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再过一天良心犯何德普将出狱]
徐永海
·王峙军:三位中国基督徒为什么被判刑?
·我的丈夫徐永海
我在狱中时妻子的文章
·*********我在狱中时妻子的文章
·在丈夫43岁生日时我只能为他祷告:祝他平安
·何为法?何为德?
·新年的祈祷
·我的丈夫徐永海
·见到丈夫的来信我泪如雨下
·“人权”写进宪法真的有用吗?
·请留给我们哪怕是那么一丝丝的权利
·可笑的国家机密
·刘安军和他的孩子
·何来美国没有人权?
·不可能公开的“公开审理”
·圣诞节到了我为在狱中的亲人祷告
·二○○四年的历程
·几时才能结束这“笼子”里的日子
·悼念赵紫阳老先生经过
·不得不有的“习惯”
·我心目中的“和谐社会”
·致布什总统的一封公开信
·赖斯女士,请你不要再来中国好吗?
·一个月内有几天能有自由
·上访路上的冤魂白骨
·丈夫不在家,总受人欺负
·佘祥林杀妻案有感
·冤假错案后当事人的命运
·国家信访局的官老爷,都给闭嘴吧!
·自取其辱?
·被囚家属要求放人 五十二名北京基督徒签名关注
·贾建英路坤金艳明李珊娜上书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记录坐牢经历的第五部分:狱中苦难|
·**********记录坐牢经历的第五部分:狱中苦难
·狱中我的苦难与狱外妻子的苦难
·弟兄姊妹的爱使狱中的我充满信心
·在狱中是信仰在支撑着我
·看守所的繁重劳动能使人落下病
·通过争取在狱中我读到了《圣经》
·请动物爱好者关心一下西郊监狱里的那两只小猫咪
·我出狱了,我的太阳终于从东方升起来了
为主坐牢出狱后在家庭聚会上所做的见证
·********为主坐牢出狱后在家庭聚会上所做的见证
·主为我死,我为主活
·左手受伤,右手也痛
·我们所信的上帝是真实的
与我们出狱相关的刘凤钢的有关文章
·*********与我们出狱相关的刘凤钢的有关文章
·刘凤刚:在北京远郊的山区传辅音被警察盘查的经过
·刘凤刚:我所了解的浙江主内弟兄姊妹被逼迫的情况(来自祖国的报道)
·袁相忱口述,刘凤钢整理:你要誓死忠心
·刘凤钢等:总统来访华,我们就被抓
2003至2006年坐牢期间的文章
·******2003至2006年坐牢期间的文章
·劳苦的人,在天国里安息——献给逝去的袁相忱爷爷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
2006年2月的文章(出狱第1个月)
·********2006年2月的文章(出狱第1个月)
·就我的冤假错案一事写给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我出狱了,我的太阳终于从东方升起来了——徐永海出狱后写给朋友的信
·我为什么入狱——徐永海出狱后写给朋友们第二封信
·狱中再苦不如妻子在外边的苦——徐永海出狱后写给朋友们的第三封信
·出狱后写给老同学郑钦华的信
·出狱后写给老同学刘明的信
2006年3月出狱后第2个月
·*********2006年3月出狱后第2个月
·时间不可以倒流——对于“相对论”人们存在着错误的理解
·用光速不变原理去探讨万有引力(重力场)的本来面目
·狱中的刘凤钢弟兄在受苦请弟兄姊妹为他祷
·弟兄姊妹的爱使狱中的我充满信心
·通过争取在狱中我读到了《圣经》
·看守所的繁重劳动能使人落下病
·请动物爱好者关心一下西郊监狱里的那两只小猫咪
·九篇文章之前的信——徐永海出狱后写给朋友、弟兄、姊妹的信
2006年4月写的文章(出狱后第3个月)
·*********2006年4月写的文章(出狱后第3个月)
·给《生命季刊》王峙军牧师的信
·走十字架道路——为主坐牢出狱后在家庭聚会上所做的见证
2006年5月写的文章(出狱后的第四个月)
·*******2006年5月写的文章(出狱后的第四个月)
·头三个结婚纪念日我都在牢里
·我的百姓维权经历
·我的宗教维权经历
·为公义而坐牢的何德普弟兄
·张胜凯先生精神不死
·我要坚持申诉请朋友给我引见郑恩宠律师、蒋美丽女士、高智晟律师
·维护老百姓的权益是基督徒的好行为
·维护宗教信仰权利是基督徒的本分
·捍卫宗教自由而正在牢里受苦的刘凤钢
·我们的家庭教会
2006年6月写的文章(出狱后5个月)
·********2006年6月写的文章(出狱后5个月)
·科学证明存在上帝——对无神论的宣战书
·我和丈夫在一起的第一个结婚纪念日
·希望何德普弟兄能在监狱里读到《圣经》,请主内弟兄姊妹为此祷告
·给傅希秋的信
2006年7月写的文章(出狱后第6个月)|
·**********2006年7月写的文章(出狱后第6个月)
·中国家庭教会杰出的传道人蔡卓华弟兄
·旧稿:维权人士残疾人刘安军即将出狱
·中国家庭教会运动的发起者和领袖袁相忱牧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过一天良心犯何德普将出狱

