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ZT李先念女儿抢救女一中校长]
自立博客
·儒学的圆融与塌陷—— 迟析牟、徐、张、唐的『中国文化宣言』 刘自立
·诗歌:格罗兹尼 刘自立
·共产党为什么不改成“私产党”刘自立
·共产党能不能说出真理?刘自立
·右派分子思想行为初考—— 写在反右斗争五十年之际 刘自立
·社会主义的本质是极权 刘自立
·也谈“文艺复兴”问题 刘自立
· 打倒蒋介石,奴役全中国—— 关于极权和专制体制异同辨 刘自立
·社会主义的本质是极权 刘自立
·民主的证伪问题 刘自立
·但书后面无真理——读费正清《观察中国》一书 刘自立
·精英统治、乌合之众和网民博客 刘自立
·阳光灿烂的日子!?——纪念卞校长兼谈毛,刘异同 刘自立
·讲宽容要有条件!刘自立
·转载:一个人的网络大追捕 杨莉藜
·三权分立是唯一方法——和王力雄先生一商 刘自立
·zt 1974年对知青沙龙的围剿与反围剿 杨健
·造神者言——“五十天”和『炮打司令部』刘自立
·政治全球化的大和谐与小和谐 刘自立
·“数人头” ——只此一途,别无他道 刘自立
·刘自立 李鸿章对伊藤博文如是说——读王芸生先生『六十年来中国与日本』
·刘自立 从去除蒋公遗像说起
·刘自立 谢韬主义可以休矣
·刘自立 小说:树也是神
·刘自立 小说:图画
·電腦音樂廳(小說)
·《自立小说选》自序: 小说的十种做法
·墓碑(小说)
·夸克,麦金托什和尤利西斯
·记《大公报》的右派份子
·四一四思潮必胜?——试析周泉缨先生的与时俱进思想
·作为屠场的“卡夫丁峡谷”——评议今天的马克思原教旨主义者
·舞台(小说)
·哀歌(诗歌)
·哀歌(诗)
·哀歌
·还有人提大公报吗?——悼念王芝琛先生
·也说说里根、布什演说的迥异
·zt公民教员李慎之与蜀光中学 钟纪江
·和平转型论是否妄议
·诗:约会
·"一国两制"思维的由来和发展
·水果是结果——读艾科(外一首)
·台湾公投问题二题
·同议大陆化香港,还是香港化大陆
·没有右派的反右运动
·儒学、新儒学和新新儒学
·右派被招安的意义何在?
·给铁流先生的信——谈右派招安问题
·石雨哲评自立两手诗
·忍对黄河哭禹功——读诗黄万里
·杀人机器--切.格瓦拉ZT
·儒学再造的梦想和现实
·君特.格拉斯写奥运
·石雨哲评自立诗《水果是结果?》
·八.一八随想
·为富人说话,对不对?!
·徐璋本在邯郸流放地zt
·卢森堡和社会民主主义
·林彪反毛之我见
·诗:仰望星空
·政教分离,合一之道 兼议缅甸事变
·讀吳宓,解中國,也說五七年
·缅甸人,宁有种乎!
·缅甸人,宁有种乎!
·政治改革和政治忽悠
·谈一些人妄议十七大
·读尼采『反基督』
·中国没有选帝候制度
·中国没有选帝候制度(续)
·谢谢代我签名者
·毛泽东会改革开放吗?
·《色.戒》的言外之意
·《色.戒》的言外之意(续)——革命与生活的异化及其他
·2007年的八.一八
·中美建交导致台湾民主
·评萨克奇的胡说八道
·重说五四故事——兼议张耀杰新书《北大教授与〈新青年〉》
·看“‘星星画展'回顾展”带来的思索
·文革“二次发动论”之批判
·zt王晶垚致师大附中校长公开信
·改革开放干什么?
·文革与纳粹
·人民文革者思想探源
·民主的亂與治
·奥巴马无新意
·国民党会为民进党背书吗?
·zt紫阳是个好同志?
·要吃粮,靠自强
·改革的发生与幻灭
·试析“打着红旗反红旗”
·林彪富歇异同论
·(对陈文)一个反驳
· "解放思想"是什么东西!
