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媒体的公信力是怎么失去的?]
杨恒均之[百日谈]
·习近平反腐动了谁的奶酪?
·周末剧场:荒岛生存记
·周永康为何要“大干一场”?
·王沪宁二、三事
·老杨日记:包容、屠杀、在一起
·美国更需要司马南这样的公知
·制造一个你可以打交道的敌人
·无人喝彩的精彩?
·菊与刀:我在倾听沉默的声音
·公务员不支持习总反腐吗?
·英雄与敌人
·从街边的廉政公署说起……
·中国VS美国:服软了,还是搞定了?
·一党领导下的法治能否成功?
·2015反腐展望:还要抓哪几个大老虎?
·春节三记:年味、红包、爱情
·新年愿望:文艺写腐败,现实少腐败
·2015年习总执政有哪些看点?
·对香港断电断水断猪肉?
·这样的将军能保卫国家吗?
·“羊群”提案:中国“特务机关”应更透明
·防止官员从“乱作为”到“不作为”
·西方国家为啥不照搬中国模式?
·总理记者招待会的另类观察……
·我为啥支持习总的反腐与改革?
·中国能出李光耀式的“家长”吗?
·别了,新加坡家长李光耀
·你可以当李光耀,但我不是新加坡人
·“中国特工”和他的女人们……
·新加坡人今后怎么生活呢?
·如何看“广州区伯”的偏执与偏激?
·谁在抵制反腐?谁在支持改革?
·中纪委应介入调查“区伯嫖娼”
·毕福剑的事有那么严重吗?
·央视应续用毕姥爷的13条理由
·希拉里能成为美国第一位女总统吗?
·中国为什么遭遇“双重标准”?
·习总已定好官员公布财产的时间表!
·西方人羡慕中国特色的监督
·贪官二奶劝我赶紧逃跑……
·再见温哥华:朋友不曾孤单过……
·只有萨达姆才能稳定伊拉克?
·习总反腐,海外华商怎么办?
·被审判的不只是被告……
·国民党为什么会输?(2016年1月15日)
·重建中国商人形象
·我能不当杨恒均不?
·如何对孩子讲自由、平等、公正
·拜托,这不叫贿选
·《摔跤吧》传递的真能量值得商榷
·我们为什么言必称美国?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假如戈尔巴乔夫的改革成功了
·我的脚很累,但我的灵魂却逍遥自在
·戈尔巴乔夫的改革为啥失败了呢?
·对比一下这两条新闻,看看什么叫法治
·怀念我敬爱的沙叶新老师
·胡锡进被删的微博触动了哪条红线?
·香港累了
·蔡英文执政,两岸统一的三种途径
·走过台湾二十年
·只有“三个自信”才能救国民党
·在台湾,别穿这件衣服上街哦【两岸三地】
·台湾转型的功劳谁最大?蒋经国、国民党、民进党,还是人民?
·穆骏:规范基层公安干警执法权
·穆骏:“习马会”巩固习近平“中兴领袖”地位
·穆骏:超越地缘政治 稳定中美关系
·穆骏:推广与践行核心价值观应为重中之重
·穆骏:指导国际新格局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
·穆骏:对网媒报道领导人讲话的几点建议
·穆骏:城区道路交通管理存在的问题与对策
·穆骏:如何汲取前苏联“亡党亡国”教训
·穆骏:如何弘扬习仲勋的崇高风范
·穆骏:筑梦、解梦与逐梦
·穆骏:打击“网络谣言”,掌握“网络反腐”主动权
·穆骏:完善网络立法才能根治“秦火火”
·穆骏:反腐新局破解转型难题
·穆骏:美国大选中国议题变化的背后
·穆骏:从钓鱼岛危机看民族主义与公共外交
·穆骏:好政策岂能简单“顺应民意”?!
·穆骏:维稳的误区与新思路
·穆骏:从国家战略层面思考“计划生育”
·穆骏:拜登访华是如何“投资”中美未来的?
·穆骏:陆克文任外长 吉拉德选对了
·穆骏:“弱势政府”掌舵 中澳关系或受掣肘
·穆骏:中美军事交流须跨越三障碍
·穆骏:山寨版领袖传记何以旺销海外
·冯崇义、杨恒均:华人海外参政之路缘何坎坷?
·杨恒均:反美浪潮背后的自由边界
·杨恒均:中国转型:从“不争论”到“讲清楚”
·穆骏:中国何以选择此时重返亚洲?
·穆骏:中国三代领导人的大智慧
·穆骏:中国如何面对越南挑衅?
·穆骏:慎对美国和台湾“大选综合症”
·穆骏:破除美国军事“透明度”的迷思
·中菲对峙:慎对美国角色/穆骏
·中国应加强对海外留学生的服务/穆骏
·农民工的幸福感从何而来?/穆骏
·中美人权对话观察/穆骏
·超越左右 走出困境/穆骏
·从关键词看中共十八大/穆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媒体的公信力是怎么失去的?

