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黑眼睛看世界:我们结伴去旅行吧 ]
杨恒均之[百日谈]
·邓小平是中共最了不起的领导人
·依法治国的关键是依法治党、依法治官
·为周小平辩护
·各国领导人如何获得资讯?
·澳洲人怎么看藏在澳洲的中国贪官?
·能限制权力保护权利的法治才是真法治
·你们要怎样超越邓小平?
·今天,你改革了吗?
·奥巴马活得也不容易
·光棍节忠告:爱啥都不能爱人渣
·北京烟花让澳洲外交官得了忧郁症
·在中国没遇到抗议的安倍怎么想?
·一生中,你一定会当一次“异议分子”
·三块墓碑
·从朝鲜“越境执法”召回留学生想到的
·中国男人为啥配不上中国女人?
·中国官员为啥不辞职?
·中国出了个蒋经国
·国民党的输和赢:输掉选战,赢得合法性?
·美国为啥不抓白人警察来维稳?
·澳洲会配合中国海外追贪吗?
·写在“宪法日”:让宪法成为正能量
·你的后台是谁?
·公务员怎么了?
·从悉尼劫持事件看西方文明的困境
·反美人士为啥更容易得到赴美签证?
·24小时:一个都不能少
·中美两国的外交目标有啥不同?
·为啥要读习近平?
·抓20万贪官,保20年平安?
·2014,老杨头都写了些什么?
·抵制圣诞节?海外华人应警惕!
·周末剧场:秦城风云之越狱
·2014年总结:失望与希望
杨恒均2015年文集
·我给中纪委的一封公开举报信
·千万别惹奥巴马
·中国外交如何才能走出困境?
·三思恐怖袭击与思想、宗教、言论自由
·习近平反腐动了谁的奶酪?
·周末剧场:荒岛生存记
·周永康为何要“大干一场”?
·王沪宁二、三事
·老杨日记:包容、屠杀、在一起
·美国更需要司马南这样的公知
·制造一个你可以打交道的敌人
·无人喝彩的精彩?
·菊与刀:我在倾听沉默的声音
·公务员不支持习总反腐吗?
·英雄与敌人
·从街边的廉政公署说起……
·中国VS美国:服软了,还是搞定了?
·一党领导下的法治能否成功?
·2015反腐展望:还要抓哪几个大老虎?
·春节三记:年味、红包、爱情
·新年愿望:文艺写腐败,现实少腐败
·2015年习总执政有哪些看点?
·对香港断电断水断猪肉?
·这样的将军能保卫国家吗?
·“羊群”提案:中国“特务机关”应更透明
·防止官员从“乱作为”到“不作为”
·西方国家为啥不照搬中国模式?
·总理记者招待会的另类观察……
·我为啥支持习总的反腐与改革?
·中国能出李光耀式的“家长”吗?
·别了,新加坡家长李光耀
·你可以当李光耀,但我不是新加坡人
·“中国特工”和他的女人们……
·新加坡人今后怎么生活呢?
·如何看“广州区伯”的偏执与偏激?
·谁在抵制反腐?谁在支持改革?
·中纪委应介入调查“区伯嫖娼”
·毕福剑的事有那么严重吗?
·央视应续用毕姥爷的13条理由
·希拉里能成为美国第一位女总统吗?
·中国为什么遭遇“双重标准”?
·习总已定好官员公布财产的时间表!
·西方人羡慕中国特色的监督
·贪官二奶劝我赶紧逃跑……
·再见温哥华:朋友不曾孤单过……
·只有萨达姆才能稳定伊拉克?
·习总反腐,海外华商怎么办?
·被审判的不只是被告……
·国民党为什么会输?(2016年1月15日)
·重建中国商人形象
·我能不当杨恒均不?
·如何对孩子讲自由、平等、公正
·拜托,这不叫贿选
·《摔跤吧》传递的真能量值得商榷
·我们为什么言必称美国?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假如戈尔巴乔夫的改革成功了
·我的脚很累,但我的灵魂却逍遥自在
·戈尔巴乔夫的改革为啥失败了呢?
·对比一下这两条新闻,看看什么叫法治
·怀念我敬爱的沙叶新老师
·胡锡进被删的微博触动了哪条红线?
·香港累了
·蔡英文执政,两岸统一的三种途径
·走过台湾二十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黑眼睛看世界:我们结伴去旅行吧