·缅甸期许民主有感
·说说邓的"不争论"
·zt章立凡贺岁小品
·奥运悖论何其多!
·"八十年代"是什么东西!
·学习《许良英与李慎之通信集》(上)
·习《许良英与李慎之通信集》(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李先念女儿抢救女一中校长

较量:道歉背后的故事

   田小野(笔名:小熊)

   宋彬彬公开道歉了,但不是对着王晶垚老人,她们是个五人团队。团队邀请到了二十多位老师和已故老师的亲属来接受道歉,却没有通知王晶垚老人,当然不是疏忽。她们对着冰冷的卞校长的铜像集体鞠躬,却把热血的王晶垚老人晾在了一边。 其实,在将近半个世纪的时间里,不但卞校长之死和宋彬彬给毛佩戴红袖章成为文革记忆的符号,胡杰的获奖纪录片《我虽死去》问世后,王晶垚老人几十年如一日站在妻子的血泊中不屈不挠的呐喊同样成为了一种典范和象征,谁说在这片苦难的土地上“竟无一人是男儿”!所以在宋彬彬公开道歉后,王晶垚老人为何缺席道歉会?很自然的成为了公众的关注焦点。1月31日,已经九十三岁高龄的王晶垚老人在共识网贴出声明,作为卞校长的丈夫,他表示不接受宋彬彬团队的“虚伪道歉”。 王晶垚:关于宋彬彬、刘进虚伪道歉的声明 1966年8月5日下午,师大女附中(现师大附属实验中学)红卫兵以“煞煞威风”为名在校园里揪斗卞仲耘同志。红卫兵惨无人道地用带铁钉的棍棒和军用铜头皮带殴打卞仲耘同志,残暴程度令人发指! 下午3点钟左右,卞仲耘同志倒在校园中。她遍体鳞伤、大小便失禁,瞳孔扩散,处在频临死亡的状态。红卫兵将卞仲耘同志置放在一辆三轮车上,身上堆满肮脏的大字报纸和一件油布雨衣(这件雨衣至今我还保留着)。在长达5个小时的时间里,师大女附中红卫兵拒绝对卞仲耘同志实施抢救(邮电医院与校园仅有一街之隔)。直至晚上8点多钟卞仲耘同志才被送往邮电医院,人已无生还可能。 卞仲耘同志死亡第二天,红卫兵负责人刘进在对全校的广播中叫喊:“好人打坏人活该!死了就死了!”真是丧尽天良。 1966年8月18日,卞仲耘同志遇难十三天之后,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接见北京红卫兵代表。师大女附中红卫兵负责人宋彬彬登上天安门,代表师大女附中的红卫兵给毛泽东戴上红卫兵袖章——这个袖章上沾满了卞仲耘同志的鲜血。毛泽东对宋彬彬说:“要武嘛。” 1966年8月18日之后,北京市又有1772人被红卫兵活活打死,其中包括很多学校的老师和校长。 卞仲耘同志遇难已经48年。但是,“八五事件”的策划者和杀人凶手至今逍遥法外;“八五事件”真相被蓄意掩盖着。 2014年1月12日,宋彬彬刘进二人竟以“没有有效阻止”、“没有保护好”、“欠缺基本的宪法常识和法律意识”开脱了她们在“八五事件”中应负的责任。并仅以此为前提,对卞仲耘同志和其他在“八五事件”中遭受毒打的校领导及其家属进行了虚伪的道歉。 为此,作为卞仲耘同志的老战友、丈夫,我郑重声明如下: 一、师大女附中红卫兵是残杀卞仲耘同志的凶手! 二、师大女附中红卫兵没有抢救过卞仲耘同志! 三、在“八五事件”真相大白于天下之前,我决不接受师大女附中红卫兵的虚伪道歉! 特此声明! 2014年1月27日 宋彬彬团队,除了宋彬彬、刘进,还有叶维丽、冯敬兰和于羚。叶维丽在道歉后发出了《致王晶垚老师的一封信》,在以王“叔叔”称谓开头的公开信中,叶说自己不但十多年前就登门拜访与王叔叔取得联系,而且她的父母与王叔叔卞校长夫妇还是早年的同事。但是有如此亲近关系的叶维丽,她一手策划组织的道歉会为何不通知“王叔叔”一声呢?