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近代考古之發現,證明聖經是上帝所啟示的話 zt]
李芳敏144000
·11他以黑暗作他的隱密處,他以濃黑的水氣,就是天空的密雲,作他四周的帷帳
·12密雲、冰雹與火炭,從他面前的光輝經過。
·13耶和華在天上打雷,至高者發出聲音,發出冰雹和火炭。
·14他射出箭來,使它們四散;他連連發出閃電,使它們混亂。
·15耶和華斥責一發,你鼻孔的氣一出,海底就出現,大地的根基也顯露。
·16他從高處伸手抓住我,把我從大水中拉上來。
·17他救我脫離我的強敵,脫離那些恨我的人,因為他們比我強盛。
·18在我遭難的日子,他們來攻擊我,但耶和華是我的支持。
·18在我遭難的日子,他們來攻擊我,但耶和華是我的支持。
·19他又領我出去,到那寬闊之地;他搭救我,因為他喜悅我。
·30這位神,他的道路是完全的;耶和華的話是煉淨的;凡是投靠他的,他都作他
·21因為我謹守了耶和華的道,未曾作惡離開我的神。
·20耶和華按著我的公義報答我,照著我手中的清潔回報我。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3我在他面前作完全的人,我也謹慎自己,脫離我的罪孽。
·22因為他的一切典章常擺在我面前,他的律例,我未曾丟棄。
·24所以耶和華按著我的公義,照著我在他眼前手中的清潔回報我。
·25對慈愛的人,你顯出你的慈愛;對完全的人,你顯出你的完全;
·26對清潔的人,你顯出你的清潔;對狡詐的人,你顯出你的機巧。
·27謙卑的人,你要拯救;高傲的眼睛,你要貶低。
·8濃煙從他的鼻孔往上冒,烈火從他的口中噴出來,連炭也燒著了。
·28耶和華啊!你點亮了我的燈;我的神照明了我的黑暗。
·29藉著你,我攻破敵軍;靠著我的神,我跳過牆垣。
·31除了耶和華,誰是神呢?除了我們的 神,誰是磐石呢?
·31除了耶和華,誰是神呢?除了我們的神,誰是磐石呢?
·32他是那位以能力給我束腰的神,他使我的道路完全。
·33他使我的腳像母鹿的蹄,又使我站穩在高處。
·34他教導我的手怎樣作戰,又使我的手臂可以拉開銅弓。
·35你把你救恩的盾牌賜給我,你的右手扶持我,你的溫柔使我昌大。
·36你使我腳底下的路徑寬闊,我的兩膝沒有動搖。
·37我追趕仇敵,把他們追上;不消滅他們,我必不歸回。
·38我重創他們,使他們不能起來;他們都倒在我的腳下。
·39你以能力給我束腰,使我能夠作戰;你又使那些起來攻擊我的人都屈服在我的
·40你使我的仇敵在我面前轉背逃跑,使我可以殲滅恨我的人。
·41他們呼叫,卻沒有人拯救;就算向耶和華呼求,他也不答應他們。
·42我搗碎他們,像風前的塵土,我傾倒他們,像街上的爛泥。
·43你救我脫離了人民的爭競,你立我作列國的元首;我不認識的人民要服事我
·44他們一聽見,就服從我;外族人都向我假意歸順。
·45外族人大勢已去,戰戰兢兢地從他們的要塞走出來。Psal
·46耶和華是永活的,我的磐石是應當稱頌的,拯救我的 神是應當被尊為至高的
·47他是那位為我伸冤的神,他使萬民服在我的腳下。
·48他救我脫離我的仇敵。你還把我高舉起來,高過那些起來攻擊我的人,又救我
·49因此,耶和華啊!我要在列國中稱讚你,歌頌你的名。
·50耶和華賜極大的救恩給他所立的王,又向他的受膏者施慈愛,就是向大衛和他
·1諸天述說神的榮耀,穹蒼傳揚他的作為。
·2天天發出言語,夜夜傳出知識。
·3沒有話語,沒有言詞,人也聽不到它們的聲音。
