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埃及怎么了?——你为啥要民主? ]
杨恒均之[百日谈]
·卖火柴的小女孩与垃圾箱里的小男孩
·路边谈话:我们的中国梦
·新一届领导人教官员们如何“说话”
·博客获奖感言:假如你打我的左脸……
·杨恒均:腐败不除,中国将再次回到原点
·依法治网,不但打击坏人,更要保护好人
·以史为鉴,顺应民意,慎用军警
杨恒均2013年文集
·2012年终稿之“公知篇”:立言、立功、立德
·老杨日记(2013.1.4):爱你一生一世
·悼念父亲
·我的边缘人生:远离中心,珍惜自由与生命
·路边谈话:谁改革,我就支持谁!
·秦人不暇自哀,老杨头哀之
·中国领导人的传记为啥由外国人写?
·十张照片解读邓小平
·小平与林肯:继承与超越
·[两会观察]能不能先把咱的人大制度说清楚?
·[两会观察]“刁民”把官员都当成了“嫌疑犯”
·杨恒均:为何改革?不改又如何?
·启蒙者——父亲杨新亚
·最高法院获最高反对票,冤不冤?
·“天下第一村”的致富秘诀
·黑眼睛看世界:我们结伴去旅行吧
·从习近平和奥巴马的“鞋论”看两国外交
·黑眼睛看世界:我所体验的制度自信
·没有压力,执政者不会主动改革
·在拼爹拼关系的时代,屌丝拼什么?
·夫妻一个看微博一个看新闻联播,怎么办?
·粗制滥造的抗日剧羞辱了谁?
·以禁止孩子入学的方式惩罚家长是违法的
·十年网络,风雨写作,托起底线
·如何评价为国权与民族尊严奋斗的前辈?
·中国司法,不要弄到“挟洋才能自重”
·后宫戏与性奴绑架案
·快乐的孔夫子和欢乐的老杨头
·访澳中国游客为啥不去唐人街?
·港人的焦虑:香港走入死胡同?
·西方国家不允许“人肉搜索”吗?
·富翁、精英和穷人为啥都要送孩子出国?
·中国领导人为啥不去唐人街?
·中美最棘手的问题还得“私了”?
·一位“文科男”对转基因食品的看法
·情报、间谍与国家那些破事儿
·照镜子、洗洗澡与清党整风那些事儿
·公务员已成高危职业?
·少女爱大叔,有如老鼠爱大米
·我对儿子讲台湾
·英雄斯诺登为何穷途末路?
·第一夫人:从干政、从政到执政
·杨恒均:我与气功大师
·美国越南白宫握手,中国应否紧张?
·埃及怎么了?——从穆巴拉克到穆尔西
·埃及怎么了?——你为啥要民主?
·埃及怎么了?——如果我是穆巴拉克
·法官集体嫖妓,咱群众也有责任啊
·对官媒刊登有争议文章的两点建议
·日本何处去,中国怎么办?
·日本真有那么优秀吗?
·法治社会反腐——刑必须上大夫
·“井冈山精神”能否遏制腐败?
·领导家变,怎么办?
·井冈山VS庐山:革命打败人文?
·打击“网络谣言”不应损“网络反腐”
·从“床上功夫”看中国经济崛起
·官员为民定底线,谁给政府划红线?
·苏联为何输掉冷战?
·这事你们真不该瞒着党中央
·谨记小平“不争论”,实干兴邦,空谈误国!
·昂山素季是英国的间谍吗?
·读者来信:好小贩与坏小贩,好城管与坏城管
·保险箱的故事:贪欲、情意、道义
·比贫富差距更可怕的是尊严差距
·读者来信:一位爱上妓女的屌丝的迷茫
·如何吸取苏联亡党亡国的教训?
·返璞归真习仲勋的历史功绩
·对不起
·这年头,当坏人也不容易啊
·中国外交:从寻找敌人到结交朋友
·勤劳的中国人为啥不受欢迎?
·从“杀光中国人”看美国的种族歧视
·新疆日记之爱在新疆
·中国反恐要吸取美国的教训
·盘点我在美国遭遇的种种歧视
·日本学生说,日本得了“和平痴呆症”
·网民视角解读《决定》改革计划
·磨磨叽叽的日本人让我发疯
·日本人自暴家丑:对中国是羡慕嫉妒恨
·老杨头谈改革与《决定》
·《决定》为何能让左右、内外、上下都满意?
·中日开战,日本准备好了吗?
·网民对推动《决定》改革功不可没
·中美之战,打还是不打?
·西班牙日记:天空、火腿、邮局与教堂
·在西班牙听闻曼德拉去世想到的三点
·中国高考改革为啥让美国不安?
·光有曼德拉和甘地是不够的
·“千古逆贼”张成泽判决书:千古奇文
·东北亚成火药桶,中国准备好打仗没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埃及怎么了?——你为啥要民主?

