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陆港便溺之争:文明与反文明只有一步之遥 ]
杨恒均之[百日谈]
·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路边谈话:弱势群体的出路在哪里?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路边谈话:未来十年改革成败的关键在于法治
·杨恒均:三思中国福利保障制度
·闯入学术殿堂的草根与不接地气的学者
·中国向何处去,取决于你我向何处去!
·为什么民众把官员们都当成了“嫌疑犯”?
·澳洲小学如何给孩子们上政治课?
·钓鱼岛引发的不仅仅是领土危机
·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游行中的乱象不是中国人素质低造成的
·不要用军国主义那一套反对军国主义
·日本让步,中国赢了,赔钱吧
·中秋之夜:团团圆圆,相亲相爱
·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推测当权者
·从公众意见、公民参与到网络民主
·中美关系向何处去?
·从美国大选看“精英民主”
·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卖火柴的小女孩与垃圾箱里的小男孩
·路边谈话:我们的中国梦
·新一届领导人教官员们如何“说话”
·博客获奖感言:假如你打我的左脸……
·杨恒均:腐败不除,中国将再次回到原点
·依法治网,不但打击坏人,更要保护好人
·以史为鉴,顺应民意,慎用军警
杨恒均2013年文集
·2012年终稿之“公知篇”:立言、立功、立德
·老杨日记(2013.1.4):爱你一生一世
·悼念父亲
·我的边缘人生:远离中心,珍惜自由与生命
·路边谈话:谁改革,我就支持谁!
·秦人不暇自哀,老杨头哀之
·中国领导人的传记为啥由外国人写?
·十张照片解读邓小平
·小平与林肯:继承与超越
·[两会观察]能不能先把咱的人大制度说清楚?
·[两会观察]“刁民”把官员都当成了“嫌疑犯”
·杨恒均:为何改革?不改又如何?
·启蒙者——父亲杨新亚
·最高法院获最高反对票,冤不冤?
·“天下第一村”的致富秘诀
·黑眼睛看世界:我们结伴去旅行吧
·从习近平和奥巴马的“鞋论”看两国外交
·黑眼睛看世界:我所体验的制度自信
·没有压力,执政者不会主动改革
·在拼爹拼关系的时代,屌丝拼什么?
·夫妻一个看微博一个看新闻联播,怎么办?
·粗制滥造的抗日剧羞辱了谁?
·以禁止孩子入学的方式惩罚家长是违法的
·十年网络,风雨写作,托起底线
·如何评价为国权与民族尊严奋斗的前辈?
·中国司法,不要弄到“挟洋才能自重”
·后宫戏与性奴绑架案
·快乐的孔夫子和欢乐的老杨头
·访澳中国游客为啥不去唐人街?
·港人的焦虑:香港走入死胡同?
·西方国家不允许“人肉搜索”吗?
·富翁、精英和穷人为啥都要送孩子出国?
·中国领导人为啥不去唐人街?
·中美最棘手的问题还得“私了”?
·一位“文科男”对转基因食品的看法
·情报、间谍与国家那些破事儿
·照镜子、洗洗澡与清党整风那些事儿
·公务员已成高危职业?
·少女爱大叔,有如老鼠爱大米
·我对儿子讲台湾
·英雄斯诺登为何穷途末路?
·第一夫人:从干政、从政到执政
·杨恒均:我与气功大师
·美国越南白宫握手,中国应否紧张?
·埃及怎么了?——从穆巴拉克到穆尔西
·埃及怎么了?——你为啥要民主?
·埃及怎么了?——如果我是穆巴拉克
·法官集体嫖妓,咱群众也有责任啊
·对官媒刊登有争议文章的两点建议
·日本何处去,中国怎么办?
·日本真有那么优秀吗?
·法治社会反腐——刑必须上大夫
·“井冈山精神”能否遏制腐败?
·领导家变,怎么办?
·井冈山VS庐山:革命打败人文?
·打击“网络谣言”不应损“网络反腐”
·从“床上功夫”看中国经济崛起
·官员为民定底线,谁给政府划红线?
·苏联为何输掉冷战?
·这事你们真不该瞒着党中央
·谨记小平“不争论”,实干兴邦,空谈误国!
·昂山素季是英国的间谍吗?
·读者来信:好小贩与坏小贩,好城管与坏城管
·保险箱的故事:贪欲、情意、道义
·比贫富差距更可怕的是尊严差距
·读者来信:一位爱上妓女的屌丝的迷茫
·如何吸取苏联亡党亡国的教训?
·返璞归真习仲勋的历史功绩
·对不起
·这年头,当坏人也不容易啊
·中国外交:从寻找敌人到结交朋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港便溺之争:文明与反文明只有一步之遥

   我是今天早上才看到“内地孩童香港便溺引发肢体冲突事件”的新闻 。作为一名行走于海内外一百多个国家,更在香港生活和工作八年之久的网络写手,我被一些网友要求做点评也是可以理解的,何况类似的文章我已经写过多篇。再重复一次也不算啰嗦吧?
   
