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也说鲁迅]
自立博客
·纠正张成觉误读
·ZT遇罗锦:刘晓波是“和谐大使”
·zt斯宾格勒《西方的没落》在中国的传播
·也说俄国05年起义之教训
·遇羅克用生命揭示了什麼?
·苏联、中国模式之同归路
·苏联、中国模式之同归路
·甘地在提问
·zt王若望批刘晓波
·立像废史,复哀后人——关于卞仲耘塑像的思索
·立像废史,复哀后人——关于卞仲耘塑像的思索
·水浒和无敌
·水浒和无敌
·德雷夫斯案件百年启发/2006年旧作补发
·读哈维尔致胡萨克的信
·讀哈維爾致胡薩克的信
·辛亥革命几问
·ZT郑飞 :柏克《美洲三书》读书笔记
·读施本格勒全译《西方的没落》
·读施本格勒全译续
·西方衰落了吗?(完整版)
·文革“二次发动论”之批判
·刘华式简历两则
·民主、自由——與劉軍寧商榷
·富世康是天堂吗?——斥台湾学人彭思舟
·美国革命的意义
·斥台湾学人彭思舟
·柴玲式迷思
·赫爾岑的困惑——關于《往事與隨想》的隨想
·美国革命的意义
·zt犹太人迪斯雷利
·米氏波兰观不适应中国
·米尼齐克又错了!
·ZT何清涟谈米奇尼克......
·谈米奇尼克两篇(更正稿)
·ZT仲維光︰
·读《红轮》(上)
·读《红轮》(下)
·米奇尼克如何解釋槍斃齊奧塞斯庫!
·ZT張敏:追究卞仲耘慘案真兇
·套娃等四首
·诗:战争
·从黄海演习看中美对立结构之演变
·2010年的8.18
·2010年的8.18(补充版)
·诗:桌布
·诗:桌布
·敬挽谢韬联
·读索尔仁尼琴《红轮》
·读龙应台《大江大海》
·诗:渡河曲
·还是王芸生一个人保钓 ?!
·崔說胡“精闢”溫“民主”析
·偽自由談“老三篇”
·zz张三一言批判崔卫平
·想起吴恩裕先生
·想起吴恩裕先生(更正稿)
·诗:替代品
·民主政治不是作秀政治
·民主政治不是作秀政治
·诗:身份之歌——录梦录
·诗 朱雀
·诺奖出台与自由转向
·新博客地址
·革命和资本
·形而上学辨
·诗 圣家堂
·帕托什卡们的思想和行为
·海德格尔为什么不忏悔?
·理想国?专制国?
·诗十首
·今言辛亥革命和中华民国百年
·共和乃立宪之基
·音乐与政治――也说反美歌曲与郎朗演奏
·全国之大能否尽为一党所居奇?
·理想国?极权国?
·美国人为什么支持过穆巴拉克?
·理想国 极权国(续)
·埃及万岁!
·张成觉天安门绝非解放广场
·孔子来干什么!
·ZT应该绞死穆疤瘌贼
·无政府主义的积极瞬间
·屠夫卡扎非和庸人奥巴马
·革命异同性析
·革命异同性析
·戈尔巴乔夫真像论
·斯諾,毛氏幫閒
·卡扎非的“六四”镇压会得逞吗?
·大陆间谍片的荒诞与色诱
·艾未未不是什么后现代主义者!
·“四五”运动反思与启示
·中国有搞后现代艺术的土壤吗?
·用美取代丑-关涉德国启蒙展带来的争议
·蒯大富说得不对!
·蒯大富说得不对!(补充版)
·文明多元说浅析商榷郭文
·文明多元说浅析——与郭保胜先生商榷
·ZT我来过我很乖8岁女孩遗书
·拉登死后中美关系又会如何!
·毛派和冒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也说鲁迅

也说鲁迅

   

   刘自立

   

   研究所有问题都要设置前提,规定中心和铺垫背景。研究鲁夫子,也不例外。

   

   那么,设置的这个鲁迅问题,前提是什么?

   

   那就是,鲁迅问题和他的文学现象之背景究该如何,

   

   这是关涉中国那时的体制,社会,文化,道德和政治之定位,之分析。

   

   鲁迅批判、创作的政治内涵,是什么?是另一个问题;这包括鲁迅针对的民国,她的性质,她的体制,她的文化之定位——含对孙文,军阀和老蒋体制、文化之诠解。

   

   鲁迅可不可以批判这个体制?毫无疑问,可以——因为,世界上所有伟大文学都是批判这个体制——乃至所有体制(含民主体制)。我们知道,果戈里等人批判沙皇体制中,那些出售死魂灵者(鲁迅译之),以冒充其富贵之类,都是在揭露那个专制体制中人们、官吏和文人的腐败。但是,由此引出一个问题,果戈里是不是列宁新制度的提倡和拥趸?这个回答,当然是否定的——就像托尔斯泰和陀斯妥耶夫斯基,……老陀可以帮助革命党人施行对于公爵的爆炸——可惜,鲁夫子从不作这事情……于是,问题处在何种分界之中?那就是,对于专制(“封建”)一类的常识性批判,囊括了古往今来一切伟大文学作品的内涵和外延。也就是说,所有文学创作,只要她是价值提倡者,势必会形成对于现实和历史的批判和否定。这一点毫无疑问。果戈里和普希金如果没有对于沙皇的批判,他们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但是,这个价值诉求却是朦胧不清的;无论是果戈里还是鲁迅。他们只是呈现了那个被批判的背景,并未呈现取而代之之现实,之乌托邦——也许是精神的圣地——而这个圣地诉求和具体的政治路径,不在一个层面

