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上海版高老头 第十章風波後的餘波]
孙宝强
·我的自白--献给即将召开的汉藏国际会议
·我和学生领袖王丹之间的一段恩怨
· 阎王审罪犯—声援南周,声援所有被迫害的同胞
·纪实文学《上海人》之十: 施 保 红
·无所不在的幽灵
·我的同学老鼹鼠作者孙宝强
·我在澳洲与别人的第一次吵架
·悉尼的MISSION语言学校裡不许谈64
·有感于达赖喇嘛演讲会
·我的三个中国和澳洲老师
·六四屠城后,朱镕基罪责难逃
·你是誰? --抗議中共當局拘留郭飞雄等异议人士
·我在澳洲大选日做义工
·习近平,你有七项罪
·我參加了《声援14700万民众退出中国共产党》的游行
·从‘感激涕零’到‘落地查人’
·上海版高老头第四章 十字路口
·纪实文学:曼陀罗花
·沒有了坦克你是誰?
·李鹏不以死谢罪 山河激愤天地不容
·世博中的上海人
·中共占领西藏六十年的“杰作”
·《上海版高老头》第五章 “解放”了
·残忍而狡诈的白骨精
·残忍而狡诈的白骨精
·電視台採訪錄像網址
·上海版高老头---第六章 风起萧墙
·莫高义,你是个啥玩意?
· 上海版高老头 第七章 镇反运动
·共匪强盗,还我工龄
·孙宝强/相似的一幕/蒙羞的一幕/震撼的一幕
·上海版高老头 第八章:他戴上了大红花
·上海版高老头-------第九章 借腹生胎
·民民窑和公窑的区别--呼应王藏整编的《网友扫黄语录》
·上海版高老头 第九章:风波后的余波
·上海版高老头 第十一章 领子
·上海版高老头 第十二章 圣女
·澳洲,弱势群体的天堂
·上海版高老头 第十三章 艳遇
·澳洲-弱势群体的天堂
·《上海人》之三:杨牛皮
·《 上海人之二》走钢丝的女人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谁是真正的黄世仁?
·強烈抗議中共暴行,請求世權組織介入調查處理
·你 來 了!---獻給郭飛雄和所有的政治犯
·一百和一百万
·中共的后文革时代 作者孙宝强
·一百和一百万 作者孙宝强
·給加拿大新闻网站IPolitics女記者的一封信
·端午节遐想 孙宝强
·洞房花燭夜
·你是誰?
·摧毀心中的那所監獄
·我的第一張選票
·萬惡的雙軌制
· 萬惡的雙軌制
·致上海企業退休工人的一封信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抗議中共酷刑灌食郭飛熊
·亢奮的人啊!
· 贈北京二高律師事務所主任戴智勇一素描
·強烈抗議中共活摘人體器官的暴行
·“天色将晚,抱妻上床,世间破事,管它个娘”续集
· 空前绝后的无耻,触目惊心的恩将仇报
·空前绝后的无耻,触目惊心的恩将仇报 (下)
·中国的父老鄉親,你們太幸福了 !
·你究竟是谁?
·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赠澳洲毛粉的一幅画
· 澳洲之耻 文明之殇
·stop:“温水煮青蛙”!
·我热爱我的澳大利亚
·横批 盛世盛况
·國殤之日談國殤
·捆綁式廣告和定點式轟炸 作者孫寶強2016.12.28
·如斑斕的響尾蛇,如絢麗的罌粟花
·“刀具”的控诉
·七问习近平
·抗议中共拘押人权律师!抗议!!抗议!强烈抗议!!! 抗议中共对谢阳的酷刑!抗议!
·新春对联
·新春贺信
·新春感言
·华人,拿什么尊重你?
·从“浸淫无声”到“有恃无恐”
·盛世惨况
·奴才的嘴臉,打手的行徑
·是“辱华案”還是“爆真相"?
·中共造假,举世罕见
·条条大路通罗马
·刘晓波被谋害的证据
·中共的渗透无所不在
·聲援郭文貴
·如喪考妣為那般
·美国之音的直播电话采访视频
·力挺大侠,我也爆料
·《澳洲之声》专访【上海女囚】作者孙宝强、先生陈新浩
·最新视频链接
·赠于只顾名利不管民生的狗屁艺术家
·澳洲“沉默力量”的特征
·不谋而合又同心同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海版高老头 第十章風波後的餘波

