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上海版高老头 第十二章 圣女]
孙宝强
·习近平,你有七项罪
·我參加了《声援14700万民众退出中国共产党》的游行
·从‘感激涕零’到‘落地查人’
·上海版高老头第四章 十字路口
·纪实文学:曼陀罗花
·沒有了坦克你是誰?
·李鹏不以死谢罪 山河激愤天地不容
·世博中的上海人
·中共占领西藏六十年的“杰作”
·《上海版高老头》第五章 “解放”了
·残忍而狡诈的白骨精
·残忍而狡诈的白骨精
·電視台採訪錄像網址
·上海版高老头---第六章 风起萧墙
·莫高义,你是个啥玩意?
· 上海版高老头 第七章 镇反运动
·共匪强盗,还我工龄
·孙宝强/相似的一幕/蒙羞的一幕/震撼的一幕
·上海版高老头 第八章:他戴上了大红花
·上海版高老头-------第九章 借腹生胎
·民民窑和公窑的区别--呼应王藏整编的《网友扫黄语录》
·上海版高老头 第九章:风波后的余波
·上海版高老头 第十一章 领子
·上海版高老头 第十二章 圣女
·澳洲,弱势群体的天堂
·上海版高老头 第十三章 艳遇
·澳洲-弱势群体的天堂
·《上海人》之三:杨牛皮
·《 上海人之二》走钢丝的女人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谁是真正的黄世仁?
·強烈抗議中共暴行,請求世權組織介入調查處理
·你 來 了!---獻給郭飛雄和所有的政治犯
·一百和一百万
·中共的后文革时代 作者孙宝强
·一百和一百万 作者孙宝强
·給加拿大新闻网站IPolitics女記者的一封信
·端午节遐想 孙宝强
·洞房花燭夜
·你是誰?
·摧毀心中的那所監獄
·我的第一張選票
·萬惡的雙軌制
· 萬惡的雙軌制
·致上海企業退休工人的一封信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抗議中共酷刑灌食郭飛熊
·亢奮的人啊!
· 贈北京二高律師事務所主任戴智勇一素描
·強烈抗議中共活摘人體器官的暴行
·“天色将晚,抱妻上床,世间破事,管它个娘”续集
· 空前绝后的无耻,触目惊心的恩将仇报
·空前绝后的无耻,触目惊心的恩将仇报 (下)
·中国的父老鄉親,你們太幸福了 !
·你究竟是谁?
·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赠澳洲毛粉的一幅画
· 澳洲之耻 文明之殇
·stop:“温水煮青蛙”!
·我热爱我的澳大利亚
·横批 盛世盛况
·國殤之日談國殤
·捆綁式廣告和定點式轟炸 作者孫寶強2016.12.28
·如斑斕的響尾蛇,如絢麗的罌粟花
·“刀具”的控诉
·七问习近平
·抗议中共拘押人权律师!抗议!!抗议!强烈抗议!!! 抗议中共对谢阳的酷刑!抗议!
·新春对联
·新春贺信
·新春感言
·华人,拿什么尊重你?
·从“浸淫无声”到“有恃无恐”
·盛世惨况
·奴才的嘴臉,打手的行徑
·是“辱华案”還是“爆真相"?
·中共造假,举世罕见
·条条大路通罗马
·刘晓波被谋害的证据
·中共的渗透无所不在
·聲援郭文貴
·如喪考妣為那般
·美国之音的直播电话采访视频
·力挺大侠,我也爆料
·《澳洲之声》专访【上海女囚】作者孙宝强、先生陈新浩
·最新视频链接
·赠于只顾名利不管民生的狗屁艺术家
·澳洲“沉默力量”的特征
·不谋而合又同心同德
·孙宝强:发飙抓狂为哪般?
·从一首诗看大外宣的狰狞
·《澳洲之声》专访
·“揣着明白装糊涂”究竟为哪般?
·有感于参加“达赖喇嘛尊者八十三岁寿诞”的庆祝活动
·有感于参加“达赖喇嘛尊者八十三岁寿诞”的庆祝活动
·有感于参加“达赖喇嘛尊者八十三岁寿诞”的庆祝活动
·罔顾事实的王国忠
·每年八月一号里的幽灵
·谁是抗日战争中的千古罪人
·给血卡拥有者的一封信
·李鹏不以死谢罪 山河激愤天地不容
·厉害了,我的国 —有感于我的日本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海版高老头 第十二章 圣女

