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富翁、精英和穷人为啥都要送孩子出国?]
杨恒均之[百日谈]
·全世界都投入美国大选,拉登要用炸弹投票
·你可以不选麦凯恩或奥巴马,但一定要投自己一票
·好莱坞成就了奥巴马
·我有一个梦!——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的意义
老杨感悟
·柏芝、阿娇和许霆都是我的老师
·关于帐篷、血、汗、钱和我们的眼泪
·每天都是父亲节
·年年都有月圆时
·渣滓洞、刘文彩和那些孩子们的名字
·四万亿与奖励击毙歹徒的十万元
·老杨感悟:就凭这折腾,我一定要亲手统一中国!
·老杨感悟:用多少钱能够增强民众的信心?
·杨恒均之感想、联想、断想和胡思乱想
2009美国之旅
·我对美国官员说,我是来收集中情局丑闻的
·我在911现场发现了美国政府的大阴谋!
·我在白宫前为美国上访者维权!
·这种国庆,有什么值得庆祝的?
·美国是如何解决“春运”问题的?
·倒霉的克林顿又被“双规”了
·经过2008,美国人对中国刮目相看
08年没想透的事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一:暴力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二:清算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三:劳动合同法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四:母亲,你在哪里?
2009年评论、杂文、随笔
·我的2008:你的问题与我的回答、还有我感激的心
·新年的梦想
·春节期间的文艺节目不应过多渲染军警
·春节,一个悲伤的节日…… 
·纪念梁羽生:天堂里也有很多、很多你的读者
·这个春节里最有爱的一天
·为什么不给每一位中国人发一台电脑?
·消费爱国,请领导们先上!
·户籍制度改革不只是为了“有才能”的精英
·五百炮弹,打翻商船,维护主权,击沉人权!
·“躲猫猫”录像带比总统的录音带更需要保密?
·美国不干涉中国人权了,我们自己干涉吧!
·中美互揭人权缺陷,有利两国民众改善人权 
·让互联网成为言论自由的试验场
·中国为什么没有鹰派人物?
·这篇博文还没有想好标题 
·国人出游时的陋习与中国文化无关!
·她逃离疯人院,他刚刚走出监狱
·乌鲁木齐市委书记,其实你不懂老百姓的心!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翻过无形的墙去了解中国、世界和我们自己
·我和负责扫黄的领导一起看色情录像…… 
·最近我为啥有点左?
·让每一篇时评都带来一片希望
·设立红灯区与废除劳动合同法
·卖鹅蛋的婆婆说,美国人都要饭去了…… 
·总统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
·有一种“愚昧”让我看到希望
·杨恒均:好莱坞电影是如何在全球推销美国的?
·清明印象:这里,我们曾经来过…… 
·我该如何向儿子介绍一个真实的中国?
·全民医保会不会让我们“国破人亡”? 
·4月18日是我们的生日!
·人权、行动、计划之感想、联想和遐想
·莎朗斯通道歉了,成龙怎么办?
·海归儿子眼中最酷的中国人…… 
·西方教育让我儿子失去了“理想”
·九十年的变与不变,五四的希望与失望
·温总理为啥愿意与匿名网友对话?
·我爱真理,也爱我的老师
·奥巴马和马英九策划对付中国的“阴谋”? 
·带你参观我为地震受难者建造的纪念馆
·杭州不安全,澳洲也不一定安全!
·我们今天需要什么样的启蒙?
·我为邓玉娇辩护——谢谢你用修脚刀启蒙了我!
·从“广场”到“法庭”的捷径是互联网
·戴上博士帽,我就是知识分子了吗?
·你是不是间谍?
·当国歌响起来…… 
·每一滴血,都是热的!
·是谁下令开枪的、到底杀了多少人?
·在柏林大屠杀纪念馆思考人性与制度
·我们需要家长,但不需要大家长!
·美苏间谍战给我们的启示
·在欧洲感受普适价值观
·改变游戏规则,许宗衡也许还能当深圳市长
·绿坝为花季护航,谁为公民的隐私护航?
·中国再也不需要时评了! 
·在德国波恩碰上一起“群体事件”
·29岁当市长没错,质疑29岁当市长也没错
·冲不破黑白边界的麦克尔越过了生死界
·对互联网上的谣言、暴力和混乱的一点看法
·躺在儿童医院的孩子们是如何受伤的?
·暴君给我们留下了如此丰富的精神遗产?
·人民军队要为旅游社的信用保驾护航?
·行走在消失的土地上
·七月七日,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富翁、精英和穷人为啥都要送孩子出国?