·4它們的聲音傳遍全地,它們的言語傳到地極,神在它們中間為太陽安設帳幕。
·5太陽如同新郎出洞房,又像勇士歡歡喜喜地跑路。
·6它從天的這邊出來,繞行到天的那邊;沒有甚麼可以隱藏,得不到它的溫暖。
·7耶和華的律法是完全的,能使人心甦醒;耶和華的法度是堅定的,能使愚人有
·8耶和華的訓詞是正直的,能使人心快樂;耶和華的命令是清潔的,能使人的眼
·9耶和華的話語是潔淨的,能堅立到永遠;耶和華的典章是真實的,完全公義;
·10都比金子寶貴,比大量的精金更寶貴;比蜜甘甜,比蜂房滴下來的蜜更甘甜;
·11並且你的僕人也藉著這些得到警戒,謹守這些就得著大賞賜。
·12誰能知道自己的錯誤呢?求你赦免我隱而未現的過失。
·13求你攔阻你僕人,不犯任意妄為的罪,不許它們轄制我;我才可以完全,不犯
·14耶和華我的磐石、我的救贖主啊!願我口中的言語、心裡的意念,都在你面前
·1願耶和華在你遭難的日子應允你,願雅各的 神的名保護你。
·2願他從聖所幫助你,從錫安扶持你。
·3願他記念你的一切素祭,悅納你的燔祭。
·4願他照著你的心願賞賜你,實現你的一切計劃。
·5我們要因你的勝利歡呼,因我們神的名高舉旗幟;願耶和華實現你所求的一切
·6現在我確知,耶和華拯救自己的受膏者;他必從他的聖天上應允他,用自己右
·7有人靠車,有人靠馬。我們卻靠耶和華我們 神的名。
·7有人靠車,有人靠馬。我們卻靠耶和華我們神的名。
·8他們都屈身跌倒,我們卻起來,挺身而立。
·9耶和華啊!求你拯救君王!我們呼求的時候,願你應允我們。
·1耶和華啊!王因你的力量快樂,因你的救恩大大歡呼。
·2他心裡所願的,你賜給了他;他嘴唇所求的,你沒有拒絕。
·3你以美福迎接他,把精金的冠冕戴在他頭上。
·4他向你求壽,你就賜給他,就是長久的日子,直到永遠。
·5他因你的救恩大有榮耀,你又把尊榮和威嚴加給他。
·6你把永遠的福分賜給他,又使他因與你同在的喜樂歡欣。
·7王倚靠耶和華,靠著至高者的慈愛,他必不至動搖。Psalm 21
·8你的手要搜出你所有的仇敵,你的右手必搜出那些恨你的人。
·9你出現的時候,就要使他們像熾熱的火爐;耶和華必在他的震怒中吞滅他們,
·10你必從地上除滅他們的子孫,從人間除滅他們的後裔。
·11雖然他們定下惡計害你,他們所設的陰謀卻不能成功。
·12你的箭扣上弦,對準他們的臉的時候,他們必轉身而逃。
·13耶和華啊!願你因自己的能力被尊崇,好讓我們歌唱,頌讚你的大能。
·13耶和華啊!願你因自己的能力被尊崇,好讓我們歌唱,頌讚你的大能。
·1我的神!我的神!你為甚麼離棄我?為甚麼遠離不救我,不聽我呻吟的話呢?
·2我的神啊!我日間呼求,你不應允;在晚上我還是不停止。
·3但你是聖潔的,是用以色列的讚美為寶座的。
·4我們的列祖倚靠你,他們倚靠你,你就救他們。
·5他們向你哀求,就得拯救;他們倚靠你,就不失望。
·7看見我的,都嘲笑我;他們撇著嘴,搖著頭,說:
·8「他既然把自己交託耶和華,就讓耶和華搭救他吧!耶和華既然喜悅他,就讓
·9然而,是你使我從母腹中出來的;我在母親的懷裡,你就使我有倚靠的心。
·10我自出母胎,就被交託給你;我一出母腹,你就是我的神。
·11求你不要遠離我,因為災難臨近了,卻沒有人幫助我。
·12有許多公牛圍著我,巴珊強壯的公牛困住了我。
·13他們向我大大地張嘴,像抓撕吼叫的獅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近代考古之發現,證明聖經是上帝所啟示的話 zt


