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帝国小论]
自立博客
·二〇〇八年的八·一八
·对民主也要批判——从阿扁到普京我们看到什么?
·日本无革命(下)
·从“七人帮”到“四人帮”——也说说中、西政变的异同
·投美房债为印度一万多倍
·浅议君王权限论
·浅议君王权限论
·仲维光:雷蒙·阿隆的懊悔
·历史重演的悲喜剧
·zt唐士元:回忆丈夫水建馥
·接见李一哲集团干吗?
·毛泽东死而不僵论
·小议08年诺贝尔和平奖
·海瑞死谏嘉靖奏疏全文
·兼论新土改与旧地制(上)
·兼论新土改与旧地制(下)
·"一个美国人在平壤"
· "一个美国人在平壤"
·简评奥巴马上台
·简评奥巴马上台
·陈水扁败坏台独思潮
·支持徐晓
·诗钞赠杨佳:青粼光不灭,夜夜照燕台。
·中国改革无文化论
·献给议报的一点建议
·论自由与自由主义(上)
·论自由与自由主义(中)
·论自由与自由主义(下)
· 老启蒙和新愚昧
·老启蒙和新愚昧
·我看08宪章
·ZT文 扬:零八政见
·联合国背叛联合国人权宣言
·《炎黄春秋》的几点怪论
·和平转型论是否妄议
·抓人和宪章
·蒋介石和自由主义
·宣言,纲领和宪章
·中共搞不了威权之十大理由
·扯开遮羞布!——再说庞德和郭路生
·庞德被审和“相信未来”
·再谈红卫兵诗人郭路生——给剑中
·胡适的道路问题
·挺郭路生根据是否成立?
·友渔君一书
·法意大转变之启示
·自由主义或者准自由主义三大员
·自由主义和08宪章
·《疯狗》三十年之思
·力挺郭路生的根据是否成立?
·《今天》三十年之思
·06预宪问题探讨
·杜鲁门的狗屁中国政策
·奥巴马面临的第一个挑战
·中西制法背景比较
·小说三题(自立 万之)
·中西制法背景比较(修订本)
·zt余英时:君权与相权
·余英时:君权与相权
·...自由市和自由宪章
·杜鲁门主义的余绪
·马克思主义不是自由主义
·我看毛主義黨宣
·试解司徒雷登问题
·诗:新年祝辞
·希拉里不救刘晓波!
·康有为的政改逻辑
·康有为的政改逻辑(修订补充本)
·做"反对派"怎么了!
·08派正在堕落!
·阿伦特的大哀赋(上)
·章太炎的革命论
·两种革命!
·南非和解模型失败了!
·ZT中国经济最危险时刻!
·ZT中国经济最危险时刻!
·极权主义和“殖民化”于今天
·反对专制走向极权之路(上)
·再读《极权主义起源》(下)
·反对专制走向极权之路(下)
·民国与革命
·纪念胡耀邦先生的逻辑
·有没有胡赵新政!
·美国幼稚病
·书稿存稿
·赵紫阳的难点!
·佩洛西不救邓玉娇!?
·冷战思维的是是非非
·聚谈“告密”
·榷芦笛兄
·台湾民主化启示
·台湾民主化启示(续)
·读鬼札记
·西方文明里的中国
·作为牺牲者的人民——兼议新疆事件
·诗:死亡赋格
·胡政之评西方战略
·胡政之论世界政治
·死亡赋格(续)
·论白璧德
·诗:荒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帝国小论

帝国小论

   

   

   

   刘自立(北京)

   

    

   

    

   

   一

   

   

