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孙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孙丰文集]->[记者不需“马克思主义报导观”的再教育,]
孙丰文集
·共产党怎么也没因“中国教育低”而不发动共产革命呢?
·只有“正义”(或人本)救国
·木子美要什么?——要真!
·黄静案都应对哪些人提起公诉?
·新年献词:我操党它娘!!
·王怀忠判死济南——“滚刀肉”杀人灭口!
·这还是一个国家吗?
·警告刘路!!
·《决绝地转身》按
·江氏乱军,国家前途不堪!!
·为胡锦涛叫一声好!
·能否制止法轮功迫害,是胡政权的考验!
·“肉包子打狗”或“金元宝砸贼”
·海内海外一齐上,撕破宝马,发掘扩大,把民主推向倒计时!
·在“大葱挂宝马”与“刘忠霞的死”之间,构成行为选择!
·刘青伙计的命题不对
·中国的腐败之风为什么难以遏制?(上)
·中国的腐败之风为什么难以遏制?(下)
·“发现一个,查处一个”,关键之笔在于:“发现上留情”
·茅于轼“奇文”不只是糊涂,更是献媚!
·“国家尊重和保护人权”不是宪政精神
·“本”排斥一切“反本”的原则──对“以人为本”、“国家尊重和保护人权”的批判
·救国不是捉迷藏!
·只有“民主”,没有“社会主义民主”(上)
·只有民主,没有“社会主义”民主!(下)
·论“本“(上)
·论“文明”——答黄晓星君
·论“本”(下)
·也谈“文化是最大的腐败”
·对吕加平这“一石”且莫等闲看
·也谈“文化是最大的腐败”(2)
·怎么样才能真正铲除腐败?
·“治国人才队伍”说,反证胡哥哥腹内空!
·“治国人才”说反证胡哥哥腹内空(2)
·也谈“科学的发展观”
·十万火急抢救燕鹏
·评《“六四”不是民主》
·李肇星他爷爷、奶奶的故事
·李肇星还不知何为民主
·人大常委的“否定”不容更改,也不必更改——咱把人大常委毙了不就结了!
·变上访、服毒、自焚为“自卫”!
·“谁能证明那声音是我的?”这话就证明那声音是赵忠祥的!
·评《人民日报》胡向江叫板的文章
·“反诉饶颖?”赵太,别抖了!
·评胡锦涛“希望——危机”说
·郑州血案召唤起义!
·奥运之火也未必“不邪”
·牟传珩获释,燕鹏还在台受苦
·福州市委与赵忠祥
·为迎接民主新高潮,请停止门户内手脚
·青晴说对了,“解体共产党”才是重中之重!
·胡锦涛,前方悬崖!——拘捕赵岩一事剖析
·也驳“中国照搬西方的政治体制模式是一条走不通的路”
·总统也得自爱!——步丁子霖也致法国总统
·胡锦涛不想对八九民运重新定性,八九民运却必定要对胡锦涛定性
·李肇星就没个脸,他丢个啥?
·强烈抗议榆林政府暴行 声援三岔湾同胞英勇抗暴
·胡锦涛不会放下屠刀——评全国公安大练兵的讲话
·对于共产党来说,并不是个腐败的问题
·共产党就是腐败的原因,在保留腐败原因的条件下怎么能反了腐败?
·没有出路就是出路——万州风瀑展示光明
·不是人民反共党,而是共党反(害)人民!
·灭亡只能是自取的!
·连国民说实话做好人都怕的政府,离崩溃还远吗?
·声援四川汉源民众抗暴 迎接中国民主高潮!
·就目前中国形势致政府首脑温家宝
·民族冲突也是“党性”背景所酿造
·不用实践证明就知美国鬼子那制度在中国太行得通了!
·钱其琛不想称霸,你著文干啥?
·再不向人民让步就没有时间了
·给中国军警的公开信
·强烈要求释放被拘捕的汉源农民!
·胡、温10月26日以前下达指示,还会有“打、砸、抢”吗?!
·对汉源事件定性的批判
·“政治体制”是能改革的吗?
·胡锦涛的“求真务实”是顶尖谎言
·维权后浪推前浪,声声唤:废共产!
·呈请温家宝废止对高蓉蓉的《协查通报》
·杀人少年相视一笑说明了:共产主义乃是一种毒文化,这种毒叫做侵略或攻击
·向柱拐的老姐姐深深鞠上一躬!
·潜艇事件让“正面主旋律”受了一回审
·布什主义是武力;核潜艇入侵是“文力”?
·难道“追求幸福的能力”在生命之外吗?
·是社会主义自己“害”了社会主义
·剜烂肉,先惩办了江泽民
·第二篇(7)
·第二篇(8)
·第三篇(1)
·第三篇(2)
·第三篇(3)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10
·家宝兄,是从制度上入手还是从更换理念入手?
·家宝兄,难道社会也有初级阶段?
·“难道社会也有初级阶段?”的讨论
·家宝兄,民主既非资本主义所特有,社会主义的创立就值怀疑
·问家宝,民主的形式和途径怎么会不相同?
·炸徐水良一家伙!
·共产党垮台了咋办?=你能使圆为方吗?
·共产党垮不垮台,是客观的历史进程问题
·怎样应对共产党垮台引起的震荡?
·对温家宝《初级阶段》的批判提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记者不需“马克思主义报导观”的再教育,

   记者不需“马克思主义报导观”的再教育,倒是中共急需人文主义启蒙的补课(1)
   
   
   多个中国传媒工作者报道----“中国政府通过中宣部等部门从10月中旬起在中国各地对25万名传媒记者实施再教育,以期统一宣传腔调”。进修内容包括“要拒绝提倡人权和民主这些“攻击中国共产党领导层”的声音,也要批判要求新闻自由与宪政的声音;……”进修的记者们预定2013年底考试,合格者2014年1、2月可获更新记者证,不合格者容许补考。
   