   我在国内写博客多年,由于常常提及民主,自然就经常遭到网友的质疑:你安的什么心?为什么要民主?最极端的例子恐怕是最近王小石的那句狠话:“我父母需要安享晚年,我孩子正在茁壮成长,居心叵测的天使、导师、公知们,你们若想在中国通过掌控舆论煽动乱局,就必须在我身体上踩过去,我若有一口气,都要让你们功败垂成!”
   
   
   
   对民主的最大误解往往源自于对“为什么要民主”这个问题的回答。为什么要民主呢?因为美国希望大家都民主,方便他统治全球?还是有些人希望通过民主这个手段夺取政权,成为执政者?又或者是为了经济发展、国家强盛、民族复兴?这些都沾边,但都扯得有些远,简单一点说,民主是每一个觉醒的人内生的一种基本需求,就是你想参与到国家对你的管理之中。正如你的事你想做主,你们家的事,你不想外人完全帮你做决定一样。


   
   
   
   从这个意义上说,民主根本无所谓好坏。你的事你自己做主,你做主去做的事,可能是好事,也可能是坏事,例如,假如你是傻瓜一个,可能有些决定还真不如人家帮你做更有利于你,对不对?因此,还可以推断出:民主既然是每个人内生的一种愿望,自然只有因此种愿望而追求得来的民主,才是最稳固最和谐的好民主。
   
   
   
   埃及的民主是怎么到来的?坊间有一个说法,就是美国引导甚至主导了两年前的“阿拉伯之春”,其中最有力的证据就是这之前希拉里曾经在中东大放厥词。但说实话,这是有点向美国脸上抹金了,比当初把苏联主要因内部原因而崩溃的功劳完全归于里根更不靠谱。美国固然希望埃及发生变化,但他希望的变化是自己的老友穆巴拉克主导的“和平演变”——民主化加继续世俗化,民主化后更听美国的话。再说,希拉里当国务卿时,奥巴马和她在是否向外积极扩张民主上本来就不同调。埃及革命后,美国对穆尔西政权始终不冷不热,也说明了这个问题。
   
   
   
   那么,如果不是美国,又是谁把埃及搞民主了?突尼斯、埃及、利比亚以及现在正打得如火如荼的叙利亚,几乎都没有一个堪称“民主领袖”的人,也没有致力于实现民主化的靠谱的政党,可这些年只要一发生类似的革命甚至暴乱,大家几乎都毫不犹豫地认为:要民主了。你还别说,革命与动乱之后,某种特色的民主还真就如期而至,取代了独裁。
   
   
   
   这种因民众讨厌独裁专制揭竿而起从而“别无选择”走向民主的国家越来越多,即便伴随着流血、混乱甚至动乱,可依然没法挡。这波民主浪潮席卷的是最后剩下的最顽固的非民主国家,与由资产阶级民主革命领袖带领,依靠启蒙知识分子、中产阶级与底层民众相结合,通过战争、流血的方式得来的原创民主国家(法国、英国、美国)不同;也和二战以后那批赶走了侵略者与殖民者而走上民主之路的国家不同;同经过冷战对峙磨练的一些国家最终推翻本国独裁而实现民主也不同。这些国家的民众在推翻独裁者后,看起来别无选择,民主成了他们唯一的选择,民主好像传染病似的。这当然与美国为首的西方民主国家影响力巨大有关,但说所有的民主转型都是美国策划与支持的,就不客观了。
   
   
   
