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赵华光文集
[主页]->[诗歌]->[赵华光文集]->[依然唤您做母亲]
赵华光文集
·黎明的距离(10)
·盲鱼日记(十三)
·
·日全食
·写给生日
·罚 酒
·老 母
·爸爸,他们打我
·黎明的距离(8)
·黎明的距离(1)
·黎明的距离(6)
·楚 调
·黎明的距离(5)
·烟 花
·陨 石
·再生之日
·春 寒
·独 舞
·发 现
·甘 苦
·狗日的兽头
·时 尚
·书柜
·诗的华光
·遥远的肉鳍鱼
·家丑(一)
·烟雨三月
·盲鱼日记(一).
·盲鱼日记.二
·盲鱼日记.三
·盲鱼日记.四
·盲鱼日记.五
·盲鱼日记.六
·盲鱼曰记.九
·盲鱼日记.十
·盲鱼日记.十一
·盲鱼日记.十二
·盲鱼日记 十四
·盲鱼日记{十四}
·老照片〔一).幺婆
·老照片〔二〕春树死了
·老照片(三).苦楝树.老井.春香
·老照片(四).墙缝
·老照片(五).国红
·老照片(六)江爹
·老照片(七)1971年的大粪
·老照片(八)老 墙
·油菜花开
·煤碳客
·老邱
·
·阳光
·路过步行街
·从袁崇焕将军墓园出来
·大刀向鬼子头上砍去〔一〕.
·5.12.我胸口的颠覆
·最后一课
·冷茶
·
·墓门开了
·月亮湖
·依然唤您做母亲
·盆景树
·
·俑(1)
·我还活着
·我还活着
·俑(2)
·雾都
·
·香樟树
·云之南(一)
·传说中的河流
·传说中的河流
·云之南(二)__写给张家福老人
·云之南(三)
·秋之面临
·别再见
·黄河夜渡
·血腥12.13
·苍白
·白水
·我是船
·和兰花在一起
·三月的眼泪
·清明日写给CH
·雪花落
·雪地
·礼物
·如果可以
·感动
·
·雨里风筝
·天安门广场畅想曲
·天安门广场畅想曲
·车子
·挂甲屯夜宴(一)
·挂甲屯夜宴(二)
·挂甲屯夜宴(三)
·在我身边就好
·异度空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依然唤您做母亲

    ---为九十三师将士而作
   
   
   赵发光
   


   
   (一)
    记得出征前,我接过父亲
   递给的草鞋,我说
   回家吧,父亲
   等赶走了强盗,儿就回
   回来后 我就在房前屋后
   种上茶 种上竹
   种上桃花 种上李
   父亲 您就在院子里
   品着茶 看桃花灿烂 看竹叶青翠
   
   
    记得出征前,我接过母亲
   递给的针线,我说
   回家吧,妈妈
   等赶走了强盗,儿就回
   回来后 我就用您的针线
   缝补祖国山河的破碎
   
   
   记得出征前,我接过妹妹的留连
   我说 回家吧,妹妹
   等赶走了强盗,哥就回
   回来后我就用勋章
   为你置办嫁衣
   
   
   记得出征前,我接过弟弟的顽皮
   我说 回家吧,老弟
   等赶走了强盗,哥就回
   回来后,你就安心读书
   放下放牛绳 拿起笔
   ……
   
   
    可是,可是啊!
   我刚刚挖出松沪炮台留下的弹片
   我刚刚抚平台儿庄里
   东洋妖刀的疤痕
   我刚刚擦去长沙之战的硝烟
   一颗阴冷的子弹
   从背后 击中了我的心窝
   
   
   祖国啊!我不明白
   我们赶走了强盗
   谁在背后堵住了
   儿女们回家的路?!
   .
   
   (二)
    六十多年啊!
   六十多个寒来暑往
   我灵魂的脚掌
    穿着父亲编织的草鞋
   踏遍了西南丛林的艰辛
   多少次我在梦中回家
   走近那扇红色的大门
   我甚至清楚地听见
   庭院深处 曾经的强盗
   于高堂之上推杯换盏
   
   
   六十多年啊!
   六十多个春夏秋冬
   我颤抖的心
   捧着母亲给我的针线
   缝补我伤痕累累的心灵
   六十多年的朝思暮想
   我用妹妹深深的眷念
   在西南亚洲的密林
   给我的心 取暖驱蚊
   六十多年的拳拳之心
   我用弟弟当年的纯真
   
   
    憧憬着有一天
   能够跪倒在娘亲的坟前
   ……
   
   
   可是 可是啊!
   我无数次地从梦中回来
   祖国啊!
   我只能远远看见
   你紧闭的门扉
   鲜血淋漓冰封雪埋
   
   
   (三)
    于是 我们用尊严的子弹
   赶走了从四面八方袭来的野兽
   告诉它们
   我们不是弃儿
   
   
    我们更不是侵略者
   我们有家!
    我们的家园
   在人之初性本善的方格里
    我们的家园
    在忠孝礼义的殿堂上
   
   
   于是 我们用双手
   刨开密林阴腐的土地
   我们种上蒜 种上红红的辣椒
   种上滴血的花瓣
   种上拔节的凤尾竹
   
   
   于是 我们用信念之刀
   在岩石上写下点横撇捺
   写下炎黄
   写下唐宋
   写下中国
   
   
   我们种茶
   我们用滚烫的泪水
   冲开苦涩的乡思
   我们做米线
   我们用洁白绵长的恋歌
   填饱痛苦的肠胃
   我们熬辣椒油
   我们用血一样殷红火热的汁液
   告诉子孙后代
   我们的家在东方
   在彩云之南
   在中国!
   
   
   (四)
    我要回家!
    回家!
    六十多年
    我们习惯流血!
    我们是战士
    我们宁可流血
    我们拒绝眼泪
    可是 六十多年啊
    我们的热泪早已汇成江河
    而载满乡愁的船啊
    却总是无岸可泊!
   
   
   
    今天 在他乡的原野
    我们变成了高高的棕糖树
    六十余年痴痴的守望
    六十余年苦苦的翘首
    我们只有将根
    深埋于泥土
    在这掺满了将士鲜血的深处
    我们的根越扎越紧
    我们写满沧桑的躯体
    怀揣着甜蜜之心
    踮起脚跟
    眺望东方
   
   
    祖国啊!
    虽然我们相隔着
    六十余年的岁月高墙
    可我依然唤您做亲娘
    只是 你要告诉我
    我们赶走了强盗
    是谁?
    谁!
    不让我们
    回家乡!
   
   
   2011年6月12日零时9分
    于曼谷
(2013/06/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