   4月11日,网络推手“秦火火”受审,中央电视台以及各大新闻媒体都做了广泛报道。据检方指控,秦火火使用不同微博帐号发布罗援将军在西门子任高级顾问、杨澜套取希望工程20万捐款、张海迪拥有日本国籍等虚假信息,损害了三人的名誉。
   
   
   
   被告人秦火火对以上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眼含热泪多次致歉:“我认识到自己的行为,在法律上是不被许可的,网络并非法外之地。因为我的几条微博,就将被害人积攒几十年的名誉,一下子抹了黑,我要对他们表示歉意,向他们说声对不起。”


   
   
   
   网络并非法外之地,言论自由是有法律边界的。 一些打着言论自由的人漠视法律,侵害他人的隐私和自由,作奸犯科。这些人其实正是法律的敌人,破坏言论自由的人。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坚决支持对故意在网络制造、散布谣言,侵犯他人隐私、危害公民权利、扰乱社会秩序的人采取法律手段。但看了一些有关秦火火的犯罪事实与庭审报道,我觉得有必要提出以下两点同大家商榷。
   
   
   
   首先,对造谣、传谣以及诬陷、损害他人名誉必须有法可依、有法必依,而不能运动式执法、宣传式执法、报复性执法、杀鸡儆猴或者杀一儆百式执法,更不能选择性执法。
   
   
   
   就拿秦火火案子来说,犯罪事实确凿,被告人也认罪,看似不但有法可依且有法必依了,但如果我们稍微研究一下这位上了中央电视台等全国各大媒体,知名度直逼出轨娱乐明星文章的网络大谣,就会发现大有文章:他对体制内认可的三位名人的造谣、传谣与污蔑让他站上被告席,那么,网络上充斥的一些比他更邪恶的造谣生事者又该当何罪?
   
   
   
   我不能随便说别人,就顺手拿老杨头的例子来说吧。我认为秦火火对三位名人的损害程度应该远远没有达到网上一些被称为“五毛”的网友以及一些“大V”对我的造谣与攻击。例如新浪有一个粉丝比秦火火多了十几倍的大V @染香 在2011年6月29日发了一条“杨恒均在中国性交过的不同女人有200甚至300以上”的微博(见截图)。据说那位造谣说中石油某位女干部睡了非洲黑人(所谓非洲“牛郎门”事件)就引起了公安系统高度重视,介入侦察,可造谣说老杨头睡了300个中国女人(NND,这岂不是打破了贪官们创下的记录?)的人依然逍遥法外,听说在赚取知名度后开始赚钱去了。是非洲男人比中国女人值钱,还是中石油的女干部比“民主小贩”更重要?
   
   
   
   再如,我的各大博客下面长年累月有一些网友发帖说我拿美国人的钱,从美国中央情报局领取经费。请问,从美国中央情报局领取经费的指控难道不比秦火火造谣罗援将军在西门子兼职打工领钱要严重得多?咋就没有央视来报道呢?咋就没有人借新闻联播高呼“网络并非法外之地呢”?咋就没有司法机关来维护老杨头“积攒几十年的名誉”呢?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污蔑名人张海迪和污蔑一位普通网友的罪责应该是一样。注意:我这里以自己为例说明这些年很多像我一样的普通人遭到一些“网络推手”的污蔑、陷害,提请相关单位与公众重视,我并不是说秦火火不该法办(这个我前面的立场已经很明确了)。
   
   
   
   惩治网络谣言不是始于秦火火,更不能止于秦火火,秦火火事件不应该是孤立的,国家政法机关与相关部门、公众与媒体都应该寻求秦火火被审判的意义,全面推动、提升和完善我们在言论自由、出版自由、新闻自由方面的立法、守法与执法。
   
   
   
   蜻蜓点水、有选择性的执法要不得,这不但有违法治精神,而且会严重损害政府与政法部门的公信力,有网友在秦火火被捕后继续制造“谣言”:秦火火是因为得罪了特殊人物而被惩罚,他损害的都是体制内知名度较高的名人,他要是损害普通人就不会有事了,当局是为了“杀一儆百”,打一下“大V” 和网络推手的嚣张气焰……难道真像秦火火所说,谣言止于下一个谣言?
   