   
   
   就事件本身来说(我只能从已公布的录像与媒体对事件的描述做出判断),当街让孩子大小便肯定是不文明的表现,尤其在香港这样拥挤的城市行政区里,就更是忌讳了。在香港多年,我几乎没看到港人中发生这类事件,大陆游客(靠语言判断出)让孩子在路边小便的事我至少亲眼见到过三起以上,其中一个孩子已经有五岁多了。当时路过的港人都纷纷回避,皱眉头走开。


   
   
   
   但一些港人激愤不满之时,围观并拍摄在路边便溺的大陆父母与小孩,甚至连孩子的脸与私处都暴露出来(更不用说这位父母也许确实没有其它办法了),则不但是一种更加不文明的行为,甚至在我生活的一些西方文明国家里,这已经越过了法律的红线。如果我是当事的父母,看到有人拍摄并上网暴露我孩子的录像,我一定会诉诸法律。
   
   
   
   在这起事件中,文明与不文明竟然只隔了一层窗户纸,只有一步之遥!一些港人讨厌大陆游客的不文明行为,却采取了更加不文明的方式,值得思考。让我们先放下这起事件,从我本身的经历更进一步谈点看法。
   
   
   
   大陆经济发展有目共睹,也是一件值得我们骄傲的好事,常常有人说,我们三十年走过了人家一百多年走过的路,算是在经济发展上借助“后发优势”与突然释放出被长期压抑的生产力而走了捷径,但人家经济一百年发展中积累起来的相应的法律法规、文化、道德与个人品性、素质那些“配套设备”,我们拥有了没有?
   
   
   
   就拿这些年蜂拥到世界各地的中国游客与移民来说,在很多场合几乎都成了一道反文明(或者反当地风俗)的风景线,“入乡随俗”是中国成语,我们有多少人做到了?更不用说人家的某些习惯、礼貌与道德要求确实比我们遭受多年“革命”破坏以及“阶级斗争”洗脑的要先进、文明一些。我想,这是我们不能不面对的不争事实。
   
   
   
   我在时时深刻反思自己和国民的一些不文明陋习之时,也一刻没有放松对一种更加不文明的行为保持高度的警惕,尤其对西方(包括西方文化培养起来的香港)文明中在对待不同文化、不同文明以及相对来说比较落后、不文明的民族中的一些反文明行为。
   
   
   
   严重的例子大家都知道:相比美洲土著印地安人来说,英国清教徒肯定是更文明的。但当他们用屠杀的办法清除“不文明”的印地安人时,谁在反文明?更极端的例子就是希特勒,德国无疑代表了人类思想和文明的前沿,这本身是不是也助长了希特勒这种人渣歧视其它民族,最终犯下种族清洗的反文明、反人类罪?
   
   
   
   举极端的例子绝不是为了吸引眼球与哗众取宠,与文明相伴的最大的品性就是包容。包容不但是在你强大时,更是在你处于某种弱势之时。香港面对咄咄逼人的大陆,显然已经没有了1997年之前那种高人一等的优势,在这种情况下,文明的根基又不是那么牢固的港人,渐渐暴露出焦虑与不安,也是可以理解的。但不能再这样继续滑落下去了……
   
   
   
   大陆游客蜂拥而至,对香港的经济不无好处,但也带来了香港的一些社会问题,香港人如何应对,更能反应他们的文明程度。上个星期我在金钟地铁站,看到一位貌似大陆游客的人(我无法确定)拿着香烟走进地铁,这时一位年轻港人上班族走过他时,用广东话提醒他地铁不能抽烟,那位抽烟人一下没有反应过来,年轻人指了指他手里的香烟,“游客”才突然意识到犯错了,立即灭掉了刚刚抽了一口的香烟。整个时间不到一分钟,看得我很温馨。
   
   
   
   如果港人都能像这位年轻香港人一样,主动指出一些游客的不文明行为,或者影响了港人生活的行为方式,会不会既教育、“启蒙”了大陆游客,又保护甚至弘扬了港人固有的文明?难道一定要用“蝗虫”这类词语,要用拍照上网抢童车的行为?你这样做,是在保护自己的生活方式与文明,还是在破坏呢?
   
   
   
   我1992到香港工作,对港人的素质与香港代表的文明喜爱有加、崇拜不已,“东方之珠”香港的存在几乎是对我人生最早也是最大的启蒙,可这些年下来,尤其是最近几年,当我再次回到香港工作后,确实发现了一些问题(请阅读我《十年后的香港人,依然还能感动我》与《港人的焦虑:香港走入死胡同?》前后相差六年的两篇博文,附后)。
   
   
   
   记住,文明与反文明只有一步之遥,世界上最不文明的事往往是最文明的人做出的,一些反文明的行为也常常是在推广文明的幌子下完成的。
   
   
   
   杨恒均 2014.4.23
(2014/04/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