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中美关系四十年,错位的人权对话
·大阪的街道为啥那么干净?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读者来信:求你写几篇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文章
·日本的眼神:从浅草寺到靖国神社
·《环球时报》对腐败的论述冲破了底线
·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
·杨恒均:海外留学生如何保护自己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杨恒均: 舌尖上的中华“软实力”
·人生十论之:养儿防老,还是养国家防老?
·为了民主,我不后悔
·从“一国两制”到“再造几个香港”
·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拳头说服对手
·恒均:青年人的两年阅读计划
·时评:昂贵的否决票与自由的代价
·杨恒均:中国向何处去?
·杨恒均:伦敦奥运开幕式,展示文化软实力
·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路边谈话:弱势群体的出路在哪里?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路边谈话:未来十年改革成败的关键在于法治
·杨恒均:三思中国福利保障制度
·闯入学术殿堂的草根与不接地气的学者
·中国向何处去,取决于你我向何处去!
·为什么民众把官员们都当成了“嫌疑犯”?
·澳洲小学如何给孩子们上政治课?
·钓鱼岛引发的不仅仅是领土危机
·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游行中的乱象不是中国人素质低造成的
·不要用军国主义那一套反对军国主义
·日本让步,中国赢了,赔钱吧
·中秋之夜:团团圆圆,相亲相爱
·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推测当权者
·从公众意见、公民参与到网络民主
·中美关系向何处去?
·从美国大选看“精英民主”
·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卖火柴的小女孩与垃圾箱里的小男孩
·路边谈话:我们的中国梦
·新一届领导人教官员们如何“说话”
·博客获奖感言:假如你打我的左脸……
·杨恒均:腐败不除,中国将再次回到原点
·依法治网,不但打击坏人,更要保护好人
·以史为鉴,顺应民意,慎用军警
杨恒均2013年文集
·2012年终稿之“公知篇”:立言、立功、立德
·老杨日记(2013.1.4):爱你一生一世
·悼念父亲
·我的边缘人生:远离中心,珍惜自由与生命
·路边谈话:谁改革,我就支持谁!
·秦人不暇自哀,老杨头哀之
·中国领导人的传记为啥由外国人写?
·十张照片解读邓小平
·小平与林肯:继承与超越
·[两会观察]能不能先把咱的人大制度说清楚?
·[两会观察]“刁民”把官员都当成了“嫌疑犯”
·杨恒均:为何改革?不改又如何?
·启蒙者——父亲杨新亚
·最高法院获最高反对票,冤不冤?
·“天下第一村”的致富秘诀
·黑眼睛看世界:我们结伴去旅行吧
·从习近平和奥巴马的“鞋论”看两国外交
·黑眼睛看世界:我所体验的制度自信
·没有压力,执政者不会主动改革
·在拼爹拼关系的时代,屌丝拼什么?
·夫妻一个看微博一个看新闻联播,怎么办?
·粗制滥造的抗日剧羞辱了谁?
·以禁止孩子入学的方式惩罚家长是违法的
·十年网络,风雨写作,托起底线
·如何评价为国权与民族尊严奋斗的前辈?
·中国司法,不要弄到“挟洋才能自重”
·后宫戏与性奴绑架案
·快乐的孔夫子和欢乐的老杨头
·访澳中国游客为啥不去唐人街?
·港人的焦虑:香港走入死胡同?
·西方国家不允许“人肉搜索”吗?
·富翁、精英和穷人为啥都要送孩子出国?
·中国领导人为啥不去唐人街?
·中美最棘手的问题还得“私了”?
·一位“文科男”对转基因食品的看法
·情报、间谍与国家那些破事儿
·照镜子、洗洗澡与清党整风那些事儿
·公务员已成高危职业?
·少女爱大叔,有如老鼠爱大米
·我对儿子讲台湾
·英雄斯诺登为何穷途末路?
·第一夫人:从干政、从政到执政
·杨恒均:我与气功大师
·美国越南白宫握手,中国应否紧张?
·埃及怎么了?——从穆巴拉克到穆尔西
·埃及怎么了?——你为啥要民主?
·埃及怎么了?——如果我是穆巴拉克
·法官集体嫖妓,咱群众也有责任啊
·对官媒刊登有争议文章的两点建议
·日本何处去,中国怎么办?
·日本真有那么优秀吗?
·法治社会反腐——刑必须上大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记得当初我加入中国共产党前后,每个星期是要写一篇“心得体会”的,向组织汇报,同党交心。近年我写的很多博文,都没有摆脱当年“心得体会”的文体与文风,只不过交心的对象变成了普通的网民,以及那些追随我的读者。弹指一挥间,加入党组织已经23个年头了,当我认真阅读了十八大上两任总书记的讲话,也看到那么多党代表的发言后,突然生出了再写一篇“心得体会”的念头。因此,这篇“博文”,不是给你写的,更不是给普通读者看的,是给党写的心得体会,是我的思想汇报和“交心”。
   
