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少女爱大叔,有如老鼠爱大米 ]
杨恒均之[百日谈]
·写在“宪法日”:让宪法成为正能量
·你的后台是谁?
·公务员怎么了?
·从悉尼劫持事件看西方文明的困境
·反美人士为啥更容易得到赴美签证?
·24小时:一个都不能少
·中美两国的外交目标有啥不同?
·为啥要读习近平?
·抓20万贪官,保20年平安?
·2014,老杨头都写了些什么?
·抵制圣诞节?海外华人应警惕!
·周末剧场:秦城风云之越狱
·2014年总结:失望与希望
杨恒均2015年文集
·我给中纪委的一封公开举报信
·千万别惹奥巴马
·中国外交如何才能走出困境?
·三思恐怖袭击与思想、宗教、言论自由
·习近平反腐动了谁的奶酪?
·周末剧场:荒岛生存记
·周永康为何要“大干一场”?
·王沪宁二、三事
·老杨日记:包容、屠杀、在一起
·美国更需要司马南这样的公知
·制造一个你可以打交道的敌人
·无人喝彩的精彩?
·菊与刀:我在倾听沉默的声音
·公务员不支持习总反腐吗?
·英雄与敌人
·从街边的廉政公署说起……
·中国VS美国:服软了,还是搞定了?
·一党领导下的法治能否成功?
·2015反腐展望:还要抓哪几个大老虎?
·春节三记:年味、红包、爱情
·新年愿望:文艺写腐败,现实少腐败
·2015年习总执政有哪些看点?
·对香港断电断水断猪肉?
·这样的将军能保卫国家吗?
·“羊群”提案:中国“特务机关”应更透明
·防止官员从“乱作为”到“不作为”
·西方国家为啥不照搬中国模式?
·总理记者招待会的另类观察……
·我为啥支持习总的反腐与改革?
·中国能出李光耀式的“家长”吗?
·别了,新加坡家长李光耀
·你可以当李光耀,但我不是新加坡人
·“中国特工”和他的女人们……
·新加坡人今后怎么生活呢?
·如何看“广州区伯”的偏执与偏激?
·谁在抵制反腐?谁在支持改革?
·中纪委应介入调查“区伯嫖娼”
·毕福剑的事有那么严重吗?
·央视应续用毕姥爷的13条理由
·希拉里能成为美国第一位女总统吗?
·中国为什么遭遇“双重标准”?
·习总已定好官员公布财产的时间表!
·西方人羡慕中国特色的监督
·贪官二奶劝我赶紧逃跑……
·再见温哥华:朋友不曾孤单过……
·只有萨达姆才能稳定伊拉克?
·习总反腐,海外华商怎么办?
·被审判的不只是被告……
·国民党为什么会输?(2016年1月15日)
·重建中国商人形象
·我能不当杨恒均不?
·如何对孩子讲自由、平等、公正
·拜托,这不叫贿选
·《摔跤吧》传递的真能量值得商榷
·我们为什么言必称美国?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假如戈尔巴乔夫的改革成功了
·我的脚很累,但我的灵魂却逍遥自在
·戈尔巴乔夫的改革为啥失败了呢?
·对比一下这两条新闻,看看什么叫法治
·怀念我敬爱的沙叶新老师
·胡锡进被删的微博触动了哪条红线?
·香港累了
·蔡英文执政,两岸统一的三种途径
·走过台湾二十年
·只有“三个自信”才能救国民党
·在台湾,别穿这件衣服上街哦【两岸三地】
·台湾转型的功劳谁最大?蒋经国、国民党、民进党,还是人民?
·穆骏:规范基层公安干警执法权
·穆骏:“习马会”巩固习近平“中兴领袖”地位
·穆骏:超越地缘政治 稳定中美关系
·穆骏:推广与践行核心价值观应为重中之重
·穆骏:指导国际新格局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
·穆骏:对网媒报道领导人讲话的几点建议
·穆骏:城区道路交通管理存在的问题与对策
·穆骏:如何汲取前苏联“亡党亡国”教训
·穆骏:如何弘扬习仲勋的崇高风范
·穆骏:筑梦、解梦与逐梦
·穆骏:打击“网络谣言”,掌握“网络反腐”主动权
·穆骏:完善网络立法才能根治“秦火火”
·穆骏:反腐新局破解转型难题
·穆骏:美国大选中国议题变化的背后
·穆骏:从钓鱼岛危机看民族主义与公共外交
·穆骏:好政策岂能简单“顺应民意”?!
·穆骏:维稳的误区与新思路
·穆骏:从国家战略层面思考“计划生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少女爱大叔,有如老鼠爱大米

