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張發奎談南昌暴動細節]
胡志伟文集
·黃順興不甘心充當花瓶
·《戚本禹回憶錄》初探
·第一本描述文革殘酷景象之自傳體小說
·戚本禹是毛澤
·劉少奇批鬥朱德心恨手辣 
·劉少奇喪心病狂殺恩人
·高崗玩女人不計其數
·彭真窮奢極侈
·師哲殺胎兒銷骨滅絕人性
·師哲殺胎兒銷骨滅絕人性
·師哲殺胎兒銷骨滅絕人性
·穆欣是軍統特務
·浮誇風始作俑者是劉鄧
·劉少奇鄧小平合伙搞掉了饒漱石」
·戚本禹對陳鼓應評價很差,認為此人無啥學問,不堪信任
·戚本禹勞改十八年未變一成
·古書預測今事很準
·介紹近代中國最偉大的外交家 顧維鈞回憶錄
·使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的席位延長了廿一年
·顧維鈞深受中華民國八任總統器重
·顧維鈞深受中華民國八任總統器重
·民初總統月俸十萬元
·曹錕以文盲布販而當選總統
·被毛澤
·在巴黎和會舌戰倭酋馳譽中外
·顧維鈞借到法國政府兩
·勸說英國同意開闢滇緬公路
·維護中國對西藏、香港的領土主權
·捍衛中國對西藏的主權
·巧妙利用大國博弈 爭得美英法蘇援助
·韓素英丈夫唐寶管黃戰死於四平街
·悼念青年遠征軍最後一位老兵徐伯陽
·悼念青年遠征軍最後一位老兵徐伯陽
·逃出家參加青年遠征軍
·徐悲鴻受刺激英年早逝
·因青年遠征軍抗日經歷背上「歷反」包袱
·虎口餘生 來到香港
·虎口餘生 來到香港
·虎口餘生 來到香港
·虎口餘生 來到香港
·虎口餘生 來到香港
·虎口餘生 來到香港
·從狗官劉文岛誣陷于百溪案回顧國民黨怎樣失去大陸
·于百溪是日本帝大經濟學部狀元
·赴台接收 漚心瀝血 廢寝忘食
·赴台接收 漚心瀝血 廢寝忘食
·艦隊抵達基隆 台胞歡呼聲震天
·艦隊抵達基隆 台胞歡呼聲震天
·某些清官比貪官更可惡
·劉文島遊山玩水之餘 為交差興冤案
·劉文島遊山玩水之餘 為交差興冤案
·劉文島遊山玩水之餘 為交差興冤案
·劉文島為交差興冤案
·劉文島在妓院被抓包
·劉文島在妓院被抓包
·劉文島在妓院被抓包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劉文岛閃爍其辭 陳公俠打抱不平
·劉文島捕風捉影
· 法治彰顯 還以清白
· 法治彰顯 還以清白
· 法治彰顯 還以清白
·法治彰顯 還以清白
·劉文島惱羞成怒
· 主辦檢察官坦言于百溪两袖清風
·真正的大貪污案,不一定見報
·劉文岛陷害忠良其心可誅
·劉文岛陷害忠良其心可誅
·劉文岛陷害忠良其心可誅
·劉文島衼人民徹底唾棄
· 重臨台灣 部屬相迎
·劉文島為渊驅魚為叢驅鳥
·劉文島為渊驅魚為叢驅鳥
· 于百溪夫人吳瓊英係中國第一位女飛行員
·《掃蕩報》少將主是中共地下黨成員
·于百溪案留給後世的教訓
·姑息奸臣是老蔣喪失大陸的主因之一
·陳儀對中共抱有奢望
· 勿讓青史盡成灰
·我所認識的阿海與李波
·你所不知道的銅鑼灣書店案真相
·黑道人士接管書店
·姑爺仔偷走金瓶梅
·斯德哥爾摩綜合症
·李波早就說阿海十年內出不來
·害人精黃康顯死前面無二兩肉形同骷髏
·李波関押在宁波
· 九個彪形大漢擄走李波
·警察怕黑社會,黑社會怕記者,記者怕警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張發奎談南昌暴動細節