   第十二課:近代考古之發現,證明聖經是上帝所啟示的話 zt
   http://www.answering-islam.org/chinese/topic21-7d/tc-21-7d-12.html
   
   文章

   第十二課:近代考古之發現,證明聖經是上帝所啟示的話
    Email
   分類:聖經是上帝所啟示的話
   發佈於:2011-05-15, 週日
   
   第十二課:近代考古之發現,證明聖經是上帝所啟示的話
   
   舊約聖經共有三十九卷書。在「死海古卷」沒有被發現以前,我們所擁有最完整的舊約聖經抄本,大都屬於在西元五百至九百年左右的作品。舊約的三十九卷希伯來文聖經,真正完成正典鑑定的時間,大約是在主耶穌降世前四百年左右完成。學者們相信,最早的頭五卷舊約聖經(摩西五經)是於西元前一千五百年左右(距今 3500 年)寫成,距全部正典成形大約一千二百年前。原本與抄本的年代距離相當久遠,到底兩者之間有沒有差距?而且乍看之下,舊約方面的抄本文獻,不像新約聖經那麼豐富,直到「死海古卷」被發現,及近代一些考古的研究結果,我們就如甘揚爵士 Sir Kenyon 所說的:「一切的疑問已找到答案,基督徒可以將聖經,不論是新約或是舊約,拿在手上而可以自信的世人說:這是創造者上帝,啟示給人類唯一正典的話語」。過去許多人都有個疑問:「今天所流傳的舊約聖經,與原本的經卷,究竟有多少的差別」。意思是,這些舊約經卷被重復抄寫這麼多次,它有沒有誤差或抄錯的可能?若有,那些誤差有多大?後來,由所發現的死海古卷,考古學家找到了非常有力的答案。
   
   什麼是死海古卷?
   
   死海古卷乃是由約四萬個經卷的碎片所組成,這些碎片拼湊成五百份大小的經卷。它被發現的經過也算是個精彩的故事。在 1947 年,三月間,有個亞拉伯牧童名叫莫罕莫德,他出外找尋一隻迷草。為了試試羊是不是掉入山崖的一個洞穴裡,他用一塊石頭擲入崖洞裡,此洞穴距離耶利哥城之南,約有八哩之遠。出乎意料之外,他聽見石子打破瓦器的聲音。他好奇的爬入洞穴內,發現洞穴地面上擺放幾個大瓦罐,裡面藏有許多皮質的經卷,全用棉布包裹保存。因為,瓦罐有妥善密封的原點,這些經卷後來證實已有約兩千年的時間(約在西元 68 年左右存入此地)。這些死海古卷,其中有五卷被耶路撒冷城中,屬敘利亞東正教修道院中的紅衣主教所收購,另外三卷則由該地希伯來大學的薩肯尼教授所收購。這些古卷初被發現時,新聞界對此不是馬上知道。
   
   1947 年十一月間,在薩肯尼教授看過樣版,在完成收購的前兩日,他在自己的曰記中如此寫道:「這很可能的巴勒斯坦一帶,近期最大的發現,恐怕是我們從未敢期待過的大發現」。然而這樣大的發現,在當時並不是馬上就被當事人公開發表。一直要到 1948 年二月,耶路撒冷城那東正教紅衣主教,因不識希伯來文,最後找到耶路撒冷的美國東方學研究學會,查詢有關這經卷的事。當時的代理會長是約翰查偉,他也是位業餘攝影家。他把其中的以賽亞先知書,全部經卷以一段段的方式拍攝下來,沖洗下來後把它寄給美國霍普金斯大學( John Hopkins )的奧布來特教授。奧氏一向被認為是美國考古學中最權威的人士。經過考究後,奧氏在其回信中這樣寫道:「我衷心的恭賀這本世紀最大的發現 … 這是多麼令人難以想像的大發現。此乃最真實的一份舊約經卷,世人可以不必懷疑它的真實性」。奧氏鑑定它的寫成年日在西元前一百年以前。
   