   据一项对18到25岁女性的调查中,有70%的女性有“大叔控”情结,希望在择偶时找比自己年龄大10岁左右的“大叔”,理由是大叔成熟稳定有魅力,还懂照顾人,经济实力比同龄男性强。当然,这些女性中只有17%的真正同大叔谈过恋爱,成功结婚的只有2.7%。基于我对周围朋友的了解,以及对社会的观察,总结少女“爱”大叔的几个原因,欢迎善男信女尤其是大叔少女们踊跃补充。
   
   第一,社会发展不均,贫富差距大。少女“爱”大叔,不是没有先决条件的,那大叔一定是经济条件不错的,你试一下这大叔是下岗工人或农民工看看,她们捂住鼻子就走了。目前很多对这类情侣,都是社会地位比较悬殊的,或者是跨阶层、跨阶级的。一些女孩看得很清楚,没有有钱有权的爸爸,自己唯一的资源就是青春与美貌,如果靠奋斗,或者找一个身边的男孩一起拼搏,在当今的中国,想要出头,恐怕不那么容易。看看自己的父母,过了五十就进入老年状态,终日以泪洗面、怨气冲天或者打打麻将、麻木不仁,哪里像党和国家领导人那个阶层?六十岁才上岗,还被称为年轻一代领导人。
   
   相比而言,我在西方看到的少男少女,一般就没这种心态。在西方,很少有年轻人是为未来考虑而精心计划爱情的,要爱要恨都不会考虑太多诸如房子、工作、孩子生在哪里才有户口容易上学等等。在西方国家相对均衡的发展与公平的社会里,谁会找一个同自己没有共同语言,活在上一个时代的大叔恋爱呢?中国那些投奔大叔的女孩不同,她们是把青春和爱情当资本来投资的。她们用苹果手机计算过:这位大叔可以可以让她少奋斗多少年?可以帮助她家里的哥哥姐姐弟弟妹妹找到什么样的工作?有社会道义感的人士过分夸大什么在宝马里哭与在自行车上笑, 可问题是,在没钱寸步难行的如此拜金的社会里,自行车上的不一定笑得起来,宝马里的就未必哭啊。从这个意义上说,少女爱大叔,有如老鼠爱大米。


   
   第二,男女的生理差别也扮演了重要角色。女性49岁左右进入更年期,男人要到60岁以后。虽然一夫一妻是文明社会公认的道德与法律底线,怎奈生理上的差别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男人最健壮的时候,迎来女性伴侣的更年期,别说生理上的不合拍,仅仅是一些女性在更年期间令人难以忍受的表现,就足以让她们的男人远远躲开。
   
   很多人认为夫妻之间出问题一定是男性的责任,其实这是偏见。一项调查显示,出轨的中年男人,有超过60%在性生活上遭到自己伴侣的排斥,女性扪心自问一下,她们常常指责男人见异思迁,却忘记由于长期与丈夫一起,她们不知不觉在多个方面表现了对夫君的厌烦。我就有多位朋友亲口对我说,自己的老婆根本不愿意同他们做爱,偶尔一次,表现得像死鱼似的。很伤他们自尊。更有甚者,我一位在国内很受尊重的同道朋友,由于赚钱不如同龄人多,还遭到一些部门打压,每次回到家都受自己妻子的气。这种不愿意同命的夫妻,离婚是不是更好一些?
   