   今天这一讲,让我们停留在这个问题上,那就是你为啥想要民主?你为啥追求民主?我想先离开埃及,谈谈我们这里的情况。这些年,通过网上和线下接触的一些人,我粗粗把中国想要民主的人分为下面几类:
   
   
   
   有相当大一部分人追求民主是为了自己和后代能体面的生活在更加和谐的社会里。以中产和精英为主,包括权力精英、财富精英和知识精英,他们是体制的受益者。他们的眼界比较开阔,对民主有相当的了解,很多人还去过西方等民主国家“实地考察”。 他们希望子女生活在民主之下,不要像他们现在这样,争名夺利很辛苦。
   
   
   
   但对他们自己来说,追求民主是有风险的,有些甚至连说都不敢说。最方便的办法是:民主不来,那我们就走过去呗。结果我们看到,从权力精英,到财富精英,现在终于轮到知识精英,都纷纷把他们的子女送到国外。帮孩子买张机票就实现民主了。孩子的问题解决了,至于他们,继续在这里当精英吧。说实话,由于我们这里在公正、公平上还存在很大的问题,弱势群体还不能用法律保护自己,在这地当精英,高人一等,比在什么都讲究平等与人权的西方要“舒服”和“方便”得多。
   
   
   
   第二类就是一些被网友称为“职业革命家”的,也是把民主当成政治追求与终身职业的,他们准备在民主到来后从政,继续搞民主。 其中不少人等到民主一来就作势竞选市长县长议员或者总统什么的。网友开玩笑说,北京这类“准总统”都上千个了,有些直接以“X总统”互称。其中一些心急的,现在就开始为争夺总统宝座而大打出手。这一批职业革命家经常受到诟病,又经常去诟病别人。弄得不明真相的群众一听到民主,就想到他们,捂住鼻子走开了。他们中相当部分人对民主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但也有相当部分人对民主事业做出了更大的损害。
   
   
   
   还有第三类,也是我写博客后接触的比较多的一类。他们大多来自中、下层,因为自己切身的遭遇而对现实产生不满,例如失业了,受到贪官欺负了、被拆迁了,又或者只不过因为最近不顺心了等等,有了求变的想法。这一类人很多,力量也挺大的。但其中真正想要民主,或者知道民主到底是啥的,并不是那么多。房子要拆迁了,他们拿宪法甚至举起了“宪政”的旗子,钱一到手,马上消失不见;家人被打死了,要死要活要求公正、公平,拿到钱了,你才发现他们要的公正公平原来像萝卜白菜一样,是有价钱的。
   
   
   
   我就碰上一个这样的例子:一位网友说要跟随我“闹民主”,原因是他女朋友的老爸嫌贫爱富,说他不在县城买房子就不让女儿嫁给他,他写长信给我,义愤填膺地说,杨老师,听说你在搞民主,在民主的国家,就不会嫌贫爱富了吧,她爸爸是个当官的(后来一问,也就是个镇长级别的),这种人太专制,看起来不搞民主不行了……
   
   
   
   这类网友并不在少数,他们以为民主一来,就像当年人民的军队“打进西安城市,一人抱一个学生妹”一样。当然,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想一想,民主来了,现在平均每个人玩弄和包养十几甚至几十位二奶的贪官污吏就有所忌惮了,也没有那么多公款可用了,二奶就会去给人家当大奶,这使得更多的男人有女可泡,有婚可结。
   
   
   
   当然,不管是哪一类,无论动机和行为如何不同,都有其一定的作用,不能要求一律,更不能诛心,那种强调自己追求民主的动机纯正,说人家的不好,就更要不得了。但不得不承认,新兴民主国家民主质量的高低,和那个国家中追求民主的大多数属于以上哪一类还是有很大关系的。我们也应该注意到,在埃及等民主化的过程中,别说没有出现甘地、曼德拉、金大中这类民主运动的领袖,就是普通民众的政治诉求,也从来没有那么明确过。他们只是推翻独裁后顺理成章地“民主了”。那么,这些突然之间“民主了”的国家,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呢?我们下一讲更深一些展开。
   
   
   
   
   杨恒均 2013.8.1 《埃及怎么了》系列之二
(2014/04/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