   新书记走马上任后,老陈还没从惊魂中惊醒。见到王书记,他不停点头,又不停地摇头。左边摇到右,右边摇到左,浑然一个不倒翁。

   整风前,老陈的格言是:夹着尾巴做人。整风后,又加了新格言:沉默是命。老陈的嘴巴现在只剩一个功能:吃饭。要是饭能从鼻子进,他早就把嘴阉了。什么‘百无一用是书生’,应该是‘百无一用是嘴巴’。这不咸不淡,不二不三的货,是骡子的阳具杀头的祸根。恨不能让缝纫机把它缝了个密密匝匝,严严实实。

   一大早,就看见王书记领了个风姿踔绰的女人过来。老陈赶紧垂头恭候。

   “老陈,干什么呢?”

   “我正在清洗大缸。这缸搞酸碱中和,沉淀物要清除。”

   “我还以为是司马光砸缸呢?”

   “不敢!不敢!厂里所有的设备都是政府的,砍我脑袋也不敢砸缸。”

   “明白就好。这是你徒弟,叫寒霞。”

   “我能带徒弟?”老陈受宠若惊,惊起一丈高。

   “共产党能化腐朽为神奇,相信你能通过组织考验。”

   “我一定能通过考验。”老陈激动地要和书记握手,一看满手污泥忙缩回。

   “让她干最重最苦的活,一分一秒别停下。”书记耳语着。

   “那是一定的。”老陈坚定地说。

   “监视她的一切,事无巨细向我汇报。”

   “请组织放心,我要火线入党。”老陈把书记送的很远,一直送到厕所还意犹未尽。

   “你的任务是监视她工作,而不是监视我小便。”书记悻悻地解开门襟,老陈撒腿就跑,跑的比兔子还快。

   

   当老陈把一包豆饼放在寒霞肩上时,她的身躯折成薄薄的90度。她套着一双卓别林的鞋,一颠一崴一拐一颤,像走钢丝,像越天堑,像踩雷区。老陈的心吊到嗓子眼。

    “作孽啊!”

   “这不是作孽,这是脱胎!”

   “一个大男人,朝小女人身上压一座山,于心何忍?”

   “这是小布尔乔亚的情调,千万要不得。”

   “我……”

   “恻隐心,就是资产阶级的人文观。你忘了书记的话:让她干最重最苦的活,一分一秒别停下。你忘了你的话:请组织放心,我要火线入党。”老陈的理智和情感在激烈交锋,他在交锋的锯齿间,痛苦并快乐着。

   第一天,寒霞咬破的嘴唇,证明了她的极限。

   第二天,寒霞不但有渗血的嘴唇,还有脸上的挂彩。

   第三天,寒霞打着绑腿,还在卓别林的胶鞋里塞满了棉纱。

   “为啥穿这么大的鞋?”

   “鞋大受力面大;受力面大我才能站的稳。”

   “这……”老陈的鼻一酸,赶紧拿出工作日志。“从今天起,你的工作量要增加。”

   “书记指示:上不封顶,层层加码?”寒霞冷笑着。老陈的脸,突然红了。他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脸红?只有青涩者,只有幼稚者,只有理想者,只有幡然者才会脸红。自共产党进上海后,他脸皮一天比一天厚重,脸红成了最后的孓迹,成了恐龙的标本。

   “说!今天扛几包?”寒霞卷起裤脚,又在肩膀上垫上厚毛巾。

   “今天的产量,在昨天的基础上加10%。”

   寒霞没说话,只是把绑腿扎的更紧,把嘴唇抿的更紧。下班铃响了,寒霞完成了所有的工作量。当她推着自行车出厂时,她连跨上自行车的力气都没有了。

   老陈又是钦佩又是内疚。一边是良心的折磨,一边是对党票的渴望。他在矛盾中沉沉浮浮。

   他隔三岔五去拜访王书记,汇报徒弟的产量和质量,汇报徒弟的言行举止喜忧颦笑。从肌肉张弛的方向到眼球转动的频率,事无巨细,纤毫不漏。汇报之详细,情报之琐碎,阐诉之精确,是微观世界里的微景。现在只差一个情况没汇报。

   什么情况?

