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埃及怎么了?——如果我是穆巴拉克]
杨恒均之[百日谈]
·德国为什么没有唐人街?
·从华盛顿到孙中山:“国父”不好当啊
·我是谁——与奥巴马一起追寻答案
·滥杀无辜的拉登怎么成了英雄?
·在母亲与正义之间,你如何选择?
·儒家思想、自由主义与普世价值
·怎么看美国与台湾的大选
·底 线
·每人都有一个梦想
·中国“富国强兵”的百年梦想已经实现了
·如何实现公正、公平,让人活得有尊严?
·青年人如何坚守梦想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
·看《建党伟业》的一点感想
·李登辉毁了国民党吗?
·七一寄语:对中共下一个30年的期许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我在白宫门前散步,给奥巴马提意见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香港对话:高铁、网民与中国模式
·没有反对者,就没有民主
·现代民主只适合高素质的人类
·民主不一定是个好东西
·穿越时空:我见到的未来中国
·微博互动:英国骚乱与叙利亚骚乱的区别在哪里?
·一藏族青年说:汉人对信仰比藏人更执着
·永别了,卡扎菲!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卡扎菲的美女杀手带给我的思考
·美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
·911十周年:站在十字路口的中美两国
·911断想: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911是谁干的?美国到底登上月球没有?
·购买美国国债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反恐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如何阻止变态狂把你关进黑屋子?
·洛阳警方对“性奴”案的处理让我不安
·从“天宫一号”的高度解读“中国模式”
·“占领华尔街”冲击美国民主制度?
·为什么是孙中山?
·走,让我们到沃尔玛购物去!
·中国缺乏的是核心价值观
·专制都是突然倒掉,民主不会一日建成
·“中国模式”下的文化与道德困境
·让人欢喜让人忧的“中国模式”
·经济、文化与价值观是中美较量的战场
·我对时局的看法: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从“经济特区”到“文化特区”
·带你周围看选举:香港要假戏真做?
·重庆对话:一座适合实行民主的城市
·2012愿景与我对未来的打算
·老兵宋楚瑜:走不出威权的阴影
·革命,还是改良?这不是一个问题!
·路边谈话:相约2012
杨恒均2012年文集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杨恒均:美国“春运”为何无人抱怨?
·民主后的台湾为何与美国愈走愈远?
·比“春运”更令人绝望的事
·台湾大选主题:你们比四年前过得更好吗?
·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
·到底是谁冲破了道德底线?
·解读温总:确立目标,凝聚共识,循序渐进
·革命是零和,改革才双赢
·杨恒均:香港选举那点事儿
·生日感怀:后悔做过,以及后悔没有做的那些事儿
·路边谈话:重建价值观,追寻中国梦
·农民工来信问民主,民主小贩不知如何答
·中美关系四十年,错位的人权对话
·大阪的街道为啥那么干净?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读者来信:求你写几篇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文章
·日本的眼神:从浅草寺到靖国神社
·《环球时报》对腐败的论述冲破了底线
·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
·杨恒均:海外留学生如何保护自己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杨恒均: 舌尖上的中华“软实力”
·人生十论之:养儿防老,还是养国家防老?
·为了民主,我不后悔
·从“一国两制”到“再造几个香港”
·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拳头说服对手
·恒均:青年人的两年阅读计划
·时评:昂贵的否决票与自由的代价
·杨恒均:中国向何处去?
·杨恒均:伦敦奥运开幕式,展示文化软实力
·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路边谈话:弱势群体的出路在哪里?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路边谈话:未来十年改革成败的关键在于法治
·杨恒均:三思中国福利保障制度
·闯入学术殿堂的草根与不接地气的学者
·中国向何处去,取决于你我向何处去!
·为什么民众把官员们都当成了“嫌疑犯”?
·澳洲小学如何给孩子们上政治课?
·钓鱼岛引发的不仅仅是领土危机
·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埃及怎么了?——如果我是穆巴拉克

   百年前西方列强打开中国大门时,中国人第一眼看到的是“坚船利炮”,这也成了国人当时最想引进的“器物”。而“洋务运动”的目的就是要引进西方先进的“器物”。中日甲午战争之后,有识之士从“器物”上升到“制度”,开始变法维新。接下来百年,从亚洲第一个共和国、中华民国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台湾的宪政民主,中国人相继引进了西方的宪政民主与社会主义制度。下一个阶段则是吸收、消化与制度相符的价值理念。
   
   
   
   从“器物”到“制度”再到“理念”,这是西风东渐的三个阶段,虽然时间上不是泾渭分明,例如引进“器物”时也部分引进“制度”,“理念”先于“制度”传播开来的情况也有,但对大多数国家来说,基本上都是这个顺序。我们用上面的“三段论”对照、讨论一下埃及。


   
   
   
   埃及引进“坚船利炮”最出色的是穆巴拉克,当然这个时候的“坚船利炮”除了科学技术、F16战斗机外,更主要的是“经济发展与社会稳定”。穆巴拉克时代的埃及,除了政治制度之外,西化的程度都相当高,他同美国的关系也非同一般。但“器物”崇拜并没有带来西方的那种“经济发展与社会稳定”,最终反而引爆了“阿拉伯之春”。
   
   
   
   革命之后,全民普选、三权分立的西方民主制度几乎一夜之间在埃及建立起来。埃及从“器物”到“制度”的转变比百年前中国的辛亥革命更彻底。现在的问题是,任何制度一定得有与之相符的价值理念相伴,否则,制度只是一个空架子,那么,埃及民众与政治人物用来支撑民主制度的价值理念是否已经建立起来?什么时候建立?如何建立?
   