   死海古卷的價值:
   
   二十世紀的人類所能發現最完整又最早的舊約聖經抄本,是出於西元五百至九百年左右的馬所禮人的手筆。我們知道快速精確的印刷技術,是二十世紀初才有的發明。從前的人,想流傳什麼信息,只能用手抄寫。那麼我們怎樣能夠確定於西元 32 年,主耶穌完成了舊約預言,升天以後的手抄本舊約聖經,會不會還精確無誤呢?我們真的要感謝死海古卷的發現了。在幾百份的死海古卷的作品中,有一份非常齊全的書卷是以賽亞先知書,據考古學家的鑑定,那是西元前 125 年以前的作品。其餘的作品約完成於西元前 250- 至西元後 68 年各不等。這死海古卷的發現,所帶來最大的影響力,乃是印證了於西元前 125 年以前所抄寫成的以賽亞先知書,和一千多年以後馬所禮人所抄寫的以賽亞先知書的內容,兩者完全沒有差別與誤差。這證明古代抄寫聖經的文士們的精確性程度,歷經一千少年都沒有差別。
   
   死海古卷中,被學者討論最多的是以賽亞先知書第五十三章。在全章的 166 個字當中,只有十七字有可能性的疑點可以討論。這十七個字中,有十個字由於拼法與今天的有點差別(文字在經過兩千年後可能會出現的正常現象),後證實對全文中的意思沒有影響。餘下的七個字,有四個是文體寫法的改變(古文與現代文的改變),這也對內容的意思沒有影響。其餘的三個字可拼為「光」字,被加在第十一節的經文中,但全文,上下文的意思也沒有影響。這樣看來,經過一千年的時間,重復抄寫又抄寫,全章 166 字當中,只有一個字及一節的經文,可以算是有一點「疑點」的。但有沒有此字,並沒有對該節經文的意思造成任何影響。
   
   另一考古學者布如斯 F.F. BRUCE 說:在當地昆蘭的其它石穴中,我們又發現另一卷不全的以賽亞先知書,為方便,我們稱它為「以賽亞 B 卷」。它若與馬所禮抄本的以賽亞書比較,我們可以說它們兩者間並沒全什麼誤差。
   
   鮑羅斯 Millar Burrows 在「死海古卷」一書中如此說:「舊約聖經歷經了一千多年,不斷重復的抄寫工作,我們發現一千年前的古抄本,與一千年後的抄本的內容,在對照之下,卻無什麼變動,這實在可說是件神蹟。正如我在「死海古卷」這書的首頁所說的;死海古卷被發現,其最重要的價值與供獻,乃是它能印證馬所禮舊約聖經抄本(西元 550-900 年間)的可靠性」。
   
   小結:
   
   反對聖經的人士,尤其第六世紀的回教徒,當被問及他們自稱是符合摩西,及耶穌基督的傳統,為什麼所傳的信息內容,竟與舊約及新約的內容有別時,他們宣稱摩西的律法(舊約聖經)及耶穌基督的福音(新約),已經被後期的人修改過,失去它的真實性。回教徒這樣的指責,除了在過往的歷史一直都沒有辦法提供證據;証明猶太人或基督徒曾作過修改。如今,在死海古卷的發現與鑑定之下,再次證明這些指責是絕對沒有根據的。「死海古卷」同時證明聖經在其流傳越過一,兩千年後,今天的聖經與兩千年前的聖經完全是一樣的。
   
   馬所禮時代的舊約抄本 Massorectic period :
   
   馬所禮人( the Massorectic 這字有「傳統」的意思),他們是猶太人,專門從事編輯,抄寫,校訂,出版,修補聖經的人士。他們出現於西元 5 百至 9 百年間,總部設在猶太地的加利利海附近。他們所編輯,抄寫,校訂出來的舊約聖經,被稱為馬所禮經卷 massorectic text. 馬所禮經卷直到今天,還是被公認為最標準的希伯來舊約聖經。他們的生活與工作態度非常的嚴謹,以極敬虔的心態來從事聖經的抄寫。為了避免可能會抄錯,他們設計出一套十分複雜的系統,來防止差誤的發生。例如;他們在抄寫前,甚至先計算每卷書中每個字母出現幾次,出現在第幾排,每排的第一個字,中間,最後一個是什麼字等等。除此以外,他們也設計許多更精細的計算法,以此來校對所抄寫的經文。
   