   
   
   其次,秦火火的造谣、传谣案件涉及言论自由,牵涉到个人、社交媒体与网络平台的公信力,我认为我们不应该只停留在秦火火个人层面。毕竟,一位借助半公半私的微信平台的秦火火(而且还悲催得不得不整天换马甲来造谣)无论再怎么闹腾,顶多损害几位名人大腕,一旦名人借助体制之力开始反击,再火的秦火火也只能坐以待毙,在法庭的被告席上痛哭流涕地感激抓他的人给他道歉的机会……
   
   
   
   但我们那些比博客平台享有更大的发声空间,甚至堂而皇之地占据了纳税人钱财供养的主流媒体,是否应该为反复出现在上面的虚假信息甚至有意误导和掩盖事实真相的谎言承担法律责任?对受害者说一声对不起?
   
   
   
   我并不喜欢老扯出《人民日报》曾经造谣说“亩产万斤粮”的旧事,更不愿指出那种“官谣”曾经让成千上万的中国人活活饿死,我想说的是此时此刻,还依然存在于各大电视台、报纸和媒体上的“虚假信息”——例如,兰州自来水现异味早已有之,当地相关部门曾经大抓“造谣者”“传谣者”,而这次查处兰州自来水苯超标后,谁来追究曾经上到各大媒体上的“辟谣”本身是否谣言?
   
   
   
   个人的公信力同媒体的公信力,以及民众对政府的信任度不可分割,如果政府发布的消息能够让人信服,各大官方掌控的媒体都不刊登虚假的、有误导性的信息,一些心怀鬼胎的“网络推手”如秦火火就很难得逞。
   
   
   
   秦火火在诬陷以上三人的时候,这三人亲自或者透过代理都在远比秦火火依仗的微博更为权威更为重要的媒体平台“辟谣”,可大家反而不愿意相信他们而相信谣言,为什么?其中同他们本人的诚信可能有点关系,但最关键的问题是在中国普通民众眼里,中国的媒体已经失去了公信力!有多少“谣言”不是都被证实比媒体的报道更靠谱?
   
   
   
   怎么失去的?我发现一个很怪异的现象,那就是管理机构不但对民间舆论进行打压,更离谱的是对官方认可的媒体管制得更严,弄得这不能登那不能发,最后让几千份纸媒的传播与引导舆论功能丧失殆尽,形同虚设。这些整天发布禁令不许报道这个不得评论那个的管制机构,正是使谣言听上去比官媒宣传的不合时宜的“宇宙真理”更真实的罪魁祸首。
   
   
   
   我们不妨看看过去发生的一些群体事件,就不难发现,每个事件中确实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利用混乱局面与信息不畅通来制造、传播谣言,但民众就是愿意相信,反而不愿意相信官方的辟谣。这次广东茂名PX 事件就存在一个令人震惊的现象:大量官媒发布了相对来说比较准确的信息,“媒体公关”可谓做得不错,但大多民众只当他们放屁,结果他们的发言不但于事无补,反而有点火上浇油的味道。政府养了那么多官媒,却被自己管坏了, 真可谓“管兵千日,无法用于一时”,实在可悲。
   
   
   
   实事求是地说,现阶段的中国,适当规范媒体言论,进行有效管理,对社会稳定有一定的作用,但采取居高临下,一声令下管死的办法,让大量主流媒体动辄得咎,效果是适得其反:当还听你管的媒体每天都收到几十甚至上百个封口令,只能报道风花雪月和娱乐明星偷情偷人时,众声喧哗自然格外引人注目,互联网也自然而然地成为“谣言”的温床。习总说创新政府管理机制、提高政府管理能力,重要的一点就是从这方面入手改进媒体管理。
   
   
   
   从某种意义上说,秦火火个人造谣与大众媒体的公信力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当局既要手握法律这个武器打击谣言保护公民隐私维护社会稳定,更要手握宪法保护公民的合法权益,保障宪法赋予媒体与公民的言论自由权利。当我们的空气污染指数不需要通过外国使馆的告示牌就能知道,当我们的自来水不是从民众闻到异味政府才来应对,当我们的公务员与将军都能一步一步公布财产,当一些长期习惯性地刊登虚假消息糊弄民众的官媒主动对大众说一声对不起,当政法机关能够严格依法办事,公平公正,一视同仁地打击造谣、传谣者时,秦火火、染香之流的谣言制造与传播者才会无处藏身!
   
   
   
   杨恒均 2014.4.13
(2014/04/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