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对官媒刊登有争议文章的两点建议]
杨恒均之[百日谈]
·仇恨、恐惧,爱,在路上……
·奥巴马为啥不回答卡扎菲的质问?
·走遍中国之:你的孩子在哪个国家啊?
·人类的发展与进步有赖“思想偏激”的人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强大的政府都允许“一小撮”的批评
·比十年内变成亿万富翁更难实现的梦想是什么?
·德国为什么没有唐人街?
·从华盛顿到孙中山:“国父”不好当啊
·我是谁——与奥巴马一起追寻答案
·滥杀无辜的拉登怎么成了英雄?
·在母亲与正义之间,你如何选择?
·儒家思想、自由主义与普世价值
·怎么看美国与台湾的大选
·底 线
·每人都有一个梦想
·中国“富国强兵”的百年梦想已经实现了
·如何实现公正、公平,让人活得有尊严?
·青年人如何坚守梦想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
·看《建党伟业》的一点感想
·李登辉毁了国民党吗?
·七一寄语:对中共下一个30年的期许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我在白宫门前散步,给奥巴马提意见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香港对话:高铁、网民与中国模式
·没有反对者,就没有民主
·现代民主只适合高素质的人类
·民主不一定是个好东西
·穿越时空:我见到的未来中国
·微博互动:英国骚乱与叙利亚骚乱的区别在哪里?
·一藏族青年说:汉人对信仰比藏人更执着
·永别了,卡扎菲!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卡扎菲的美女杀手带给我的思考
·美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
·911十周年:站在十字路口的中美两国
·911断想: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911是谁干的?美国到底登上月球没有?
·购买美国国债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反恐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如何阻止变态狂把你关进黑屋子?
·洛阳警方对“性奴”案的处理让我不安
·从“天宫一号”的高度解读“中国模式”
·“占领华尔街”冲击美国民主制度?
·为什么是孙中山?
·走,让我们到沃尔玛购物去!
·中国缺乏的是核心价值观
·专制都是突然倒掉,民主不会一日建成
·“中国模式”下的文化与道德困境
·让人欢喜让人忧的“中国模式”
·经济、文化与价值观是中美较量的战场
·我对时局的看法: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从“经济特区”到“文化特区”
·带你周围看选举:香港要假戏真做?
·重庆对话:一座适合实行民主的城市
·2012愿景与我对未来的打算
·老兵宋楚瑜:走不出威权的阴影
·革命,还是改良?这不是一个问题!
·路边谈话:相约2012
杨恒均2012年文集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杨恒均:美国“春运”为何无人抱怨?
·民主后的台湾为何与美国愈走愈远?
·比“春运”更令人绝望的事
·台湾大选主题:你们比四年前过得更好吗?
·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
·到底是谁冲破了道德底线?
·解读温总:确立目标,凝聚共识,循序渐进
·革命是零和,改革才双赢
·杨恒均:香港选举那点事儿
·生日感怀:后悔做过,以及后悔没有做的那些事儿
·路边谈话:重建价值观,追寻中国梦
·农民工来信问民主,民主小贩不知如何答
·中美关系四十年,错位的人权对话
·大阪的街道为啥那么干净?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读者来信:求你写几篇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文章
·日本的眼神:从浅草寺到靖国神社
·《环球时报》对腐败的论述冲破了底线
·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
·杨恒均:海外留学生如何保护自己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杨恒均: 舌尖上的中华“软实力”
·人生十论之:养儿防老,还是养国家防老?
·为了民主,我不后悔
·从“一国两制”到“再造几个香港”
·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拳头说服对手
·恒均:青年人的两年阅读计划
·时评:昂贵的否决票与自由的代价
·杨恒均:中国向何处去?
·杨恒均:伦敦奥运开幕式,展示文化软实力
·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路边谈话:弱势群体的出路在哪里?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路边谈话:未来十年改革成败的关键在于法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官媒刊登有争议文章的两点建议

   现在有个现象我很担忧。连续有人在官媒党报上发表文章痛批宪政与法治,引起舆论哗然。按说,改革开放多年,中国的媒体,无论是互联网还是平面媒体,都有了一定的言论空间,赞扬宪政的声音网络上并不少见,党报上出现一些批评宪政的文章,有何不可?所以,即便我不赞成文章的观点,我对他们自由表达观点亦并无忧虑。
   
   
   
   我担心的是,网上风传一些行政部门插手强力推荐这些文章,给外界一个印象,那就是官媒党报上出现的反宪政甚至反宪法的文章不是某位作者的个人观点,而是代表当局的主政方向,代表新一届领导人的执政理念。我最近在海外遇到的一些关心中国事务的政界、学界人士,也大多这样认为,并直言他们很不理解,担心中国站在历史错误的一边,走回头路。


   
   
   
   我就此现象请教北京的老领导,他们一开始责怪我大惊小怪,说权力制衡不应该先从“言论制衡”开始吗?言论自由难道不应该包括各种观点——推崇与批判宪政的都有?我说,没错,如果西方宪政不能批,或经不起批,那不正说明它不堪一击?这不是我的忧虑,我担心的是这些文章出现在官媒党报上,并没注明这是个人观点还是媒体、中央的意思,给人中国要走回头路的印象,抹黑了领导,制造了混乱。
   
   
   
   再说,这些文章不是一般的批判文章,而是逻辑混乱,强词夺理甚至无理取闹,违背了人们的常识,也颠覆了从邓小平到习近平以来中国所走的路线,公然与多位领导人说过的话唱反调。
   
   
   
