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纸牌屋》里的丑闻到底发生在哪里?]
杨恒均之[百日谈]
·怎么看美国与台湾的大选
·底 线
·每人都有一个梦想
·中国“富国强兵”的百年梦想已经实现了
·如何实现公正、公平,让人活得有尊严?
·青年人如何坚守梦想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
·看《建党伟业》的一点感想
·李登辉毁了国民党吗?
·七一寄语:对中共下一个30年的期许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我在白宫门前散步,给奥巴马提意见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香港对话:高铁、网民与中国模式
·没有反对者,就没有民主
·现代民主只适合高素质的人类
·民主不一定是个好东西
·穿越时空:我见到的未来中国
·微博互动:英国骚乱与叙利亚骚乱的区别在哪里?
·一藏族青年说:汉人对信仰比藏人更执着
·永别了,卡扎菲!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卡扎菲的美女杀手带给我的思考
·美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
·911十周年:站在十字路口的中美两国
·911断想: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911是谁干的?美国到底登上月球没有?
·购买美国国债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反恐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如何阻止变态狂把你关进黑屋子?
·洛阳警方对“性奴”案的处理让我不安
·从“天宫一号”的高度解读“中国模式”
·“占领华尔街”冲击美国民主制度?
·为什么是孙中山?
·走,让我们到沃尔玛购物去!
·中国缺乏的是核心价值观
·专制都是突然倒掉,民主不会一日建成
·“中国模式”下的文化与道德困境
·让人欢喜让人忧的“中国模式”
·经济、文化与价值观是中美较量的战场
·我对时局的看法: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从“经济特区”到“文化特区”
·带你周围看选举:香港要假戏真做?
·重庆对话:一座适合实行民主的城市
·2012愿景与我对未来的打算
·老兵宋楚瑜:走不出威权的阴影
·革命,还是改良?这不是一个问题!
·路边谈话:相约2012
杨恒均2012年文集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杨恒均:美国“春运”为何无人抱怨?
·民主后的台湾为何与美国愈走愈远?
·比“春运”更令人绝望的事
·台湾大选主题:你们比四年前过得更好吗?
·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
·到底是谁冲破了道德底线?
·解读温总:确立目标,凝聚共识,循序渐进
·革命是零和,改革才双赢
·杨恒均:香港选举那点事儿
·生日感怀:后悔做过,以及后悔没有做的那些事儿
·路边谈话:重建价值观,追寻中国梦
·农民工来信问民主,民主小贩不知如何答
·中美关系四十年,错位的人权对话
·大阪的街道为啥那么干净?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读者来信:求你写几篇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文章
·日本的眼神:从浅草寺到靖国神社
·《环球时报》对腐败的论述冲破了底线
·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
·杨恒均:海外留学生如何保护自己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杨恒均: 舌尖上的中华“软实力”
·人生十论之:养儿防老,还是养国家防老?
·为了民主,我不后悔
·从“一国两制”到“再造几个香港”
·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拳头说服对手
·恒均:青年人的两年阅读计划
·时评:昂贵的否决票与自由的代价
·杨恒均:中国向何处去?
·杨恒均:伦敦奥运开幕式,展示文化软实力
·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路边谈话:弱势群体的出路在哪里?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路边谈话:未来十年改革成败的关键在于法治
·杨恒均:三思中国福利保障制度
·闯入学术殿堂的草根与不接地气的学者
·中国向何处去,取决于你我向何处去!
·为什么民众把官员们都当成了“嫌疑犯”?
·澳洲小学如何给孩子们上政治课?
·钓鱼岛引发的不仅仅是领土危机
·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游行中的乱象不是中国人素质低造成的
·不要用军国主义那一套反对军国主义
·日本让步,中国赢了,赔钱吧
·中秋之夜:团团圆圆,相亲相爱
·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推测当权者
·从公众意见、公民参与到网络民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纸牌屋》里的丑闻到底发生在哪里?

   昨日媒体曝光“东莞丐帮”,犯罪团伙把幼童的腿砸断使其致残,再逼他们乞讨,被弄残的幼童越惨越能帮歹徒赚钱。新闻播出后,观众对歹徒怒火中烧,而我则是在对歹徒的愤怒之外,还多加了一层愤怒。
   
   
   
   我早在2004年就写成的政治间谍小说《致命武器》“残肢断臂”章节里,就比较详细地写了深圳等地恶棍弄残儿童迫使其行乞的故事。虽说那是小说,但也是我经过在深圳火车站了解情况后写出的。残害儿童逼其乞讨的事不是今天才有的,更不只是东莞特有的现象,此时此刻依然发生在我们周围……我就这个问题发了一条微博,读者纷纷留言质问:政府为什么不管管这些邪恶之事?他们都在忙什么?这样的事什么时候才销声匿迹?我也不知道如何回答,也许他们都忙着管住我们这些试图揭露邪恶之事的人吧?


   
   
   
   我在想,如果当初我这本《致命武器》可以出版,且可以拍成电视连续剧,像清朝皇帝同妃子们谈恋爱的后宫戏,像六十多年前斗智斗勇终于建立了这个新中国的谍战剧一样不受限制、广为流传,也许,你今天压根儿就没有机会看到这样的新闻吧?因为文艺作品引发的强烈社会关注早就让这种丑恶的现象无处藏身了!
   