一篇署名亦虹的文章解开了这个疑团,《不要往“王叔叔”伤口上撒盐》,原来,道歉的背后是较量,一场由来已久的较量。 早在1986年,王友琴第一个描述了卞仲耘之死,后来,王友琴的《1966:学生打老师的革命 》,包括了对上百所学校的调查,其中两万字的卞仲耘之死写得最为翔实,因为“八.五”是学生打老师的开端,也是校园虐杀的开端,再后来,王友琴主持的《网上文革受难者纪念园》,将上千受难者的简介按姓名的拼音字母顺序排列。在中国现代史上,王友琴对文革受难者的研究,既有开拓之功又有基石之用,海内海外,至今无人能出其右,她也因此获得了巨大的声誉和普遍的尊重。 叶维丽,当年师大女附中的学生,如今也是在美国做历史研究的学者,王友琴的校友和同行。2010年4月,叶维丽公开发表了反驳王友琴的文章《好故事未必是好历史——我看卞仲耘之死》,同一时间同一网刊上齐发的还有一篇对话录,叶维丽、刘进、宋彬彬、冯敬兰、于羚五人的《也谈卞仲耘之死》,这是宋彬彬团队的第一次公开亮相。同年5月冯敬兰发表《我为什么要替宋彬彬说话》。 《炎黄春秋》转发五人谈时将标题改为《关于卞仲耘之死的另一种陈述》,表明是有别于王友琴的另一个版本。接下来是宋彬彬的独角戏,2012年2月宋彬彬公开发表了《四十多年来我一直想说的话》,同年12月宋又发表了《王友琴加于我的历史耻辱架》。宋彬彬团队的这几篇,内容和观点既高度统一又相互映证,即王友琴说的不对,第一,工作组撤走后学校出现了“权力真空”,并没有权力机构,所以致死校长没有责任人;第二,凶手不是红卫兵。因为那天学校的红卫兵组织还没成立;第三,宋彬彬不但不是责任人,不是红卫兵头头,还曾经劝阻打人行为和参与抢救校长。总之,王友琴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王友琴把历史讲成了故事。 王友琴从没说宋彬彬打过人,她一直在说的都是8月5日那天学校的权力当局包括了宋彬彬。宋属于工作组时期的学生掌权人物,工作组撤走后学生代表会配合形势需要成了唯一的权力中心,因此宋是校园暴力的主要责任人之一,当然还有一个责任人是刘进,她在卞校长被打死后的第二天对全校师生广播讲话并且发布威严强硬的指令:“这件事,任何人都不许向外面讲,否则就按破坏文化大革命处理。”刘进是代表会主席,宋是副主席(二位同时也是学校文化革命委员会的副主席,主席是已经撤离学校的工作组组长)。 宋彬彬和刘进都是中共党员,是年满18岁的成年人,7月底工作组撤走后,红五类强势登场,血统论甚嚣尘上,红五类是红卫兵的同义语,红卫兵组织是极为松散的,红五类找块红布缠在胳膊上就是红卫兵,宋彬彬和刘进同时也是红五类中最为强势的高干子女。清华附中红卫兵是6月成立的,师大女附中红卫兵成立日期的细节固然重要,但是说打死校长的不是红卫兵,这显然是一种“白马非马”的诡辩。 作为权力当局的责任人之一,宋彬彬的确是被王友琴强调了的,因为在打死卞校长后的第十三天,8月18日,正是宋彬彬,登上天安门为毛泽东佩戴了红卫兵袖章,此举将文革初期的红卫兵暴行更加推向了高潮。这就是历史,历史的偶然也是历史的安排,是历史的必然。当然,如果换位思考,如果回到当年的场景和语境中去,我们谁也不能保证自己会比宋彬彬做得更好 然而究竟谁讲的是故事,谁讲的是历史呢?王晶垚老人认可的显然是王友琴,但这并不妨碍他以博大的心怀接受叶维丽和她的团队,叶维丽进入王晶垚老人家里后,把团队的于羚也带了进去,她介绍于羚帮助打印整理材料,于羚整理出两三万字的原始材料。