     帝国论,是一个偌大的课题;这里所说帝国和帝国主义,不过针对坊间关于中国是不是可以转型为帝国或者帝国主义一议而发。可以说是大题小作。当然,我们的结论是十分明显的。帝国和帝国主义早已在这个世界上死亡。要想复活帝国和帝国主义,就像要排除民主自由一般,不过是历史逆流中的痴人说梦。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中华未来主义,就像人们早先对待所谓排斥当下,相信未来的主、奴叫嚷一样,呈现一种中国人劣根性的表白。这个表白,就像西方谚语所谓:未来,是主人抛给奴隶最后的礼物。又,就像荣格所谓:奴役奴隶最好的方法,就是让他们等待着……——这两句话的奴性梦想内涵,都是十分清楚的。何谓纯粹梦想?就是所谓主子抛给奴隶的那种无法操作,只能幻想,没有当下,只有未来的那种非革命,非改革乃至非制度指向。

   

     我们说,不管美国人的梦想如何伟大(或者渺小——说“M.金要在佛罗理达实现社会主义”,云云),他们的梦想,其实,都不是或者不仅仅是梦想。M.金的梦想,其实,只是对待不是或者不仅仅是梦想的革命操作和制度指向做出的掺情补词而已。因为,如果没有美国先贤们设计和涉及的系列革命措施和建制努力(宪政主义),任何梦想都仅仅是白日梦。故此,我们定论,“美国梦”其实不是梦想,而是把梦想付诸实施的系列主义和系列操作。因为西方政治的历史有一个特别之处,就是不断提出理念和梦想,但是,在几乎最早的理念和梦想中,他们业已具备击破白日梦的种种切实可行具体翔实之举——就像柏拉图提出梦想型理想国而为亚理士多德之政治论所代替——查理大帝提出基督教国家而为英国政教治衡之宪章派所代替——拿破仑提出法兰西世界主义而为其本身的法典所代替——巴巴罗撒们提出神圣罗马概念而为其自治城市之自由化所(部分)代替……不一而足。

   

     有鉴于此,我们在帝国梦想和制度指向之间形成的巨大沟壑中,填入第一锹土,以填平梦想的空穴,种植理念和操作,而非仅仅呓呓而游。

   

     即此,上述所及,可以分成N个问题回复之,对古往今来和东西南北之帝国历史做出简短分析。

   

     (一),帝国概念中的分治与一统之结构与其后来分治做大,一统衰败导致的解构,本是一体两面;换言之,这里所谓导致帝国形成的,极其广泛的,多元的,繁复的民族,种族,文化和宗教因子,于帝国发生论直接关联。其存在,解构而崩塌都与这些因素的消长不无干系。如果帝国形成前的自然和自治形态,能够在帝国一统后继续存在,帝国的国运和实力就会在其自然和自治之下的集权中顺利发展;如果情形相反,一切几乎是无法持续的。所以,伟大的共和主义者们,都看好古代罗马和希腊的元生状态,对于后来希腊和罗马帝国自治和羁縻状态的持续。此一迹象让人想到,西方政治家和学人对于一开始的自然状态和后来发展的自治+集权状态(不是极权状态)之繁复论述。

   

     这个论述的简单叙述就是,罗马帝国亡故以后之神圣罗马帝国治下的集权和自治状态的并存,为以后西方中央集权之自治和半自治状态,打下基础,走势颇优。换言之,集权主义没有摧毁,消除和灭亡西方的自治状态。于是,集权主义取代一般性自治主体以后,西方政体因其自治的存在,在政治地理和文化统合的解构与再结构概念上,完成了他们的公社,城邦和基尔特等继续存活与发展的自治主义,而走向民主体制。这是和中国自治羁縻状态逐渐羸弱殍败而凸现集权主义为极权主义萌芽做好铺垫,不可同日而语。

   

