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我向侯佳进忠言 ]
毕汝谐文集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零三至一百零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 零九 至一百一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一十五至一百二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二十一至一百二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二十 七至一百三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三十三至一百三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三十九至一百四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五十七至一百六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四十五至一百五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毛泽东嘎拉哈诗篇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五十七至一百六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六十三至一百六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六十九至一百七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七十五至一百八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八十一至一百八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八十七至一百九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九十三至一百九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九十九至二百零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零五至二百一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一十一至二百一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一十七至二百二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二十三至二百二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二十九至二百三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三十五至二百四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四十一至二百四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鼠辈之二百四十七至二百五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五十三至二百五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五十九至二百六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六十五至二百七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七十一至二百七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至二百七十七至二百八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八十三至二百八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八十九至二百九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九十五至三百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一至三百零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七至三百一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七至三百一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一十三至三百一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一十九至三百二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二十五至三百三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三十一至三百三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三十七至三百四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四十三至三百四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四十九至三百五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五十五至三百六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六十一至三百六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六十七至三百七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七十三至三百七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七十九至三百八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八十五至三百九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九十一至三百九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九十七至四百零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零三至四百零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零九至四百一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一十五至四百二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二十一至 四百二十六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 四百二十七至四百三十二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三十三至四百三十八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三十九至四百四十四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四十五至四百五十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天生胆小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五十一至四百五十六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五十七至四百六十二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六十三至四百六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六十九至四百七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七十五至四百八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八十一至四百八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八十七至四百九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夫妻扳手腕,中国必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九十三至四百九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九十九至五百零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零五至五百一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一十一至五百一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一十七至五百二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二十三至五百二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二十九至五百三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三十五至五百四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有点嫩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四十一 至五百四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四十七至五百五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当年,我对王炳章博士酒后吐真言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五十三至五百五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致函某要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五十九至五百六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五十九至五百六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六十五至五百七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六十五至五百七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俄靠拢 断难长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腐败的解放军能不能打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是不可救药的流氓无产者!
·漫议香港的历史及未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父亲节的思念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父亲节感言 毕汝谐(纽约作家)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七十一至五百七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七十七至五百八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八十三至五百八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八十九至五百九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杆之五百九十五至六百(终)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二暨回击黄花岗之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三至之八暨回击黄花岗之二之三 毕汝谐(纽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九至之十四暨回击黄花岗之四之五 毕汝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向侯佳进忠言

   
   我向侯佳进忠言 毕汝谐(纽约作家)
   刘醇逸竞选纽约市长团队财务主管侯佳被陪审团裁定三项重罪成立,面临最高45年刑期;我沉思良久,心情黯然。
   二十多年前,我和侯佳之父侯健利都是两手空空的穷光蛋,同在曼哈顿中城一家名为“蓝宝石”的中国餐馆送外卖;每天风里来雨里去,骑着破旧自行车穿梭于车流人海......
   那时候,侯佳是一名远在北京的女婴,终日被侯健利挂在嘴边;我曾经问他是否为有女无儿感到遗憾,侯健利斩钉截铁地道:“我的女儿肯定比儿子强!”


   此言不虚——近年来,侯佳活跃于各种政治选举场所,从普通义工晋升为刘醇逸竞选纽约市长团队财务主管;然天有不测风云,去年三月,侯佳被联邦调查局(FBI)逮捕的消息震惊纽约(华文报纸头版头条刊出,连具有世界影响的“纽约时报”也显著报导);令人扼腕叹息!
   
