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埃及怎么了?——从穆巴拉克到穆尔西]
杨恒均之[百日谈]
·西方教育让我儿子失去了“理想”
·九十年的变与不变,五四的希望与失望
·温总理为啥愿意与匿名网友对话?
·我爱真理,也爱我的老师
·奥巴马和马英九策划对付中国的“阴谋”? 
·带你参观我为地震受难者建造的纪念馆
·杭州不安全,澳洲也不一定安全!
·我们今天需要什么样的启蒙?
·我为邓玉娇辩护——谢谢你用修脚刀启蒙了我!
·从“广场”到“法庭”的捷径是互联网
·戴上博士帽,我就是知识分子了吗?
·你是不是间谍?
·当国歌响起来…… 
·每一滴血,都是热的!
·是谁下令开枪的、到底杀了多少人?
·在柏林大屠杀纪念馆思考人性与制度
·我们需要家长,但不需要大家长!
·美苏间谍战给我们的启示
·在欧洲感受普适价值观
·改变游戏规则,许宗衡也许还能当深圳市长
·绿坝为花季护航,谁为公民的隐私护航?
·中国再也不需要时评了! 
·在德国波恩碰上一起“群体事件”
·29岁当市长没错,质疑29岁当市长也没错
·冲不破黑白边界的麦克尔越过了生死界
·对互联网上的谣言、暴力和混乱的一点看法
·躺在儿童医院的孩子们是如何受伤的?
·暴君给我们留下了如此丰富的精神遗产?
·人民军队要为旅游社的信用保驾护航?
·行走在消失的土地上
·七月七日,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世界上还有很多墙需要推倒……
·从欧洲的两个案子看他们如何清算前朝官员
·本次列车终点站:奥斯威辛
·谁在隐瞒50多位学生死亡的真相?
·大陆富人应该“包养”大学楼而不是大学生
·失言的奥巴马与被忽视的北朝鲜民众
·苏联东欧转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一个博客写作者的理想是什么?
·改革开放三十年:从致富光荣到仇富有理
·从克林顿访朝看老干部发挥余热
·美国是靠什么度过难关的?
·赖昌星,祖国妈妈喊你回家吃饭
·海外华人比我们更爱国吗?
·留学澳洲的富家子是不是坏孩子?
·以和谐的心推动中国进步
·马英九、陈水扁是如何应对灾难和错误的?
·如何让热比娅、达赖在国际上寸步难行?
·一夜变天的日本能否维持稳定?
·我为啥活得像一名罪犯?
·民主价值观与民主制度之关系
·奥巴马总统竟然无权对中小学生演讲?
·吴敦义尝到了“民主发展太快”的甜头
·我为啥不批评毛泽东的崇拜者?
·60周年之:少拆一点,多建一些
·60周年之: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建国”
·60周年之:谁是共和国的敌人?
·60周年之:我们有幸见证无与伦比的时代
·60周年之:那满满一火车的鸡蛋到哪里去了?
·60周年之:党内民主呼唤有良知的党员站出来
·我的恶搞人生:打飞机、霹雳舞与间谍小说
·60周年之:我们应该怎样与国际接轨?
·为了健康活到60岁,我要绝食——减肥!
·不一样的舞台,掌声依旧响起来……
·网络危机四伏,间谍就在你身边!
·我们离法西斯、民主和诺贝尔有多远?
·有所敬畏,才能无畏
·赛车手韩寒泄露了国家机密?
·洗脚的妹妹说,美国人都要气死了……
·世界各国打黑靠的是什么?
·中国人的进步:我不再从外媒了解中国
·外交杨皮书之一:索马里海盗“持剑经商”
·谈谈美国的霸权与“持剑经商”
·美国对华外交是基于“中国的稳定压倒一切”
·以夷制夷:用美国人的价值观来制约美国!
·我们用什么来制约崛起的中国?
·谁能回答钱学森最后的提问?
·老杨日记:看11月3日的新闻联播谈普世价值
·老杨日记:伍佰元面值欧元的秘密……
·李光耀为啥要拉美国制衡中国?
·老杨日记:向驻扎在伊拉克的美军致敬!
·网志年会发言:为“消灭”真理而奋斗!
·从亚洲崛起看文化与制度之关系
·互联网上的对话是可能的吗?
·北大校长比火车站的陌生人更值得信任吗?
·我的大江大海1989:海南在等什么?
·在北京享受着言论自由的台湾人
·我为何写博客?——奥巴马回答了这个问题!
·有一种致富是犯罪,有一种富裕是耻辱!
·一澳洲留学生说:我爸每天才赚75万……
·美国访民想见总统,只要打出这样一条标语……
·民主到来之前,我们该怎么生活?
·从深圳限制访民和官员的自由谈起
·什么是检验民主大辩论的标准?
·有感于CNN被选为推销“中国制造”品牌的电视台……
·马英九违反宪法,我要到台湾去维权……
·从台湾和澳洲选举看两地的民主差异
·我们如何面对即将到来的2012?
·杨恒均向你推荐《世界人权宣言》
·她们爱上了祖国母亲的丈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埃及怎么了?——从穆巴拉克到穆尔西