   上厕所的次数和时间已记录,但大便还是小便,没有数据论证,只有时间的揣度。

   这问题嘛,虽笼而统之,但也要掌控。

   还有一个关键问题:我还没掌握她例假的时间表。

   这问题,绝不能掉以轻心。

   是否来例假时,她的活动最猖獗?

   来例假时,是她体力最差,意志最薄,突破最易时。

   趁此良机,一举策反?

   不是策反而是攻心。

   攻心不为了策反?此时策反,往往能起到事半功倍之效。

   哎呀!还懂心理学--书记拍着老陈肩膀。

   承蒙组织,点化不窍之人--老陈谦和恭敬,绝无骄吟之意。

   好!组织就喜欢你这样忠心耿耿的同志。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须努力!

   好!连国父的话都能倒背如流。但是……书记沉下脸。

   错!我应该背诵毛主席语录而非孙中山语录。

   好!下面谈谈例假问题。

   报告书记,我有锦囊妙计。我准备了花衬衫,红裙子,还有一只文胸。

   准备男扮女装?

   华子良能为革命装疯卖傻,我不能为革命搞性改变?

   精神可嘉……若识破影响不好。

   咋会识破?我的化装术天衣无缝。

   我相信你的化装术,但这个总不能割了。

   您指喉结?这问题我早想到。带上红围巾,十个喉结也不怕。

   夏天到了,总不能在赤日炎炎下戴这劳什子。

   ……还是书记英明!但男女厕所一墙之隔,隔得了上面隔不断下面。她只要一进厕所,我就趴下去观察--有例假就有红水,有红水就有答案。

   英明啊!书记主动伸出大手,老陈不但握的紧,还如三菱电梯,来几个上上下下。

   可是……几个女同志同时如厕,你咋知道红水属于谁?书记皱着眉。

   这好办!勺出一瓢,逐一化验。

   混帐!你把革命工作庸俗化。书记沉下脸。

   我该死,一说就离谱。监控如打仗,正面通不过,难道不能迂回包抄?雁过有声水过有痕。来例假,就没有蛛丝马迹?

   说下去。书记一颔首。

   从现在起,不但要观察表情,更要观察姿势。根据经验,来例假时走路带八字,一拐一撇就是最大的特色。说着,老陈做个走路的姿势。

   群众的眼睛,果然雪亮雪亮。

   这事我还要请教老伴,观察老伴。一般情况下有共性,还有个性。只要搞清共性和个性的不同,才能甄别真伪防止赝品。

   说的对!

   这叫马列主义的普遍原则,和中国的实际情况相结合。

   好一个活学活用。

   胸有成竹才能按图索骥,知己知彼才能对号入座。

   好!你有搞公安的潜质。王书记翘起拇指。

   过奖!如有机会,请您提携。

   党就喜欢你这样的同志:荣辱与共肝胆相照。

   不敢!这是党对民主人士的评价。

   你也争取做民主人士嘛!

   我一定努力!回家后,我让老伴夹着卫生带走路,不研究个透彻绝不罢休—这是理论和实践结合的版本,这是思想指导行动的典范。卫生带啊卫生带,你包含了朴素的哲学思想……

   放肆!书记一拍桌子。你竟敢用这种口气谈论严肃的政治任务。

   小的……有罪。老陈从兴奋的颠峰,滚下恐惧的深渊。我这张臭嘴又忘了‘沉默是命’的格言。

   有认识就好,回去好好行使你神圣的职责。

   是!老陈双腿一并,响亮地说。

   

   老陈兴奋地回到车间。远远看见一座大山在移动—山太大,扛山的人成了侏儒,山太高,扛山的人成了弯虾。山慢慢移动,如巨大的冰山,漂浮在海面上。她是蜀道上的拉纤者,手脚并用匍匐而行。纤夫能唱号子,她却不能;她是绝壁上的采药人,攀走绝壁跋涉万仞。药人能吟信天游。她却不能;她是海上的礁石,忍受恶浪的捶击;她是冰雪中的梅花,接受风霜的摧残。

   她是谁?她究竟有什么罪?

