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孙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孙丰文集]->[用“虚伪” 来指责别的制度的制度,必定残忍!]
孙丰文集
·信仰价值观对经验价值观的反动
·信仰是理性成果,人是自然事实
·经验,是人类达到自身的唯一管道
4.对“三个代表”入宪法的讨伐
·批判提纲
·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议题
·对“宪政”的思辩
·人是目的之物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法,但不是宪政之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国,不是共和国
·“三个代表”是意志,是反宪政的
·中国的问题是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腐败
·中国已经成熟到走进“全民公决”的程度
5.“为人民服务”批判
·引文
·人只是自然之物
·造物主创造了人,是让人在世上干什么的?
·对“异化、分裂”的证明
·是语言让自然之人成了社会之人的
6.“价值观”批判
·“价值观”批判
7.江泽民“经典”批判
·江泽民“经典”批判
8.胡锦涛“七一”讲话批判
·只要立党,就决不可能为公!
·只要执政,就决不能为民
·人有人性,党有党性
·政有政性,权有权性
9.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批判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救不了共产党(2)
·“提高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3)
10.胡锦涛言论批判
·赵简子,你在哪里?
·究竟是人对政权负责,还是政权应对人负责?
·捕廖元华等是为夺回“已授人之柄”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四大恶囊——孟庆秦
·无腿大侠王在京
·“丹顶鹤”是个伊斯兰
·监狱里的六四
·张霄旭拳打“刁德二”
·姜福祯人称“咣咣镲”
·还是张霄旭
·张杰
4.孙志刚案
·孙志刚案,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
·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广州审判的本质:拿孙志刚们的头来祭孙志刚的灵
·共产党杀人,再拿人民来抵罪!
·孙志刚案是胡、温拨乱反正的人心资源!
5.“宪”的问题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2)
·“宪”既非“修”也非“立”而是“在”!(3)
6.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上)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下)
·胡锦涛,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上)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中)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上)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下)
·政党是机制事实,共产党却是“驾驭机制的力量”
·“立党”若能“为公”,就不叫“党”而叫“公”了
7.共产党不是政党
·救国必须亡党!──救国必须毁党!──救党必定误国!
·不是出于“去反”和“被反”,哪来的党?
·政权的功能是管理,政党的功能是竞争
·共产党不是政党!
·“政党类型说”不准确
·政党的基础不是从“立”里获得的
·论“共产”天然反党
·抛弃一共产可解千扣万扣,何不真抛呢?
·“反党救国”证明:是“党”反罗永忠
·共产党怎么就反对不得?
·邓小平想不想多党制是一回事,“共产”这个词让不让多党制是另一回事
·“党”,并不因所建是党,定名为党,就一定是“党”
·共产党的本质——霸占性!
·应检讨的不是上访制度,而是共产党合不合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用“虚伪” 来指责别的制度的制度,必定残忍!

   用“虚伪” 来指责别的制度的制度,必定残忍!
   
   
   对《人民日报》:《从来就没有“普世民主”的 ,资产阶级民主虚伪》的民主.“从来就没有普世民主”并不是对“普世民主”的价值否定,而是对“普世民主”的可能性的否定。这个否定还不自觉地包含着对自己不民主的承认,对普世民主的恐惧。如果不是出于对“普世民主”的恐惧,即便怎么努力也很难达到,也不至于用“从来就没有”来拒绝吧?在“资产阶级民主虚伪”这个肯定里包含着的是对自已野蛮与残暴的承认。因为只有在内心承认了人家是对的、好的,也承认了自己是错的、恶的。才可能因答辩的慌不择路而无意中捎带出对自己的揭露。与虚伪相对的是赤裸裸,与民主相对的是专制,因而这个指责的潜蕴就是自己(共产党)是赤裸裸的暴政。
   


   
   虽然从来就没有“普世的民主”,但却有人之“是人”是绝对的普世。普世价值不过是对“人的存在性”是“绝对的普世”的承认。从而承担起对“人的存在性”的普世的责任,可这《人民日报》连人是普世存在物都拒绝,它有多么霸道也就一目了然了。再说“虚伪”的善良总比赤裸裸的罪恶好吧?资产阶级的民主虚伪,说的是民主,就是说共产党是指责资产阶级是装着民主,装民主至少以民主为内容吧?即便它装着给一点也比一点不给要好许多,至于共产党吗,它说人家虚伪就是承认自己是赤裸裸了,赤裸裸地反民主,反普世,当然是赤裸裸的血腥啦!
   
   
   因“从来就没有普世民主”是以对“普世民主”的肯定为前提的。如果普世民主不好,那就用不着说“从来没有”而是列举它的危害。“从来没有”这句话反驳的不是“普世民主”的坏,而是说它虽好,实际上却没有实现的可能。也就是那想吃葡萄的孤狸,葡萄架太高,它够不到,只好说“这葡萄是酸的”。
   
   如果资产阶级民主像共产党的“专政”那样血淋淋,人人恐俱,只要它一露身影,大家早吓得躲的躲,藏的藏,根本就不可能有追随者,共产竞还会用“虚伪”来指责吗?咋没见以江泽民为核心的党中央去指责波尔布特政权的民主是“虚伪”呢?也没见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指责金正日政权的民主是“虚伪”呢?要指责“x种民主虚伪”,必须的条件是:这种民主被广泛地接受,采纳,并受到普遍的欢迎。而自己呢?受到的却是怀疑,挑战,孤立,和抨击,因门庭冷落,没人理睬,不被理睬才说人家“虚伪”,实在是用攻击人家“虚伪”来找一点心理上的平衡。也就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所看到的,一部分勤劳富,有些人因嫉妬而泛起的红眼病。与因吃不着葡萄而说“葡萄酸”的狐狸犯的是同一个病。如果资产阶级的民主像波尔布特政权或阿富汗的学士政权那样,《人民日报》还能去指责它“虚伪”吗?还不是因为“x阶级的民主”是民主,真优越,真为国民所接受,真有普世性,是共产党政治所无法相比,从而陷于过街的老鼠谁见了都吐唾沫,都想消灭它,眼看就要被从人类存在中清除了,又找不出指责人家的话,才只好指责人家“虚伪”!不只苍白无力,而且走贼不打自招。
   加跟贴
(2013/11/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