   
   
   穆尔西通过民主大选上台后,开始通过扩权等破坏了三权分立的制度,又把一套同埃及革命建立起来的民主制度不相符的意识形态与宗教教义引出来,使得这个制度不但无法运转,甚至可能滑向连穆巴拉克时代都不如的境地。
   
   
   
   西方的自由、人权、法治、民主、包容的价值理念,从文艺复兴到启蒙运动,先后几百年,最终诞生了法国、英国与美国的民主制度。拿美国的民主来说,到今天也走了230年。我们知道美国的民主制度模式(包括那部宪法)几乎在建国时就搞定了,很少修改与变动。可是,美国推崇的民主的价值理念又拖了多久才像个样子呢?至今,连美国人都知道,他们的政治人物与民众还经常会干出违背民主价值理念的事儿。更别说那些追随美国、欧洲这些民主国家的步伐,而有不同历史传统、文化背景与处于不同经济发展阶段的国家。
   
   
   
   从引进“器物”到引进“制度”,其实并不难,难的是引进与民主相配套的价值理念。引进“器物”,一个强人,或者专制政府,都可以做到,例如清朝政府;“制度”的建设,靠一些优秀的政治人物或者一场革命,也大致可以搞定。唯独这价值理念,却需要上下齐力,且是反几千年独裁与专制的“洗脑”,属于“自己革自己的命”,相当不容易。
   
   
   
   一些一夜之间推翻专制制度建立了“民主”制度的国家,在革命前由于独裁压制没有足够的民主理念启蒙,一些民主的价值理念甚至被故意歪曲,而“民主”后也因为不时兴“宣传”而停止对民主理念的传播与推广,结果为数不少的“民主国家”从执政者到民众,几乎都不谈民主理念与价值观。伊拉克与埃及的情况就属于这种。民主制度一夜之间建立起来后,很多人想问的是:埃及到底有多少人接受了民主的价值理念?或者甚至可以更进一步问一下:埃及有多少政党与政治人物真正理解并接受了民主自由包容的价值理念?而不只是接受了这个别无选择的民主制度?
   
   
   
   埃及革命后,我几乎没有看到任何一位埃及的新领导人发表过一篇完整的像样的对民主理念的文章与演讲,尤其是同埃及实际情况结合起来的民主施政纲领。 我以前以为是语言问题,后来专门找人翻译了中东主要政治人物革命以来的演讲与报告,发现他们很少反复、耐心的重复那些伴随民主制度的价值理念。你再看看美国与西方民主国家的政治人物,至今为止的哪一次演讲,不都是把民主的价值理念挂在嘴边?几乎做到了天天讲时时讲。
   
   
   
   如果我们站在这个角度检视一下此后地球上逐步走上民主道路的国家,其民主质量的高低,几乎都是同引进“理念”分不开的。有人可能会说我自己是写文章的,所以才会强调表达民主理念的演讲与宣示的重要,其实不然,建立或者引进任何一种制度,必须要有与之配套的价值理念。
   
   
   
   允许我拿毛泽东举一个例子。毛泽东引进了马克思以阶级斗争为主的社会主义制度建立国家后,大家还记得屡次政治运动都在干什么吧?不错,都在灌输民众这个制度需要的价值理念。我们这个年龄的人至今洗澡和上厕所都还情不自禁地哼那些“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政治口号与含情脉脉的红歌,就是那时被灌输进脑子的。那个时期,也是马克思的社会主义制度在中国最“成功”的时候。同毛泽东对任何制度必须有相应理念支撑的理解分不开。如果挂羊头卖狗肉,实行某种制度,却拥有另一种价值理念,那是绝对要乱的。
   
   
   
   可是,民主制度的“悖论”是这个制度本身反对向民众灌输理念,反对洗脑。对于那些经过几百年潜移默化的“洗脑”(以文艺复兴与启蒙运动的形式)的西方民主国家,这并不是一个问题,可对于那些一夜之间建立了民主制度的国家,问题就大了。你能相信西方白人靠“文艺复兴”与“启蒙运动”教育、洗脑了几百年而建立起来的制度,其他民族一夜之间引进过来,就能运转如常?就是开汽车与驾飞机,也得经过适当的培训与训练啊。
   
   
   
   但到哪里去培训与训练?我是反对素质论的,但如果一个国家的民众连民主是什么都不清楚,或者一群习惯当奴隶的人,也是无法实现民主,至少无法实现高质量的民主。我还曾经说过,民主制度下,民众的民主素质更容易提升,但如果没有拥有一定民主素质的民众,突然到来的民主制度很可能玩不转。这又是一个我们不得不面对的悖论。
   
   
   
   其实,能打破这个悖论的,只能是那些率先觉醒的民众;是那些不顾个人安危,坚持在非民主国家推广民主价值理念的人,如甘地、曼德拉与金大中和台湾许多民主启蒙先锋;是那些在威权体制里却良心尚存,并能够顺应历史潮流,最终松开紧握权力双手的“独裁者”,如中国的蒋经国。
   
   
   
   埃及已经民主了,这是可喜可贺的,但不幸的是,他失去了向世界推出自己的曼德拉与蒋经国的机会。假如我是穆巴拉克,我一定会在执政的三十年间,在保持稳定的情况下,逐步放开对社会的控制,一步一步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放开媒体,允许宪法赋予公民的言论自由的权利,允许宣扬民主自由的价值理念,允许公民运动,为埃及的转型做准备。等到时机成熟时,松开紧握权力的双手,还权于民,让埃及有序地走向民主,走向自由,走向光明——
   
   
   
   那时,埃及的民主转型一定不会像今天这样乱;穆巴拉克也一定不是呆在监狱里;他的雕像,很可能会像埃及的金字塔一样,让后世的埃及人感到骄傲。
   
   
   
   杨恒均 2013.8.7 《埃及怎么了》系列之三
   
   
(2014/04/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