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大数据时代,各国秘密警察都在干什么?]
杨恒均之[百日谈]
·日本学生说,日本得了“和平痴呆症”
·网民视角解读《决定》改革计划
·磨磨叽叽的日本人让我发疯
·日本人自暴家丑:对中国是羡慕嫉妒恨
·老杨头谈改革与《决定》
·《决定》为何能让左右、内外、上下都满意?
·中日开战,日本准备好了吗?
·网民对推动《决定》改革功不可没
·中美之战,打还是不打?
·西班牙日记:天空、火腿、邮局与教堂
·在西班牙听闻曼德拉去世想到的三点
·中国高考改革为啥让美国不安?
·光有曼德拉和甘地是不够的
·“千古逆贼”张成泽判决书:千古奇文
·东北亚成火药桶,中国准备好打仗没有?
·从毛泽东读书想到的
·北京的选择与香港的选举
·从习总吃包子说起……
·2014展望:反腐向何处去?
杨恒均2014年文集
·中、日、台、朝领导人元旦都说了啥?
·我们今天该如何当“国师”?
·富人如何赢得尊重?——邵逸夫的舍与得
·公务员该不该领取较高的养老金?
·维护中国稳定与颠覆美国政权的互联网
·外交官批安倍,勿忘最重要一点
·国共两党互相杀了多少特工?
·详解美国大片对中国青年洗脑的全过程
·朋友送女儿到澳洲呼吸新鲜空气
·官员贿赂民众的时代到来了吗?
·你愿意收下我送的红包吗?
·24字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指向何方?
·让人尊严扫地的美国移民局
·旅美日记之:最不幸的幸运儿
·秘书与太监
·做一名成功的戈尔巴乔夫?
·互联网与中美关系
·美国老太向我告状:美媒丑化中国
·北京人都可以免费到纽约购物啦!
·亚洲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飞机哪去了?
·中国的反腐败会不会只是一阵风?
·马航370给美国提供了哪些机会?
·当民主遭遇投票
·《纸牌屋》里的丑闻到底发生在哪里?
·克里米亚:理想与现实,光荣与梦想
·老杨头新闻点评:米歇尔、立法会与核武器
·我咋成了带路党、五毛与“正厅级侦察员”?
·周末剧场:周先生的“阴谋论”
·是的,这就是民主
·国内报道的习总讲话为啥有点变味?
·清明回乡偶拾
·大数据时代,各国秘密警察都在干什么?
·媒体的公信力是怎么失去的?
·习总这一年都做了什么?
·中国不是民主的敌人!
·大老虎哪去了?
·陆港便溺之争:文明与反文明只有一步之遥
·改革为什么失败了?
·今天你腐败了吗?
·不能为保国产剧而普降国人素质
·五一有感:工人哪去了?
·读者来信:很庆幸我没有贪污的机会
·读者来信:请别把孩子的成才同你的成功绑在一起
·北大学生听懂习总讲话没有?
·在港央企少数高管是如何贪污、卖国的?
·他们贪污、受贿的金钱哪去了?
·对中国国家安全最大的威胁是什么?
·好看的女人哪去了?
·落马高官的可恨、可怜之处
·今天你通奸了吗?
·制度反腐为什么必不可少?
·“独裁者”之女朴槿惠的总统之路
·写给落榜的同学:考不上大学怎么办?
·普京治国
·老杨头新闻点评:官员“59岁现象”新解
·落马贪官们到底信仰什么?
·当官不贪亏不亏?
·老杨头新闻点评:公车改革要来真格的?
·培育核心价值观是一步很大的棋
·美国女国务卿为啥都找不到好男人?
·中国不是苏联
·从甲午之战中吸取什么教训?
·下一步改革会牺牲谁?
·消灭大老虎的唯一办法是法治
·习总能否解决“李约瑟难题”?
·西藏日记:美得透不过气来
·中国人为什么活得累?
·战争离我们有多远?
·我认识的郭美美……
·中共三代领导人:革命、改革、创新
·我为啥得不到鲁迅文学奖?
·习近平挑战“不可能的任务”
·假如邓小平还活着……
·赌场谍影二十年
·军训不是让孩子们吃“苦头”
·假如中国不再有贪腐……
·习总对媒体与智库说了什么?
·写作十年还没堕落,我容易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数据时代,各国秘密警察都在干什么?