張發奎談南昌暴動細節
   張發奎口述 夏蓮瑛記錄 胡志偉譯註
   
   【作者按】:本刊一九九六年二月號刊登了楊天石譯文〈張發奎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訪談對話〉,其實是美籍華人夏蓮瑛女士到香港的訪談記錄。譯者聲稱此文係「問答摘要」,實際上楊氏作了有違學術道德的刪節、改寫以及歪曲,致使張發奎將軍死後多年蒙受後人誤會。昔梁任公曰:「史家第一件道德莫過於忠實,即對史蹟純採客觀的態度,不絲毫參以自己的意見……最不可借史事做宣傳工具。」一百四十多年前曾國藩刪改〈李秀成自述〉,尚且有人不平而鳴,直指其奸﹔如今海峽兩岸的政府都已逐漸開放民主,以政治干擾學術研究的歪風愈來愈為正直的學者所不齒。茲將《張發奎秘錄》第六章有關南昌暴動之段落按照傳主原意譯出,供讀者諸君比較真偽。違反學術道德的刪改部分用粗體字突現。
   

   (蔡廷鍇說他有病,入住漢口日租界一家日本醫院。我去醫院探望他。他帶著手槍,我的副官與兩個衛士也攜槍。日本哨兵因我們身揣武器,不讓我們進去,我堅持要進去,日本兵也無可奈何。在那些日子裡我們根本不在乎別人說閒話。此後,中國軍人就能自由出入日本租界了。
   我力勸蔡廷鍇留下來。如果出於自私的動機,我會讓他離開。他的下屬也不會因此反對我,因為我一向正直坦率,從來不沾一點自私。蔡廷鍇告訴我,陳銘樞與蔣先生串通,已經派人去運動第十師一名中校團參謀長。此人是保定畢業生,非粵籍人士,他已受命策反第四軍反抗武漢國民政府。我問蔡有無證據,蔡說:「難道我這個師長對此人不比你了解得多?」他說,如果我槍斃那個軍官,他就留下來。
   那個軍官被處決了。經過審訊嗎?是的,蔡廷鍇出庭作證。因為他拿出其下屬謀反的證據,我就不能刀下留人了。
   據蔡廷鍇(在其回憶錄中)說,此人姓魏,被政工人員指控勾結陳銘樞,未經審訊就處決了,是嗎?蔡所講的可能是同一個人,我記得第十師的軍官被槍決僅有一例。
   在行刑後,蔡廷鍇升任第十師師長。他要求調我的北江地區同鄉、第四軍部屬許志銳任副師長,我同意了。
   我覺得我已遵照陳銘樞的囑託,沒有調走十一軍任何一人,也真的把十一軍當作我自己的第四軍。但是,接著戴戟也離開了,我只好提拔葉挺任二十四師師長,他已立功揚名,尤其是在圍攻武昌之役。
   對於戴戟的離去 ,我有沒有抱撼?沒有,他和蔣光鼐一樣,是個優秀的參謀人才,但不適合當部隊長。)#1
   
   武漢分共後,我被任命為第二方面軍總指揮,掛上將銜。第二方面軍統轄第四、十一、二十軍。二十軍是由賀龍的獨立第十五師加上四分之一個團整編而成。
   總指揮與總司令有什麼區別?當這兩個官銜並存時,總司令高於總指揮,我任第二方面軍總指揮時,隸屬於唐生智的第四集團軍。我倆是什麼關係?唐生智野心勃勃,但我和他都是汪精衛的支持者。
   六月,黃琪翔被擢升為第四軍軍長,下轄十二師、二十五師和二十一師,繆培南被任命為第十二師師長,李漢魂二十五師師長,二十一師是由投誠的富雙英旅擴編而成。
   朱暉日升任第十一軍軍長,下轄第十師、第二十四師和第二十六師。蔡廷鍇和葉挺分別留任第十師、第二十四師師長,蔡廷鍇的副手許志銳升任第二十六師師長。為什麼讓他接替吳仲禧?吳仲禧是福建人,福建出產不了勇士,但他是個出色的參謀人員。