   实事求是的说,从邓小平、江泽民到胡锦涛、习近平,都多次重申尊重宪法,强调法治,我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每一位领导都不止一次提出要借鉴西方创造的人类文明成果,包括政治、经济制度与社会管理模式。甚至如果我们追溯到毛泽东、周恩来时代,中国领导人也没有如此赤裸裸诋毁过宪政、民主与宪法这些文明社会早就公认的优秀成果。
   
   
   
   可能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的现象在作怪,领导人讲再多尊重宪法,提倡法治,继承人类优秀的文明成果,都抵不上突然出现在官媒上一篇或者一组不讲理且极端无知的“理论大批判文章”。这些文章引起普通群众与有识之士的忧虑,担心国家前途与民族命运。毫不夸张地说,在某种程度上,这些文章在民众中引起的对中央领导层的非议以及在中国社会各阶层中造成的思想混乱,实际上破坏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形象,也是对和谐局面最大的一种潜在威胁。
   
   
   
   一些老同志听到我的解释后,说这些明显有违常识、有背常理的文章不代表中央精神和领导人引领的方向,反而有可能是因为有些顽固的利益集团感觉到新任领导要动他们的奶酪,于是急忙抛出了那些狗屁不通的“护身符”与“免死金牌”。他们答应同有关单位打招呼,不排除直接反映给最高当局。但作为一名草根,和一名同腐朽分子划清了界限的老党员,我认为自己有责任在这里提出一些看法与建议。
   
   
   

第一点建议:今后如《人民日报》这样重量级有代表性的官媒党报在发表评论时,应该遵照世界绝大多数媒体通行的做法,注明登载文章所表达的观点是“本报立场”、“中央精神”还是“只代表作者个人意见”。

   
   
   
   官媒党报是党的喉舌,有些文章代表官方立场与政策方向,但经过媒体改革,官媒党报也扩大了表达空间,不说做到了“百花齐放”也至少有了“十花争鸣”,有些观点迥异甚至相反的文章都曾经出现在同一份报纸上(例如两年前《人民日报》关于公民维权的评论,就呈现截然不同的观点),不得不说,这是中国的进步,是好事。即便无耻与无知之徒,也有表达他们的无耻与无知的权利。
   
   
   
   然而,既然官媒党报传统角色是扮演党的喉舌,传达中央精神与政策方向,就不能不在刊登观点相异甚至相反的文章时要慎重注明,否则,从小的说,会引起外界对党有分裂的看法;从大的方面讲,会引发思想混乱;更严重一些看,还会害死人。不要以为我在耸人听闻,大家还记得当年《人民日报》发出无数篇“亩产万斤粮”的雄文吧?中国人至今还记忆犹新,并认为那些文章至少要为活活饿死的几千万中国人负上部分责任。当初,人民都信任共产党,信任党的喉舌《人民日报》啊。
   
   
   
   如果从执政党与领导人立场出发,就更应该让每篇引起争议的理论或评论文章都注明是“官方立场”还是“个人观点”。一些实在是无厘头,甚至是无理取闹、胡搅蛮缠的“理论文章”,是注定要在历史上留下污点与笑柄的,你不注明属于你个人的观点,等于是把这个“屎盆子”扣在全党尤其是当家领导人的头上,是要遗臭万年的,你担当得起这个罪名吗?
   
   
   

第二点建议:今后在官媒党报上发表有舆论导向与理论“创新”文章,除了一些党政领导人集体做出的决定而不宜留下个人名字外,其他作者不管使用真名还是笔名,又或者是“粱效”之类的集体贡献,都应该在文章末尾标明作者的真实姓名与供职单位。

   
   
   
   如今,连网络这么“混乱”的地方,都实名制了,堂堂的官方媒体与党的喉舌有什么好怕的?既然是宣传“放之宇宙而皆准”的真理,在一份人间的报纸上还用得着躲躲闪闪?如果你说的符合人民的利益,人民会记住你的名字;而如果你怀着一颗肮脏的心,写出毒害中国人的文字,大家也不会忘记你。我最不想看到的是,害死了那么多人的评论文章“亩产万斤”们,至今大家都无法明确知道这些害人的毒虫到底是谁? 冤有头债有主啊,被那些假、大、空文字害死的冤魂想找他们算账,不知道真名,找谁啊?!
   
   
   
   最后,我想对自己的读者啰嗦两句(不是我的读者请勿继续看下去了):看到树木,更要看见森林,有暗影的地方,一定有光明。如果我们被几篇缺乏学理或者包藏祸心的文章弄得唉声叹气、要死要活,不但于事无补,甚至会让悲观失望的情绪蔓延。可取的态度不但是看到光明,更要传播光明。我们要看到,新一届领导人上来后,从抓干部作风入手,提出柔性的“中国梦”,扎扎实实做了一些事,扩展了中国发展的空间与方向。
   
   
   
   而如果你只是看到一些人对“中国梦”解释权的垄断与歪曲,盯住一些官媒上并不代表中国发展方向与主流的只言片语,放弃了你的梦,或者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牢骚满腹却什么事都不做,恐怕最终伤害的是你自己的理想与追求。
   
   
   
   在目前中国的发展阶段与所处的国际环境下,极左与极右的激进行为都有可能打断中国经济发展的步法。心怀远大理想,坚持不懈,脚踏实地,一步一步推进中国前进,这就是我对自己读者的期望。中国是一盘很大的棋,这盘棋需要我们一起来下,明白不?
   
   
   
   好了,不多说了,在你要发火,甚至试图借助自己的公权力删除我这篇文章时,我郑重声明,我完全赞成、并为本文观点负全责,但本文观点并不是老杨头一人之观点!
   
   
   
   杨恒均 2013.8.9
(2014/04/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