   上次在华盛顿同一位“知情人”聊了半小时的斯诺登,我感到不安。回到北京又同另一位“知情人”聊了一次,我愈加不安。斯诺登事件后,虽然我也批评了美国情报机构侵犯个人隐私,但我多篇批评文章的矛头是针对“叛谍”斯诺登的。文章出来后遭到一些读者的质疑。如今反思此事,我承认在斯诺登事件上的看法有些偏颇。
   
   
   
   在价值观上选边站,在美国与俄国、委内瑞拉之间选边战,以及过份看重“职业道德”而忽视了情报职业本身牵涉的种种不道德,让我对斯诺登事件有了先入为主的判断,对斯诺登的反感让我低估了他站出来反对国家秘密情报机构肆无忌惮侵犯公民权利的全球性意义。


   
   
   
   那位美国老友也痛恨斯诺登背叛了美国,但他却坦承,斯诺登的揭露掀开了大数据时代不受限制的情报机构侵犯公民隐私的黑幕一角。他提醒我说,各国情报机关侵犯公民隐私的事长期存在,但互联网大数据时代能够走多远、已经走了多远,又有多少人清楚呢?
   
   
   
   至少我就不那么清楚。记得十多年前,我亲耳听到一位省长带点献媚的语态问一位比自己低了两个级别的负责国家安全的厅长:你们是否窃听我们的电话?这位厅级干部模棱两可、莫测高深的样子,顾左右而言它,就是不直接回答“是”还是“不”。弄得那位省长一副忐忑不安的样子。我当时就想,省长大人今后都不敢对这位业务属中央垂直管理的厅长颐指气使了!
   
   
   
   其实,为了反谍防谍、保卫国家安全,使用特殊手段进行窃听、跟踪几乎是任何一个主权国家都存在的事实,但都对窃听的对象与范围有严格的规定,例如当时要窃听一位省长,一定得政治局常委级别的党和国家领导人批准,窃听省委书记则得总书记亲批,政法委书记都没有这个权力。可是,窃听这东西,说简单一点,就是插一个电话插头、改一个数字,在窃听终端上手指头稍微动一下,就有可能“殃及无辜”,就有可能“连带窃听”到本来不应该窃听的对象。
   
   
   
   马英九去年用来逼王金平辞职的理由就是检调机构无意中窃听到王金平在电话中同被窃听者不清不楚,涉及司法关说。在中国大陆,也不是没有出现过某地某机构干部利用工作之便,“无意”中听到了领导的私下谈话,其中不乏引起严重后果的:要就是窃听者被处分、引咎辞职,要就是无意中被窃听的领导受到要挟,或者“东窗事发”被双规、逮捕。这里就不举例某公安局长与政法委领导出于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而窃听一些领导人的电话了。
   
   
   
   如果说二十年前只有一部电话可以窃听,那么信息化时代、互联网时代,大数据时代呢?时代在进步,躲在时代阴暗角落里的特务机关也在与时俱进啊。
   
   
   
   当那位美国老友简单对我说了一通大数据时代国家情报机构可以对公民所做的事,我几乎惊呆了。看到我目瞪口呆的样子,他说,当然,你不用担心,斯诺登之所以不得不叛逃海外而不是在国内同美国政府对薄公堂,主要是因为美国情报机构的矛头还是对准外国政要和外国公民,在国内还是受到法律的限制的。经过斯诺登揭露,美国人的警惕性已经提高,秘密情报机构的权力迟早也会被限制住的。
   
   
   
   我不用担心?我也许不用担心美国情报机构如何侵犯美国公民的权利,美国出了斯诺登,美国人以及美国各大媒体绝不会允许情报机构对美国公民为所欲为……美国朋友对我说的那些花样翻新的监控、跟踪、窃听也许真不会发生在美国,但会不会发生在其它国家?发生在我们的身边呢?
   
   
   
   互联网大数据时代,我们每一个人几乎都变成了一个号码、一组数字,我们的身份证与电话号码可以让掌握个人隐私与数据终端的情报机构知道我们所有的一切:你在哪里吃饭,和谁在一起又和谁睡觉了,你说了什么话,今天收入多少、付了多少钱……只要在数据终端室里,按一组你被他%
(2014/04/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