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中国领导人的传记为啥由外国人写?]
杨恒均之[百日谈]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三:劳动合同法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四:母亲,你在哪里?
2009年评论、杂文、随笔
·我的2008:你的问题与我的回答、还有我感激的心
·新年的梦想
·春节期间的文艺节目不应过多渲染军警
·春节,一个悲伤的节日…… 
·纪念梁羽生:天堂里也有很多、很多你的读者
·这个春节里最有爱的一天
·为什么不给每一位中国人发一台电脑?
·消费爱国,请领导们先上!
·户籍制度改革不只是为了“有才能”的精英
·五百炮弹,打翻商船,维护主权,击沉人权!
·“躲猫猫”录像带比总统的录音带更需要保密?
·美国不干涉中国人权了,我们自己干涉吧!
·中美互揭人权缺陷,有利两国民众改善人权 
·让互联网成为言论自由的试验场
·中国为什么没有鹰派人物?
·这篇博文还没有想好标题 
·国人出游时的陋习与中国文化无关!
·她逃离疯人院,他刚刚走出监狱
·乌鲁木齐市委书记,其实你不懂老百姓的心!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翻过无形的墙去了解中国、世界和我们自己
·我和负责扫黄的领导一起看色情录像…… 
·最近我为啥有点左?
·让每一篇时评都带来一片希望
·设立红灯区与废除劳动合同法
·卖鹅蛋的婆婆说,美国人都要饭去了…… 
·总统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
·有一种“愚昧”让我看到希望
·杨恒均:好莱坞电影是如何在全球推销美国的?
·清明印象:这里,我们曾经来过…… 
·我该如何向儿子介绍一个真实的中国?
·全民医保会不会让我们“国破人亡”? 
·4月18日是我们的生日!
·人权、行动、计划之感想、联想和遐想
·莎朗斯通道歉了,成龙怎么办?
·海归儿子眼中最酷的中国人…… 
·西方教育让我儿子失去了“理想”
·九十年的变与不变,五四的希望与失望
·温总理为啥愿意与匿名网友对话?
·我爱真理,也爱我的老师
·奥巴马和马英九策划对付中国的“阴谋”? 
·带你参观我为地震受难者建造的纪念馆
·杭州不安全,澳洲也不一定安全!
·我们今天需要什么样的启蒙?
·我为邓玉娇辩护——谢谢你用修脚刀启蒙了我!
·从“广场”到“法庭”的捷径是互联网
·戴上博士帽,我就是知识分子了吗?
·你是不是间谍?
·当国歌响起来…… 
·每一滴血,都是热的!
·是谁下令开枪的、到底杀了多少人?
·在柏林大屠杀纪念馆思考人性与制度
·我们需要家长,但不需要大家长!
·美苏间谍战给我们的启示
·在欧洲感受普适价值观
·改变游戏规则,许宗衡也许还能当深圳市长
·绿坝为花季护航,谁为公民的隐私护航?
·中国再也不需要时评了! 
·在德国波恩碰上一起“群体事件”
·29岁当市长没错,质疑29岁当市长也没错
·冲不破黑白边界的麦克尔越过了生死界
·对互联网上的谣言、暴力和混乱的一点看法
·躺在儿童医院的孩子们是如何受伤的?
·暴君给我们留下了如此丰富的精神遗产?
·人民军队要为旅游社的信用保驾护航?
·行走在消失的土地上
·七月七日,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世界上还有很多墙需要推倒……
·从欧洲的两个案子看他们如何清算前朝官员
·本次列车终点站:奥斯威辛
·谁在隐瞒50多位学生死亡的真相?
·大陆富人应该“包养”大学楼而不是大学生
·失言的奥巴马与被忽视的北朝鲜民众
·苏联东欧转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一个博客写作者的理想是什么?
·改革开放三十年:从致富光荣到仇富有理
·从克林顿访朝看老干部发挥余热
·美国是靠什么度过难关的?
·赖昌星,祖国妈妈喊你回家吃饭
·海外华人比我们更爱国吗?
·留学澳洲的富家子是不是坏孩子?
·以和谐的心推动中国进步
·马英九、陈水扁是如何应对灾难和错误的?
·如何让热比娅、达赖在国际上寸步难行?
·一夜变天的日本能否维持稳定?
·我为啥活得像一名罪犯?
·民主价值观与民主制度之关系
·奥巴马总统竟然无权对中小学生演讲?
·吴敦义尝到了“民主发展太快”的甜头
·我为啥不批评毛泽东的崇拜者?
·60周年之:少拆一点,多建一些
·60周年之: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建国”
·60周年之:谁是共和国的敌人?
·60周年之:我们有幸见证无与伦比的时代
·60周年之:那满满一火车的鸡蛋到哪里去了?
·60周年之:党内民主呼唤有良知的党员站出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领导人的传记为啥由外国人写?

   看到新闻说美国著名汉学家傅高义长达800页的《邓小平时代》即将在中国大陆出版,我想起了一件事。大约一年半前,一个月内先后有北京的一家出版社与另一个相关出版单位找到我,都希望我能够介绍几位外国作家与他们认识,当然最好是汉学家。如果条件符合他们要求,他们可以委托我先同这些外国作家谈一下意向,摸摸底。如果双方都有意愿,就由出版社出面谈条件、签合同,由我协同他们跟进外国作家,完成这本书。这本书,就是最高领导人的传记。
   
   
   
   我带着情绪提出了几个名单,但最后发现不是太右就是太左,或者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选来选去就是不太满意。有两位说,写最高领导人的传记,至少得四、五年时间收集资料。一位说,有限制就不写。出版社等方面的意思很明确,一定要在最高领导人在一年半后退下来时出版(2013年3月后),这个时间不仅仅是商业需要,更是政治要求。而且,希望传记能够全面、公正、客观,既不肉麻地拍马屁,又不过红线。计划先在海外出版,随即引进到大陆。


   
   
   
   我之所以说自己“带着情绪”,是因为我几乎看过所有外国人写的中国最高领导人的传记,我不认为他们能写好,更不一定能写深。再说,胡温这代领导人,正好是我关心政治的十年,如果由我来写,恐怕比任何外国人都不会差吧?
   