某个清明节,叶和于羚甚至将刘进也带进了王晶垚老人家,刘进手捧着一束鲜花,老人还将自己与刘进的合影交《炎黄春秋》发表。叶维丽在信中面对王晶垚老人的宽容态度,受宠若惊似的,同样她特别指出了“刘进是文革初期学生代表会的主要负责人”,这里所谓“文革初期”大概就是打死卞校长的时间。王晶垚老人的客厅里挂着一幅达芬奇的油画,最后的晚餐,她们几个站在达芬奇油画的下方,谈笑风生。 可见团队与王晶垚老人是有过一段蜜月期的,但为何断了,甚至连道歉会也不让老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呢?第一件事情是当过中国红卫兵的美国女士卡玛在2003年拍摄了纪录片《八九点钟的太阳》,这部纪录片采访了卞校长所在学校的三个学生:宋彬彬,虽然没有正面镜头,但有名字有声音,阴影中诉说自己多年的委屈;刘亭亭,刘少奇之女被坊间传为最后致死卞校长的打手之一;叶维丽,她在纪录片中说,校长是死于心脏病和高血压。当影片放到叶维丽这段时,王晶垚老人让回放重复多次,随后陷入了沉思。当有观者说感觉卡玛描述打死人的时候就像打坏了一扇窗户那么轻松,卞校长的女儿插话,她们还要说这窗户是因为自己不结实才坏的。 第二件事情是2007年师大女附中(现实验中学)建校九十周年校庆,宋彬彬积极参选并顺利当选“荣誉校友”。宋在《四十多年来我一直想说的话》这篇文章里,专门辟一个章节谈这个参选问题(标题是:三、我为什么参选“荣誉校友”),她说“这是为自己澄清的机会”,她还说,“这期间,我也犹豫过,也曾想退出,……可同学们告诉我,已进入了评选程序,如退出就等于默认了那些谣言”。显然,宋彬彬团队在进行较量。如果说,1966年宋彬彬登上天安门城楼,是她在举国狂热中的别无选择,那么,四十一年后她在卞校长的遇难地参选“荣誉校友”,就是她的主动选择了,这实在是一个非常愚蠢的选择。 王晶垚老人被彻底激怒了!校方不仅将宋彬彬圈定为“荣誉校友”,还在9月9日的庆祝大会上把宋彬彬的大型展板竖立在学校大操场,在《校史》和《图志》中,文革期间宋彬彬为毛佩戴红卫兵袖章的照片和受难者卞仲耘校长的照片竟然刊登在了一起。校庆结束后,王晶垚老人发表了致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校长的公开信,这封发表在2007年12月的公开信和本文前面抄录的声明,有着一句意思完全相同的话,那就是——宋彬彬“代表师大女附中的红卫兵给毛泽东戴上红卫兵袖章——这个袖章实质上沾满了卞仲耘同志的鲜血”。宋彬彬参评师大女附中“知名校友”是较量,女校长袁俊爱坚持将宋彬彬圈定更是一种较量,这里用刘进本人记录并公布的原教导主任刘秀莹老师的一段话来说明宋彬彬参评遭到了老校友们的激烈反对:“校庆时,为彬彬当知名校友的事情,我的电话都给打爆了。有了对你们(宋彬彬、刘进)的了解,我也在电话里介绍一些你们的情况,但是,不是这样说一说就行的,……后来我给王本中(前任校长)打电话,让他要防着出事情,王本中给袁校长(现任)做了工作”。

   电话都给打爆了?还要防着出事情?刘秀莹老师是师大女附中元老级的校友,反对声来自民间,同样在学校的有关网页上,校友们展开了激辩,一浪高过一浪,可袁俊爱校长就是顶风硬冲,甚至还将宋彬彬给毛泽东敬献红卫兵袖章的照片放在展板上,印在图册里,作为一种无上的光荣来炫耀。局外人真的难以想象袁校长手里有张什么样的底牌,能够想象的,如果这个学校里的学生继承红袖章的传统,今天在校园里被活活打死的女校长,一定就是她。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