     (二),这个对比就是传统帝国和极权帝国之间,仅仅从其二在时间标-生存期上表现的历史长、短之巨大反差,即可了解。罗马帝国生存八百年,奥斯曼帝国生存五百年,大英帝国和法兰西帝国生存也超过百年,而神圣罗马帝国和查理曼帝国也都生存时间很长(这里所谓神圣,罗马和帝国,虽然被伏尔泰诟骂和嘲讽,但是,在此期间产生的西欧自治系统却是神圣的,罗马的和非帝国的——就像马基雅维力所言——佛罗伦撒自治起源于罗马帝国(共和国)之传统自治。)所以,时间之长短可以几乎充分说明帝国存在的合理性和她的生命力。这个生命力就是其在政体上给予地方,种族和民族乃至不同宗教、地域间的自治系统。

   

     这样,多元化和战争带来的一统之间的间性关照,得以实施和持续。而在短短不到十年的纳粹帝国期间,这样的神圣,罗马和自治,全部消失(被),而帝国体制被战争机器代替——这是一个明显的特征:罗马帝国是一个国家机器,体制机器和文化机器——而纳粹体制只是一台战争机器(由此带来奴役,独裁和文化消灭)。所以,我们说,纳粹帝国在最大限度上消灭了传统帝国和帝国主义的原来特征,让帝国无帝(一个文化概念),让帝国无国(一个政体概念);于是,纳粹帝国反对帝国传统的罪恶让其自食恶果,并注定其早死和短命。

   

     (三),纳粹帝国之所以毫无意义和普世反对,就是因为它消灭文化——而所有原先的帝国本身就是文化载体和文化符号。比如说,大英帝国之所以皇室犹存就是因为他的历史被人民认可。人民何以认可英国皇室,就是因为他产生了宪政主义,他产生了共和主义,(他消灭了消灭议会的弑君者),他脱离了殖民主义而让甘地获得独立……(而和那些消灭君相治衡的中国满清政府,明清政治产生反差……)。其实帝国文化在高卢,日尔曼和法兰克人逐渐建国于查理曼以前既已成型。罗马的共和,希腊的民主,泛希腊化的(东罗马之)多元主义——宗教上的,与非基督主义之融合——基督教,东正教乃及伊斯兰教的同源一种……,以后,发展到查理曼直接,干脆和唯一主张基督教治国之“元教旨主义”……都是其文化帝国优-劣品质毕见的史证。其中唯此为大和值得强调的是他们没有消灭,也无法消灭建国的宗教元素。这是他们的历史实际决定之(——而与中国之祭祀渐微于周而凸现周礼之非宗教人文化,大相径庭。)

   

     (四),帝国人物的魅力型统治乃及他们给政治,给战争,给文化带来的历史正面遗产,也是帝国皇帝们的传世杰作。他们的名字和历史成为帝国和人类文明的组成部分。他们是希罗多德,李维和后世史料中不能不及之恺撒,查理,巴巴罗萨,拿破仑,俾斯麦,等等。所有这些人物都是文明符号而不像极权中人成为反文明符号。在此一点上,帝国传统和纳粹反传统成为帝国正负两面之定位,定性和定量(恺撒们很多,希特勒们很少。)于是,后世所谓克力司马领袖之正负两面于是也就出现。拿破仑的正负两面性尤其得到凸现。他的在皇帝面前是人民,在人民面前是皇帝——乃至他的先对教皇蔑视,后对教皇尊崇的表态,也说明西方帝国主义之政教治衡状态之牢不可破——而不是类似列宁教旨和毛教旨那样不牢可破、哪怕是铁血宰相俾斯麦,他的帝国主义也是一为“(国内)反对派架起金桥”的民主-专制(这仅仅就其玩弄议会而不是消灭政党之政治……)。

   

