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中国不是民主的敌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人生十论之:养儿防老,还是养国家防老?
·为了民主,我不后悔
·从“一国两制”到“再造几个香港”
·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拳头说服对手
·恒均:青年人的两年阅读计划
·时评:昂贵的否决票与自由的代价
·杨恒均:中国向何处去?
·杨恒均:伦敦奥运开幕式,展示文化软实力
·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路边谈话:弱势群体的出路在哪里?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路边谈话:未来十年改革成败的关键在于法治
·杨恒均:三思中国福利保障制度
·闯入学术殿堂的草根与不接地气的学者
·中国向何处去,取决于你我向何处去!
·为什么民众把官员们都当成了“嫌疑犯”?
·澳洲小学如何给孩子们上政治课?
·钓鱼岛引发的不仅仅是领土危机
·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游行中的乱象不是中国人素质低造成的
·不要用军国主义那一套反对军国主义
·日本让步,中国赢了,赔钱吧
·中秋之夜:团团圆圆,相亲相爱
·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推测当权者
·从公众意见、公民参与到网络民主
·中美关系向何处去?
·从美国大选看“精英民主”
·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卖火柴的小女孩与垃圾箱里的小男孩
·路边谈话:我们的中国梦
·新一届领导人教官员们如何“说话”
·博客获奖感言:假如你打我的左脸……
·杨恒均:腐败不除,中国将再次回到原点
·依法治网,不但打击坏人,更要保护好人
·以史为鉴,顺应民意,慎用军警
杨恒均2013年文集
·2012年终稿之“公知篇”:立言、立功、立德
·老杨日记(2013.1.4):爱你一生一世
·悼念父亲
·我的边缘人生:远离中心,珍惜自由与生命
·路边谈话:谁改革,我就支持谁!
·秦人不暇自哀,老杨头哀之
·中国领导人的传记为啥由外国人写?
·十张照片解读邓小平
·小平与林肯:继承与超越
·[两会观察]能不能先把咱的人大制度说清楚?
·[两会观察]“刁民”把官员都当成了“嫌疑犯”
·杨恒均:为何改革?不改又如何?
·启蒙者——父亲杨新亚
·最高法院获最高反对票,冤不冤?
·“天下第一村”的致富秘诀
·黑眼睛看世界:我们结伴去旅行吧
·从习近平和奥巴马的“鞋论”看两国外交
·黑眼睛看世界:我所体验的制度自信
·没有压力,执政者不会主动改革
·在拼爹拼关系的时代,屌丝拼什么?
·夫妻一个看微博一个看新闻联播,怎么办?
·粗制滥造的抗日剧羞辱了谁?
·以禁止孩子入学的方式惩罚家长是违法的
·十年网络,风雨写作,托起底线
·如何评价为国权与民族尊严奋斗的前辈?
·中国司法,不要弄到“挟洋才能自重”
·后宫戏与性奴绑架案
·快乐的孔夫子和欢乐的老杨头
·访澳中国游客为啥不去唐人街?
·港人的焦虑:香港走入死胡同?
·西方国家不允许“人肉搜索”吗?
·富翁、精英和穷人为啥都要送孩子出国?
·中国领导人为啥不去唐人街?
·中美最棘手的问题还得“私了”?
·一位“文科男”对转基因食品的看法
·情报、间谍与国家那些破事儿
·照镜子、洗洗澡与清党整风那些事儿
·公务员已成高危职业?
·少女爱大叔,有如老鼠爱大米
·我对儿子讲台湾
·英雄斯诺登为何穷途末路?
·第一夫人:从干政、从政到执政
·杨恒均:我与气功大师
·美国越南白宫握手,中国应否紧张?
·埃及怎么了?——从穆巴拉克到穆尔西
·埃及怎么了?——你为啥要民主?
·埃及怎么了?——如果我是穆巴拉克
·法官集体嫖妓,咱群众也有责任啊
·对官媒刊登有争议文章的两点建议
·日本何处去,中国怎么办?
·日本真有那么优秀吗?
·法治社会反腐——刑必须上大夫
·“井冈山精神”能否遏制腐败?
·领导家变,怎么办?
·井冈山VS庐山:革命打败人文?
·打击“网络谣言”不应损“网络反腐”
·从“床上功夫”看中国经济崛起
·官员为民定底线,谁给政府划红线?
·苏联为何输掉冷战?
·这事你们真不该瞒着党中央
·谨记小平“不争论”,实干兴邦,空谈误国!
·昂山素季是英国的间谍吗?
·读者来信:好小贩与坏小贩,好城管与坏城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不是民主的敌人!

