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杨恒均:我与气功大师]
杨恒均之[百日谈]
·假如中国不再有贪腐……
·习总对媒体与智库说了什么?
·写作十年还没堕落,我容易吗?
·习总哪篇“博文”最打动我?
·百年中国民主梦,十年香江中国心
·中国如何才能击败日本?
·美国如何靠“三片”称霸世界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老杨头说三道四:我是中国人
·什么时候送孩子出国最合适?
·我们还能从香港学到什么?
·假如我们不喜欢你,你可以走吗?
·中国人为什么喜欢炒?
·卖鹅蛋的婆婆哪去了?
·朝鲜出大事了……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不宜把祖国比喻为母亲的N个理由
·历史会怎样记住你们?
·金正恩去哪了?
·追捕海外贪官最缺的是什么?
·16万吃空饷的与8200万贫困线下的
·邓小平是中共最了不起的领导人
·依法治国的关键是依法治党、依法治官
·为周小平辩护
·各国领导人如何获得资讯?
·澳洲人怎么看藏在澳洲的中国贪官?
·能限制权力保护权利的法治才是真法治
·你们要怎样超越邓小平?
·今天,你改革了吗?
·奥巴马活得也不容易
·光棍节忠告:爱啥都不能爱人渣
·北京烟花让澳洲外交官得了忧郁症
·在中国没遇到抗议的安倍怎么想?
·一生中,你一定会当一次“异议分子”
·三块墓碑
·从朝鲜“越境执法”召回留学生想到的
·中国男人为啥配不上中国女人?
·中国官员为啥不辞职?
·中国出了个蒋经国
·国民党的输和赢:输掉选战,赢得合法性?
·美国为啥不抓白人警察来维稳?
·澳洲会配合中国海外追贪吗?
·写在“宪法日”:让宪法成为正能量
·你的后台是谁?
·公务员怎么了?
·从悉尼劫持事件看西方文明的困境
·反美人士为啥更容易得到赴美签证?
·24小时:一个都不能少
·中美两国的外交目标有啥不同?
·为啥要读习近平?
·抓20万贪官,保20年平安?
·2014,老杨头都写了些什么?
·抵制圣诞节?海外华人应警惕!
·周末剧场:秦城风云之越狱
·2014年总结:失望与希望
杨恒均2015年文集
·我给中纪委的一封公开举报信
·千万别惹奥巴马
·中国外交如何才能走出困境?
·三思恐怖袭击与思想、宗教、言论自由
·习近平反腐动了谁的奶酪?
·周末剧场:荒岛生存记
·周永康为何要“大干一场”?
·王沪宁二、三事
·老杨日记:包容、屠杀、在一起
·美国更需要司马南这样的公知
·制造一个你可以打交道的敌人
·无人喝彩的精彩?
·菊与刀:我在倾听沉默的声音
·公务员不支持习总反腐吗?
·英雄与敌人
·从街边的廉政公署说起……
·中国VS美国:服软了,还是搞定了?
·一党领导下的法治能否成功?
·2015反腐展望:还要抓哪几个大老虎?
·春节三记:年味、红包、爱情
·新年愿望:文艺写腐败,现实少腐败
·2015年习总执政有哪些看点?
·对香港断电断水断猪肉?
·这样的将军能保卫国家吗?
·“羊群”提案:中国“特务机关”应更透明
·防止官员从“乱作为”到“不作为”
·西方国家为啥不照搬中国模式?
·总理记者招待会的另类观察……
·我为啥支持习总的反腐与改革?
·中国能出李光耀式的“家长”吗?
·别了,新加坡家长李光耀
·你可以当李光耀,但我不是新加坡人
·“中国特工”和他的女人们……
·新加坡人今后怎么生活呢?
·如何看“广州区伯”的偏执与偏激?
·谁在抵制反腐?谁在支持改革?
·中纪委应介入调查“区伯嫖娼”
·毕福剑的事有那么严重吗?
·央视应续用毕姥爷的13条理由
·希拉里能成为美国第一位女总统吗?
·中国为什么遭遇“双重标准”?
·习总已定好官员公布财产的时间表!
·西方人羡慕中国特色的监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杨恒均:我与气功大师