   老陈一看到寒霞,在王书记前的誓言就化成一股水,从指缝间流走。他的心空洞洞的,只要一声呐喊,就能听见空谷回音。但是心再空,他也不敢呐喊。

   

   随着监视力度的增加,老陈发现被监视者,总是穿着黑色的外套,有补丁的裤子。他几次想问她,难道你只有这套衣服?但这问题既不是侦察的方向,也不是汇报的要素。

   问号藏到心里,但脑海里不断地蹦出‘暴轸天物’这四个字。沉重的外套遮不了她的美丽,补丁的裤子掩不了她的窈窕。惊鸿一瞥的美,如严寒中的腊梅,爆出生命的春天。老陈发现她的手总是伤痕累累,篾条的磨砺,铁丝的划痕,经意和不经意间留下烙印。这双手,修长而柔软。修长的指,应跳跃在琴弦而不是篾条,柔软的手,应挥洒在画布而不是铁丝。这双手,有着诗人的敏感舞者的优雅;这双手,属于演奏家的音符雕塑家的拓本。这双手不属于麻袋,属于文房四宝,属于挂轴小篆

   他渐渐发现她许多秘密。比如说,她从来不带手套,虽然单位发了手套;她从来不吃食堂晕菜,虽然她买了晕菜。她吃的少干的多,吃的是草,挤出来的却是牛奶。刚想到这,猛扇了自己一巴掌:她是什么人?鲁迅是什么人?

   为了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9周年,单位给职工发了一套工作服。寒霞红着脸,请求换一套男式工作服。下午,食堂又给职工发二个肉包,许多人当场吞下,寒霞却把包子装进了杯子。她指上粘了块包子皮,就在她伸出舌头去舔包子皮时看见了老陈。二个人的脸同时红了。一个因为偷觑,一个因为被偷觑。

   “我……我不是有意的。”老陈呐呐着。

   “我不介意,我已习惯了被监视被窥觑。”

   “你为啥不吃包子?”

   “婆婆像个孩子,我要变着法哄她吃。”寒霞温柔地笑了。他的心一动,动的生疼生疼。说特务,你不投炸弹不投毒;说坏人,你不叵测不阴鸷;说你是白骨精,你不暴戾不杀戮;说你是女匪首,还不如说你是安琪儿。黑袍一身,依然高贵从容;命运险峻,依然飘逸淡定。你是异端还是磁场?你是另类还是钻石?警惕愈高,敬重愈深,监视愈烈,爱慕愈深。你的微笑是我的神龛;你的声音是我的天籁。

   我是东施,但不妨碍我欣赏西施;我五音不全,但不妨碍我崇拜音乐;我四肢生锈,但我喜欢运动;我心理阴暗,但我热爱阳光;我丑陋,所以自卑;我麻木,所以怯懦;我人格有碍,非先天乃后天蜕变;我条形码有错,非我罪乃是……

   他不敢想下去,再想,再思索,再反省,他一定会疯。

   

   下午是政治学习。女人因为有了大范围的飞流短长而亢奋。“格格!”“哈哈!”“嘻嘻!”她们笑成一团,闹成一团,乐成一团。她们有理由乐,因为她们根正苗红。

   寒霞悄悄地坐柱子后面,拿出一付新手套。她用别针挑出纱头,把拆下的纱往指上绕。

   “怪不得不带手套,原来她需要棉纱。”老陈总算解开一个谜。

   “臭婊子。”傻大姐大吼一声。“勾引男人的臭婊子。”她的眼,直钩钩地盯着寒霞。

   “男人不和你睡觉,你迁怒于她?”“屁眼不拉屎,怪马桶没吸力?”巾帼们笑了。

   “没看到狐狸精前,一星期耕地三次。见她后,眼直了嘴歪了地荒了。”傻大姐怒发冲冠。

   “你男人又咋了?”巾帼们笑的喘不过气来。

   “昨天灌黄尿后,一边犁地一边乱叫,气的老娘把他踢下床。”

   “他叫什么?”

   “寒霞啊寒霞,我的心肝我的宝贝……”傻大姐话音未落,笑翻一批人。

   寒霞低头拆纱,但拆纱的手在抖。她是酱油厂的‘红字’,也是男人瞩目的焦点。巾帼对她又嫉又恨,同仇敌忾划条三八线:谁和她说话谁就是靶子,谁让她难堪谁就是英雄。以仇为剑,以毒为帜,让唾沫淹死她。她的美丽,是寡妇的孝衣;她的安详,是女巫的道具。男人欣赏她一分,巾帼憎恨她十分;男人凝视她一分钟,巾帼羞辱她一小时。开会,是众志成城的集结令。羞辱她的身份,点击她的红字,打败成功的失败者,搞臭站着的阶下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