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是的,这就是民主 ]
杨恒均之[百日谈]
·从台湾和澳洲选举看两地的民主差异
·我们如何面对即将到来的2012?
·杨恒均向你推荐《世界人权宣言》
·她们爱上了祖国母亲的丈夫……
·十年文革与十年互联网:我们向何处去?
·看《蜗居》有感, 我们都是绝对权力的二奶
·国家主席、宪法与普世价值
·中国农民工什么时候可以追上世界最快的火车?
·“民主是个好东西”为何需要耐心论证?
杨恒均2011年文集
·钱云会、国安部暗杀与新加坡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从海南看中国:异地做官就能防止腐败?
·老杨头看春节联欢晚会有感(由微博随感随发)
·在神马都是浮云的时代,既要给力也要淡定
·别了,穆巴拉克!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中国互联网:从“广场”到“战场”,再到“网络问政”
·在香港大学国事学会的发言(引子)
·伊拉克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坐着思考躺着的毛泽东与站着的孔子
·十日谈之:与微博网友谈谈香港
·辛亥没有失败,宪政还在路上
·三八节:写给女孩男孩、女人男人的信
·中国为何没有重蹈苏联与埃及的覆辙?
·微博集锦:给“农民工”换一个名字,他们就幸福了?
·开启“民智”不如开启“官智”
·仇恨、恐惧,爱,在路上……
·奥巴马为啥不回答卡扎菲的质问?
·走遍中国之:你的孩子在哪个国家啊?
·人类的发展与进步有赖“思想偏激”的人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强大的政府都允许“一小撮”的批评
·比十年内变成亿万富翁更难实现的梦想是什么?
·德国为什么没有唐人街?
·从华盛顿到孙中山:“国父”不好当啊
·我是谁——与奥巴马一起追寻答案
·滥杀无辜的拉登怎么成了英雄?
·在母亲与正义之间,你如何选择?
·儒家思想、自由主义与普世价值
·怎么看美国与台湾的大选
·底 线
·每人都有一个梦想
·中国“富国强兵”的百年梦想已经实现了
·如何实现公正、公平,让人活得有尊严?
·青年人如何坚守梦想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
·看《建党伟业》的一点感想
·李登辉毁了国民党吗?
·七一寄语:对中共下一个30年的期许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我在白宫门前散步,给奥巴马提意见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香港对话:高铁、网民与中国模式
·没有反对者,就没有民主
·现代民主只适合高素质的人类
·民主不一定是个好东西
·穿越时空:我见到的未来中国
·微博互动:英国骚乱与叙利亚骚乱的区别在哪里?
·一藏族青年说:汉人对信仰比藏人更执着
·永别了,卡扎菲!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卡扎菲的美女杀手带给我的思考
·美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
·911十周年:站在十字路口的中美两国
·911断想: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911是谁干的?美国到底登上月球没有?
·购买美国国债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反恐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如何阻止变态狂把你关进黑屋子?
·洛阳警方对“性奴”案的处理让我不安
·从“天宫一号”的高度解读“中国模式”
·“占领华尔街”冲击美国民主制度?
·为什么是孙中山?
·走,让我们到沃尔玛购物去!
·中国缺乏的是核心价值观
·专制都是突然倒掉,民主不会一日建成
·“中国模式”下的文化与道德困境
·让人欢喜让人忧的“中国模式”
·经济、文化与价值观是中美较量的战场
·我对时局的看法: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从“经济特区”到“文化特区”
·带你周围看选举:香港要假戏真做?
·重庆对话:一座适合实行民主的城市
·2012愿景与我对未来的打算
·老兵宋楚瑜:走不出威权的阴影
·革命,还是改良?这不是一个问题!
·路边谈话:相约2012
杨恒均2012年文集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杨恒均:美国“春运”为何无人抱怨?
·民主后的台湾为何与美国愈走愈远?
·比“春运”更令人绝望的事
·台湾大选主题:你们比四年前过得更好吗?
·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是的,这就是民主

   在中国百年追求宪政的历史上,学生带头的民主抗争运动层出不穷。中华民国在大陆时,共产党就是利用国民党囿于从孙中山传下来的允许游行示威的宪法积极策划、参与了各种“反暴政”、“反独裁”的学生民主运动,最终赶走国民党,建立一个新中国。
   
   
   
   国民党到台湾后痛定思痛,实行了相当长一段时间的戒严,搞“白色恐怖”,但最终还是抵不过已经萌芽的民主种子,从“军政”、“训政”逐步走向“宪政”。这个过程当然不是一帆风顺的,蒋经国虽然居功至伟,但若没有党外人士的抗争,没有冲在前面的台湾学生和前赴后继不怕死的民进党,蒋经国不会改弦易辙、松开紧握权力的双手,他充其量是另外一个独裁而已。


   
   
   
   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的以学生为主的“野百合花一代”至今,台湾的学生运动始终没有停止过。在标志着民主制度成熟起来的2000年的政党轮替之后,又发生了两起较大规模的民主运动,一次是百万“红衫军”反对陈水扁的民主运动,另一次就是昨天超过20万人反对马英九的服贸协议的学生运动。这两次大规模的民主运动,同以前争取民主的运动不同之处就在于夹杂了极强的“中国因素”。
   
   
   
   百万“红衫军”抗议陈水扁的起因之一就是他执政期间不顾台湾经济发展需要,拒绝同中国大陆搞好关系;这次抗议马英九的原因则是马英九不顾台湾人死活,同大陆签署“服贸协议”,同大陆走得太近。这也使得两次被冠上“民主”的运动都超越了台湾的范畴。当你把自己分别置身于台湾或大陆之中,又或者两者之上时,每一次都会看到不同的景象,可能会得出不一样的结论。
   
   
   
   作为台湾领导人的马英九为了台湾不自绝于中国大陆(甚至是世界)而积极寻求进一步的经济合作机会,推进自由贸易。这可能是确保台湾的经济在短期内有一定发展的最快捷办法。别说台湾,就是美国与欧洲,又有哪一个不是争先恐后抢着同大陆发展经贸关系?台湾如果放过近水楼台的机会,恐怕过十年半载,他们连大陆的茶叶蛋都吃不到了吧?
   
