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出狱一年半仍一直被监视与软禁]
徐永海
2011年所写的文章
2011年1月所写的文章
·********2011年所写的文章
·********2011年1月所写的文章
·为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的福音工作祈祷
·为北京的民运、维权、上访等民间人士祈祷
·辛亥百年北京一良心犯致信两岸国民党
·上访维权良心犯叶国强、徐永海、孙小弟合影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海内外民运朋友——让我们携起手来为那些进入老年的民运朋
·就孔子像在天安门中国异议人士的研讨会
·再过一天良心犯何德普将出狱
·去接出狱的何德普却被警察拦阻相见
·让耶稣的爱运行在我们中间
·旧稿:今天北京多名异议人士被软禁
·北京一教会被警察阻止基督徒被带走
·北京被抓被软禁的基督徒的求助信——请肢体们为我们祈祷,请朋友们给予关注
·2011年1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北京部分异议人士看望出狱后的何德普
·狱中的胡佳我们给你拜年为你祈祷
·让耶稣的爱运行在我们中间
·刚出狱的何德普又回到我们教会并做见证
·教案发生后我们的教会坚持继续聚会
·就天安门尊孔一基督徒致信北大师生校友
·22日圣爱团契部分肢体依旧被监视
·因两会对异议人士的软禁今天就开始了吗
·请为因两会不能来聚会的主内肢体们祈祷
·2011年2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2011年3月写的文章
·********2011年3月写的文章
·因两会被软禁的基督徒为秦永敏等朋友祈祷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两会十一届四次会议
·9级大地震应警示我们要为人类祈祷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國民黨立法委員
·圣爱团契为仍未恢复自由的肢体们祈祷
·民主运动的两岸第一人——北京良心犯徐永海回忆老同学民运元老郑钦华在北京
·民主运动的两岸第一人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欧美日领导人与驻华大使
·为记念主的好仆人袁相忱梁惠珍而祈祷
·追思记念中国的圣徒袁相忱梁惠珍
·2011年3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2011年4月写的文章
·********2011年4月写的文章
·让我们为中国祈祷
·北京民间大脑前额叶研究所筹备文告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民运朋友与主内肢体
·为肢体胡石根、何德普、董继勤、倪玉兰祈祷
·徐永海就信箱被黑被盗的公开信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何德普及各位民运朋友
·为失去自由的倪玉兰、董继勤、杨秋雨祈祷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高洪明及各位民运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严正学及各位民运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刘京生及各位民运朋友
·复活节的请求为我们家庭教会祈祷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胡石根及各位民运朋友
·致信中国良心犯何德普、高洪明、严正学、刘京生、胡石根等朋友
2011年5月写的文章
·********2011年5月写的文章
·众肢体追思基督徒良心犯李阳弟兄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民运朋友主内肢体
·一良心犯致信刑期最长的良心犯秦永敏
·请为李阳弟兄留下的一儿一女祈祷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六四学生领袖王丹
2011年6月写的文章
·********2011年6月写的文章
·追求民主与信仰耶稣的关系
·整个宇宙都在耶稣的手心里
2011年7月写的文章
·*********2011年7月写的文章
·追思主的好仆人谢模善牧师
·我一个良心犯终于可以去治病动手术了
2011年8月写的文章|
·********2011年8月写的文章
·致信基督教牧爱会(监狱福音事工):
·狱中的吕耿松先生值得我们敬重
·感谢秦永敏兄一个坐牢最长的良心犯
·感谢基督徒何德普一个坐牢八年的良心犯
·北京一家庭教会带领人就基督信仰的一些问答
·我们人类必将走进大同社会千禧年
·就信仰一良心犯致信北大师生校友
·基督徒良心犯何德普受洗被阻
·何德普:在十字架的道路上义无反顾——基督徒何德普的受洗感言
·从坐牢8年的何德普受洗谈起
·回信张弟兄
·北京一家庭教会带领人论述坚持家庭教会
2011年9月写的文章
·*******2011年9月写的文章
·请您支持我们的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讨
·明天我一个良心犯终于能去住院动手术了
2011年10月写的文章
·*****2011年10月写的文章
·人世间的最伟大的工程
·2011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洗礼
·2011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洗礼
·圣爱团契就超光速的研讨
·被软禁的良心释放犯何德普我请您帮助
·就超光速一基督徒致信各位知识分子
·17届6中全会我又被软禁4天
·我一个良心犯手术后的感谢信
·借着中微子超光速一事来修改相对论
·就修改相对论一家庭教会致信众肢体与朋友
2011年11月写的文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出狱一年半仍一直被监视与软禁


   
   
   2013-8-1注:作为基督徒,我写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等文。作为医生,我写《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等文。7月初,我的博客《徐永海》登出这几篇文章后,不仅这几篇文章,而且自2007年6月之后的文章也被消失了。7月中,连2003年3月之后的文章也都被消失了。我被“撒旦们”黑了,为此不得不重发那些被消失的文章。
   

   
   
   
   