   近日同一帮老友聚会聊天,没想到他们谈得最多的是西方的教育。说起美、欧、澳等国的教育质量、大学排名与专业出路,简直如数家珍。听得我这个海外归来的博士都插不上嘴。席间偶尔有一位说自己不准备送孩子出国留学的,桌子一圈都会用异样的目光盯他一眼,仿佛他是不食人间烟火,只靠宇宙真理生活的外星人。
   
   
   
   最早是有权有钱的人最先送孩子出国留学,后来轮到各行各业的精英与中产,到现在,凡是能够凑足学费与路费的,几乎都在到处打听如何出国留学,到哪个国家留学更容易找工作与方便留下来。连一些身无分文的读者和农民工朋友也纷纷来信向我查询:有没有办法把我弄出国?放在你箱子里,或者塞在船舱下面,也行啊。


   
   
   
   觉得有些疯了。既然要送孩子们出国,自然都是有理由的。记得多年前曾经做过富人们为啥出国移民的调查,虽然这些富人们说出了多个理由,但最后几乎都承认:移民后自己的生命与财产会更安全。我们穷人可能无法理解这个理由,但对富人来说,这无可非议。家大业大,可如果私人财产与公民权利得不到保障,你的财产一夜之间可以充公,你会因为自己的财富而坐牢。这种事每年在中国都有几百起甚至上千起。可是,瞎子也能看到,在那些实行了“宪政”的国家里,剥夺富人财产的事,十年里发生一两起,还会成为舆论的焦点。可见,聪明的中国富人要比我们的党媒更先发现,“宪政”是资本主义的特产,是用来保护资本家与富人的生命与财产安全的。
   
   
   
   现在的问题是,精英与中产也开始移民了。问他们为什么要送孩子出国留学,得到的答案几乎是清一色的:中国教育太差劲了。送孩子出国是为了让孩子得到更好的教育。例如许多家长对孩子们学的功课不满意,有些认为孩子在中国太辛苦,一位哥们告诉我,大陆的孩子,要用人生中最宝贵的三分之一时间在校学一些没用的、过时的甚至有害的“知识”,出了校门还得靠关系才能找到像样的工作,而且,更悲催的是,接下来三分之二的人生里,不但需要忘记,甚至必须克服在学校时学到的那些“知识”才能混成“人上人”。
   
   
   
   因“教育”这个理由送孩子出国完全说得过去。中国大陆的教育强调灌输“知识”而不是培养能力;教育你相信宇宙真理却不教会你去讲人间的道理;教会你耍小聪明,却培养不出大智慧。最糟糕的是:教育与现实脱节,学校灌输的那些东西,早就被社会抛弃,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你学的都死活用不上。
   
   
   
   但自己一想,又觉得不对劲。我的这些朋友几乎都和我一样,是中国教育的“受益者”,高考进入重点大学,毕业后进入国家机关与企事业单位,这些年,又都成为中国经济大发展的“受益者”。虽然比上不足,比下却绰绰有余。这些“受益者”却要送孩子到国外得到更好的教育?他们虽然了解国外学校的排名,但对国外的教育真正了解多少呢?
   
   
   
   他们至少应该知道一个简单的道理:一个国家的教育与这个国家的政治、经济制度与社会秩序分不开。西方教育出来的孩子适合在西方生活与工作,中国教育出来的孩子更适合在中国生活与工作。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你送孩子去西方得到所谓“更好的教育”,难道是为了回到中国来生活与工作?要知道,那样同样是无法适应的。这也是为什么真正受了西方教育的人,回到中国来几乎都成了废物。在这里,1加1不一定等于2,至于等于几,你得看领导的意思;“普世价值”不一定行得通,上面还有宇宙真理。就凭这一点,几个外国学生能够适应?
   