   我与气功大师有过一段交往,那还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当时气功正盛行。我在政府部门工作,由于小伙子比较机灵,深得领导青睐,所以,一些重要的接待一般就交给我。
   
   
   
   其中一次接待的就是一位当时很有名的气功大师。领导交代我全程陪同他五天,好酒好菜好酒店,为了让他舒服,还专门从企业调了一部奔驰600。同我们一起的还有气功大师的两位朋友,他们介绍气功大师给领导认识。那位气功大师行为举止很得体,言语不多,但吃喝之时也会谈笑风生,并不让人反感。


   
   
   
   虽然贴身一起整整五天时间,但关于他的神奇传说,几乎都是跟随他的两位朋友告诉我的,什么瓶中取物、耳朵听字,还有肉眼识病、手指治病,那两位陪同的朋友还告诉我,上次他们过机场安检,由于大师被怠慢,他一发功,整个安检系统陷入瘫痪。我当时听得如痴如醉,但在佩服之中,也有一丝怀疑:你把安检系统搞瘫痪了,不是影响自己的飞行?
   
   
   
   听了这么多很神奇的故事,但就在我眼前晃荡的大师却从头到尾没有展示一个,反而显得更加俗人且平易近人,想想那些神迹,越发让我对真人不露相的大师钦佩。领导和他介绍来的一些领导在这几天也都先后抽时间拜访了大师,但都是悄悄到大师房间,大概呆上半个小时左右,又匆匆离开。后来聊天中,他们也没有谈在一起干什么,但我还是听出,即便大师同他们单独在一起时,也没有表演任何特异功能。
   
   
   
   倒是有一位官职比较低一些的领导,同大师见面后对我说,太神了,大师用肉眼透视我的肚子,然后指着我这个地方,说我的胃与脾不太好,太神奇了,我就是有胃病,脾也隐隐作痛。
   
   
   
   我当时也觉得不可思议,后来才想明白,我那位领导当时已经63岁(属于特殊人才被返聘回来协助工作),他在秘密情报战线吃吃喝喝了一辈子,那胃和脾能好到哪里去啊?别说63岁,就是现在一个算命的随便对着一位肥头大耳的官员的肚子比划一下,说这里那里不好,估计也都会八九不离十八吧?
   
   
   
   不过,这位气功大师对我还是不错的,在最后一次有领导参加的宴会上,他指着我说,这位小伙子不错,有发展前途。随即他又补充了一句:他有辅佐君王的才干。说完后,大家都笑了。多年后想起来,他最后这句对我实在是很重要的,既然我有辅佐“君王“的才能,哪个领导会不用我呢?谁用我,不就是说明他至少有可能当上单位的“君王”?
   
   
   
   我不知道是他真有特异功能,还是根据我的性格做出判断,又或者看我用公款招待他毫不手软(领导吩咐的嘛),我后来还真地发现我在任何单位任何人手下,我的顶头上司几乎都能升官或者发财。领导一般都对我比较好,但悲催的是,我就永远只能是一个“辅佐”他人的料,别说在单位,就是在家里,也从来没有当过“一把手”。
   
   
   
   我无法相信特异功能,最直接的原因是我自己从来没有见到过,但还有更重要的原因。当时特异功能吵得最热闹时,背后的推手一直有国家特殊机关,包括军队与情报机构,还有一些为中央首长治病的机构,但从来没有我信任的人告诉我有什么真实的事例可以支持特异功能的存在。
   
   
   
   你想啊,既然可以隔空发力,从封闭的盒子中取物,那你干脆帮我们从敌人的保险箱中取几份文件,节约一下全国几十亿的情报经费?也避免让我们冒生命危险或者肉体风险用美人计骗取文件嘛!可事实上,据我所知,这些特异功能在重要的可以留下纪录的大事上,一次也没有成功过。
   