   两年前,突尼斯小贩之死引发中东“茉莉花革命”。一年前,埃及变天,执政三十年的独裁穆巴拉克身陷囹圄。随后埃及举行了四千年历史上的头一遭民主大选。穆尔西当选总统。一年后,反对穆尔西的民众占据广场,军方介入,废黜穆尔西。目前,支持穆尔西与军方的人群占据广场,相持不下。
   
   
   
   对于埃及来说,这并不难理解,埃及一向有军人干政的传统,今天民众上街同两年前民众上街的理由差不多一样:对持续恶化的经济与高失业率,以及对执政当局的诸多表现极度不满。很多人不理解的是:埃及已经民主了,为啥还会这样?他们不理解的不是埃及,而是民主。


   
   
   
   埃及怎么了?埃及的民主怎么了?今天我们一说到民主,都会立即拿美国、欧洲和澳洲等作尺度,只要比这些国家差的,就开始痛心疾首、口诛笔伐,甚至痛不欲生,好像上了民主的当,悔不当初。同样,一说到专制与那些不民主的国家,就立马拿北朝鲜当坐标,经济发展快点,人权好一些,就不可一世,沾沾自喜,自信心都膨胀到宇宙了,仿佛几千年的制度今天才焕发了第二春似的。有这种心理可以理解,但如果带着这种心理来看埃及,解读埃及的民主,恐怕就大错特错,也会误人误己。
   
   
   
   “阿拉伯之春”两年来,埃及的局势一直不稳,部分原因要归咎于穆尔西上台后的倒退。从去年他推出宪法后,民望就直落。去年11月份埃及爆发了反穆尔西大游行。当时埃及监狱官员透露,穆巴拉克一直通过报刊跟踪事态发展,他对同在该监狱服刑的两个儿子说:“我以前就警告过将发生这一切,这是不可避免的。”穆巴拉克把他之后的埃及形容为“一片混乱”。半年过去了,穆尔西终于沦为阶下囚,要和穆巴拉克成为狱友,埃及从混乱到动乱,穆巴拉克还会有什么感叹呢?
   
   
   
   其实他的意见与感叹已经不重要,也没有人会关心,如果他还有一丝自知自明的话,他应该观察到一个令他沮丧的现象:当今陷入混乱的埃及,支持军方的,支持穆尔西,支持自由派,支持保守派的人群都走上广场,各据一方,摇旗呐喊——然而,几乎没有人公开站出来支持穆巴拉克,希望他重新执政,回到那个没有“混乱”的相对稳定的时代!
   