   
   胡总书记在十八大报告中说,中国“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我认为讲得好,尤其“邪路”两字更是值得我们每一位中国人认真思考。什么是邪路?邪路显然不是正路,也不是弯路,甚至不是歪路,“邪路”的重点在一个“邪”字上。这个“邪”,无论在中文还是多种外文语义中,都强调的是“邪恶”之意,是存在于思想理念、道德与价值观念层面的。从胡主席使用的限定词“改旗易帜”也可以看出,“邪路”强调的不是路本身,而是走什么路的指导思想与高举的旗帜。
   


   
   例如,希特勒上台后的德国进行了一系列的经济改革,尤其是在社会福利上,前所未有的做到了对产业工人的生活保障,按说,他走了一条正确的经济发展之“路”,然而,这条路的指导思想却是历史上最邪恶的东西:剥夺宪法赋予民众的自由权利,实行种族屠杀,对外发动残忍的侵略战争。
   
   
   再例如,二战时期的日本,学习西方,努力改革,在很短的时间里,竟然做到了富国强兵,成为迄今为止亚洲唯一一个有胆量与能力悍然发动对美国军事袭击的亚洲军事强国,这显然是值得亚洲国家效仿的正路。但这条“富国强兵”的路却是在邪恶的军国主义思想的牵引下,让日本犯下了令人发指的大屠杀罪恶,最终把大和民族带上了邪恶的深渊。
   
   
   再比如当今的北朝鲜,政治上独树一帜,不但不照搬西方的政治模式,也不像中国等亚洲国家一样搞改革开放,在政治上走出了一条有朝鲜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不必赞扬但也无可厚非,然而,正是这个走在特色道路上的国家政权,听凭国民活活饿死,限制国民出国,搞个人崇拜,把一党甚至一人之利置于全民族之上,甚至禁止前往旅游的中国国民使用普通的通信设备,随便没收游客照相机,把国家变成了一个大监狱。这种做法,这种特色,这种道路,放在当今任何一个国家,人类历史的任何一个时期,都可以毫不夸张地用“邪恶”二字来描述!
   
   
   客观地说,希特勒发展经济增强民众福利的道路应该没有偏离所有追求富裕与福利的历史之路;日本励精图治发展军事的做法更是至今都值得亚洲国家学习;即便是北朝鲜的特色之路,也有其不已甚至可取之处,可见这些国家并没有选择错误的政治、经济与军事的发展道路,然而,这些国家的执政者与执政党却选择了邪恶的指导思想与价值理念:德国的法西斯、日本的军国主义与北朝鲜的家天下独裁。无论从任何立场与角度出发,这些指导思想与价值理念都是极其“邪恶的”,足可以把任何国家带离历史正确的发展道路,把民族甚至人类推进邪恶的深渊。
   
   
   正如胡总书记十八大报告里所言,改革开放三十年,尤其是过去十年,中国经济发展迅速,中国政治与军事影响力大幅度攀升,中国的经济实力跃升至世界第二,中国人民的生活水平普遍提高,这一切有目共睹,不容否认。而这些变化都是在中国共产党执政期间发生的。执政党有自信的理由,也有理由感到自豪。我对十八大报告中表露出的自信深有同感。
   
   
   然而,正如两位总书记强调的,自豪但不自满,自信但不自傲。中国的经济发展,最大的原因是执政者放松了对民众的限制,释放了中国人固有的自由精神与致富愿望。加上中国人勤劳,以及目前处于较低的发展阶段。就在十八大期间,我走访了北京地区的一些工厂与市场,在五道口一个铁路桥下的停车场,我被辛劳的中国人惊呆了:一对老年夫妇,一年四季,每天早上七点前开始摆出水果摊,晚上八点后才收起来,只要不是病得起不了床,起早贪黑,风雨无阻,长年累月地出卖劳力与生命……我走了上百个国家,真的没有看到过任何一个国家的人有如中国人这样为了生计与“致富”而如此勤劳、如斯拼命!这样的人民难道还不能推动经济迅速发展?还不能够致富?那可真是天理难容!
   
   
   可是,正是这样勤劳的中国人,曾经长期被动乱与人为的压制而不得不生活于赤贫与动乱之中,其中大多情况下是因为执政者选择了邪路,枉顾人民死活,剥夺人民追求幸福甚至劳动的权利。至今,中国百姓还依然处于人均收入世界最低的行列。即便与台湾、香港的中国人,还有新加坡与世界各地的华人相比,大陆的中国人的生活水平仍然相差很大。这种状态,执政党何颜自满与自傲?
   
