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周末剧场:周先生的“阴谋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警惕一小撮败类借假包子事件搞事
·济南水灾让我想起了南京大屠杀
·给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的一封公开信
·谢谢各位支持,但要走的路还很长!
·这则新闻如果在美国播出的话……
·看8月22日中央新闻联播有感
·为冲锋陷阵的共产党书记们加油!
·我要为宣传部维权!
·我们的未来不是梦
·国庆节迷思:请给我一点饥饿的感觉
·在马克思墓前的思考
·中国政府为什么不和中国民众展开“人权对话”?
·李肇星妙答“入联公投”妙在何处?
·请不要再叫我“老板”!
·我差一点就成了色情小说作家
·中国男人包二奶之研究
·你的下面还硬得起来吗?
·谁害死了两位妙龄女郎?
·还有多少黑社会头子在代表我们?
·蒋家父子的“大中至正”该不该拆?
·亚洲如果没有日本……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一)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二)
·南京大屠杀,我们的悲愤从何而来?
·《集结号》——一部让我思考和平的战争片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台湾海峡为什么越来越宽?
·从麦当劳到圣诞节,我们该如何抵制美国文化的入侵?
·薄熙来的直言和吴仪的“裸退”
2007年9月份日记《九月的记忆》
·九月的记忆(1)
·九月的记忆(2)
·九月的记忆(3)
·九月的记忆(4)
·九月的记忆(5)
·九月的记忆(6)
·九月的记忆(7)
·九月的记忆(8)
·九月的记忆(9)
·九月的记忆(10)
·九月的记忆(11)——周庄是个好地方
2007年11月俄罗斯之旅
·让我们到俄罗斯去
·在叶利钦的墓前,我脱帽致敬
·美女过剩的俄罗斯
·别了,我心中的俄罗斯!
2008年评论、散文、随笔
·香港同胞,请再耐心等十年!
·他们弱小得让人心酸
·我为什么批评中国
·但愿暴风雪带来的不只是寒冷
·风雪中,每一个生命都是大写的!
·“春晚”和“新闻联播”都应该废除
·别把灾难弄成立功和歌功颂德的机会
·伊朗总统、样板戏和南街村的二奶
·谈虎色变、嫖妓和沉默权
·我不是作家,我是网络作家
·说起大部制改革,随州人笑了
·母亲是盏灯,照亮我前行的路
·我对儿子讲西藏
·对悉尼华人组织起来保卫圣火的几点看法
·就悉尼爱国大游行驳斥两股反华言论
·CNN驻北京首席记者透露CNN为何爱国
· 王千源事件是中情局策划的阴谋
·就北京与达赖方面磋商答美国友人问
·给留学生的信:请你们继续爱国!
·铁道部,这次你给自己打多少分?
·支持CNN歪曲“事实” 的报道!
·面对灾难,我们如何展示大国风采
·对不起,我不能不伤害你
·从道德绑架的网民到绑架自由的范跑跑
·想要说声爱你,却被吹散在风里
·美国如何掩盖轰炸我驻南大使馆真相?
·西方国家害怕中国人民的爱国激情吗?
·美国为什么胆敢轰炸我驻南大使馆?
·海外华人华侨爱国,国也应该爱护他们
·让那团火点燃我们心中的激情
·如果美国警察动了我的阳具
·大陆游客在台湾可做的一件有意思的事
·海外华语作家不应该是弱势群体
·四川发生过地震?北京即将奥运吗?
·对毒奶粉我们除了愤怒还能干什么?
·谁是制造吴敬琏间谍门的黑手?
·中国特色的教育,恶梦什么时候结束?
·谁能告诉我大陆民众是什么级别?
·我已准备好向杨振宁妻子翁帆求爱了
·让我们在博客、梦想和未来里再见!
·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
·给海外华人的一封信:我眼中的国富民强
·人民已经准备好了!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在这个变革的时代,最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的位置
民主之旅
·告诉我,你适不适合民主
·我的信仰是民主!
·我们离1984年有多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周末剧场:周先生的“阴谋论”

