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飞机哪去了?]
杨恒均之[百日谈]
杨恒均2012年文集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杨恒均:美国“春运”为何无人抱怨?
·民主后的台湾为何与美国愈走愈远?
·比“春运”更令人绝望的事
·台湾大选主题:你们比四年前过得更好吗?
·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
·到底是谁冲破了道德底线?
·解读温总:确立目标,凝聚共识,循序渐进
·革命是零和,改革才双赢
·杨恒均:香港选举那点事儿
·生日感怀:后悔做过,以及后悔没有做的那些事儿
·路边谈话:重建价值观,追寻中国梦
·农民工来信问民主,民主小贩不知如何答
·中美关系四十年,错位的人权对话
·大阪的街道为啥那么干净?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读者来信:求你写几篇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文章
·日本的眼神:从浅草寺到靖国神社
·《环球时报》对腐败的论述冲破了底线
·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
·杨恒均:海外留学生如何保护自己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杨恒均: 舌尖上的中华“软实力”
·人生十论之:养儿防老,还是养国家防老?
·为了民主,我不后悔
·从“一国两制”到“再造几个香港”
·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拳头说服对手
·恒均:青年人的两年阅读计划
·时评:昂贵的否决票与自由的代价
·杨恒均:中国向何处去?
·杨恒均:伦敦奥运开幕式,展示文化软实力
·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路边谈话:弱势群体的出路在哪里?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路边谈话:未来十年改革成败的关键在于法治
·杨恒均:三思中国福利保障制度
·闯入学术殿堂的草根与不接地气的学者
·中国向何处去,取决于你我向何处去!
·为什么民众把官员们都当成了“嫌疑犯”?
·澳洲小学如何给孩子们上政治课?
·钓鱼岛引发的不仅仅是领土危机
·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游行中的乱象不是中国人素质低造成的
·不要用军国主义那一套反对军国主义
·日本让步,中国赢了,赔钱吧
·中秋之夜:团团圆圆,相亲相爱
·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推测当权者
·从公众意见、公民参与到网络民主
·中美关系向何处去?
·从美国大选看“精英民主”
·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卖火柴的小女孩与垃圾箱里的小男孩
·路边谈话:我们的中国梦
·新一届领导人教官员们如何“说话”
·博客获奖感言:假如你打我的左脸……
·杨恒均:腐败不除,中国将再次回到原点
·依法治网,不但打击坏人,更要保护好人
·以史为鉴,顺应民意,慎用军警
杨恒均2013年文集
·2012年终稿之“公知篇”:立言、立功、立德
·老杨日记(2013.1.4):爱你一生一世
·悼念父亲
·我的边缘人生:远离中心,珍惜自由与生命
·路边谈话:谁改革,我就支持谁!
·秦人不暇自哀,老杨头哀之
·中国领导人的传记为啥由外国人写?
·十张照片解读邓小平
·小平与林肯:继承与超越
·[两会观察]能不能先把咱的人大制度说清楚?
·[两会观察]“刁民”把官员都当成了“嫌疑犯”
·杨恒均:为何改革?不改又如何?
·启蒙者——父亲杨新亚
·最高法院获最高反对票,冤不冤?
·“天下第一村”的致富秘诀
·黑眼睛看世界:我们结伴去旅行吧
·从习近平和奥巴马的“鞋论”看两国外交
·黑眼睛看世界:我所体验的制度自信
·没有压力,执政者不会主动改革
·在拼爹拼关系的时代,屌丝拼什么?
·夫妻一个看微博一个看新闻联播,怎么办?
·粗制滥造的抗日剧羞辱了谁?
·以禁止孩子入学的方式惩罚家长是违法的
·十年网络,风雨写作,托起底线
·如何评价为国权与民族尊严奋斗的前辈?
·中国司法,不要弄到“挟洋才能自重”
·后宫戏与性奴绑架案
·快乐的孔夫子和欢乐的老杨头
·访澳中国游客为啥不去唐人街?
·港人的焦虑:香港走入死胡同?
·西方国家不允许“人肉搜索”吗?
·富翁、精英和穷人为啥都要送孩子出国?
·中国领导人为啥不去唐人街?
·中美最棘手的问题还得“私了”?
·一位“文科男”对转基因食品的看法
·情报、间谍与国家那些破事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飞机哪去了?