     (五),帝国主义不管给人类文明如何的贡献,因其负面作用已不可低估而造成殖民主义在20世纪逐步退出历史舞台。这是一个普遍的趋势。在此潮流面前不管是罗斯福还是邱吉尔,都无法逆转而背。在1956年人们为苏伊士运河争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关于殖民主义和民主-民族独立的课题,在匈牙利得以提出。匈牙利课题有几,其中独立和民主是两大议题。独立议题,对于被迫放弃苏伊士运河主权之英国,和对于不放弃匈牙利主权之苏联,形成新老殖民主义之反差。于是,随着纳吉被英美抛弃,苏联似乎在挽救这个世界上的殖民主义——这是一个笑话——但是,又过了半百之年,苏联本身解体了。在此期间,殖民主义遗留了以巴问题等诸多难解之憾,但是,殖民主义几千年的历史业已基本完结。故此,帝国殖民契机的再现也变成痴人说梦。纳粹和苏联的完蛋,从另外一个方面证明了新老殖主义的终结。

   

     (六),帝国产生于西方,是一个比较准确的判断。一般而言,帝国的出现走过一轮循环。一开始,希腊,罗马的广阔地域成为后来他们统一帝国的疆域;而在此居住的同样广大民众自然包含了队员种族和宗教族群。这其间,殖民主义成为无论是民主(雅典等)还是专制(僭主制度)之体制和统治方式。于是后来学人所谓民主+殖民=帝国主义的说法,成为西方后期资本主义全球化的一种发生论状态。这是被最早之战争波-希战争以来很多族群战争和宗教战争所证明的殖民主义——含十字军东征一类表面上的宗教战争,实质上的殖民战争。于是,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二二为一,成为西方文明发展的一种主要方式。这种方式后来被M.伟伯扭曲成为宗教-资本主义——而饱受争议。症结在于,这样的资本主义是不是殖民以外自定单元的一种良性发展。这个问题成为对照东方帝国何以没有发展出来殖民主义和资本主义(原是意义上的对外剩余价值剥夺——见阿伦特和卢森堡……)的一般性原因。

   

     (七),这样考察中华帝国印度帝国或者波斯帝国之帝国乃至帝国主义,又成为对比东西方帝国之较大构架。单说中国之。中国之所以在古代近代和现代殖民主义全球化进程中没有献身,是因为中国文化(宗教)的内敛因素所致。一般而言的(例如陈寅恪先生之)中外文化血缘和宗教交合,都本着一种西学东进的过程,如隋唐,元清。比如近代学人所谓宋代之佛教儒家化和禅宗化于更早,都是说的西方宗教和哲学文化的侵染于华而不是相反。中国中原化基本形成以后,汉武帝一类采纳羁縻政治之汉人(乃至元蒙和满清),都未再视殖民和扩展成为中华文化之一支;换言之,中国文化只是汲纳西方之宗教为学未体;主体文化架构还是中原化和自闭化的。故此,猜测21世纪中国会忽然倒转所有文化和政治指向而行帝国世界霸业,不但其传统未有根基和根据,其现代性中也根本没有这个因子。

   

     (八),故此,中国文化的内斗本性,使得他不单在抵抗19世纪的西方入侵时期来得困难,其20世纪创造的毛体国家,也根本没有想到要寻找新的帝国基因而追溯秦皇汉武的扩展概念(他们只能有限支持波尔布特或者印尼艾地一类异族土共……);而到了21世纪,之所以会有人提出中国之帝国化,因为他们只是狭隘地看到,中国在全球化过程中的某种廉价劳力和生态唯资带来的资本优势(有人说这个人口红利正在消失……),会成为中国霸业发展为帝国主义之潜在可能。这种看法的唯资本论性质十分明显。但是,资本主义和上书所提之帝国主义传统和文化带来的帝国正负两面性,中国并不具备。(列宁主义所称资本主义发展成为帝国主义,就像他们无视世界历史发展的真相,不是资本主义发展成为帝国主义,而是帝国主义一直以来就在带动资本主义……——事情的逻辑正好相反)。所以,把帝国主义仅仅看成资本主义,也是一种短视和偏见。更何况帝国主义中占据世界历史亮点的那种文化和巨擘,并不产生在中国——甚至就像希特勒和列宁这样的畸形伟人,也仅仅是20世纪的产物,不是21世纪的产物。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