话说老杨头周游列国回到北京,前往中北海拜访了《情报局长》里的主人翁周局长——一位曾经跟随周恩来同志毕生从事情报工作的传奇人物。屁股刚刚坐定,老杨头我就急不可待地开口请教……

   
   
   

幕布徐徐拉开,一间你不会在任何地方见过的特殊房间里,坐着年逾八十的周局长,还有大家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老杨头——

   
   
   
   
   

第一幕:页岩气


   
   
   
   老杨头(表面讨好的,但实际是刺激的):周局长,最近发生了很多事儿,令人困惑啊。马航370到底哪去了?幕后黑手会不会真是美国?台湾学生鲁莽冲击民主圣殿“立法院”,背后的势力又是谁?还有克里米亚,普京实在是咱情报界的翘楚,竟然策划了如此完美的“不战而屈人之兵”。我以前最佩服的特务就是您老人家,今后恐怕就是普京了!
   
   
   
   周局长(自尊心受到伤害的):小杨头,你又满脑子的“阴谋论”?飞机这两天就会找到,冲击立法院本身不就是民主的表现吗?至于克里米亚,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是谁的有什么关系?但普京同志的好运气恐怕快要结束了。
   
   
   
   老杨头(不服气的):啊,西方联合对付俄国会起作用吗?
   
   
   
   周局长(不屑一顾的):不打断我会死吗?亏你还在小说里称自己是我的学生,到处造谣撞骗。我问你,你去美国、加拿大、日本走了一圈,发现了什么大秘密?
   
   
   
   老杨头(好奇的):互联网大数据时代,除了咱官员的财产之外,世界上没有什么秘密了,汇报完毕,周局长!
   
   
   
   周局长(有点生气的):天真!不许贫嘴!我是认真的,你现在变得迟钝了,连世界上即将发生的惊天大秘密都没注意到,唉!
   
   
   
   老杨头(收起玩世不恭,认真起来):周局长的意思是?
   
   
   
   周局长(叹了一口气):世界靠科技、工具与能源来改变,工业革命、科技革命和信息革命都改变了世界格局,当今的世界格局是西方掌握的先进科技与发达信息以及石油、天然气的分布划分而成的。而下一场能源革命已经悄悄在美国和加拿大展开……我原本以为你这次就是为此去美国和加拿大的,唉,你真让人失望!
   
   
   
   老杨头(委屈和不解的):能源革命?我们现在不是有石油和电力?难道……
   
   
   
   周局长(表情严肃):页岩气!美国已经拥有了生产页岩气的技术与批量生产的能力,五年之后就将生产出足以替代石油的新型清洁能源,加上美国国内的石油与天然气开发也逐步启动,二战后按石油储藏与生产、使用来划分的世界格局即将破局,中东的地位大幅下降,甚至会沦为一个乱摊子,让刚刚登陆中东不久的中国来收拾;俄罗斯靠出口石油的经济将会一蹶不振,中国崛起也将面临新的问题与挑战。唉,养兵千日,用于一时,我算是白白培养你了,你去美国、加拿大干啥了?到处臭美,到处拿人家的吃人家的,还跑日本日来日去!
   
   
   
   老杨头(面露难色):周局长,您知道,我早就不干这种偷鸡摸狗的事了,再说,美国页岩气的技术已经被定为比核子武器技术还高的绝密,不那么容易弄到手吧?
   
   
   
   周局长(提高声音、不耐烦的):不是让你去偷,而是让你思考一下能源革命后的国际格局大洗牌和我们的战略调整。
   
   
   
   老杨头(点头):这个我会关注的,您老放心。不过,最近的事确实太多了,“阴谋论”满天飞,我都不知道哪个是真哪个是假。周局长,我可以问你一个关于中国的“阴谋论”吗?就是关于那位姓周的领导人的……
   
   
   
   
   

第二幕:特科在行动……


   
   
   
   周局长(沉默了一分钟后):嗯,其实最近我也在思考这事,我虽然还没死,但毕竟岁月不绕人,可能说走就走啊。我总不能把这个只有我才知道的秘密带进坟墓吧?虽然你整天在网上胡说八道,但你是整个共和国情报界最靠谱的一位,又是我最信得过的。今天,就把有关周的一个大秘密告诉你吧……
   
   
   
   老杨头(大喜过望,兴奋得泪牛满面):啊,周局长!
   