   
   
   这不能不让我想起最近热遍中美两地的美剧《纸牌屋》。《纸牌屋》的主角是影帝凯文?史派西扮演的国会山民主党“党鞭” 弗兰克。身为党鞭的他在剧中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操纵国会政治,利用、控制媒体,威胁、玩弄同事。《纸牌屋》是这样安排副总统杀人的故事情节:弗兰克带上口罩亲自下到华盛顿地铁,同小情人见面,在发现小情人正在追查他杀害议员一事,威逼利诱不成功后,亲手把这位情人推进铁轨……
   
   
   
   见过政治的黑,但没见过这么黑的政治:谎言、欺骗、威胁、暗杀甚至连这位第二季结束前已经登上了美国总统宝座的弗兰克同老婆、警卫玩3P的情节都上场了,实在是太刺激啊……难怪连一向对中国连续剧都不评价的中国官员纷纷公开表示喜欢这部美剧。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一针见血地指出:《纸牌屋》揭示美国两党制政治的弊端。
   
   
   
   普通中国人可能不太知道什么是两党制,也不一定关心剧中揭示出的民主的弊端,但看过《纸牌屋》的中国人大概有不少会庆幸自己没有生在美国。但大家可能有所不知,《纸牌屋》里描写的那些故事,在美国几乎都没有发生过!
   
   
   
   例如贯穿第一第二季的主线是民主党“党鞭”弗兰克利用阴谋诡计从国会爬到副总统宝座,又陷总统于政治丑闻,自己取而代之。首先,总统与副总统斗得你死我活的事从来没在美国历史上发生过,更没有出现副总统陷害总统后成功“篡党夺权”的丑闻。
   
   
   
   其次,弗兰克从议员到副总统再到总统,没有一次是经过选举的,给人在美国只要会玩权术就可以当总统的感觉。其实,美国除了总统暴毙后副总统代替他(副总统也是同总统一起经过选举产生的),从来没有一位总统是不经过民主选举而上台的。至于《纸牌屋》中描写副总统级别的美国高官谋杀情妇,暗杀议员,唆使自己的助手杀人等等,同样没有发生过。
   
   
   
   当然,《纸牌屋》是文艺作品,可以虚构也可以夸张,只要符合逻辑、不离谱。《纸牌屋》里的那些事情可能都没发生过,但这并不代表将来也不会发生。权力如果不受限制,发生比这更邪恶的事也不会出人意料。《纸牌屋》以最大的恶意编排政府,竭力丑化、污蔑一个无中生有的总统和一帮“人民公仆”,在吸引观众、娱乐大众之时,让民众提高了对政府的戒备,对权力的警惕。
   
   
   
   《纸牌屋》只不过是众多这类美剧和好莱坞大片中的一个而已。远的不说,《国土安全》、《黑名单》和《丑闻》,哪一个热播政治美剧不是把矛头针对白宫?揭秘秘密情报部门?嘲讽警察与权贵?当我们发现《纸牌屋》里揭露的权贵们玩弄的邪恶游戏并没有出现在美国时,我们是不是可以把目光转向那些绝不允许拍摄这类针砭政府与“丑化”当权者文艺作品的时代和地区?
   
   
   
   从文革过来的人,会对《纸牌屋》里的你死我活的政治斗争感到陌生吗?接班人从刘少奇、林彪到王洪文等等都一一下台,前两位还死得不明不白,至于政治谋杀,官员刺杀情妇,高官老婆毒杀外国商人,贪污腐败几千万几个亿的,我们还看得少吗?那可是只允许八个歌颂领袖的“样板戏”的时代啊。不允许揭露邪恶的时代,邪恶会变本加厉。
   
   
   
   现在让我们回到现在,让我们看看……——好吧,我还是说朝鲜吧,那种最高领导人一开口就可以把党和国家第二号人物(张成泽)判处死刑的做法,难道不比《纸牌屋》里任何情节都惊悚与残忍吗?奥巴马羡慕《招牌屋》里的弗兰克副总统靠权谋很快就能推行自己的政策,他应该悔恨自己没有生在朝鲜,在那里,你可以把反对党全部关起来甚至杀掉而没有任何阻力地推行自己的政策。这种更加残忍的“高效”恐怕连《纸牌屋》里的弗兰克都羡慕不已吧?
   
   
   
   无论朝鲜还是中国的文革时代,也包括现在地球上一些贪污腐败盛行的国家,几乎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绝对不会允许揭露自己统治黑暗的文艺作品问世。谁能相信,一个忠诚的老党员习仲勋遭审查16年的原因竟然是因为一部叫《刘志丹》的小说呢?——如果《刘志丹》是“利用小说反党”,那《纸牌屋》不但反共和、民主两党,还不折不扣是“叛国”的连续剧呢。
   
   
   
   揭露美国民主制度弊端的《纸牌屋》里描写的那些“残忍的高效”、权斗、谋杀、情妇、贪污腐败等等很难在美国上演,而比《纸牌屋》里虚构的故事更邪恶、更残忍的贪污腐败、争权夺利、谋财害命等等却在不允许拍摄《纸牌屋》的国家一一上演,且经久不衰!如果美国禁止拍摄揭露民主两党制弊端的《纸牌屋》,那么《纸牌屋》里虚构的那些故事都可能变成现实。
   
   
   
   从这个意义上说,能够允许《纸牌屋》揭露民主制度弊端本身,正好就是民主制度的最大优点。与其说《纸牌屋》是揭露美国民主制度弊端的利刃,还不说是维护这个制度的利器!
   
   
   
   不好意思,从被残害的中国孩子扯到《致命武器》,又谈了一通《纸牌屋》,忘记回答网友的质问了:什么时候猖獗的贪污腐败、肆无忌惮的以权谋私、孩子不停受到伤害的事才会到头?我想,当我的《致命武器》可以拍摄成连续剧时,当你可以在中国自己拍的连续剧中看到那些腐败、黑暗和痛苦之时,现实就会越来越美好,生活就会越来越充满阳光……
   
   
   
   杨恒均 2014.3.19
(2014/04/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