   
   
   我问,为什么不找中国作家写?或者组一个写作班子?出版社回答:中国人写的根本不考虑。不是通不过审查,而是根本不会拿去审查。外国作家的名气并不用太大,但一定要是外国人。写好的传记可以由你过目,提出修改建议,然后我们出版社再提供意见。不直接参与写作,但务必保证作者弄出的东西能够出版。要避免写出来后无法在大陆出版,否则前期的投入就白费了。
   
   
   
   我说,汉学家我几乎都认识,稍微有点想法的连中国都进不来;而那些拍马屁的,写出来的东西,恐怕会让咱领导人在历史上的地位不升反降。最后,我试着问,要不这样,我找一些持外国护照的华人写,这批人可不在少数,或者我和他们一起写,写好后不要落我的名字就行了。我的想法是,这种传记影响大,如果能够介入一些,注入一些好的理念,强调领导人真正的优点,总归是一件善事,至于介入此事使我个人的“品德”受损,也就不计较了。总比交给那些御用文人搞出来的要有益点吧?
   
   
   
   出版社却斩钉截铁地说,不行,要外国人写才行。由华人写本来应该更全面,我们也好在写作中随时提出一些修改意见,但问题是你们不是“外国人”,即便到时取个外国名字,但写最高领导人传记的作者,肯定需要贴出照片的。到时就露馅了。
   
   
   
   作为作家,我感到屈辱,作为中国人,我感到很屈辱。但这是事实啊,看看从毛泽东到江泽民再到邓小平,能够在国内出版并大卖的传记作品,哪一本不是蓝眼睛大鼻子的外国人写的?是这些外国人写的好?还是他们了解得更多?又或者他们在中国人中更有“公信力”?真不知道历史会如何记录我们这个时代。很久很久以后,也许后人会说,那个时代的中国,竟然没有传记作家?或者他们会像我们说起清朝时所有的那种口气质问:为什么连写领导人的传记,都要挟洋自重?充满洋奴哲学捏?
   
   
   
   中国相关部门当然也有组织过给领导人写传记的,但效果实在不贾,大多进行到一半就叫停了。后来兴起了领导人的子女为自己的父亲(母亲)写传记,洋洋洒洒厚厚的一大本,但可想而知,“王婆卖瓜,自卖自夸”。我看过几位将军的孩子写自己父亲的传记,如果稍不留意,还以为是看耶稣基督或者人家民主领袖华盛顿的传记呢。
   
   
   
   中国人给领导人写“传记”也是有的,不过都只能在海外出版。由于中国政府不鼓励领导人写自传,也严格限制国内出版与媒体业界涉足此领域,反而给了海外一些政治势力与利益集团以可乘之机。你不能出版,你不披露领导人的生平事迹,你不许领导人谈一下想法、写出他们的思想,别有用心的人就在海外大书特书,造谣生事的有之,错漏百出的更多,有些有政治目的,有些只为了图利赚钱。大家不妨到海外尤其是港台的书店、报摊去瞅一眼,几乎中国所有领导人的“传记”与“评传”都能够找到,五花八门,且都放在最显眼的位置。
   
   
   
   出现这种情况并不难理解,因为市场有需求,因为海外读者想了解中国的党和政府领导人,因为海外政治机构与媒体也希望有这类书上市,补充他们的资料库。当然,更重要的还是中国人想知道自己的领导人到底是个什么人,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港台的这类书百分之九十都是自由行到香港的大陆人买走了。
   
   
   
   由于相关规定,国内出版界在出版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传记与自传时束手束脚,相对来讲,国内对于翻译作品限制就不那么严了,且有些话从洋人口里说出来,我们听着舒坦;由自己人口中说出来,就是讽刺,怎么听怎么不顺耳。于是我们看到,堂堂14亿人口的大国,领导人的传记竟然都是外国人写的。
   
   
   
   言论与出版自由,早就是我们自己那本宪法里赋予公民的权利,现在为啥只有外国人有这样的权力?如果能够在党和国家领导人传记的出版方面打破成规,与时俱进,我也许不用抱着这本厚达800页的《邓小平时代》阅读了整整一个星期。
   
   
   
   实话实说,这本书出自一位外国人之手,还算全面,且错误并不太多,值得肯定;但就拿这本传记的资料收集、文字整理与观点来说,我认识的中国学者与作家中,至少就有一百位可以写出比这本更全面与深刻的邓小平传记。可是,不幸的是,他们都生在中国。
   
   
   
   杨恒均 2013年2月19日 耶路撒冷
   
   中国领导人的传记为啥由外国人写?

   
   这次参加信孚流动大学堂活动,来到约旦、以色列参观考察与交流,随身带了几本书。其中一本是港版的《邓小平时代》。由于这本传记马上要在大陆出版,且被炒得炙手可热,我答应随行的团友,一个星期内在飞机与车上读完这本书,然后向大家汇报书的主要内容与看点。好在这书很浅显,相当于高中生读物,我已经看得差不多了。
   
   中国领导人的传记为啥由外国人写?

   
   耶路撒冷老城
   
   中国领导人的传记为啥由外国人写?

(2013/06/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