   
   我要阐明的是:1)新闻报导只有真实与虚假,报导者的态度可能有尽心不尽心,水平有到没到;2)人权和民主和宪政是来自天命呢,还是来自提倡?3)政党的本能就是攻击,并从攻击中求得整体公平,共产党领导层恐惧攻击证明他们的个人智慧达不到政党所需的水平;4)根本就没有什么“马克思主义报道观”,有的只是人命是天赋还是主义赋?5)用更新记者证来敦促记者“合格”,是不是最高最活的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是马主义的还是秦始皇主义的最新发展?答曰:爷俩比东东,都一样!证明了共产党是以侵犯为理念的黑社会组织,贯彻的是绑架政治。
   
   
   1)新闻报导只有真实与虚假,报导者的态度可能有尽心不尽心,水平有高有低。
   
   新闻是一种文体,包括消息、通讯、动态、简评、采访、特写或速写。从这些体裁上便可看出,新闻应有社会价值。所以要“新”,即要及时;事件要准确(真实不含糊)要有起因、发展经过、最终结果;事件要具有较普遍的社会意义。所以新闻只应求真实避造假。报导者呢?有态度上的尽心与不够尽心,水平上有到不到。这是报导者的内在修身问题。除此再无别的。新闻无正负,也没有正确与错误,新闻也无党性,只有从人出发以人为归宿。只要你把事件的原因逼真地追踪出来,严格地把演变与发展的过程描述出来,把后果显露,这就够了,它的意义就全在其中:只要真,就必善,(不官那事件是建设性还是破坏性,涉及的是百姓,还是官员,或最高层的官员)只要真实,就有解,就必获公众认可,就有促使人自我反观的功能。否则怎么能有全人类一口同声的真、善、美呢?
   
   
   绝对没有负面新闻,只要真实报导,就不产生负能量!
   
   
   共产党所以能造出“正面与负面报导”,能造出“正能量与负能量”,是因它不是从类标准为出发,而是以自身利害为出发。难道共产党不是人类成员?若是它就是一个部分,而类是整体;若是它就是中华民族里的一个小撮,而中华民族是全体。它又有什么理由不以自己的类为一切合法性的根据?可共党只是人类的一个极小的局部,谁给共产党局部>全局的权力?谁给共产党部分∈整体的权力?都没有!那是它自封的。
   
   2)人权和民主和宪政是来自天命呢,还是来自提倡?
   
   2)所谓人权,就是公共联系下的公民的人格独立性:人的资格只能问:公民或人类成员是天的还是什么主义、制度的造物?如果承认人是天(自然律)的造物,那就得承认人的资格是天的授予,不是主观诉求,因而全类无差别。人的资格是天赋而非党给,党有什么权力从天那(即与大自然的怀抱)里夺走人的只服从天律的权利?人权是先验的天命的。人是自然的造物,人就有充分理由说:在自然律之外,对任何外力的塑造企图都有严正拒绝的权利。任何权威都不得在自然的赐予外别有染指。大自然给了人些什么,人就有完全的权利来实现什么,享用什么,体现什么!这不是任何政党该干涉的!凭什么不许记者报导人权?哪个天,哪个自然律给了习近平、刘云山拒绝报导人权的授权?共产党“拒绝人权报导”也总需交待一个出处吧?这个出处在哪里,是什么?习近平的出处是习仲勋先生和齐心女士,刘云山的出处我们不得知,但可以肯定:他的出处也是一位老先生和一位老女士,基于此,他们两人有义务为“拒绝人权报导”找出一个可直观的、说得通的理由。否则他们两个人就是恶霸、无赖,党棍、绑匪,就是在绑票,那些正被“再教育”的记者就是他们绑的票。不发合格证就是他们要的赎金。泵来这共产主义的伟大理想就是靠绑票来治国呀!这耳近平是绑匪之首呀!
   
   
   所谓民主,就是我在世界上往下活,我的生命当然由我来作主,难道这不是自然规律的正当防卫吗?人用什么来主?答曰:用意志。可降生之时人并无意志!习近平有吗?刘云山有吗?都无!是什么力量让人有了意志的呢?不还是那无所不在,无所不能的自然神吗?是习近平还是刘云山能抗拒意志的形成?都不能!既然没人能抗拒意志的形成,又怎么设想禁止意志的自由表达?我来捉醒习近平、刘云山,人的意志只是人的物质性的一定机能,物质能无性吗?既是物之性又怎能设想不让物表现性呢?你们俩不只是坏、恶,更严重的是愚昧无知,而且冥顽不教!
   
   
   何为宪政,所谓宪,就是不得有例外,宪政即全体成员在法律面前没一人例外的政治。所谓君主立宪,即君主在宪外,享受特别权利的政治。至于宪政实不实用中国,这不是可见仁见知的问题,它说的是人是天然还是人然之物,若是天然的,那么其先验之性则无一例外,宪政只是在人的世界里对天力(自然力)做了承认并遵守之。即既然天是按照无例外的原则造人的,那么在人力造成的主观联系的世界里也没有理由不守天规,不遵自然之律。凭什么不让提倡不准争取?宪呢?只有一个解释:即共产党是建立在特权、特利上的,是坏蛋!如果共党不是好蛋为什么不履行常人之则和自然之律呢?
   
   至此,我们证明了所谓宪政,就是人造的政治钦域应天规即自然之律。不是自然律来遵守党性。灭党性回天律是社会健康的不二法门。宪政就是不要特权的政治。宪政就是出自自然之律,合乎自然之律的政治。
(2013/10/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