再过一天良心犯何德普将出狱
   
   
   
   2013-8-1注:作为基督徒,我写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等文。作为医生,我写《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等文。7月初、7月中,我《徐永海》博客中的大多文章先后被“消失”,为此我不得不重发那些被消失的文章。

   
   2014-2-28注:“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2014年1月24日星期五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在我们学习《圣经》的日子,我们被抓到梨园派出所,后又被抓进北京第一看守所,13名肢体被关近30天。在近来重发的文章中,很多是关于我们既往聚会的文章。记录了,我们聚会时是只学《圣经》,我们只是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我们有什么错?有什么罪,来使我们因此坐牢。
   
   王春艳被抓后,由于她这个监护人被抓,其患精神病的弟弟王亚新,在此期间走失,并死于高铁车祸(3月20日注:王春艳至今仍为弟弟死亡一事奔走,还没有得到解决,望大家给予关注);王亚新8岁的女儿(王楠)从此失去了父亲。在被抓期间,王春艳和我们多次对警方提出过,王亚新患精神分裂症,需要监护,但是都没有引起警察的关注。在此,望大家关心、帮助一下王春艳妹妹和她的侄女——王楠,给他们打个电话吧,来表示一下安慰。王春艳电话:15810046477;她的妹妹(王春梅)的电话:18810011322。!!!
   
   
   
   
   
   再过一天良心犯何德普将出狱
   
   
             再过一天良心犯何德普将出狱
     
   ——让我们为出狱后的何德普能更多地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即能爱仇敌的爱而祈祷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1年1月22日
     
     今天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的主内肢体在一起聚会,大家学习了《圣经》。因再过一天良心犯何德普将要出狱,在今天的聚会中,我们为何德普祈祷。在今天的聚会中,结合何德普出狱,我的讲道题目是《让我们为出狱后的何德普能更多地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即能爱仇敌的爱而祈祷》(见下面)。在我讲道后贾建英、杨靖、高洪明、朱瑞、傅月华、王学勤、沙裕光等主内肢体都分别做了发言。其中何德普的妻子贾建英姊妹说到:“感谢主,感谢教会,感谢主内肢体们和朋友们,与我的丈夫和我们的一家度过了这8年苦难的日子”。
     
     何德普妻子贾建英姊妹在今天聚会中的照片::
   
   再过一天良心犯何德普将出狱

   
     
     下面是我的讲道《让我们为出狱后的何德普能更多地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即能爱仇敌的爱而祈祷》,主内肢体的发言将在整理好以后发出。
     