   我走过很多地方,号称去过一百多个国家,虽然有些只是走马观花,连名字都说不全,但细算起来,即便没有一百,也已经超过九十个了。近日在清理老照片时突然发现了一张我在日本街头的旧照,穿着有点不合身的西装,当时还挺苗条的身子骨和一张“吹弹可破”脸蛋儿构造出一副装B 的模样,玉树临风、人见人爱……可问题是,我竟想不起那次去日本干什么来着(不是因为保密,确实想不起了。穿西装,应该是出差吧),要不是照片上显示的日期,我甚至都忘记那时去过一趟日本。
   
   
   
   出国很多次,我大体分了一下,共有六种旅行形式。第一种是参加工作后陪同各级领导出国访问,虽然前后也就5次,但第一次去了美国、南美多个国家,韩国、日本以及东南亚的越南、柬埔寨、泰国等,总共有近20个国家。


   
   
   
   当时我只有20多岁,陪同的都是超过五十岁的级别不低、神秘兮兮的大领导,但初生牛犊,我从来也不当回事,例如同负责扫黄的领导一起看美国的色情片,发现领导竟然是第一次看,我竟露出“这东西在国内到处都可以搞到”的表情(见博文《我和负责扫黄的领导一起看色情录像……》)。实事求是地说,陪同一些政府领导出国(包括陪同他们在国内出差),有意无意中还是学到了很多东西。他们效忠我后来唾弃了的那个体制没错,但他们的经历、思想(哪怕是多少被扭曲的思想)与追求,对我人生都有较大的影响。那个时期,影响我放开玩的最大障碍是我总是在谈恋爱,每次都牵挂着国内的某一位美眉,又没有手机、QQ和微信等联系方法,弄得牵肠挂肚的不说,还归心似箭。
   
   
   
   第二种旅行方式是我到香港中资旅游公司工作后,以参团的方式去旅游。由于在旅行社工作,经常会碰上打折甚至旅行社送出来的旅游指标(做推广),没有去的地方,偶尔会选择跟团走一趟。这种旅行比较轻松,吃喝不用自己操心,以前陪领导是我伺候他们,现在是导游服侍我。但这种旅行是真正的走马观花,去过后也就留下“到此一游”四个字。我计算了一下,按照香港旅行社的便宜报价,一位公司普通白领,以这种方式走遍世界,根本不难。如果把目标定在一百个国家左右的话,可能花费都不会超过五十万人民币。唉,人生一世,不用50万人民地币就可以“走遍世界”,你为啥还那么傻BB地死守着北上广的几套房子,弄得自己人不人、鬼不鬼?你当国家的奴隶也就算了,还要当房奴?
   
   
   
   第三种旅行方式是留学、移民,生活在外国的土地上,深入体会另一种文化与制度。这当然是增加知识、丰富思想的最行之有效的旅行方式,但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有机会。即便这样出来的人,他们对所在国的认识,也有所不同。例如,我在早期就犯过一个错误,因为我是在香港工作了相当长一段时间(工资还不低)才到美国等西方国家来工作,经历中少了一般中国人出国后的一个重要阶段——留学、挣钱、弄绿卡,这使得我没有亲身体会到中国人出国定居经历的种种磨难和伤痛。后来我做了修正,于是更能引导青年人如何看这种磨难:到另外一个文化与制度不同的国家,白手起家,并不得不使用种种不合要求甚至不合法的方式留下来(获得绿卡),肯定有些艰难,但你该怨谁呢?当初出来留学时人家国家的签证处都要求你必须回国啊,你为什么一定要偷偷打工,还死乞白赖地坚持留下来?也许,这个能帮助你深入认识不同的制度对我们每一个人生活与工作的重要性。
   
   
   
