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埃及怎么了?——如果我是穆巴拉克]
杨恒均之[百日谈]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英文)(演讲稿)
·从一个论坛删贴想到的
· 把上帝放在心中,而不是大脑
· 中国人在发声,世界在听吗?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中文)
·史上最牛逼的奥运金牌
·吴幼明是一个好警察
·史上最牛逼的股市
·从温总理给温妈妈打电话想到的
·抗议布什总统漠视33条鲜活的生命
· 今天心里很难过
·致命系列三部曲版权声明
·警察更应该抓谁?
·你的同情心还剩下多少?
·母亲节写给母亲们的一封信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父亲的眼泪
·你准备好了吗?
·今天我们都很忙……
·对面床铺上的女孩
·要说爱你不容易
·最牛逼的作家兼公民王朔
·传递
·达赖老矣,尚能饭否?
·中国再也不需要小说了
·我的一点感想和声明
·香港回归十周年三记简介
·如果把香港的制度引进到上海
·悼念母亲
·其实我也可以当省长
·警惕一小撮败类借假包子事件搞事
·济南水灾让我想起了南京大屠杀
·给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的一封公开信
·谢谢各位支持,但要走的路还很长!
·这则新闻如果在美国播出的话……
·看8月22日中央新闻联播有感
·为冲锋陷阵的共产党书记们加油!
·我要为宣传部维权!
·我们的未来不是梦
·国庆节迷思:请给我一点饥饿的感觉
·在马克思墓前的思考
·中国政府为什么不和中国民众展开“人权对话”?
·李肇星妙答“入联公投”妙在何处?
·请不要再叫我“老板”!
·我差一点就成了色情小说作家
·中国男人包二奶之研究
·你的下面还硬得起来吗?
·谁害死了两位妙龄女郎?
·还有多少黑社会头子在代表我们?
·蒋家父子的“大中至正”该不该拆?
·亚洲如果没有日本……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一)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二)
·南京大屠杀,我们的悲愤从何而来?
·《集结号》——一部让我思考和平的战争片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台湾海峡为什么越来越宽?
·从麦当劳到圣诞节,我们该如何抵制美国文化的入侵?
·薄熙来的直言和吴仪的“裸退”
2007年9月份日记《九月的记忆》
·九月的记忆(1)
·九月的记忆(2)
·九月的记忆(3)
·九月的记忆(4)
·九月的记忆(5)
·九月的记忆(6)
·九月的记忆(7)
·九月的记忆(8)
·九月的记忆(9)
·九月的记忆(10)
·九月的记忆(11)——周庄是个好地方
2007年11月俄罗斯之旅
·让我们到俄罗斯去
·在叶利钦的墓前,我脱帽致敬
·美女过剩的俄罗斯
·别了,我心中的俄罗斯!
2008年评论、散文、随笔
·香港同胞,请再耐心等十年!
·他们弱小得让人心酸
·我为什么批评中国
·但愿暴风雪带来的不只是寒冷
·风雪中,每一个生命都是大写的!
·“春晚”和“新闻联播”都应该废除
·别把灾难弄成立功和歌功颂德的机会
·伊朗总统、样板戏和南街村的二奶
·谈虎色变、嫖妓和沉默权
·我不是作家,我是网络作家
·说起大部制改革,随州人笑了
·母亲是盏灯,照亮我前行的路
·我对儿子讲西藏
·对悉尼华人组织起来保卫圣火的几点看法
·就悉尼爱国大游行驳斥两股反华言论
·CNN驻北京首席记者透露CNN为何爱国
· 王千源事件是中情局策划的阴谋
·就北京与达赖方面磋商答美国友人问
·给留学生的信:请你们继续爱国!
·铁道部,这次你给自己打多少分?
·支持CNN歪曲“事实” 的报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埃及怎么了?——如果我是穆巴拉克

   百年前西方列强打开中国大门时,中国人第一眼看到的是“坚船利炮”,这也成了国人当时最想引进的“器物”。而“洋务运动”的目的就是要引进西方先进的“器物”。中日甲午战争之后,有识之士从“器物”上升到“制度”,开始变法维新。接下来百年,从亚洲第一个共和国、中华民国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台湾的宪政民主,中国人相继引进了西方的宪政民主与社会主义制度。下一个阶段则是吸收、消化与制度相符的价值理念。
   
   
   
   从“器物”到“制度”再到“理念”,这是西风东渐的三个阶段,虽然时间上不是泾渭分明,例如引进“器物”时也部分引进“制度”,“理念”先于“制度”传播开来的情况也有,但对大多数国家来说,基本上都是这个顺序。我们用上面的“三段论”对照、讨论一下埃及。


   
   
   
   埃及引进“坚船利炮”最出色的是穆巴拉克,当然这个时候的“坚船利炮”除了科学技术、F16战斗机外,更主要的是“经济发展与社会稳定”。穆巴拉克时代的埃及,除了政治制度之外,西化的程度都相当高,他同美国的关系也非同一般。但“器物”崇拜并没有带来西方的那种“经济发展与社会稳定”,最终反而引爆了“阿拉伯之春”。
   
   
   
   革命之后,全民普选、三权分立的西方民主制度几乎一夜之间在埃及建立起来。埃及从“器物”到“制度”的转变比百年前中国的辛亥革命更彻底。现在的问题是,任何制度一定得有与之相符的价值理念相伴,否则,制度只是一个空架子,那么,埃及民众与政治人物用来支撑民主制度的价值理念是否已经建立起来?什么时候建立?如何建立?
   