   1、何德普:一个富有爱心与公义心的著名民间活动领袖
     
     何德普将在后天的1月24日出狱,何德普是30年前的79老民运,是30年来几次民间参选活动中最著名的民间参选人士,是20多年前“八九•六四”运动中勇敢的市民,是10多年前组党活动中最后的大陆领袖(何德普坐牢后国内未再有人公开地代表民主党领导机构来发言),是近10多年来维权运动的先行者,是一系列爱心帮助良心犯和家人的活动组织者,是在狱中受苦最重同时骨头最硬的政治良心犯,总之何德普是当代中国著名的民间活动领袖、民间活动家。
     
     在1978年至1979年西单民主墙运动中,涌现出了一批当代中国民主运动的先行者,如魏京生、徐文立、刘青、任畹町、王希哲、刘念春……等等,何德普是当年民刊《北京青年》的主要负责人。30年来,在当代中国民主运动中,79年老民运一直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为此很多人坐牢、流亡。在不少老民运流亡海外后,坚守国内并持续产生影响的已经剩下不多的一些人,何德普可以说是这不多的著名的国内79老民运领袖之一。
     
     自改革开始以来,在中国出现了几次民间参选活动,其中影响比较大的有两次,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和九十年代末的民间参选活动,何德普是其中最著名的参选者。何德普在参加完八十年代初的参选活动后,写了《八十年代初我参与竞选人民代表的简单回顾》。何德普在参加完九十年代末的参选活动后,写了《中国北京独立参选人竞选人大代表100天纪实》。何德普可以说是30年来几次民间参选活动中最著名的民间参选人士。
     
     在20多年前的“八九•六四”运动中,何德普是一个勇敢的市民。在“八九•六四”10周年的时何德普写了纪念文章《罪恶的子弹与愤怒的呐喊——八九“六四”血案片断纪实回顾》。其中写到:“大约在傍晚6:15左右,我投入到在军事博物馆西侧300米处,市民们阻挡西线前来戒严的解放军车队的战斗。……我与五、六位男青年在现场充当起了‘指挥员’的角色。……我们的队伍与防暴士兵的距离越来越近了,从开始的200多米,变成了20多米,在十几米处,我看到他们的指挥官把手挥动了一下,不知喊了一句什么,上百名防暴士兵一起猛烈向我们投掷石头”。
     
     在10多年前,在中国出现了组党运动,一些民运人士组建了中国民主党。何德普参与了组党,并担任了其中重要职务。在北京徐文立、查建国、高洪明、武汉秦永敏、杭州王有才等几十位组党者入狱后,在谢万军等组党者被迫流亡海外后,在这极度危险的情况下,何德普自己一人代表民主党领导机构来发言直到入狱,并在期间写了《中国民主党二十一世纪宣言》和编辑了《资料汇编》共12期。何德普入狱后,中国大陆未再有人代表民主党领导机构来发言,一些组党人士称此现象为“民主党已经战略转移到海外”。何德普可以说是十年前中国组党运动中最著名的领袖之一,是当年最后的大陆组党领袖。
     
     自2000年以后,在城市拆迁、农村占地中出现了很多侵害老百姓权益的事情,同时也出现了维权活动、上访维权活动。在2000年至2002年入狱前,何德普为此写过多篇文章,如《请关心我们老百姓在拆迁中的住房问题》、《就老百姓住房困难和拆迁中的困惑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还在他家组织过《民主民生问题研讨》两次,后因警方阻止被迫停止没能长期进行。他曾多次到被拆迁户、上访户家中慰问。“破坏拆迁”曾是他后来被判刑的罪名之一,只有后来检察院感觉到这是在表扬何德普,最后才取消了这个罪名。在当代中国近10多年的维权运动中,何德普可以说是一个著名的维权运动先行者。
     