   邮差送来一封信。信是本家侄子寄来的,邀请陈老伯暨夫人参加结婚大典。去还是不去,老陈踌躇开了。去,当然要掏钱;不去,怕他爹在乡下修理我爹。我爹被修理就要影响我的安全系数。安全,安全,想到这打了个颤。去去去!以免错错错,造成莫莫莫。去不要紧,要紧的是如何把损失降到最小?丹凤眼是锦囊袋,只要眼一挤办法自然来。这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老陈蹬上三节头皮鞋,套上花呢大衣和派力汀长裤,在头发还没定型前,整个人已定型为显山见水露峥嵘,果然麻子靠粉马靠鞍。老伴穿了套张爱玲式的绸夹袄,刨花水泯发,脑后挽个髻,痱子粉敷脸,和香烟牌子上的上海女人有得一拼。老陈笑眯眯地举起红包,红包如孕妇肚子鼓鼓囊囊。“这么多?”老伴惊讶地问。“讲究数量非质量。”老陈从红包里抽出一叠毛票。“新郎只看孕妇肚,哪管里面什么种--这叫混淆是非。”“一拆红包不就明白?”“所以我不在红包上写姓名--这叫瞒天过海。”“从哪学的这一套?”老伴很生气。“高尔基说,社会就是大学。多年运动下来,猴子也进化成周口店人了。”“我就学不会这一套。”“学海无涯苦作舟。”老陈摇着头,为老伴的不求上进而惋惜。夫妻俩出了吴淞路来到四川路,叮叮当当的17路电车,把他们送到了马当路。“老陈好!伯母好!”一进石库天井,亲戚们热情地迎上来。“好!大家同好!”老陈双手作揖频频回礼,又在众目睽睽下递上鼓鼓的红包。就在新郎向他施礼感谢时,丹凤眼突然凝固:一个白白胖胖的孩子,一摇一摆向他走来。高高的鼻梁标准的国字脸。除了鼻端下那一道蜒水,简直就是微型的他。孩子如企鹅摇摇摆摆,粉脸如花,荡漾着美美的笑;乳牙在阳光下,反射出瓷的光泽。近了,近到能闻到他的呼吸;近了,近到能嗅到他的乳香。一股热流从丹田冲出,老陈弯下腰,把孩子搂在滚烫的胸口。孩子在他怀里扭动,脸蹭着脸,毛发粘着毛发。他闭上眼,使劲嗅着孩子的汗香乳香,摩挲着小脑袋上柔软的胎毛。温软的身子继续扭动,他感受着丝绸般的鼻息,粉脸的嫩滑,他甚至幸福地感受着蜒水带来的冰冷。这一刻,他明白什么叫骨肉情。孩子小嘴一咧,猛地蹦出一个‘爸’。老陈的泪如打开闸门的洪水,一泻而下。周围静悄悄的,所有的人看着这一幕,感动着,感受着,感慨着,间或还有轻微的抽泣。‘咚咚’!一双脚带着旋风冲来,一双手带着怒气夺走孩子。老陈愣了,傻了,定格了。孩子从母亲肩上探出身子,咿呀呀地冲老陈嚷。老陈站起来,跟上去,跟上去。孩子进了屋,哭声中夹杂着一声声的‘爸’。声音袅袅上升,盘旋回荡。“孩子啊!”所有人叹息着,抹着伤感的泪花,老伴也叹息着,抹着伤感的泪花。老陈一个转身,走出天井。半小时过去,老陈没回来。一小时过去,老陈依然没回来。“他一定在躲在无人处反省。”“他可能去拿存折来弥补。”“他会不会出事?”“他会不会自杀?”所有人的眉,蹙成一个结。太阳下山了,橘红的光撒了一天井。老陈闯进橘红的光里,一双丹风眼愈发上扬。所有人欢呼起来,蹙起的眉,融化在欢呼声里。“没事吧?”新郎拉着他的手。“没事--我出去给孩子买点礼物。”“你怎么空着手?”新郎惊讶地问。老陈十指下垂,指上甚至没一根红头绳。“礼物在这!”老陈一拍口袋,众人松了一口气。孩子摇摇晃晃走来,一头扎进老陈怀里。老陈揽住孩子,嘴一点点向前向前,他的吻,终于落在企鹅腮上。所有的眼睛湿润了,所有的脸绽开了笑。老陈把手伸向口袋,又把手慢慢地伸到儿子面前:这是一根彩色的棒头糖,是最小号的棒头糖。儿子咧嘴笑了,乳牙在橘红色的光晕里更白了。老陈把棒头糖塞进白牙:“宝贝慢慢吃,我走了好多家商店买来的。”喜妹走来,抽出儿子嘴里的棒头糖摔地上,抱着儿子就走。孩子不哭,只把脸对着老陈,如向日葵对准太阳。许多人看着老陈:老陈你快追,追回自己的骨肉;老陈你快追,夺过自己的血脉。老陈走了一步,突然弯下身子。“啊!中风了。”“我打120。”“快扶起他。”就在众人朝老陈奔去,老陈却站起来,把棒头糖放在嘴边吹。“他在吹小喇叭?”“这是……急火攻心!”“别打120,打给精神病院。”众人七嘴八舌地嚷着。“咱们上医院。”新郎一把夺过棒头糖,老陈趋前一步劈手夺下。“要这干啥?”新郎尽量把语气放缓。“用钱买的,为啥不要?”老陈的语气更缓。“难道你要吃?”“当然不吃--我吹去上面的灰,棒头糖就可以烧菜。”“用棒头糖烧菜?”新郎笑了。“当然用棒头糖烧菜。”老陈也笑了。众人面面相觑:果然疯了。“棒头糖烧菜可是新闻。”新郎故作轻松:病人已经疯癫,不能再刺激他。“把棒头糖在菜里点一点,就不用放糖。一颗棒头糖,能省二两糖。这是综合利用,也是我的理财心得。”老陈很认真地说。口齿清晰,思维清晰,眼球,眼黑,眼白运转自如。老陈很正常,那谁不正常?众人又一次面面相觑。“你怎么就给儿子买一根棒头糖?”新郎还想测试对方的智力,因为精神病人也能伪装成正常人。“难道指望我买德芙巧克力?”老陈笑了。“就是买棒头糖也有害无益:一费钱,二蛀牙,三要养成吃零食的坏习惯……”老陈如数家珍侃侃而谈。“你应该……你应该给他喝白开水。”新郎终于有了忿忿。“你可是说对了。白开水不但含矿物质,还含有机物。白粥养脾,白水养人。我也是考虑良久,才买了棒头糖。既然他妈不让他吃,我就拿回家烧菜。”“老陈!”有人终于憋不住了。“难道你不要自己的孩子?”“谁说不要?”老陈一抬下巴。“那你怎么不把孩子要回来?”“他妈养他和我养他,有区别吗?”老陈反问。“这……”“我向敬爱的周总理学习—全中国的孩子都是我的孩子。”老陈朗朗笑着,雄浑的男中音余音绕梁,久久不散。
   
   

此文于2014年02月13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