   去年一件事对我震动很大。一位京城德高望重的老知识分子(不要查是谁,我换地方了),和我混熟后有一天突然问我:你东奔西跑,怎么解决性问题?我大吃一惊,以为听错了,他在说“先进性”问题,随后他又问了一遍,我才回过神来。他看我为难,干脆对我坦白了:12年了,他老伴从开始不适到后来拒绝同他做爱,整整十二年啊。——我逃也似地离开了他,但对他十几年没有外遇不嫖妓坚持打飞机不息的高尚品德佩服不已、胆战心惊。我承认,有人靠文明规则传统文明政治学习和“三个代表”就可以克服这种生理差异带来的无性生活,可生理的差异确实存在啊。这种差别正好相隔10到15年,同“大叔控”们喜欢的择偶年龄差相仿。
   
   第三,男女的成熟期不同。对于情窦初开的少女,久经情场的大叔确实比愣头青要更吸引人。从我自己的观察可以看出,当今的少男少女相比,女孩明显比男孩成熟,有时听到一些女孩子谈吐,我就为她感到“悲哀”,因为她身边的男孩中很少有“配”得上她的。
   
   好像有这样一个现象:女孩子虽然成熟早,男孩子却一直在成熟与发展中。对女性来说,从女孩到妇女,往往因为家庭与社会需要与偏见,就不再“成熟”,甚至停止了各方面的发展。我很少看到一位三十岁以后的女性还继续在学识与思想上更新的,她们一旦找到男人,基本就停留在电脑的486阶段;而男孩子到男人之后,却一路高歌猛进,就像老杨头,现在还每天像个孩子一样,日日洗洗澡、照镜子、治治病,学习中央文件,清裆整风。开个玩笑,别又误会了。
   
   少女爱大叔,少男也爱少妇。有大量的事实显示,少男在青春期都依恋过比自己大的女性,并且很多少男的童贞就被这样被悄悄弄走了,只不过年岁较大的女性没像大叔一样厚颜无耻,整天手挽“战利品”满街跑而已。
   
   有些女孩有恋父情节也是一个重要原因。加上中国成功的“大叔”们,几乎都是被家中的悍妇调教过的精品。还有一个现象也值得一提,女性感情细腻,需要精心呵护,可当今中国的少年们,为生活与环境所迫,别说没有那个闲情逸致,也没有条件学习啊。等到他们成熟长大懂得如何去爱了,身边的那位少女也被风雨打磨得饱经沧桑,几乎分不出性别了。这个时候,你再回头去呵护她,她都不好意思,也不习惯了。
   
   第四,社会风气是一个重要原因。中国历史上就有老夫少妻的与三妻四妾的传统,老毛上台后从政治、文化与传统上强迫扭转“封建腐朽”的东西,如今被他强力扭曲的东西几乎大多无法恢复,倒是这个老夫少妻与三妻四妾很快就死灰复燃了。中国的这个传统,以及社会对老夫少妻的容忍,显然助长了这个风气。
   
   我记得多年前专程飞到一个西方国家的城市安排自己一位亲戚的女儿入读当地中学,离开前一晚我带她去当地的餐厅吃饭。从走入那个餐厅到出来,我发现一直有很多对西方情侣用目光打量我们。原来到这里聚餐的大多是情侣,几十对情侣中,老少都有,可几乎都是老配老,少配少,唯独我们是“一老一少”。大概中国人很多这种现象,他们误认为我们是情侣了。那天,我被盯得很不自在。虽然西方也有默多克娶了邓文迪的例子,但老夫少妻的现象还真不那么多。在西方这种被我们誉为极端个人主义的社会风气下,你要整天带一个比自己小很多的女孩子成双入对,还真会遭到一些“不怀好意”的目光,让你多少有些顶不住。哪里像咱天朝大国,靠,30年不见的老友同学聚会,如果不能带一个比自己女儿还小一点的情人,就感觉特没面子似的。
   
   第五,不排除有相当一部分“老夫少妻”是因为真正爱情而结合。爱情不分国界,没有阶级,当然也就没有年龄限制。嗯,真正爱上的还是有不少的,例如28岁的翁帆与82岁的杨振宁擦出了爱之火花,耶——
   
   好了,就写这么多。特此声明:此文为观察社会偶得,不代表老杨头支持这种现象与观点,本文所观察之现象与所举事例均与老杨头本人、他身边的人以及他追求的事业与理想毫无关系,不许联想!不许传播!不许造谣!
   
   老杨头 2013.6.20
   
(2014/04/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