     近30多年来,因为政治原因,不少朋友坐牢。这些良心犯在牢里,他们家人在狱外,都经历了各种苦难。为了帮助他们,何德普做了很多工作,是想方设法来使狱中的朋友们每月能得到一、二百元钱,能有钱来买手纸等生活用品。并且在2002年,何德普还牵头组织了一次互助活动,那一天我们16位朋友分别乘坐两辆车,带着大家的捐献,看望了15户良心犯的家人。因我是主要参与者,并且大家是在我家集合后出发的,因此我可以告诉大家,当年此项活动的牵头人是何德普。后来何德普还写了报告《我们在春节慰问了北京的良心犯家属》、《“百元捐款、人道援助”就是好!》。多年来,在爱心帮助良心犯及家人的活动中,何德普是牵头人、组织者。
     
     2002年11月4日何德普被抓,后被判8年。在狱中何德普受苦最重,但是何德普坚持信仰,即使老底坐穿,也坚持真理,并在狱中写了《我在狱中狱》,将自己在监狱中所受的遭遇反映给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其中写到:“看守的嘴,就是规定──监视居住里的规定,多的数不胜数。但是,从来就没有成文的规定,全部出于看守的嘴。武警非常严肃地告诫我:监视居住的执行单位,不设成文的书面规定,他们的嘴就是规定。留给我最深印象的规定有2条。第1条规定是:不准我离开床。不许在床边坐着,也不许在床上乱躺,只准在床上静躺。手脚不能动,躺的姿势要符合武警的规定。一种是把身体摆成一个大字;另一种姿势是双手举过头顶。第2条规定是:我的双手不能放在被子里,只能放在看守的视线之内。因为这两条该死的规定,每天夜里,我至少要被叫醒10几次。武警惊醒我的理由是:我的手腕缩进了被子里。在监视居住的日子里,虽然没有打、没有踢,但是,让人感到比死还难受。有腿不能站;有手不能动:残忍的规定,把我的4肢焊死在床垫子上。看守还有一条挠痒痒的规定。如果想挠痒痒时,要先向看守申请,批准后,才能挠。挠痒时,要把衣裤全部脱光,赤条条地在看守的视线下来挠,否则,按违抗规定处理。有一天夜里,我感觉腿部痒了,下意识的去挠,没有事先请示,结果,招致看守把我身上的被子掀到底上,冻了我老半天(正值冬天)。残酷的折磨,导致我的体重从入狱前的156斤,于85天后剩下120斤”。可以说,何德普是当代中国在狱中受苦最重同时骨头最硬的政治良心犯。
     
   2、让我们为何德普具有爱仇敌的心和忍耐的心而祈祷
     
     8年多来,何德普在狱中经历了很多难以忍受的苦难,何德普心中可能会有仇恨(人之常情)。我们要为我们的何德普弟兄祈祷,求主怜悯他,如果他的心中存在“恨”,就来使他的“恨”转化为“爱”。当然,不是那些伤害我们的恶人可爱,而是他们在可恨的同时更可怜,伤害我们的恶人必要为他们的恶行在地狱中经历那永恒的、严厉的惩罚。伤害我们的恶人,他们实在更可怜,我们实在应当怜爱他们,来规劝他们认罪、悔改、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在将来能与我们一样,免去那永恒的、严厉的惩罚;在将来能与我们一样,去天堂。
     
     为了使我们的好弟兄何德普的心中充满爱,我们在这里为何德普祈祷!(祷告文):主啊,求你大大的来爱我们好弟兄何德普,因为他是可爱的,他的心中是充满爱和公义,他曾为了爱和公义,受尽了各种苦难。主啊,我们求你大大地爱我们的好弟兄何德普,使在他经过如此多的苦难后,如此多的被逼迫后,心中依旧充满着爱和公义。阿门!!!
     
     今天是2011年1月22日星期六,本不是我们主日聚会的日子,但是因何德普将于24日(下星期一)出狱,有关部门已经找过我们教会的一些主内肢体,告之不能去接何德普;并且也对贾建英(何德普妻子)说过,他们根本出不了家门。因为我们担心在何德普出狱的前一天,即明日(星期天),一些主内肢体在就开始不能再出家门,不能再来聚会了,为此我们就将明日的聚会改在今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