   
   
   但学生和后来支持他们的市民(包括“幕后黑手”民进党)也不是沒有理由:在并没有完全市场化的强大的中国大陆面前,任何过于密切的合作,都有可能改变台湾、淹没台湾。要想在经贸交往(服贸协议)中保持同中国大陆“平起平坐”的对等地位,谈何容易?不但两岸的实力不是一个重量级,两岸对一些行业的限制与制度上的差距,也为台湾的前途平添变数:例如放开了两岸印刷业,大陆可以在台湾印刷批评台湾领导人的书,台湾的印刷业可以进大陆,冲破言论限制的藩篱吗?
   
   
   
   夹杂了中国大陆因素,事情变得复杂;加上台湾两党政治存在太大的分歧,使得在野的党派常常试图利用街头政治取得一些优势,为下一次大选造势。这一直是台湾的一个问题,但今天要讨论的是另一个问题,是隔岸观火的大陆看客们的问题。
   
   
   
   在这次台湾学生占领立法院的事件中,大家可能注意到中国学者的评论同西方、台湾学者的论述就有所不同。西方学者大多就事论事,台湾学者一开始讨论的也是到底要不要服贸协议,以及马英九搞的是不是符合民主程序。而中国大陆学者无论是支持学生还是反对学生,都夹带了极强烈的理想主义色彩,都试图从民主的理论切入,高屋建瓴。他们关心的只有一个:民主。
   
   
   
   支持学生的那派简直就恨不得“民主力量”少年们能够像“文革”当年天安门广场上的红卫兵,立马推翻马英九,搞一个“更民主的”台湾,最好也是“反共基地”。而那些反对学生激烈行为的呢,则认为这些学生身在福中不知福,用自己鲁莽行为破坏台湾这颗中华民族唯一的民主幼苗,认为这些学生在破坏台湾的民主。甚至有些人发出了悲叹:这是台湾民主的冬天!
   
   
   
   这些学者显然只读了美国薄薄一本民主进步的辉煌历史,却没有读过美国通史,不知道美国民主发展至今,不光是体制内的改革与法庭上的唇枪舌剑,几乎每阶段都少不了群众相当激烈的抗争。大家不应忘记马丁路德金博士带领了几十万白人黑人把华盛顿围得水泄不通的日子。美国民主发展到上个世纪,应该说比较成熟了,但民众的抗争(包括一些过激、非法的行为)与政府使用武力清场却多次发生。
   
   
   
   台湾部分学生与市民对“服贸协议”不满,走上街头,甚至有了一些过激行为,这根本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哪个社会没有过激行为?就在今天早上,我看到一些血淋淋的图片,还以为是台湾发生了血案,后来才知道是这两天中国大陆某地民众抗议PX项目落户当地,爆发了警民冲突的现场照片。
   
   
   
   民主制度也不可能要求每一个人和群体都安分守己、遵纪守法,都只能在立法会辩论以及每次投票中享受一下民主。任何一个民主制度都允许不满的那部分群众举行游行示威。在这种情况下出现过激行为不足为奇,例如冲击立法院,占领白宫前的草坪——判断是否民主,以及民主的优劣的标准是当这些游行示威与过激行为发生时,政府如何应对!是带着宽容寻求妥协,在宪法与法律之下解决,还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出动军警进行暴力镇压,弄得血淋淋不说,还封杀言论和信息?!
   
   
   
   民主并不都是风花雪月,并不都像参加学运的女大学生展示给大家的那样青春亮丽,尤其是没有经过启蒙阶段的亚、非、拉地区的民主政体,往往是在民主制度建立后的各种争吵、抗争中,来弥补历史上“民主启蒙”的缺失与不足,逐渐完善一夜之间照搬过来的民主制度。台湾的民主制度相对成熟,泰国和克里米亚的就没有那么好运气。
   
   
   
   民主遭遇了冬天是事实,但不应忘记:冬天来了,春天也不会太远。更应该记住的是:民主的冬天,绝不意味着专制的春天。
   
   
   
   对那些关心台湾民主命运与前途,对那些生活在非民主国家却忧心忡忡担心台湾的民主有可能因为学生的民主运动而迷航,对于那些对“民主的混乱”暗自心喜,借机来贬低民主,甚至要抬高专制的人,我得告诉他们,在非民主国家,民众上街,往往是要推翻现存体制,而在民主地区,民众上街则是为了维护体制,我也请大家注意一下台湾学生手里举的牌子上写的是什么,以及广场上的学生们呼吁的是什么——是的,他们要求的是民主,他们支持的是民主,他们捍卫的是民主……是的,这就是民主!
   
   
   
   杨恒均 2014.3.31
(2014/04/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