   第四种旅行方式,就是后来从事智库工作、学术研究与博文写作后,被邀请到各地去交流、开会与讲学等,大概也有几十次,每一次都能顺便旅行到一些周边国家,前后又去了几十个国家。这种开会与讲学都是邀请方出钱,一开始认为不去白不去,所以都接受了。后来年岁渐长,去的地方也多了,开始婉拒。婉拒还有一个理由是,我为自己定下规矩,每一次开会,只要有发言,一定要讲出一些新的东西,至少是前人学者与专家没有提到过的,否则就觉得对不起会议举办方与长途飞行。但这样做,谈何容易?互联网上的青年人,还有什么“没有谈到过的”,还有什么想法是新的?所以,没有好观点的时候,我就不去了。当然,这种开会,如果都不那么小气地只提供经济舱飞行,就更好了。对我来说,十几个小时的飞行,反正也是看书,无所谓什么舱位,但看到一些做小生意的,最多让自己的亲朋友好与二奶富裕起来的人都能坐商务舱,我们这些忧国忧民,又对会议甚至人类思想有一点点贡献的人只能挤在经济舱,可去可不去的,就不去了。对了,借参加会议到处走走,如果是脱队旅行,基本上都是一个人,有点孤单。作为一名孤单的写作者,在国内“走遍中国”时我可以享受并从“孤单”中得益,但到国外,形单影只,还是不太好玩。不过,可以出一些非常优秀的思想与博文,都是孤独造的孽。
   
   
   
   第五种是家庭旅行。入乡随俗,一般来说,发达国家的工薪阶层,每年都有20天左右的假期,仅靠工资也都能负担一年一次的国外旅行。只不过像我们这种根在中国,父母老一辈生活在中国大陆的人,几乎每年都把这一次“国外旅行”的机会用在了中国。按说,孩子大学毕业时,也应该可以旅行十几次,去了几十个国家,但现在算起来也就一个国家:中国,十几次旅行都是“回家”。
   
   
   
   第六种是我要特别推荐,也是我现在唯一还享受的旅行方式就是同一帮“狐朋狗友”结伴旅行去。这个最早是信孚集团老板,也是中国著名的博客作者、意见领袖信力建先生发起的,我和他一起参加的有这么几次:第一次是2007年同鄢烈山、笑蜀等十位兄弟前往俄国;2009年同金雁、秦晖、秋风、张鸣等十几位师友去东欧多国;2011年同袁伟时、余以为等几位好友去希腊;2012同徐列、赵夙岚等几位总编去日本,还有刚刚同杨东平、陈有西兄一起去以色列、约旦等。
   
   
   
   这样前后又去了十几个国家,除了少数几个如以色列、约旦等以前没机会去,其它的大多我以前都去过,可为什么还要专门去“玩”呢,就是因为有人结伴同行,玩的不是风景,玩的是“与你同行”。同这些朋友(大多是志同道合的)一起旅行,一路上眼看风景,耳听传道与教诲,同吃同住,实在是胜读十年书,胜过独行千里路。去年,凤凰网也组织了一次“凤凰名博澳洲行”,我和邹明、朗遥远、王冲、叶匡正、童大焕、章文等各位兄弟畅游了悉尼与墨尔本……
   
   
   
   第六种方式看上去是“纯玩”的旅行,但也是我学东西最多的旅程。我称和信力建兄一起的那些旅行为“信孚流动大学堂”,实在是因为那像一个大学堂一样,让人增长知识与见识。我很多受到读者喜欢的博文,就是在这些旅行中炮制出来的。
   
   
   
   当然,这种旅行也有一个缺点,就是得和男人们同房,例如同笑蜀、余以为等睡一个房,这是其它种类旅行中很少出现过的现象。长期在国外生活的习惯,让我宁肯和女人同房,也不愿和这些“臭男人”同住。再说,我的写作习惯是一有灵感就开始写,有时半夜从梦中惊醒(有些就是那些“中国梦”啦),立马坐起来就能完成了一篇,然后倒头再睡。可旅行中与人同住就不能这样随心所欲了,有时不得不去洗手间挑灯夜战,这些,你肯定从我那些旅途中完成的博文中闻出来了吧……
   
   
   
   请继续关注“黑眼睛看世界”系列文章
   
   
   
   杨恒均 2013.3.23
(2014/04/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