   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刊登长达六页的文章:民主出了什么问题?文章指出,虽然民主在20世纪尤其是最后五十年长驱直入,在地球各个角落开花结果,但进入21世纪后,从老牌的民主国家美国与西欧诸国到亚洲、非洲、美洲和中东新兴的民主国家,都出现了这样或那样的问题。
   
   
   
   文章指出,俄国、土耳其、南非、泰国,当然还有伊拉克、埃及与最近的乌克兰等先后走上民主道路的国家,不但没有迎来预期的成果,有些还伴随着政治动荡与持续的广场抗议。作者分析了这些国家追求民主过程中过份强调“投票”却不重视制衡与监督机制的建设与维护,以及存在“赢者通吃”的缺乏民主包容思想等等弊端。


   
   
   
   如果只是这些新兴民主国家出现了问题,作者或许可以用“水土不服”来一言以蔽之。问题是老牌民主国家如美国也出现了不少问题。始于2008年的经济危机不但在经济上也在心理上对西方给予了重重的一击。扯皮而不肯妥协的两党政治,效率低下却又脱不开利益集团操控的议会民主,缺乏长远治国眼光只会拼命借贷来满足选民的政客,还有只顾眼前利益的选民们……美国的民主运作在国内遭到越来越多诟病之时,在世界各地的影响力也大打折扣。
   
   
   
   我赞同作者对当今民主国家遭遇民主问题的分析,诸多观点同我最近的博文不谋而合,但就在此时,作者笔锋一转,指出全球民主面临的最大问题之一竟然是:中国——中国不是以低效率与经济危机、混乱而给世界民主带来负面影响,而是以其高速的经济发展、高效率的管理直接挑战新兴与老牌民主国家,打破了只有民主国家才有稳定的政治、持续的经济增长与高效的政府管理的神话。
   
   
   
   作者虽然在文中没有使用“民主的敌人”一词,但我还是从字里行间看出了他把中国同美国的低效率、扯皮以及新兴民主国家缺乏制衡机制与包容思想并列在一起,视作“民主的敌人”。而且不难看出,中国这个“敌人”显然更可怕:如果说民主的混乱与低效只会让大家反思,从而去完善现有的民主,作者眼中不民主的中国所树立的高效与高速这样的榜样,却可能让一些徘徊在民主边缘的国家“改弦易辙”,重走“老路”甚至“邪路”。在一些遭遇民主挫折与困境的人眼中,中国这个“不民主”的榜样让民主失去了百年来的光环与吸引力。
   
   
   
   这位作者从思想与制度上把中国的崛起看成是他们自己民主制度面临的问题与挑战,而不再仅仅是从地缘政治与国际格局、国家安全的角度出发,算是向前走了一步。但他的说法却让我沮丧,令我震惊。无论从民族前途,还是国家安全与国家利益,又或者个人感情上来说,我都无法接受中国成了“民主的敌人”这一说法!
   
   
   
   首先,中国经济发展的模式并不适合其它国家,迄今为止,世界上几乎没有国家的民众投票选择中国的发展道路,更无政客表示要照搬中国的制度。中国的经济发展有其特殊的历史背景,如果放在一个大框架下,例如从1949年算起,中国的经济发展并不突出,甚至慢过很多国家。
   
   
   
   而恰恰是小平上来后实行“改革开放”,积极融入世界,实行市场经济,恢复被文革动乱时期糟蹋殆尽的法律与秩序,保障民众的经济等自由权利,才逐步取得了如今的成就。如其把这些成绩归功于“不民主的制度”,不如看成是中国走在社会主义民主道路上取得的有限成就。而这一成就如果同我们付出的环境、人力与社会成本以及道德代价相比,就有些难以启齿了。
   
   
   
   其次,民主是两百年来的世界潮流,浩浩荡荡,不可阻挡。民主在地球上可能磕磕撞撞甚至一度孤单地踽踽独行,但一路走来却很少当逃兵,更少走回头路,那些公然挑战民主制度与挡在民主道路上的政权与独裁者,例如日本军国主义、法西斯德国、殖民主义、苏联东欧集团,几乎都不堪一击,无一幸免。
   
   
   
   当今的中国早就放弃了输出革命的思想,实行的是和平、合作与尊重互利的外交政策,更不会像当初的苏联一样,结盟以对抗民主阵营。
   
   
   
   再次,从1949年前共产党以“民主旗帜”号召民众起来闹革命,把独裁腐朽的蒋介石政权赶到台湾,到新一届领导人把“民主、自由、法治”写进十八大报告,作为中国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观,再到日前求是杂志刊载俞可平老师文章称“无高度发达的民主政治难圆中国梦”,人民日报头版发表署名长文,称2022年基本完成社会主义民主制度建设……中国追求民主的步伐也许艰难曲折甚至会走弯路、暂时停滞与倒退几步,但没有人敢公然把自己变成民主的敌人!
   
   
   
   在《经济学人》作者的眼中,以西方标准,中国显然还不是他们定义的民主国家,但不能以此判断中国不会以自己的步伐与方式走向民主,更不能把中国当成“民主的敌人”。从世界各国的民主实践中,我们看到走向民主的道路不止一条,民主的形式也不会只是现有的这么几种。一个国家什么时候实行民主、如何实行民主以及实行什么样的民主,只能是这个国家民众自己的选择。我相信,在互联网伴随下长大的新一代中国人,不应该、不会也绝不能让中国变成“民主的敌人”!
   
   
   
   过去十年,是世界上民主国家数量达到历史高峰时期,也是新老民主国家全面遭遇问题,民主处于低潮之时,恰恰是在这段时间,我开始以“走遍中国”与数百万字的文字持之以恒地推广民主自由理念,算是尽到自己一份微薄之力,其中之艰难与心酸自不足为外人道。
   
   
   
   最后,我想借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对当政者说:当家作主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本能,顺之者名垂千古,逆之者遗臭万年;我也想对大家说,民主是靠每一个人争来的,不劳而获的民主不一定是好东西。“民主的敌人”不是别人,其实就是我们自己的愚昧无知与胆小懦弱!
   
   
   
   是为“民主小贩”老杨头49岁生日感言。
(2014/04/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