   
   
   这才是观察埃及与民主最应有的视角,也是从历史的高度看埃及问题的关键所在!说实话,虽然穆巴拉克执政后期经济陷入衰退,但从世俗化与融入世界甚至在某些政治改革方面,穆巴拉克并不比穆尔西差。然而,为什么执政三十年,被推翻才一年,就被人们彻底地忘记与忽略了?人们难道不怀念他执政时铁腕维系的稳定与“和谐”?
   
   
   
   埃及民众因为对糟糕的经济状况不满起而闹革命,推翻执政三十年的穆巴拉克,实行了民主。对埃及人来说,民主不是一个可有可无的选择,而是人类发展到一定的阶段,不得不做出的唯一选择。埃及民众一次又一次上街,进行“二次革命”,不是因为他们希望实现民主制度,而是他们无法过下去,在排除了几千年尝试过的各种制度后,不能不选择唯一剩下的民主制度——传说中最不坏的那种制度。
   
   
   
   埃及只不过重复了地球上大多数国家走过的路而已。从1973年算起,短短四十年里,全球多达100个国家完成了民主政治的转型。其中有相当一部分国家并不一定发展得很好,甚至长期陷入了经济低迷,也有一些国家发展得不错,例如已经从中国新闻中逐渐消失了的全球第一大穆斯林民主国家印度尼西亚。但不管发展得好,还是不好,所有走上民主之路的国家,几乎没有一个退回到不民主时代的。混乱甚至正经历动乱与暴乱的埃及如此,刚刚发生爆炸、不停流血的伊拉克也一样。
   
   
   
   我观察到,全世界大多国家的媒体在报道埃及局势时,几乎都会提到埃及是否已经准备好进入民主时代这样的问题,但大家更关心的是埃及是否能够在民主化的道路上更进一步,从而摆脱混乱。唯独中国的一些媒体会从另外一个角度切入,把当今的混乱同穆巴拉克的“稳定”相比,从而得出今不如昔的结论。他们暗示的是埃及应退一步回到穆巴拉克时代,从而摆脱混乱。
   
   
   
   可惜,这些人同穆巴拉克一样糊涂,到死都搞不清楚:埃及民主转型中历经的混乱与动乱,不是因为没有了穆巴拉克,而是因为穆巴拉克曾经在那里统治太久的缘故!穆巴拉克已经永远成为埃及的历史。我们对穆尔西也不必大惊小怪,民主一定要付出代价,包括独裁者、民众与那些运作民主制度的政治人物,除非你可以永远留在不民主的时代。政党轮替后的第一位民选台湾“总统”陈水扁不是现在还在监狱里?韩国民选后的多位总统,几乎都受到过司法追究甚至坐过牢。
   
   
   
   更何况,埃及经历了五千年的奴隶与专制、极权社会,走上民主的道路还不到一年,哪里会那么顺利?我多次强调这样一个观点:独裁专制几乎都是突然倒掉,而民主制度却不可能一天建成。推翻专制并不难,建立民主却不怎么容易。埃及民众因民生而上街,最终收获了民主。且不说一夜之间生活在民主制度之下的埃及人是否准备好了,是否真的拥抱了自由、人权、民主、包容与妥协的现代民主理念,单单就埃及民主制度本身,也存在很大问题。
   
   
   
   这个崭新的民主制度是否能够与埃及古老的历史传统、文化与现阶段的经济发展融合到一起?埃及能否从“一人一票”选总统的制度到逐步完善对权力的监督与分权制衡?这个古老的国家能否学会运用民主机制,例如议会里的斗争、法院的斗法、媒体的监督,广场上的抗争,以及政党与政治人物的博弈,来代替不妥协的流血与你死我活的军事政变?
   
   
   
   这些,只有时间能够回答;我们,不妨耐心一点,给这个古老而年轻的国家一点时间。好在,时间好像总是站在民主的一边,对不对?
   
   
   
   杨恒均 2013.8.1 《埃及怎么了》系列之一
(2014/04/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