   應蔡廷鍇的要求,我派第四軍的陳芝馨接替許志銳任第十師副師長,蔡與陳是西江地區的同鄉,除了陳芝馨,我有沒有將其他第四軍幹部安插到蔡廷鍇的第十師?沒有。
   除了許志銳,還有其他第四軍的幹部調到二十六師擔任要職嗎?有,副師長、參謀長、經理處長、副官長以及三個團長都是第四軍調去的。
   葉挺的第二十四師呢?三個團長都是第四軍調去的。第十一軍參謀長吳涵也是第四軍調去的。
   為什麼第十一軍有這麼多第四軍出身的軍官?那是沒辦法的事。自從陳銘樞離開後,第十一軍的軍官們相繼辭職,由此造成的職位空缺我必須填補。
   謝嬰白被任命為第二方面軍參謀長,我推薦郭沫若為第二方面軍政治部主任兼黨代表。政治部有許多共產黨員,尤其是第四軍,這是由於廖乾五的緣故。我推薦高語罕任第二方面軍秘書長,他在中國共產黨任要職。#2秘書長與參謀長同級。
   我對武漢國民政府進軍南京的計劃有沒有信心?我對唐生智部與我部攻佔南京極有信心(為了趕走蔣先生)#3。在我們這方面,擁有第二、三、六軍,我們只需要對付第一軍,至多再加一個第七軍——我們仍然不知曉它的政治態度。
   我怎樣計劃進擊南京?我計劃派遣第四軍第二十一師富雙英部沿著長江南岸進軍,我的主力將從南昌出發沿著以下兩條路線東進:一條經由上饒、江山和杭州直搗寧滬,另一條由皖南直抵南京。
   我部從河南回師花了些時間。每一支部隊向下游的九江進軍前都只在武漢停留幾天。葉挺的二十四師首先開拔,我下令部隊沿著南潯線(南昌至九江鐵路線)集結。朱培德部向東,僅在南昌留下一小支部隊,當時朱德任朱培德的第三軍軍官教育團團長兼南昌市公安局長。葉劍英在九江任第四軍參謀長,他是他的梅縣同鄉、第四軍軍長黃琪翔推薦給我的。我以前見過葉劍英,但對他並不了解。我知道他是共產黨員嗎?不知道。
   一九二七年七月十五日,武漢的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決定召集全體會議討論共產黨問題,旨在壓制違反國民黨黨章的所有言行。不久,汪精衛召集了一個高級軍政領導人的非正式聯席會議。他告訴我們,中央已決定實施「分共」,但有異於南京方面的「清共」。這意味著要用和平方式攆走國民黨內的共產黨員,不逮捕也不殺害他們。他告訴在場的高級將領們回到各自單位作好準備。我們要求共產黨員自願離開,給點錢讓他們走。如果他們不想離開,可以留在武漢,但不許在政治、軍事機關任職。
   我對「分共」政策看法如何?我認為,在革命成功之前,革命力量不應該分裂。當然,一旦汪精衛決定分共,我會支持他,因為在這個問題上他比我更高瞻遠矚。正如我常說的:服從命令是軍人的神聖職責。這可能導致險境,年輕的軍官很容易被引入歧途。在這種情況下,我沒有認真考慮分共政策是否正確。既然國民政府主席汪精衛認為分共是正確的,我當然聽他的。我絕對支持他分共,正如先前寧漢分裂時我絕對支持他的立場。我對軍事的興趣始終多於對政治的興趣。雖然我在政治上並無許多高見,基於我所任的職位,我也不可以多說多話。
   汪精衛有沒有論及俄顧問?沒有,在那次會議上他沒有談起俄顧問。事實上,我想不起他在會上談過任何有關俄顧問的事。我那時對俄顧問有何看法?我並不認為俄顧問對我們搞陰謀。
   鄧演達與鐵羅尼來看我,這兩人是形影不離的。鄧演達說,汪精衛的政治生涯已經告終,叫我不要再聽他的話。鄧演達又說,唐生智的政治生命也已死亡,我必須把我的第四、第十一、第二十軍帶到後方——廣東,重建革命基地,一切從頭開始。現在回想起來,我相信他的主要目標是鼓勵我同共產黨合作,以便建立一支既反蔣又反汪的部隊,可是他本人並非共產黨員。