   
   
   周局长(娓娓道来的):在中国历届领导人中,周同志虽然是秘密情报组织“特科”的创始人,可一直被认为是温文尔雅、谦虚谨慎、拥毛爱党爱国护民的领导人,在文革最动荡的岁月里,他始终周旋于造反派、主席与老干部之间……
   
   
   
   老杨头(迷惑的、失望的):周局长,你原来说的是周——
   
   
   
   周局长(面带讥讽的):周总理,当然是周恩来同志!别打断我。周总理恐怕是唯一一位没有受到政治冲击,始终处于共和国最高位置的党和国家领导人。他的名声也是最好的。但却有一个巨大的阴谋一直无人知晓。
   
   
   
   老杨头(面露讶异,开始收起失望的表情):啊……
   
   
   
   周局长(面无表情、不动声色):周的名声不是浪得虚名,例如都说他在反复无常的毛泽东身边,保护了包括小平在内的诸多老同志,同时一生中还与林彪、四人帮等展开了殊死搏斗,最后都以他胜出告终。现在虽然躺在天安门广场上的是毛泽东,但在大家的心目中,地位最高的中共领导人,始终是周恩来总理,人们甚至找不出他有什么缺陷,这在中共领导人中,可谓独一无二!只不过,没有缺点的人实在可怕,大家都忽视了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
   
   
   
   老杨头(心急如焚的):周局长,什么事实?
   
   
   
   周局长(不紧不慢的):其实读过中国历史的人都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至高无上的皇帝虽然草菅人命,但基本上都不会对那些不可能威胁到自己的部属下手;历史上和平时期被革职、系狱和杀掉的大臣,几乎都是在宫廷斗争中被同侪陷害的。一山不容二虎,皇帝最信任的人始终只能有一个,更不能说接班人了,你死我活的斗争从来只存在于大臣之间,而不是大臣同皇帝之间。
   
   
   
   老杨头(不明觉厉的):周局长,我有点听明白了,毛主席就是这样至高无上的皇帝啊,但为啥他把所有的接班人都一个一个废掉?如果不是他主动废的,那么隐藏在身后把那些功臣和接班人一个一个废除甚至弄死的人又是谁?
   
   
   
   周局长(幽幽地长叹一口气):这恐怕就是善良的中国人忽视的关键问题啊。其实自1949年后,无论是朱德、彭德怀、刘少奇、林彪、江青等等,他们根本不可能对神坛上的毛泽东造成任何威胁与,但为什么都被一一弄掉了?是谁要除之而后快?
   
   
   
   老杨头(倒吸一口凉气):啊,周局长,你的意思莫非是说,这一切都是长期占据了党内第二把交椅的周同志所为?
   
   
   
   周局长(悲伤地摇摇头):唉,“阴谋论”是没有明确答案的,否则就不是“阴谋论”了。无论是朱德、彭德怀还是刘少奇、林彪以及后来的“四人帮”,他们都是在自己的实际位置与党内威望快要超越党内外第二号人物周恩来时,厄运才突然降临到他们头上——他们很快就变成了“野心家”,就很快失去了毛泽东的信任,甚至无法再见到主席,然后就被打倒,然后周总理在党内的排名重回第二位……
   
   
   
   老杨头(惊魂未定的):周局长,这个“阴谋论”是不是太大了?不过经你这一说,我好像也能理解了。史料显示周总理确实保护了一些人,但这些人的地位远远低于周总理,而刘少奇、林彪这些人出事前后,几乎都没有听说总理去主动扮演沟通、调解人的角色。不过,我有一点不明白,那么庞大的系统,这样的“阴谋论”怎么可以保持如此长久,今天我才第一次听说?
   