   
   而更应该引起执政者警醒的则是,伴随着经济的发展,贪污腐败盛行,社会道德败坏,贫富差距越拉越大,民众要求社会公正、公平的呼声越来越高,以致能否继续“稳定”、持续发展成为最大的忧患。这一切,当然同中国的文化传统、历史发展与国际环境不无关系,但执政者不但难辞其咎,而且应该首当其冲。我们能够从胡、习两位总书记的讲话中看到执政党也深以为意,胡主席严厉地警告:“反对腐败、建设廉洁政治,是党一贯坚持的鲜明政治立场,是人民关注的重大政治问题。这个问题解决不好,就会对党造成致命伤害,甚至亡党亡国。”上梁不正下梁歪,习总书记一针见血地指出:打铁还需自身硬。
   
   
   打铁还需自身硬。一个国家与民族是否会走上邪路,与执政者举什么旗帜,奉行什么价值理念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中国会否走弯路、岔路、歪路甚至邪路,也与中国执政党的自身建设与发展密不可分。打铁还需自身硬,简单回顾一下,这些年一些地方的执政者欺压民众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而每年贪污腐败的党员干部更是从人数与钱数上不停地翻番……更让人目瞪口呆的是:过去30年里,几乎每四年就有一个甚至几个最高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因为贪污腐败、作奸犯科甚至牵涉杀人作恶而落网,这种现象几乎是世界上近两百个国家的历史上从来没有的!
   
   
   这一切,如果任凭滑落下去而不厉行政治改革,难道不正如胡总书记所说有可能“亡党亡国”?这难道不是中国执政党、国家与民族面临的最大的邪路?
   
   
   一个国家并不是在任何时候都可以走在正路上,中国如此,西方国家如德国、日本与美国,又何尝不是这样?一个国家走弯路也是常事,甚至走上了岔路与歪路,也情有可原,并不那么可怕,只要价值理念与指导思想符合人类的大方向,符合世间大多数国家与人类能够接受的普世价值,弯路与歪路都不会走得太远,等到发现的时候,回归到人类正确的历史航向上就可以了。然而,如果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走上了“邪路”,即便经济与军事发展再快,生活水平提高再快,不但无法拉离邪恶甚至会助长邪恶,最终可能导致车毁人亡,回到原点。可叹的是,在邪路上的人,往往是不见棺材不流泪,不撞南墙不回头。
   
   
   中国共产党要想保证中国不走邪路,保证自己不走邪路,必须做到习总书记讲话中提到的执政党的责任,那就是对民族的责任,对人民的责任,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当成执政党的“奋斗目标”。“坚持党要管党、从严治党,切实解决自身存在的突出问题。”最终做到把人民的利益置于一党利益之上,置于至高无上的地位。
   
   
   只有这样,执政党才能避免弯路、岔路与歪路,才能坚决不走邪路。只有这样,执政者才能在中国建立起胡总书记十八大报告中倡导的“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的核心价值观。这短短的24个字,从“民主、自由、法治”,到“富强、和谐、爱国”凝聚了人类历史的全部精华,也是中国人走过上下五千年血泪曲折的历史而最终寻得的正路。我们有什么理由不珍惜,不高举?
   
   
   胡、习总书记都强调了要坚持不懈地实行政治改革,从上到下,从体制内到体制外,改革已经成为共识。为什么要改革?我认为改革应该深置于一个负责任的执政党的价值理念与内心深处,而不是因为被逼迫,因为不改不行了。被革命逼出的改革,不是真正的改革,迟早要露出原形。怎么改革?改革就是要进一步解放思想,不但解除束缚民众手脚上的绳索,放开对民众追求幸福与经济利益、社会地位的限制,更要松开对民众思想的束缚,松开紧握绝对权力的拳头,还权于民,从制度上体现权为民所赋。
   
   
   改革的目的只有一个:不走邪路,在中国实现富强、和谐、自由、法治与民主。认定了法治、自由与民主的人类大方向,即便选择了不同的路径,哪怕走了弯路、岔路甚至歪路,最终也能殊途同归;可一旦以一己一党之利而背离法治、自由与民主的普世价值,不管你暂时走在什么铺满鲜花与掌声的“康庄大道”上,都将滑向万劫不复、死路一条的邪路!
   
   
   作为一名有23年党龄的老党员,我期盼执政者把“民主、自由、法治,富强、和谐、爱国”的24字核心价值理念落实到实处,不但领导中国人民把这些价值理念变成信念与理想,更要首先使执政党自己能够以实际行动谨守这些信念,把它们变成最高的执政目标与理想。只有这样,才不会“亡党亡国”;只有这样,中华民族才不会滑向邪路;只有这样,我23年前加入的那个党,才能在完成了无数个逗号(,),折腾了好几个180度大转弯的转折号(——),留下了无数无法实现承诺的省略号(……)后,再创辉煌,真诚回应人民心中的问号(?),创造惊世骇俗的感叹号(!),最后划上完美的句号(。)……
   
   
   ,——……?!。
   
   
   地下党 老杨头 2012年11月18日 “路边谈话”于 北平 五道口
(2013/03/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