   
   出狱一年半仍一直被监视与软禁
   
   徐永海
   
   
   2007年7月3日
   
   
   一、被监视与软禁的日子
   
   2006年1月30日我出狱,有关部门就已经在我们的院门口外盖了一间房子,安装了两个摄像头。从那时起到现在已经一年半了,每天24小时都有人在这里监视,每班2个人,共8个人在这里监视,这要花人民多少钱。并且还时常不许我外出,由监视升格为软禁。有时不许我外出,软禁我,我还能知道是什么原因,如开两会、五一、六四、十一、中非论坛、某个敏感人士过生日等等;而有时,我不知道任何原因,感到莫名其妙。
   
   2007年6月26日上午8点30分,我推着车走出院门口。德外派出所的一个警察,穿着便衣,对我说,今天不许出家门,必须上楼回家“呆着”。我问为什么,他说是市公安局的指示,今天就是不许我外出,必须在家“呆着”。我今天有事,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事,有个刚刚认识的人要给我介绍工作,我要去谈工作的问题。我必须出去,我不可能在家“呆着”。
   
   警察不许我外出,而我又不能不外出。这个警察个子很高,真是“身高力不亏”,他用他的肢体强行不许外出,为此我两次打电话给110,举报警察的行为。9点左右来了一辆警车,下来2个穿警服的警察,其中一个自称姓张,警号是024775,身体强壮,拧着我的胳臂,掐着我的脑袋,强行把我塞进警车,把我抓到派出所。在派出所里,我问为什么强行把我抓到派出所,我要求他们出示“强制传唤”的手续。他们一直没有出示任何手续,并且还说,只是请我来谈谈话,天底下有这样请人来谈话的吗?到了12点半才放我回家。
   
   二、生活与工作的艰难
   
   1995年至1997年我曾被劳动教养,被释放后,有关部门也曾在我们的院门口(以前的居住地)对面盖了一间房子,时常有人在这里监视。那次是被劳动教养,释放后我回到原来的医院继续从事医生工作。“劳动教养属人民内部矛盾,释放后回原单位工作”,那时与劳动教养有关的一些规定还在适用。医院是国家的,有党的组织,医院也承担起对我的“监视”工作,在一些敏感日子,安排我值班或者出差。据有关同事议论说,有关部门定期来询问我的情况,医院也会定期向有关部门汇报我的情况。
   
   这十多年来,中国经济体制发生了很大变化,原有的那些规定不再适用,现在就是劳动教养被释放,也不能回原来单位工作。我这次是被判有期徒刑,就是按照原来的有关规定,也是不能回原来单位工作的。由于这些,在2006年1月30日我被有期徒刑释放后,自然不能再回原来的医院继续从事医生工作。中国的经济体制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是政治体制没有发生多大的变化。如果我现在到某个医院工作,这个医院就要配合有关部门承担起对我的“监视”工作,自然不会有一个医院会雇佣我这样的医生,更不会有一个私人医院的老板会雇佣我这样的医生。
   
   由于很难找到正常的工作,我只能打些零工,挣点小钱。自出狱后一年半,我一家人的生活一直很困难。几天前在接高洪明出狱的路上,妻子发来短信说:“咱家就还有1200(元),我给你600,咱俩分开过,你花完这钱,我再也没有钱给你了”。在我坐牢期间,妻子为我受了很多的苦。为了要到杭州监狱去看我,不得不辞职,失去工作。后来才在朋友的帮助下,找了一个半日的临时性的护士工作,月收入只有800多元,在北京一家人每月800元生活是非常艰难的。如果我们还是原来的工作,我是医生、她是护士,我们俩的收入最少也在800元的十倍以上。为此妻子时常发些怨言,我也时常感到对不起妻子,让妻子为我受了很多苦。祈求主使我们具有正常的工作与生活,还请主内弟兄姊妹们为我和我妻子祷告。
   
   三、为我们祷告
   
   1979年我考入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1984年毕业后从事医生工作,先从事内科,1988年后从事精神科。我热爱医生这个职业,医生这个职业不仅给带来经济上的收入,更给我带来精神上的快乐。在当今的中国,没有一家医院,不论国营的,还是私营的,愿意雇佣我。面对这样的现实,为了生活,为了工作,我想我只能是自己开业。在当今的中国,很多人生活在焦虑之中,他们具有各种心理问题、精神精神,他们需要心理医生、精神科医生,精神科医生应该是社会所需要的。只是在首都北京个体行医会遇到很多困难,尤其是我这样的处于被监视的人员,还请主内弟兄姊妹多多为我祷告。
   
   我1989年信主成为基督徒,1990年开始参加袁相忱牧师的家庭教会,2000年后在自己的家中带领家庭聚会,出狱后一直在几个家庭聚会点为主做工。我们人类具有信仰的天性,我们具有信仰,我们就会具有一种巨大的精神力量,这个精神力量就会使我们具有健康的心理,信仰是最好的心理治疗,耶稣是最好的医生。在当今的中国,很多人具有各种心理问题,他们需要医生,同样他们也需要信仰。我的传福音工作与我的精神科医生工作是相互促进的。祈求主使我能重新为病人服务,使我在为病人服务的同时,更好地为主传福音,还请主内弟兄姊妹多多为我祷告,
   
