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大数据时代,各国秘密警察都在干什么?]
杨恒均之[百日谈]
·萨达姆的绝命诗和妄想型精神分裂症
·“和谐社会”的不和谐音符——互联网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英文)(演讲稿)
·从一个论坛删贴想到的
· 把上帝放在心中,而不是大脑
· 中国人在发声,世界在听吗?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中文)
·史上最牛逼的奥运金牌
·吴幼明是一个好警察
·史上最牛逼的股市
·从温总理给温妈妈打电话想到的
·抗议布什总统漠视33条鲜活的生命
· 今天心里很难过
·致命系列三部曲版权声明
·警察更应该抓谁?
·你的同情心还剩下多少?
·母亲节写给母亲们的一封信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父亲的眼泪
·你准备好了吗?
·今天我们都很忙……
·对面床铺上的女孩
·要说爱你不容易
·最牛逼的作家兼公民王朔
·传递
·达赖老矣,尚能饭否?
·中国再也不需要小说了
·我的一点感想和声明
·香港回归十周年三记简介
·如果把香港的制度引进到上海
·悼念母亲
·其实我也可以当省长
·警惕一小撮败类借假包子事件搞事
·济南水灾让我想起了南京大屠杀
·给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的一封公开信
·谢谢各位支持,但要走的路还很长!
·这则新闻如果在美国播出的话……
·看8月22日中央新闻联播有感
·为冲锋陷阵的共产党书记们加油!
·我要为宣传部维权!
·我们的未来不是梦
·国庆节迷思:请给我一点饥饿的感觉
·在马克思墓前的思考
·中国政府为什么不和中国民众展开“人权对话”?
·李肇星妙答“入联公投”妙在何处?
·请不要再叫我“老板”!
·我差一点就成了色情小说作家
·中国男人包二奶之研究
·你的下面还硬得起来吗?
·谁害死了两位妙龄女郎?
·还有多少黑社会头子在代表我们?
·蒋家父子的“大中至正”该不该拆?
·亚洲如果没有日本……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一)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二)
·南京大屠杀,我们的悲愤从何而来?
·《集结号》——一部让我思考和平的战争片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台湾海峡为什么越来越宽?
·从麦当劳到圣诞节,我们该如何抵制美国文化的入侵?
·薄熙来的直言和吴仪的“裸退”
2007年9月份日记《九月的记忆》
·九月的记忆(1)
·九月的记忆(2)
·九月的记忆(3)
·九月的记忆(4)
·九月的记忆(5)
·九月的记忆(6)
·九月的记忆(7)
·九月的记忆(8)
·九月的记忆(9)
·九月的记忆(10)
·九月的记忆(11)——周庄是个好地方
2007年11月俄罗斯之旅
·让我们到俄罗斯去
·在叶利钦的墓前,我脱帽致敬
·美女过剩的俄罗斯
·别了,我心中的俄罗斯!
2008年评论、散文、随笔
·香港同胞,请再耐心等十年!
·他们弱小得让人心酸
·我为什么批评中国
·但愿暴风雪带来的不只是寒冷
·风雪中,每一个生命都是大写的!
·“春晚”和“新闻联播”都应该废除
·别把灾难弄成立功和歌功颂德的机会
·伊朗总统、样板戏和南街村的二奶
·谈虎色变、嫖妓和沉默权
·我不是作家,我是网络作家
·说起大部制改革,随州人笑了
·母亲是盏灯,照亮我前行的路
·我对儿子讲西藏
·对悉尼华人组织起来保卫圣火的几点看法
·就悉尼爱国大游行驳斥两股反华言论
·CNN驻北京首席记者透露CNN为何爱国
· 王千源事件是中情局策划的阴谋
·就北京与达赖方面磋商答美国友人问
·给留学生的信:请你们继续爱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数据时代,各国秘密警察都在干什么?

