战,修改和平宪法,走上军国主义道路;第三条则是修改和平宪法,扩军备战,走上所谓对抗中国“军国主义”的道路。第一条在美国的监督下走了六十多年,成绩斐然。但这条路显然是越走越窄,日本政界和民间都有右倾的趋势。第二条“扩军备战、重走军国主义”之路也很难实现,而且真走上这条道,就不是咱中国一国之事了,世界都会联合起来,灭了它。
   
   
   
   对于北京来说,最难应对的恐怕是第三种选择:扩军备战,但并不走军国主义道路,而是强调自己扩军备战正是为了对付有可能走上“军国主义”道路的中国。安倍上任后,外交上也做了较明显的调整,就是积极出击,同那些与中国有领土纠纷、对中国崛起有所忌惮的国家握手,组成一个无形的联盟。目前,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印度等都在日本要笼络的行列里。
   
   
   
   中国怎么办?我觉得应该做到有理、有利、有力。所谓有理不必多说,如前面所说,道理本来就在中国这边。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有道理并不一定都能得到国际社会支持,如果我们为了防止日本走上军国主义,就处处表现出我们现在强大了,所以动不动就要靠武力解决领土纠纷的心态,即便有理恐怕也会说不清,甚至会把事儿搞砸。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我们一些网民也要理智一些,日本极右翼迄今为止也没有多少侮辱中国人的言辞,可我们整天“小日本、小日本”地说人家,甚至动不动就要血洗东京,强奸人家妇女,你本来有理,咋就那么不讲理?
   
   
   
   其次是有利。做一些对我们有利的事,其中从毛、周时代定下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主调没有过时。既然“搁置争议”,一说明有争议,二说明不去争议,尤其是关于主权,恐怕不得不默认各方自说自话。没有必要也没有能力逼迫对方承认所有有争议的领土都是你的。中美之间曾经发生了航母开到台湾海峡互相对峙的局面,后来不是摆平了?台海之间闹得好几次差一点“擦枪走火”,现在不是连马英九都可以顺访纽约了(北京不点头,他能去?)?中日之间也应该以谈、和与合作为主。这对需要一个国际和平环境继续发展的中国来说,显然更有利。
   
   
   
   最后要有力,说白了就是少打口水仗,不要忌讳一些小规模的军事对峙甚至冲突,至少可以做到展示决心。并且必要的时候,也可以适当牺牲一些经济利益,不要一边打口水仗,一边热火朝天的做生意,这样谁还会害怕?另外,要加大对属于我领土的岛屿的巡逻与护航,更要加大对相关海域资源的开发力度。在外交上,目前同美国等主要大国保持良好合作的“大国外交”是非常必要的。还有同台湾的关系,应该稳步推进,从经济往来、社会交流逐步向军事互信机制的建立,最终上升到政治层面的交往与合作。
   
   
   
   最后,我讲三点:首先,不管日本如何动如何变,中国不能被它牵着鼻子走,尤其在双方都在指责对方可能在搞“军国主义”与“过分依赖军事力量”时,要避免恶性循环,两败俱伤;其次,要打破一些惯性思维,例如“日本是美国的马前卒”这种说法,有可能掩盖躁动的日本故意拉美国下水、破坏中国同美国等国家关系的事实,让我们失去重心,也失去靶心;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任何时候都不要拿日本问题模糊我们国内的问题,正如一位网友所说,打钓鱼岛重要,打贪官更重要!中国应该扎扎实实解决自身存在的一些严重问题。像中国这样一个强大的国家,一旦自己内部没有大问题了,日本就很难成为什么了不起的问题。而一旦我们自己出了大问题呢,别说日本,周围每一个国家,甚至我们自己的每一个小岛和边疆,都可能是大问题!
   
   
   
   杨恒均 201.8.13 在一体制内业务干部培训班上的讲座摘要,标题为整理人所加
(2014/04/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