   

   在问题的另外一个方面,果戈里和陀,托二翁,如果他们赞成布尔什维克,赞成列宁和托洛茨基,他们的作品,也就会和莫言的作品一样,一钱不值。因为,对于专制的批判,绝对不等于抛弃专制——乃至赞成极权——这是鲁迅问题分叉的关键、鲁夫子是不是赞成极权主义——他的文学型塑和文化批判,是不是明显导向毛主义革命和苏维埃主义?他的关于文化否定和政治选项,是不是否定老蒋,拥待老毛?恐怕无人如此简单而言。这是一。二,鲁迅的文学塑造,他的祥林嫂,他的阿Q,他的润土,是不是以后阿庆嫂,白毛女和李玉和的待型出场者?这个可笑的提问,完全可以消除。因为,前者,的确是鲁迅塑造的国人典型。这种典型,虽然并不可以普遍言及和囊括一切国人形象,但是,说他们具备一种持久而溃败的国民性,并不为过——而这种国民性,在1949年以后,越发蜕变向鲁迅批判的、更加之劣根性,犬儒性发挥和展现——以至于成为了虚伪主义的“白毛女”一类。所以,鲁迅文化和文学塑造之功,是恒久不可磨灭的。这样,此间提出的问题是,文学批判和文学导向的方位和方向为何?这是以上问题的逻辑延伸。就像鲁迅自己说的,娜拉走后,她是不是还是要回来?

   

   是的。作为政治和文化的娜拉,和作为个性和品德的娜拉,她走了,其前途,当然,还是要回来。因为,娜拉并不能在延安获得真正的自由——就像鲁迅,也不会在毛、朱那里获得民主一样。因为,这里存在一个背景问题。其实,民国时期的毛,民国时期的鲁迅,都是生活在老蒋或者更早之军阀体制之中,孙文体制之中,专制而非极权体制之之中而大有回旋之地——毛之成功,一句话,是民国自由所造——就连那时的孙文,也不知道毛之体制,毛之49,毛之党制……因为,他的容共,和那时的社会党和社会民主主义,不过是另外一种说法;他们都对专制主义负责,不认识极权主义。……至于鲁迅,他知道的娜拉前景,也不过是朦胧和稚騃之前景——说鲁迅批判,是要以老蒋之制,换成老毛之制,恐怕言过其实。鲁迅所为所言,就像老毛所言所为,那都是受惠于民国、这个存在民主自由文化之隙罅之社会,之时空。说鲁迅在毛主义时期,会如何如何,纯粹是一种时空离间,南辕北辙。这是一种推断。也就是说,娜拉走后,她们面临两个选择:一个是继续在专制主义,集权主义,“封建”主义圈子里挣扎奋斗,胜负由天;抑或走向自由,民主;一个是,走到延安——走到慕尼黑咖啡馆,和希特勒一起,造反起义,改天换地……,也就是彻底摒弃专制,选择极权。于是,一切道德问题,文化问题,文学问题,文人问题,……都在此二者之间,抉择以定,没有二途。

   

   鲁迅,他,是不是选择到慕尼黑咖啡馆去了呢?(注:1923年,希特勒和他的支持者(当时都集中在慕尼黑)发动了“啤酒馆政变”,率冲锋队逮捕了当地的长官,企图推翻魏玛共和国;)我们说,很悬,但是,他并不具备选择这个地方的余地。因为,他只是一个文人,不是武人;他只是一个专制批判者,不是极权拥趸。虽然,他走得很远了,说得更远了(赞美红军云云)。但是,他还是基本上停留在古往今来一切专制批判者的位置上,并没有跳下极权主义悬崖。何以如此说法,就是因为他的政治选项,对于他本人并不重要——就像他服侍袁世凯,逃避大革命,并不是他作为一个写作者必须选定的立场——何况选择老袁,是是非非,就像他也许选择(初期)老毛,摒弃老蒋那样,对于一个文人,这些并不重要——就像吴虞言说激烈,却三妻四妾——就像陈独秀,晚年回归政治常识;却不能忘记他的组党,他的妄言(于新青年),他的将妓女下体撕裂……说鲁夫子“洗脚”云云,也就是说说罢了,不必在全局、总体上,持此为据,小巫见大。

   