   我反駁說,汪精衛的政治生命並未終結,他只是得了病,只要他一息尚存,我們就應該請醫生拯救他。這說明了,那時候我仍然是左傾的。我說,我們仍然可以同汪精衛談談。我想同汪談什麼?沒什麼特別的,我的觀點是我們必須支持他。鐵羅尼說什麼?他贊同鄧演達的觀點。
   鄧演達和我曾是同學,又一起在鄧鏗的第一師共事過。我倆的長期聯繫從未中斷過。共產黨知道我倆有著牢不可破的友誼。我猜想,中共期望鄧演達能以私人感情影響我。我倆之間分歧的關鍵是汪精衛。
   鄧演達發覺他不能勸服我,就很快去了鄭州。馮玉祥對鄧說,鮑羅廷與其他俄顧問返回蘇俄路過他的司令部時,他答應保護他們。許多共產黨人安全通過馮玉祥的轄區。他是一個奇怪的人,我不明白他為什麼要討好共產黨。
   有沒有別人對我談及類似鄧演達講過的話?鄧演達是唯一宣告汪精衛政治生命已經終結的人。郭沫若,特別是高語罕不敢越軌,他們害怕我會扣押他們。他們知道我是汪精衛的堅定支持者。他們說,湖南農民運動走向極端施暴是由於中共基層幹部的左傾幼稚病,而中共中央委員會對這類歪風不以為然。他們要我相信,所有的亂象都會被制止。
   譚平山、徐謙和何香凝要求我維護「三大政策」,許多人都在為此努力。
   一九二七年八月六日,林昌熾上書武漢國民黨中央,舉報共產黨把持軍校破壞國民革命。當黃埔軍校武漢分校解散時,惲代英等人是不是要我將軍校學生調入第二方面軍教導團?是的,我想接收這批軍校生,凡留在武漢的軍校生都安插到教導團。組建教導團使之隸屬於第二方面軍都是奉武漢國民政府的命令。黃埔軍校武漢分校校長楊樹松被任命為教導團團長。他原籍東北。畢業於保定軍校,是鄧演達的追隨者。教導團有多少人?一千多人。
   在第二方面軍的低級軍官與士兵中有許多共產黨員嗎?我不相信士兵中有共產黨員,因為那時候絕大多數共產黨員是知識分子。我知道低級軍官中有共產黨員,但我不知道有多少。在二十五師周士第的第七十三團,多數軍官加入了中共,葉挺把這個團移交給周。在其他團隊,共產黨員不多。無論如何,我不能把共產黨員當作敵人,我不反對共產黨員個人。難道我沒有支持分共政策嗎?那是來自高層的命令。
   除了周士第,我還知道其他團長是共產黨員嗎?不知道,我只知道葉挺師長是共產黨員。然而我們之間相處很好,我以為我能夠感化他們,至不濟,我想他會離開部隊。
   張雲逸是李漢魂部第四軍二十五師參謀長,但我不知道他是共產黨員。以前他當過楊錦龍獨立旅的參謀長。在楊部被解除武裝後,他被收編,負責我部的參謀處。
   共產黨在第四軍第二十師七十七團具有強大的影響力嗎?團長黃新不是共產黨員,他是江西人,是我在武昌陸軍預備學堂的同學,後來去了保定。誰安插他到七十七團接替陣亡的蔣先雲團長?是我。蔣先雲沒有把黃新帶到這個團,當然,這個團有不少中共黨員。
   第十師第三十團長和該團其他軍官都是共產黨員嗎?#4我從未聽說過。范德星團長是陳銘樞的粵東南同鄉,也是他的部下,是行伍出身。他是個粗人,所以沒資格加入共產黨。
   我覺得我能夠牢牢控制我的部隊,我已經獨力把第四軍發展壯大。我把第四軍交付黃琪翔後,無異於我親自領軍。雖然第十一軍原本隸屬於陳銘樞,但是由第四軍的朱暉日統率後,許多第四軍出身的官兵調入第十一軍。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