   1987年我读到了空间膨胀理论、大爆炸理论:“宇宙是从一个起始点中诞生的”。只有上帝才能从零点中创造如此大的宇宙,从那时起,我相信存在上帝,我不再是唯物论者。1989年我走进了教堂,信主、受洗,成为基督徒。科学不是“相信存在上帝”的障碍,而是“相信存在上帝”的一个途径。为了使人更好地认识到存在上帝,我写了《新科学研讨会》,我希望以后能在我们的基督教家庭聚会中进行“信仰与科学”的研讨活动,我希望能通过科学研讨活动,使更多的人——尤其是知识分子——认识到真的存在上帝,使人们接受耶稣基督,使人们具有基督信仰,使人们具有健康的心灵。还请弟兄姊妹们为我的这些工作祷告,给予支持和帮助。
   
   徐永海
   
   2007年7月3日
   
   我出狱前2天在大门外盖的监视房(图)
   出狱一年半仍一直被监视与软禁

   
   我出狱前2天按的摄像头(院内对着楼门)(图)
   出狱一年半仍一直被监视与软禁

   
   我出狱前2天按的摄像头(院外对着大门)(图)
   出狱一年半仍一直被监视与软禁

   
   
   
   
   
   
   现联系方法: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手机: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SKYPE:xuyonghai1960;博讯博客《徐永海》:http://blog.boxun.com/hero/xuyonghai/;新浪微博:http://weibo.com/u/3628017661;腾讯微博:http://t.qq.com/xuyonghai1960。
   
   
   
   2013-11-7注,我目前所做的三件事,一推动圣经公开出版,二研究大脑前额叶,三要去申诉,望大家给予支持。
   
   1、我作为基督徒、家庭教会长老,我讲圣经,我推动圣经公开出版,望给予支持
   
   《圣经》的核心是耶稣,我们学习《圣经》,我们就会崇拜、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为此多年来,我作为基督徒、家庭教会的长老,我一直带领家庭教会的众肢体聚会来学习《圣经》。在当今的中国,虽然在宗教信仰自由方面还很不完美,但是我们依旧是一直坚持聚会来学习《圣经》。
   
   在当今的中国《圣经》还不能公开出版,《圣经》如同是非法书籍。为了使人们能够更合法地来聚会学习圣经,从今年上半年开始,我作为基督徒、家庭教会的长老,我们开始推动《圣经》的公开出版、出售,来使《圣经》在中国将不再如同是非法书籍。其实《圣经》在中国不能公开出版,美国某些教会也负有责任,为此我们曾致信给美驻华大使。
   
   为了求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来感动美国驻华大使,使他能来帮助我们转信给美国的那些教会。我们曾多次到美国驻华大使馆前祈祷。有人说,你这样做,会得罪美国人的,如果你将来要去美国时,美国大使馆将不会给你签证。只要在中国能够公开出版《圣经》,我可以永远不去美国,为此我们将继续到美国驻华大使馆前祈祷,直到他们帮助我们转信。
   
   2、我一个精神科医生,一个脑科学工作者,我请求大家支持对大脑前额叶的研究
   
   我们崇拜、效法耶稣,我们就会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如果人人都具有这样的爱心,就会进入一个美好的社会。如果没有这样的爱心,即使有了民主、自由、人权,也不会具有美好的社会。我们当今的中国最缺乏的就是爱心,虽然我们中国的经济得到了极大的发展,但是由于人们没有爱心,而出现了各种社会问题。
   
   1988年后我开始从事精神科医生工作。我发现:“在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基础上,我们人类具有崇拜心理;通过对英雄的崇拜,我们就会具有英雄精神;通过对耶稣的崇拜,我们就会具有基督精神,即就会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通过对大脑前额叶的研究,我们将会知道“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其实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当今世界主要国家都在支持对脑的科学研究,如上个世纪美国“脑的十年”、欧盟“EC脑十年计划”、日本“脑科学时代”。再如今年美国将拿出1亿美元、欧盟将拿出7200万美元进行脑的科学研究。为此我曾写了一封公开信,致信给我们中国知识分子们及大学的师生们,希望来支持我的这项“对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究”工作。
   
   3、因典型的冤假错案,因这莫须有一案的当代版,我坐牢2年,我要申诉,望支持
   
   2000年鞍山基督徒因为基督信仰,受到当地警察马毅的酷刑。2001我曾致信给当时的大陆国民党(民革)主席何鲁丽副委员长(我大学时的儿科学老师)反映这些基督徒的遭遇。浙江萧山凸渡沙教堂,在2003年先后2次被强拆。为此在美国的“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牧师曾2次委派北京的刘凤钢弟兄,到当地去了解此事。
   
   第一次刘凤钢回京后写了《来自祖国的报道》,由张胜棋弟兄发给了在美国傅希秋牧师。第二次刘凤钢去当地时被抓,刘凤钢编出了“是徐永海将文章发的傅希秋的”,为此我被抓。对警察来说,抓了就不会放(警察从不认错)。最后不得不以我反映了“鞍山基督徒被警察酷刑”一事将我判有期徒刑2年。这是一个典型的冤假错案,为此我要申诉。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