   羅賓勝 Robinson 在古版聖經與英文版聖經 Ancient and English version of bible 一書中說道:任何可以計算的,馬所禮人都加以數算。他們設計出一種背誦法,將各處經文字句數目的總和,很容易的全部記下來。當他們在校對時,任何人多抄或少抄一個字,或一點,一劃,他們全都能查出來。
   
   甘揚爵士 Sir Frederic Kenyon 說:「馬所禮人,除了有一套抄寫聖經的有效方法以外,他們在校對的時候,常常著手於字數的計算。這些則是現代經文批評家不曾使用的方法。馬所禮人記下經文的句數,字數,甚至有多少點與劃的數目。他們也計算出每行字中間的字,與左右兩邊的字是什麼等等。這些細節聽起來非常瑣碎。但在抄本的校對時,這些數字的鑑定能立刻指出,所抄寫的經文有否誤差。馬所禮人,是真正做到關心聖經中的每一句,每一個字,每一點,每一劃都不被抄漏的人」。
   
   第二十世紀的猶太教法師阿巴克 Rabbi Aquipa ,他一心視印製最正確的聖經為已任;曾如此說:馬所禮人正確及有效的抄寫聖經,成為保存舊約聖經處於最準確的一道最有效的防護牆,使流傳於現今世界的聖經,處於不誤差的地位上。論到希伯來舊約聖經,如何能被如此正確的抄寫流傳;英國劍橋大學圖書館館長艾肯勝 Atkinson 曾說:這幾乎就是件神蹟一樣。威兼君 William green 總結說:「世間沒有其它的古典文獻,能像舊約聖經那樣,正確精準地被抄寫流傳下來。這樣的論點一點也不言過其實」。
   
   舊約聖經對歷史有精準的記錄:
   
   狄威勝 Dick Wilson 在其「科學化的舊約探測 Scientific Investigation of Old Testament 」一書中,如此說道:「由 144 件自埃及文,亞述文,巴比倫文,及摩押文之古文獻中,我們發現由其音譯成希伯來的國名,地名中;或者由四十位不同時代的聖經作者,由希伯來文譯成以上各國文字的地名,國名等名字中,我們可以看出有二千三百年至三千九百年的時間,聖經中所有的地名,國名,人名從沒有記錯及譯錯過。最初的文士們在譯這些名字時,必定是使用了最正確的語言學原則,使原名與譯名間達到最接近,這充分證明他們的細心與學術精神。舊約聖經最少記載了自西元前 2000 至西元前 400 年間,猶太人之歷史。在這期間最少有四十位猶太的君王存在,每位都按其朝代先後記載 … 其中也記有同時期的其它鄰國之君王,可供核對。若我們用已知道實際的歷史來鑑定,這兩,三千年的歷史記載中,所提及數以千計的國名,地名,君王是否正確。經考古的鑑定,其正確性遠遠越過人類的想像以外。世上沒有一本所謂史記,能與舊約聖經對歷史記錄的精準性比美。若這只是出於偶然寫對,其或然率是 750,000,000,000,000,000,000,000 之一的機會偶然寫對。由此,可見聖經對事件記載的準確性。根據這個有力的事實證據。狄氏總結說:
   
   「經過科學化的考證,這個證據說明舊約聖經的原版,經過二千年的重復抄寫,仍然以十分精準的形式,遺留給今天的我們,這樣的一個確據不容我們忽略(那些宣稱聖經已經被修改或者失真的人士,需要從欺騙中悔改)。這不但證明 2000 年前的原版聖經與兩千年後的聖經抄本,就歷史的記載來說,仍舊是百分百的準確。除此之外,我們實在不得不佩服,這種能經得起科學性批判的精確性記載,這樣的精確性可說是空前絕後的,且是有目共睹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