   
   
   那么,为什么明知如此,还有那么多人相信气功大师与特异功能呢?这大概得从中国的文化入手,虽然西方尤其是前苏联也有过特异功能大师,但都没有中国搞得如此离谱。我们的先秦诸子百家那时候还强调个人悟道与个人主义,但之后的大一统之后,思想都被统一了,个人与个性都被消灭了,很多人就转向其他人尤其是神神叨叨的家伙寻求指引与寄托。
   
   
   
   其次,中国表面上缺乏宗教,可小的信仰、迷信却无处不在,且不受约束,离谱发展。如果仔细对照一下,九十年代中国的气功大师扮演了西方神父与宗教领袖的某些角色,气功与特异功能堪称一些中国人的宗教。那些空虚的明星与官员内心其实需要宗教的滋润,但弄到最后却都拜在了特异功能人士的脚下。
   
   
   
   还值得一提的是,气功大师虽然在神迹上都在骗,但他们却多少扮演了西方“心理咨询师”的角色。为一些名人出谋划策。要让那些名人去找普通的和平常人一样的心理咨询师,他们可能不愿意。但说到一位“神人”,他们就能放下身段了。
   
   
   
   最后,任何一位成功的气功大师,几乎都是一个高级“会所”,就是一个政、商明星、名人交际网络中心,大师会根据自己的判断,帮他们牵线,互相介绍一些来找自己的官商名人们认识,从而也就“互相保护”了。
   
   
   
   最明显的就是我那次接待的气功大师,大领导来见他,其实问身体健康的并不多,更多的是来问政治前程。他们是来请气功大师治政治病,而不是身体疾病的。
   
   
   
   就在那次我知道了,同这位大师齐名的一位气功大师不久前被请到珠海,当时的市委书记深夜拜访气功大师时,一见面就跪下了,哀嚎“大师救我”。原来他正被中纪委调查,感觉自己的政治生命与小命都危在旦夕。气功大师就是他的马仔请来的。后来这位书记好像也化险为夷了。于是就传出了书记夜访气功大师抱住大腿高呼“大师救我”的传奇佳话。
   
   
   
   一般来说,达到一定级别的领导,基本上就听不进逆耳忠言,甚至连亲信的话也不太当回事。我就亲眼看到过一些领导滑入泥潭,而他如果当初稍微能问一下我的意见,很可能会挽救他。可是,哪位领导会问我的意见呢?我既不是神棍,也不是气功大师啊。你看,这就是气功大师的作用。谁也不问一下,耳朵是用来听的,认识字有什么G8用?但只要有特异功能,就能保佑平安,即便你贪污了,违法乱纪了,也可以化险为夷。
   
   
   
   据我的观察,官员们找气功大师,一般有两个目的,一是请他们发功保护自己,预测自己的前程,另外就是听逆耳忠言。气功大师的发功与忠言是否有作用,自然无人知道,再说,绝大多数贪官污吏是会平安无事的,如果他正好拜访过气功大师,很可能会被说成是特异功能帮了忙。气功大师,信则有,不信则无。
   
   
   
   老杨头其实也一样。我虽然不会特异功能,但那些气功大师搞的其他一些把戏,我基本上都比他们强。例如,如果当初刘志军来求的是我,而不是什么气功大师,说真话,他只要听进我十分钟的说教,估计就会平安无事。当然,如果他小子不整天修铁路、睡女人,好好读完我的所有博文,等到时机成熟时,突然站出来,他小子很可能成为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人物之一。可是现在呢,嘿嘿,他这辈子能活着出来的唯一希望就是有气功大师隔着监狱的高墙把他弄出来。
   
   
   
   写完了,不许对我的文章皱眉头、做鬼脸,我都看得到的,小心老杨头我对你发功……
   
   
   
   老杨头 2013.7.24
(2014/04/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