   
   
   穆尔西通过民主大选上台后,开始通过扩权等破坏了三权分立的制度,又把一套同埃及革命建立起来的民主制度不相符的意识形态与宗教教义引出来,使得这个制度不但无法运转,甚至可能滑向连穆巴拉克时代都不如的境地。
   
   
   
   西方的自由、人权、法治、民主、包容的价值理念,从文艺复兴到启蒙运动,先后几百年,最终诞生了法国、英国与美国的民主制度。拿美国的民主来说,到今天也走了230年。我们知道美国的民主制度模式(包括那部宪法)几乎在建国时就搞定了,很少修改与变动。可是,美国推崇的民主的价值理念又拖了多久才像个样子呢?至今,连美国人都知道,他们的政治人物与民众还经常会干出违背民主价值理念的事儿。更别说那些追随美国、欧洲这些民主国家的步伐,而有不同历史传统、文化背景与处于不同经济发展阶段的国家。
   
   
   
   从引进“器物”到引进“制度”,其实并不难,难的是引进与民主相配套的价值理念。引进“器物”,一个强人,或者专制政府,都可以做到,例如清朝政府;“制度”的建设,靠一些优秀的政治人物或者一场革命,也大致可以搞定。唯独这价值理念,却需要上下齐力,且是反几千年独裁与专制的“洗脑”,属于“自己革自己的命”,相当不容易。
   
   
   
   一些一夜之间推翻专制制度建立了“民主”制度的国家,在革命前由于独裁压制没有足够的民主理念启蒙,一些民主的价值理念甚至被故意歪曲,而“民主”后也因为不时兴“宣传”而停止对民主理念的传播与推广,结果为数不少的“民主国家”从执政者到民众,几乎都不谈民主理念与价值观。伊拉克与埃及的情况就属于这种。民主制度一夜之间建立起来后,很多人想问的是:埃及到底有多少人接受了民主的价值理念?或者甚至可以更进一步问一下:埃及有多少政党与政治人物真正理解并接受了民主自由包容的价值理念?而不只是接受了这个别无选择的民主制度?
   
   
   
   埃及革命后,我几乎没有看到任何一位埃及的新领导人发表过一篇完整的像样的对民主理念的文章与演讲,尤其是同埃及实际情况结合起来的民主施政纲领。 我以前以为是语言问题,后来专门找人翻译了中东主要政治人物革命以来的演讲与报告,发现他们很少反复、耐心的重复那些伴随民主制度的价值理念。你再看看美国与西方民主国家的政治人物,至今为止的哪一次演讲,不都是把民主的价值理念挂在嘴边?几乎做到了天天讲时时讲。
   
   
   
   如果我们站在这个角度检视一下此后地球上逐步走上民主道路的国家,其民主质量的高低,几乎都是同引进“理念”分不开的。有人可能会说我自己是写文章的,所以才会强调表达民主理念的演讲与宣示的重要,其实不然,建立或者引进任何一种制度,必须要有与之配套的价值理念。
   
   
   
   允许我拿毛泽东举一个例子。毛泽东引进了马克思以阶级斗争为主的社会主义制度建立国家后,大家还记得屡次政治运动都在干什么吧?不错,都在灌输民众这个制度需要的价值理念。我们这个年龄的人至今洗澡和上厕所都还情不自禁地哼那些“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政治口号与含情脉脉的红歌,就是那时被灌输进脑子的。那个时期,也是马克思的社会主义制度在中国最“成功”的时候。同毛泽东对任何制度必须有相应理念支撑的理解分不开。如果挂羊头卖狗肉,实行某种制度,却拥有另一种价值理念,那是绝对要乱的。
   
   
   
   可是,民主制度的“悖论”是这个制度本身反对向民众灌输理念,反对洗脑。对于那些经过几百年潜移默化的“洗脑”(以文艺复兴与启蒙运动的形式)的西方民主国家,这并不是一个问题,可对于那些一夜之间建立了民主制度的国家,问题就大了。你能相信西方白人靠“文艺复兴”与“启蒙运动”教育、洗脑了几百年而建立起来的制度,其他民族一夜之间引进过来,就能运转如常?就是开汽车与驾飞机,也得经过适当的培训与训练啊。
   
   
   
   但到哪里去培训与训练?我是反对素质论的,但如果一个国家的民众连民主是什么都不清楚,或者一群习惯当奴隶的人,也是无法实现民主,至少无法实现高质量的民主。我还曾经说过,民主制度下,民众的民主素质更容易提升,但如果没有拥有一定民主素质的民众,突然到来的民主制度很可能玩不转。这又是一个我们不得不面对的悖论。
   
   
   
   其实,能打破这个悖论的,只能是那些率先觉醒的民众;是那些不顾个人安危,坚持在非民主国家推广民主价值理念的人,如甘地、曼德拉与金大中和台湾许多民主启蒙先锋;是那些在威权体制里却良心尚存,并能够顺应历史潮流,最终松开紧握权力双手的“独裁者”,如中国的蒋经国。
   
   
   
   埃及已经民主了,这是可喜可贺的,但不幸的是,他失去了向世界推出自己的曼德拉与蒋经国的机会。假如我是穆巴拉克,我一定会在执政的三十年间,在保持稳定的情况下,逐步放开对社会的控制,一步一步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放开媒体,允许宪法赋予公民的言论自由的权利,允许宣扬民主自由的价值理念,允许公民运动,为埃及的转型做准备。等到时机成熟时,松开紧握权力的双手,还权于民,让埃及有序地走向民主,走向自由,走向光明——
   
   
   
   那时,埃及的民主转型一定不会像今天这样乱;穆巴拉克也一定不是呆在监狱里;他的雕像,很可能会像埃及的金字塔一样,让后世的埃及人感到骄傲。
   
   
   
   杨恒均 2013.8.7 《埃及怎么了》系列之三
   
   
(2014/04/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