   
   
   我心中的疑问也就越来越大。好在都是哥们,在我“威逼利诱”,甚至拿出了特工“套话”的绝活后,终于让他们大多数向我说出了实话:不是为了教育,其实他们确实不知道外面的教育到底哪里好,看到一些不能适应国外生活的“海归”硕士、博士,有些还比不上国内“土鳖”本科生。他们送孩子出国的理由不是让孩子得到更好的教育,而是让他们生活在一个“更好的地方”:人权得到保护,自由得到保障。绝大多数父母送孩子出国留学,都不希望他们学成后归国。
   
   
   
   这样说我就明白了。说送孩子出去是因为教育,对很多公务员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挡箭牌。中国教育可以批评可以攻击,但如果你直接说送孩子留学只不过是作为跳板,为的是让孩子今后生活在西方,恐怕就不是教育问题,而是政治问题了。我问一些朋友,你凭什么认为孩子们到国外就是去了一个“更好的地方”,你们不是大多数都不支持我推广民主宪政和普世价值吗?你们送孩子去的国家,同中国唯一不同的几乎就只剩下这两样了
   
   
   
   结果我遭到的是白眼和嘲笑,一些亲一些的哥们就开始对我不客气了:你别以为自己比我们聪明,你以为你在西方住了几天,就比我们知道更多?我们为了孩子大多专门去考察过西方。只是不象你这么张扬,到处宣扬,把别人都当成了傻瓜。——言外之意,他们对“普世价值”的了解比我还深,只是他们直做不说,一边把孩子送到西方国家,一边在这里继续赚钱当精英。不象我,看到什么后,就跳起来到处宣传,唯恐有傻瓜还不知道。结果把我自己这个傻瓜弄成了体制的对立者,几乎沦为人民公敌。
   
   
   
   富人们为了“宪政”、精英们因“普世价值”而把孩子往西方国家送,那么,穷人又是为了啥在瞎折腾?其实,如果凑得起一百万(维持孩子读完大学本科四年到找到工作的费用),送孩子出国留学本身就是一项不错的投资。我这20年,从1993年在香港协助送走某省第一批赴美国留学的省、厅领导的子女至今,对一些送孩子出国留学的家庭有持续的跟踪观察。我发现,只要孩子不是特别的失败,家长咬紧牙关拿出一百万送他们出国留学的,几乎都得到了相应的“投资回报”。大多孩子在毕业五年内就能帮家长收回“成本”。如果考虑到孩子们从此以后将有尊严低生活的西方国家(例如澳洲),看病养老等都由政府负担的话,这个投资回报率就远远十倍超过中国房产投资了。
   
   
   
   写到这里,我能够理解那些既凑不够一百万,也没有门路的朋友,包括比较贫困的家庭或者青年人,例如农民工与农民、工人与普通市民,其中一些可能会像往常一样痛斥我文章中提到的这些送子女出国的家长,甚至骂他们的是裸官,转移资产等等。我想告诉大家,他们并不是你们想像中的那种人,他们都很勤奋,靠自己的努力,以正当的,以及这个体制赋予他们的不那么正当的途径赚了一些钱,然后想方设法把自己唯一的孩子送到他们认为最安全、最和谐、最能带给子女幸福的地方。这一切,都是基于他们对“宪政”民主与“普世价值”的认识。
   
   
   
   我和他们中的一些不同之处是,他们一边把子女往外送,一边告诉你“宪政”是骗人的,“普世价值”没有宇宙价值好,我则认为,那些实行了宪政与推崇“普世价值”的地方,没有什么了不起,我一直坚信中国迟早会超过那些地方的,只要一些人不愚蠢地排斥“宪政”,不践踏“普世价值”。
   
   
   
   移民留学大潮可能还会持续,中央不会也不应该让人家成年的海外子女回国。最后我想对那些没有钱也没有路子的青年人说,福建沿海倒有一些穷人偷渡到美国,最终几乎都取得了某种成功,可那是冒生命危险的啊,老杨头不主张大家走这条极端的路。其实,还有其他的路子,风险要小很多,那就是:和老杨头一起,把你所在的中国努力变成一个法治、自由、民主与富强的国家。不用背井离乡去追寻“美国梦”、“澳洲梦”,只需在这片土地上,实现“中国梦”!
   
   
   
   杨恒均 2013.5.31
   
   
   
   祝全国的儿童快乐!希望你们长大后不用去美国、澳洲和欧洲追寻“中国梦”。
(2014/04/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