   
   
   周局长(脸上闪过一丝痛苦一丝落寞的神情):你忘记“特科”是谁创立的?整个国家的情报机构掌握在谁手里?你不要忘记,周同志创立的“特科”至今还在行动,八十多年来,从来没有停过!还有,总理去世后,也是他保护过的小平执政,第三代里重量级的总理也是他的养子,共和国没有一个领导人做到了这一点啊。唉,小杨头,我今天给你说这个,是想提醒你,思考政治一定要全面深入,不能一知半解、人云亦云,要用编造“阴谋论”的精神深入任何一个问题。对了,你刚才听我说到周的事,面露失望,怎么回事?
   
   
   
   
   

第三幕:大老虎


   
   
   
   老杨头(松了一口气):周局长,我其实是想请你谈另外一位周姓领导人,当然,他没有周总理那么大,不过也是一只“大老虎”,最近大家都谈虎色变呢。
   
   
   
   周局长(表情复杂地盯住老杨头):真是动物农庄啊,一会狮子,一会老虎,一会又苍蝇,不过,我们还是讨论点国内比较具体的事件吧,别提什么老虎狮子的,那都是扯淡!
   
   
   
   老杨头(犹豫了一下,心中急速调整了话题):周局长,讨论一下维权与维稳如何?我坦承,对拆迁与反拆迁、抗争与维稳这类事,我早就有些麻木了,等所有能征用的地都被征用了,这类事自然就少了。但前段时间关于“平度”的新闻实在太小说、太惊险,不关注都难。我给你复述一遍新闻标题:山东平度被征地块价格超1亿元,村民仅得800万元;平度拆迁乱象环生:一两百人凌晨强拆,抬出熟睡村民;平度发生纵火案,一村民被活活烧死;中纪委受理“平度纵火案”举报;平度征地血案四天告破:承建商与村主任指使他人纵火;曝山东平度村主任30万贿选上台;承建商系亲戚;人民日报评论:平度纵火案告破不是句号, 问责须跟上……
   
   
   
   周局长(越听越气愤,听到后来竟然笑了):呵呵,真是一部精彩的小说,一部充满嫌疑的好莱坞大片啊:有引人入胜的金钱、谋杀来吸引眼球,有中纪委在行动与破案的高潮迭起,还有发人深思的结果与远远没有定论的结论……我记得你写过一篇《中国再也不需要小说了》,看起来,中国也不需要好莱坞大片了。在观众眼中,充满虚幻与惊险的现实绝对比虚幻的文学作品与惊险的好莱坞大片还吸引人。
   
   
   
   老杨头(兴高采烈的):是啊,难怪最近有媒体人偷着乐,庆幸看新闻的人越来越多,看娱乐节目和电影频道的人数在急剧减少。其实,不仅仅是“平度”,稍微回顾一下就不难发现, 过去五年来发生的维权与维稳事件的故事情节几乎都大同小异,当然,像钱云会这类的,结尾就没那么“峰回路转”、“柳暗花明”了。
   
   
   
   周局长(紧张起来,起身东张西望):嘘,别提那个人,隔墙有耳啊。平度事件中纪委介入调查,四天破案,这次你应该相信了,这种基层村干部、科、处长杀人放火是和我党无关的吧?要对我们政府有信心,你难道没有注意到,新一届领导人上台后,群体维权事件与大规模的维稳事件明显减少?
   
   
   
   老杨头(深有同感地点头):新一代领导人上来后改弦易辙,习近平第一次提出要正确对待维稳与维权的关系,改变了执政思路;孟建柱执掌政法委后,做了大量的工作,把政府部门往法治的方向推进了大大的一步,这都是有目共睹的。看上去这样做也并没有什么困难啊,所以我的疑问依然存在:为啥过去多年来维权升格为维稳的恶行事件此起彼伏?到底有什么阴谋?
   
   
   
   周局长(开始感兴趣):哦,你就别绕圈子了,说来听听。我提醒你,这是另外一个很好的“阴谋论”素材。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