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对官媒刊登有争议文章的两点建议]
杨恒均之[百日谈]
·《幽灵谋杀案》(二十)
·《幽灵谋杀案》(二十一,end)
长篇破案小说《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八)
·《中国特色的犯罪》(九)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八)
时评与散文(2007年)
·质问党国,你们为人民做了些什么?
·伊拉克战争的唯一胜利者
·2006年十大新闻是什么?
·胡锦涛是坏人吗?
·华人华侨是中华民族最优秀的精英
·萨达姆的绝命诗和妄想型精神分裂症
·“和谐社会”的不和谐音符——互联网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英文)(演讲稿)
·从一个论坛删贴想到的
· 把上帝放在心中,而不是大脑
· 中国人在发声,世界在听吗?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中文)
·史上最牛逼的奥运金牌
·吴幼明是一个好警察
·史上最牛逼的股市
·从温总理给温妈妈打电话想到的
·抗议布什总统漠视33条鲜活的生命
· 今天心里很难过
·致命系列三部曲版权声明
·警察更应该抓谁?
·你的同情心还剩下多少?
·母亲节写给母亲们的一封信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父亲的眼泪
·你准备好了吗?
·今天我们都很忙……
·对面床铺上的女孩
·要说爱你不容易
·最牛逼的作家兼公民王朔
·传递
·达赖老矣,尚能饭否?
·中国再也不需要小说了
·我的一点感想和声明
·香港回归十周年三记简介
·如果把香港的制度引进到上海
·悼念母亲
·其实我也可以当省长
·警惕一小撮败类借假包子事件搞事
·济南水灾让我想起了南京大屠杀
·给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的一封公开信
·谢谢各位支持,但要走的路还很长!
·这则新闻如果在美国播出的话……
·看8月22日中央新闻联播有感
·为冲锋陷阵的共产党书记们加油!
·我要为宣传部维权!
·我们的未来不是梦
·国庆节迷思:请给我一点饥饿的感觉
·在马克思墓前的思考
·中国政府为什么不和中国民众展开“人权对话”?
·李肇星妙答“入联公投”妙在何处?
·请不要再叫我“老板”!
·我差一点就成了色情小说作家
·中国男人包二奶之研究
·你的下面还硬得起来吗?
·谁害死了两位妙龄女郎?
·还有多少黑社会头子在代表我们?
·蒋家父子的“大中至正”该不该拆?
·亚洲如果没有日本……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一)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二)
·南京大屠杀,我们的悲愤从何而来?
·《集结号》——一部让我思考和平的战争片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台湾海峡为什么越来越宽?
·从麦当劳到圣诞节,我们该如何抵制美国文化的入侵?
·薄熙来的直言和吴仪的“裸退”
2007年9月份日记《九月的记忆》
·九月的记忆(1)
·九月的记忆(2)
·九月的记忆(3)
·九月的记忆(4)
·九月的记忆(5)
·九月的记忆(6)
·九月的记忆(7)
·九月的记忆(8)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官媒刊登有争议文章的两点建议

   现在有个现象我很担忧。连续有人在官媒党报上发表文章痛批宪政与法治,引起舆论哗然。按说,改革开放多年,中国的媒体,无论是互联网还是平面媒体,都有了一定的言论空间,赞扬宪政的声音网络上并不少见,党报上出现一些批评宪政的文章,有何不可?所以,即便我不赞成文章的观点,我对他们自由表达观点亦并无忧虑。
   
   
   
   我担心的是,网上风传一些行政部门插手强力推荐这些文章,给外界一个印象,那就是官媒党报上出现的反宪政甚至反宪法的文章不是某位作者的个人观点,而是代表当局的主政方向,代表新一届领导人的执政理念。我最近在海外遇到的一些关心中国事务的政界、学界人士,也大多这样认为,并直言他们很不理解,担心中国站在历史错误的一边,走回头路。


   
   
   
   我就此现象请教北京的老领导,他们一开始责怪我大惊小怪,说权力制衡不应该先从“言论制衡”开始吗?言论自由难道不应该包括各种观点——推崇与批判宪政的都有?我说,没错,如果西方宪政不能批,或经不起批,那不正说明它不堪一击?这不是我的忧虑,我担心的是这些文章出现在官媒党报上,并没注明这是个人观点还是媒体、中央的意思,给人中国要走回头路的印象,抹黑了领导,制造了混乱。
   
   
   
   再说,这些文章不是一般的批判文章,而是逻辑混乱,强词夺理甚至无理取闹,违背了人们的常识,也颠覆了从邓小平到习近平以来中国所走的路线,公然与多位领导人说过的话唱反调。
   
   
   
   实事求是的说,从邓小平、江泽民到胡锦涛、习近平,都多次重申尊重宪法,强调法治,我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每一位领导都不止一次提出要借鉴西方创造的人类文明成果,包括政治、经济制度与社会管理模式。甚至如果我们追溯到毛泽东、周恩来时代,中国领导人也没有如此赤裸裸诋毁过宪政、民主与宪法这些文明社会早就公认的优秀成果。
   
   
   