   后来,侯健利对报界说要通过美国司法制度为侯佳讨回清白,我苦笑不已:这种全纽约瞩目的重大案件,联邦检方志在必得,他们根本输不起!而你们以中国式的道理对抗美国式的法理,必输无疑!识时务者为俊杰,早早放弃庭审,与联邦检方达成认罪协议(就像后来前纽约州议员孟广瑞那样;孟广瑞咬牙坚持到女儿孟昭文当选国会议员方才认罪,而孟昭文先是声称与父亲
    互不搭界,胜选后则现身法院,以新科国会议员的显赫身份向法官求情,使孟广瑞仅仅坐牢一个月了事!--政客不厌诈!孟氏父女真正是呱呱叫的老江湖!也是你们侯氏父女学习的好榜样!),才是明智之举......奈交浅言深,难以启齿!
   定罪后,侯佳在个人博客上自白:“不哭、不认罪、也不会被打败!”
   
   请恕我倚老卖老,向侯佳进忠言:
   
   傻孩子,你怎么这样痴!你才26岁,恋爱、婚姻、生育......多少美好的人生蓝图有待实现!傻孩子,你有什么实力和后台,敢与美国联邦政府(你称之为“原告方”)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行政力量叫板?!你真是不知天高地厚!须知,资产阶级阶级专政的铁拳,也像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一样可怕! 联邦监狱乃是降龙伏虎之地(巴拿马前总统诺列加、黑手党教父高蒂等等惊世枭雄皆乖乖就范!),你所谓的“内心的强大”,在里面撑不了几日就会冰消雪融!
   
   今年9月20日,联邦法官将宣布你的刑期;上述这些话(白纸黑字,铁证如山!)将授检察官以柄,证明你毫无悔罪之意,从而要求从重量刑!你的每一句硬话、赌气话、小孩子话,都将成为9月20日的呈堂证据,都将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独立的、不偏不倚的陪审团(他们是一群与你素不相识、无冤无仇的普通老百姓!)作出有罪裁决后,你已不复是良民侯佳,而是联邦罪犯侯佳了!欲逃脱牢狱之灾,只有上、中、下三策---
   上策是请求奥巴马总统给予特赦,就像当年福特总统特赦尼克松一样;
   中策是潜离美国,逃之夭夭(技术上的难度很大,估计没有蛇头敢接这担生意!如果有其它强大的行政力量支持你们,则另当别论!)!联邦检方将发出没有法律追究时效限制的终生通缉令!你只能在某一个与美国没有签定引渡协定的国家度过余生;
   下策是自行了断,这是亲痛仇快的下下之策!去年,前圣约翰大学副校长章曙彤女士于庭审后自缢;法官称之为“莎士比亚式的悲剧”,而检察官们弹冠相庆,拥抱欢呼!
   
   如果这三条路都行不通,你就要放下身段,从实际出发,将未来苦难减至最小,争取最短的刑期!
   
   
   
   当年,侯健利曾经对我说:“你有很多缺点、毛病;对此,你父母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话不中听,却是金玉良言!
   如今,我要以同样的逆耳忠言回奉侯健利夫妇:“纽约政坛之水深火热、之杀机重重、之冷酷无情、之翻云覆雨(令千金为之鞍前马后竭诚效忠、为之招惹官非身败名裂的那位政客,在记者会上,轻描淡写地说他“很难过”、说侯佳是“好人”;That's all!而今而后,,他绝对不会向侯佳伸出援助之手!我真为令千金感到不值!),路人皆知!岂是一个“没经验,不知怎样保护自己(这是令千金对自己的评判)”的女孩子宜于染指?!令千金趟纽约政坛的浑水,你们作父母的,不劝之阻之,反而推之励之,宛如纵小白兔夜入黑森林,后果可想而知!人在矮檐下,,怎敢不低头!此时此刻,我建议你们学习邓公当年书面保证“对文化革命永不翻案”的政治韬略,以屈求伸,放弃阿Q精神、鸵鸟心态、唐吉呵德干劲,发动亲朋好友,给联邦法官写求情信,最大限度地展示令千金优良的一面;而令千金则诚挚地最好是声泪俱下地表示悔过,求得宽大量刑!切不可逞一时之痛快,遗终生之大害!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说句大白话:少蹲一天就是少蹲两个半晌!"
(2013/05/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