   其实,文学创作是超越政治和关注政治的。这就是我们所谓鲁迅批判核心所在。这个核心就是,鲁迅作为伟大小说家的政治文化结构之疏漏和浅薄,并不影响他的“绝对批判”。这样的文学巨匠和政治侏儒,比比皆是;如,博尔赫斯,如,马尔科斯,如,聂鲁达……不一而足。鲁夫子政治侏儒乎?也许,这样说并不为过。因为,他的左翼批判锋芒,本来就是吴宓指责的易卜生主义,萧伯纳主义(萧氏是主张人类使用焚尸炉之第一波人之一……)。鲁夫子的文化政治结构或者政治社会结构之知识谱系里,并无西方政治学、甚至日本维新学一类常识。他的苏联主义和东欧主义,尼采主义,魏晋主义,往往成为他批判价值观的一种观点,一种口实——而他的批判价值和普世价值、和民主自由之文化结构产生关系,却是负面关系——他的对日崇拜,也不会冒出他本人对于明治维新的片刻反思——更不会对具备他对于明治三杰之木户,大久宝甚至西乡隆盛的文化诉求和政治结构,作一稍稍的模拟和反思(之所有那个时期的人,都不知道,何以日本改革派,会打击改革,发动对于维新政权的战争(西南战争)——那是因为,那时的日本维新和改革,走向改革诉求之反;于是,福泽渝诘等人对于西乡言之有理,动之有据的举动给予解释;对于改革批判到位,以复兴改革,期宪权分,消除马列,加以日本国之定型,定宪……)。

   

   鲁夫子对于日本的兴趣,自然不在这里(孙文,也许也不知道何以改革由改革创造者加以反对,施以战争;而他对宪政和革命的“改变”,却是二次革命之倒退……;乃至:赤化不如陈独秀;璧云应继魏忠贤……)。所以,强求鲁迅在一切方面都资源充裕,动辄适意,回旋有度,是不切实际的。鲁迅的功劳,自然是在文学方面。他的对于专制的批判和对于“封建”体制下人物的型塑和心塑,至今无人越之。这就是我们所谓,作为政治学左翼存在的批判必要性,是永恒存在的;如若不如此,文学不是在民主时期即告完结——就像有人说,民主价值导致历史完结——这其实是一种新时期的黑格尔主义。政治左翼对于右翼的批判,几乎百分之近一百,是错误的;但是,正是这个“接近的”正确,使得他们有权存在下去,永远存在下去——而左翼文学对于右翼政治的批判,却是百分之近百,无可指责的——因为,所有的作家都在批判——只是,这种批判,不能导致“见到文化,就拔出手枪”这个姿态,这个实质,并转而以批判专制转向赞美极权;反之,文学的灭亡,就和极权主义文化灭亡一样,指日可待,相反相成了。这岂不是非常可悲的前景吗?好歹,这个观念,并未植根于欧美,植根于世界。政治民主在磅礴进行;但是,文学批判,一日也不曾停顿——他们的对于民主的批判,使得民主日进,日新。于是,在极权主义之前,共产党和社会民主党中的文学诉求,依然是普遍批判性的;他们甚至波及到其他学界领域:哲学,社会学,经济学,政治学,……不一而足——但是,这种对于专制的批判充分肯定了,正是这个体制,这个架构,创造了价值论。

   

   那么,鲁迅问题是不是就像有人说到的、如毛那样做法:一是让其沉默,二是关押之。这都是无稽之谈。因为,背景铺垫完全不同。毛在民国时期会设想他的毛国如何如何吗?毛和他的战友,会设想他的政权,也会和历史上一切政权掌权时后,要来一场兔死狗烹的文革吗?我们说,鲁迅如果活着的问题,本身意义不大。因为,如果他活着,他本无这样的未来学知识以应局面,所以,他势必会沉默——但是,这种沉默,是因为他不知道如何是好,无所措手足,而不是因为他知、他道,却又不说——二是,他的知识结构固然有限,当他面临毛皇之时,他会有一个基本判断:一是,他将会认识到毛皇时期不同于老袁,老段,老蒋时期;他会看出来,我们所谓的专制批判,走向了专制极权—— 一切解放带来的桎梏,本是他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之现象—— 一切新现象,将会让他和所有的进入中南海者一样,不知所措,无以适应。这样,他的话语阶段,也就就此告终。

   

   二是,我们的反证是,所有民国文化匠将,都在毛主义蛊惑和打击下,沉默不语。不是他们缄口抗争,而是他们不知应之所云。他们只有批判和维护专制文化的经验,没有批判极权主义的知识——这些,只是后来胡适有些认识,殷海光有些认识——至于鲁夫子,是不是四、五十年代,会进步和成长到有对于极权主义的批判认识,不好说。所以,鲁夫子不会说话;也不会被关到监狱。他,也许还会写作他的过时的短文,势头会越来越弱,直至文革,让其真正缄默。这是我们的极其粗鄙的估计;是一个也许并不符合真实和不符合逻辑的猜想。难道会有其他结局吗?恐怕不会有了。至于以毛之拥趸鲁迅,就假定鲁迅也会拥毛,也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之况——因为,鲁迅批判和毛之革命,造反,统治……完全不是一个概念;毛之硬性拿来,也是毫无意义;他赞美鲁迅,说了一箩筐话,等于白说而已。毛的无知当然在于他本人不知道,他其实不该感谢日本人,他应该感谢蒋介石;感谢那个使他可以缔造井冈山,瑞金和延安的民国“自由”。难道不是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