   上次在华盛顿同一位“知情人”聊了半小时的斯诺登,我感到不安。回到北京又同另一位“知情人”聊了一次,我愈加不安。斯诺登事件后,虽然我也批评了美国情报机构侵犯个人隐私,但我多篇批评文章的矛头是针对“叛谍”斯诺登的。文章出来后遭到一些读者的质疑。如今反思此事,我承认在斯诺登事件上的看法有些偏颇。
   
   
   
   在价值观上选边站,在美国与俄国、委内瑞拉之间选边战,以及过份看重“职业道德”而忽视了情报职业本身牵涉的种种不道德,让我对斯诺登事件有了先入为主的判断,对斯诺登的反感让我低估了他站出来反对国家秘密情报机构肆无忌惮侵犯公民权利的全球性意义。


   
   
   
   那位美国老友也痛恨斯诺登背叛了美国,但他却坦承,斯诺登的揭露掀开了大数据时代不受限制的情报机构侵犯公民隐私的黑幕一角。他提醒我说,各国情报机关侵犯公民隐私的事长期存在,但互联网大数据时代能够走多远、已经走了多远,又有多少人清楚呢?
   
   
   
   至少我就不那么清楚。记得十多年前,我亲耳听到一位省长带点献媚的语态问一位比自己低了两个级别的负责国家安全的厅长:你们是否窃听我们的电话?这位厅级干部模棱两可、莫测高深的样子,顾左右而言它,就是不直接回答“是”还是“不”。弄得那位省长一副忐忑不安的样子。我当时就想,省长大人今后都不敢对这位业务属中央垂直管理的厅长颐指气使了!
   
   
   
   其实,为了反谍防谍、保卫国家安全,使用特殊手段进行窃听、跟踪几乎是任何一个主权国家都存在的事实,但都对窃听的对象与范围有严格的规定,例如当时要窃听一位省长,一定得政治局常委级别的党和国家领导人批准,窃听省委书记则得总书记亲批,政法委书记都没有这个权力。可是,窃听这东西,说简单一点,就是插一个电话插头、改一个数字,在窃听终端上手指头稍微动一下,就有可能“殃及无辜”,就有可能“连带窃听”到本来不应该窃听的对象。
   
   
   
   马英九去年用来逼王金平辞职的理由就是检调机构无意中窃听到王金平在电话中同被窃听者不清不楚,涉及司法关说。在中国大陆,也不是没有出现过某地某机构干部利用工作之便,“无意”中听到了领导的私下谈话,其中不乏引起严重后果的:要就是窃听者被处分、引咎辞职,要就是无意中被窃听的领导受到要挟,或者“东窗事发”被双规、逮捕。这里就不举例某公安局长与政法委领导出于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而窃听一些领导人的电话了。
   
   
   
   如果说二十年前只有一部电话可以窃听,那么信息化时代、互联网时代,大数据时代呢?时代在进步,躲在时代阴暗角落里的特务机关也在与时俱进啊。
   
   
   
   当那位美国老友简单对我说了一通大数据时代国家情报机构可以对公民所做的事,我几乎惊呆了。看到我目瞪口呆的样子,他说,当然,你不用担心,斯诺登之所以不得不叛逃海外而不是在国内同美国政府对薄公堂,主要是因为美国情报机构的矛头还是对准外国政要和外国公民,在国内还是受到法律的限制的。经过斯诺登揭露,美国人的警惕性已经提高,秘密情报机构的权力迟早也会被限制住的。
   
   
   
   我不用担心?我也许不用担心美国情报机构如何侵犯美国公民的权利,美国出了斯诺登,美国人以及美国各大媒体绝不会允许情报机构对美国公民为所欲为……美国朋友对我说的那些花样翻新的监控、跟踪、窃听也许真不会发生在美国,但会不会发生在其它国家?发生在我们的身边呢?
   
   
   
   互联网大数据时代,我们每一个人几乎都变成了一个号码、一组数字,我们的身份证与电话号码可以让掌握个人隐私与数据终端的情报机构知道我们所有的一切:你在哪里吃饭,和谁在一起又和谁睡觉了,你说了什么话,今天收入多少、付了多少钱……只要在数据终端室里,按一组你被他%
(2014/04/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