   可能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的现象在作怪,领导人讲再多尊重宪法,提倡法治,继承人类优秀的文明成果,都抵不上突然出现在官媒上一篇或者一组不讲理且极端无知的“理论大批判文章”。这些文章引起普通群众与有识之士的忧虑,担心国家前途与民族命运。毫不夸张地说,在某种程度上,这些文章在民众中引起的对中央领导层的非议以及在中国社会各阶层中造成的思想混乱,实际上破坏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形象,也是对和谐局面最大的一种潜在威胁。
   
   
   
   一些老同志听到我的解释后,说这些明显有违常识、有背常理的文章不代表中央精神和领导人引领的方向,反而有可能是因为有些顽固的利益集团感觉到新任领导要动他们的奶酪,于是急忙抛出了那些狗屁不通的“护身符”与“免死金牌”。他们答应同有关单位打招呼,不排除直接反映给最高当局。但作为一名草根,和一名同腐朽分子划清了界限的老党员,我认为自己有责任在这里提出一些看法与建议。
   
   
   

第一点建议:今后如《人民日报》这样重量级有代表性的官媒党报在发表评论时,应该遵照世界绝大多数媒体通行的做法,注明登载文章所表达的观点是“本报立场”、“中央精神”还是“只代表作者个人意见”。

   
   
   
   官媒党报是党的喉舌,有些文章代表官方立场与政策方向,但经过媒体改革,官媒党报也扩大了表达空间,不说做到了“百花齐放”也至少有了“十花争鸣”,有些观点迥异甚至相反的文章都曾经出现在同一份报纸上(例如两年前《人民日报》关于公民维权的评论,就呈现截然不同的观点),不得不说,这是中国的进步,是好事。即便无耻与无知之徒,也有表达他们的无耻与无知的权利。
   
   
   
   然而,既然官媒党报传统角色是扮演党的喉舌,传达中央精神与政策方向,就不能不在刊登观点相异甚至相反的文章时要慎重注明,否则,从小的说,会引起外界对党有分裂的看法;从大的方面讲,会引发思想混乱;更严重一些看,还会害死人。不要以为我在耸人听闻,大家还记得当年《人民日报》发出无数篇“亩产万斤粮”的雄文吧?中国人至今还记忆犹新,并认为那些文章至少要为活活饿死的几千万中国人负上部分责任。当初,人民都信任共产党,信任党的喉舌《人民日报》啊。
   
   
   
   如果从执政党与领导人立场出发,就更应该让每篇引起争议的理论或评论文章都注明是“官方立场”还是“个人观点”。一些实在是无厘头,甚至是无理取闹、胡搅蛮缠的“理论文章”,是注定要在历史上留下污点与笑柄的,你不注明属于你个人的观点,等于是把这个“屎盆子”扣在全党尤其是当家领导人的头上,是要遗臭万年的,你担当得起这个罪名吗?
   
   
   

第二点建议:今后在官媒党报上发表有舆论导向与理论“创新”文章,除了一些党政领导人集体做出的决定而不宜留下个人名字外,其他作者不管使用真名还是笔名,又或者是“粱效”之类的集体贡献,都应该在文章末尾标明作者的真实姓名与供职单位。

   
   
   
   如今,连网络这么“混乱”的地方,都实名制了,堂堂的官方媒体与党的喉舌有什么好怕的?既然是宣传“放之宇宙而皆准”的真理,在一份人间的报纸上还用得着躲躲闪闪?如果你说的符合人民的利益,人民会记住你的名字;而如果你怀着一颗肮脏的心,写出毒害中国人的文字,大家也不会忘记你。我最不想看到的是,害死了那么多人的评论文章“亩产万斤”们,至今大家都无法明确知道这些害人的毒虫到底是谁? 冤有头债有主啊,被那些假、大、空文字害死的冤魂想找他们算账,不知道真名,找谁啊?!
   
   
   
   最后,我想对自己的读者啰嗦两句(不是我的读者请勿继续看下去了):看到树木,更要看见森林,有暗影的地方,一定有光明。如果我们被几篇缺乏学理或者包藏祸心的文章弄得唉声叹气、要死要活,不但于事无补,甚至会让悲观失望的情绪蔓延。可取的态度不但是看到光明,更要传播光明。我们要看到,新一届领导人上来后,从抓干部作风入手,提出柔性的“中国梦”,扎扎实实做了一些事,扩展了中国发展的空间与方向。
   
   
   
   而如果你只是看到一些人对“中国梦”解释权的垄断与歪曲,盯住一些官媒上并不代表中国发展方向与主流的只言片语,放弃了你的梦,或者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牢骚满腹却什么事都不做,恐怕最终伤害的是你自己的理想与追求。
   
   
   
   在目前中国的发展阶段与所处的国际环境下,极左与极右的激进行为都有可能打断中国经济发展的步法。心怀远大理想,坚持不懈,脚踏实地,一步一步推进中国前进,这就是我对自己读者的期望。中国是一盘很大的棋,这盘棋需要我们一起来下,明白不?
   
   
   
   好了,不多说了,在你要发火,甚至试图借助自己的公权力删除我这篇文章时,我郑重声明,我完全赞成、并为本文观点负全责,但本文观点并不是老杨头一人之观点!
   
   
   
   杨恒均 2013.8.9
(2014/04/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