   马航MH370失联超过四天,已创下了民航飞机失联后踪影全无的最长记录,中、马、越、澳等“八国联军”齐心协力,联合搜救失踪海域,也是前所未有的。中国更是不计成本不遗余力,赢得支持和好评。
   
   
   
   在大海里搜救无法定位的失事飞机残骸,无异于大海捞针。如果飞机已在空中解体,那么以那个高度跌落海中的话,大块的残骸很快就会沉到海底,小块的残片则会大范围地扩散开去。


   
   
   
   2001年4月1日,一架美国海军EP-3型侦察机在中国海南岛附近海域上空执行侦查任务,中国海军航空兵派出2架歼-8II战斗机进行监视和拦截,其中一架僚机在中国海南岛东南70海里(110公里)的上空与美军飞机发生碰撞,中国战斗机坠毁,飞行员王伟跳伞。在相当精确定位的情况下,跳伞飞行员王伟至今下落不明,飞机残骸几无法捞获。
   
   
   
   以我十年前掌握的资料显示,别说越南和马来西亚,就是中国和澳洲恐怕也没有大面积搜索海底的技术与装备。唯一有这个能力的是美军。可美军在越南与亚洲国家海域的军事存在有限,这次不但没有动用海底搜索,连海面搜索都没有大规模介入。而越南、马来西亚在内的亚洲国家的海上搜索能力,几乎还停留在用肉眼搜寻的水平。至于中国,飞机续航能力受限,唯一的航空母舰并不在这个区域,虽然高喊“全力以赴”,但又有几架飞机在天空搜索?依靠军舰、船舶对广大海域进行搜索,几乎是杯水车薪,找到找不到只能靠运气了。
   
   
   
   越南海域和南海的大部分地区,其实都在美国的高科技军事技术的监控之下,一是靠头顶上的军事卫星(卫星搜索飞机可以,搜索飞机小残骸则是很困难的一件事),二是靠密布海域的监控“暗桩”(美国军方和情报部门在越南海域以及中国的南海海域广布的“暗桩”包括一种可以漂浮在海面上的形似“木桩”的电子装备,可以记录周围经过的船只行踪以及其通信内容),如果马航失联后及时通报国际社会包括波音公司,则可能借助其它国家包括美国的力量及时定位失联飞机。超过一定时间,飞机自带的信号系统沉于海底,就无法发出信号了。
   
   
   
   马航失联,牵动了无数中国人的心,在无奈、悲伤之际,又让人感到温暖。同多年前的类似灾难相比,不难看出中国社会、中国政府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当然,我们也看到,在搜救技术上,面对浩瀚的大海,还存在相当的差距。中国今年大幅提高军费,引起世人关注。我希望这些军费能用在最需要的地方,例如军事科技上,大规模、远距离和高难度的搜索与救援往往离不开高精尖的军事技术。
   
   
   
   我在1992年左右到南美的阿根廷、巴西出差,一行人抽空乘小飞机飞往离南极最近的机场,结果遇到超强气流而落下了“飞行恐惧症”,之后别说坐飞机会紧张,从购买机票开始就会时不时烦躁、忐忑不安。这种病(请注意,这是一种“病”,而不是“怕死”那么简单)折磨了我整整十年,到2002年左右才豁然痊愈。
   
   
   
   在患“飞行恐惧症”的日子里,每每坐飞机都有一种非常无奈、无助和无力的感觉,驾驶员是谁?他昨天和老婆吵架了没有?这个飞机是谁造的,又是谁维修的?会不会偷工减料?今天飞机上是否有不要命的恐怖份子?我们今天飞行会遇到强气流吗?会不会有外星飞碟突然窜出来?起飞和降落时会不会突然失控?如果我在太平洋坠落海中,有人来救我吗……
   
   
   
   当然,这些问题依然存在,只不过没得病的人不会钻进牛角尖里。其实在现代社会里,岂止是乘飞机让不能脚踏实地的你感到无奈,在社会的各个领域,甚至生活的方方面面,我们都并不完全是自己命运的主人——你能确定喝的自来水一定安全?到外面餐厅吃的食物没有被下毒?你能保证今天坐的火车不会追尾?开车时不会被陷入混乱的红绿灯误导撞车?或者被莽撞的司机拦腰撞一下?你到医院时会不会被误诊?即便你不出门,你又怎么能确定严重的雾霾不会阻止你的子孙后代健康地活到你这个岁数?
   
   
   
   这几天,当我们在问“飞机哪去了”时,恐怕都能或多或少地感觉到,我们已经被国家政治、经济网络、社会生活与科学技术紧密地织在了一起,我们无意中掌握了他人的命运,而更多人也一直抓着我们的命脉。生命安全、生活质量与为人的尊严,都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更不是你一个人可以决定的。
   
   
   
   马航MH370失联后,我们看到多国军队与搜救队来到附近海域搜救,无一国对搜救设置领海与领空屏障,一向“寸土必争”的越南也异常大方。各国媒体尤其是中国媒体的报道不但有理有据,而且基本上没有看到“妖魔化”和“阴谋论”的现象出现。人们在为失联飞机与乘客祈祷同,也在思考我们自己的处境和人类的命运;在定位“飞机哪去了”的时候,也在搜寻我们每个人在人类社会中的位置……
   
   
   
   杨恒均 2014.3.12
(2014/04/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