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2012年终稿之“公知篇”:立言、立功、立德]
杨恒均之[百日谈]
·朋友送女儿到澳洲呼吸新鲜空气
·官员贿赂民众的时代到来了吗?
·你愿意收下我送的红包吗?
·24字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指向何方?
·让人尊严扫地的美国移民局
·旅美日记之:最不幸的幸运儿
·秘书与太监
·做一名成功的戈尔巴乔夫?
·互联网与中美关系
·美国老太向我告状:美媒丑化中国
·北京人都可以免费到纽约购物啦!
·亚洲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飞机哪去了?
·中国的反腐败会不会只是一阵风?
·马航370给美国提供了哪些机会?
·当民主遭遇投票
·《纸牌屋》里的丑闻到底发生在哪里?
·克里米亚:理想与现实,光荣与梦想
·老杨头新闻点评:米歇尔、立法会与核武器
·我咋成了带路党、五毛与“正厅级侦察员”?
·周末剧场:周先生的“阴谋论”
·是的,这就是民主
·国内报道的习总讲话为啥有点变味?
·清明回乡偶拾
·大数据时代,各国秘密警察都在干什么?
·媒体的公信力是怎么失去的?
·习总这一年都做了什么?
·中国不是民主的敌人!
·大老虎哪去了?
·陆港便溺之争:文明与反文明只有一步之遥
·改革为什么失败了?
·今天你腐败了吗?
·不能为保国产剧而普降国人素质
·五一有感:工人哪去了?
·读者来信:很庆幸我没有贪污的机会
·读者来信:请别把孩子的成才同你的成功绑在一起
·北大学生听懂习总讲话没有?
·在港央企少数高管是如何贪污、卖国的?
·他们贪污、受贿的金钱哪去了?
·对中国国家安全最大的威胁是什么?
·好看的女人哪去了?
·落马高官的可恨、可怜之处
·今天你通奸了吗?
·制度反腐为什么必不可少?
·“独裁者”之女朴槿惠的总统之路
·写给落榜的同学:考不上大学怎么办?
·普京治国
·老杨头新闻点评:官员“59岁现象”新解
·落马贪官们到底信仰什么?
·当官不贪亏不亏?
·老杨头新闻点评:公车改革要来真格的?
·培育核心价值观是一步很大的棋
·美国女国务卿为啥都找不到好男人?
·中国不是苏联
·从甲午之战中吸取什么教训?
·下一步改革会牺牲谁?
·消灭大老虎的唯一办法是法治
·习总能否解决“李约瑟难题”?
·西藏日记:美得透不过气来
·中国人为什么活得累?
·战争离我们有多远?
·我认识的郭美美……
·中共三代领导人:革命、改革、创新
·我为啥得不到鲁迅文学奖?
·习近平挑战“不可能的任务”
·假如邓小平还活着……
·赌场谍影二十年
·军训不是让孩子们吃“苦头”
·假如中国不再有贪腐……
·习总对媒体与智库说了什么?
·写作十年还没堕落,我容易吗?
·习总哪篇“博文”最打动我?
·百年中国民主梦,十年香江中国心
·中国如何才能击败日本?
·美国如何靠“三片”称霸世界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老杨头说三道四:我是中国人
·什么时候送孩子出国最合适?
·我们还能从香港学到什么?
·假如我们不喜欢你,你可以走吗?
·中国人为什么喜欢炒?
·卖鹅蛋的婆婆哪去了?
·朝鲜出大事了……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不宜把祖国比喻为母亲的N个理由
·历史会怎样记住你们?
·金正恩去哪了?
·追捕海外贪官最缺的是什么?
·16万吃空饷的与8200万贫困线下的
·邓小平是中共最了不起的领导人
·依法治国的关键是依法治党、依法治官
·为周小平辩护
·各国领导人如何获得资讯?
·澳洲人怎么看藏在澳洲的中国贪官?
·能限制权力保护权利的法治才是真法治
·你们要怎样超越邓小平?
·今天,你改革了吗?
·奥巴马活得也不容易
·光棍节忠告:爱啥都不能爱人渣
·北京烟花让澳洲外交官得了忧郁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12年终稿之“公知篇”:立言、立功、立德

   打从我记事起,“知识分子”就是同“犯罪团伙”差不多意思的,历次政治运动,被揪上台的,被折辱、活活打死或者被逼自杀最多的,也都是贴上“知识分子”标签的社会精英。过去一百多年,中国流放、坐牢、杀头和自杀的知识分子比例可能高出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任何一个历史时期。如果有人把整风、反右和文革中知识分子受难的比例算出来的话,估计要高出上个世纪中士兵的伤亡率。
   
   
   当然,历史上中国知识分子的境遇也几乎从来没有好过。中国古代最伟大的历史巨著《史记》的作者司马迁是被当权者割掉了生殖器后在屈辱和痛苦中为中国留下了这条最大的历史之根。不用举更多例子,都是血淋淋的。
   


   
   相比世界各国、各个历史时期,在过去一百年尤其是1949年后的三十年里,中国知识分子面对的政治与社会环境之恶劣,几乎是无出其右的。在中国社会各个阶层和群体中,没有任何一个群体比中国的知识分子为这个国家、民族和个体的自由与发展而遭受如此深的苦难,付出如此大的代价。
   
   
   改革开放后,中国知识分子的境遇有所改善。随着资讯发展与获取知识途径的多样化,“知识分子”的概念渐渐模糊。例如在西方,说起知识分子,几乎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有拥有博士学位的,而在中国,由于教育体制的落后与封闭,那些拥有博士学位的知识分子反而大多显得很“无知”;与此同时,在民间却兴起了一个凭良知来揭露真相、传播知识的“知识阶层”。在一个落后到“真相”、“良知”与“知识”绞缠在一起无法分清的国度,对“公共知识分子”做出准确的定义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
   
   
   我认为,“公共知识分子”就是那些站在人类历史正确的一边,以自己拥有的专业知识介入社会、影响公众,对这个社会、国家与民族有积极的影响与正面推动的知识人。因此,那些学富五斗,拥有当权者提供的各种发声平台、指点江山,却为希特勒那种恶魔效忠的知识人,顶多是名垂千古的“公共厕所”,遗臭万年,而不是“公共知识分子”。从这个意义上说,只有历史,才拥有对“公共知识分子”的最终选择与判决权。
   
   
   2011年,我提出公共知识分子必须拥有“五识”:首先你得拥有一定的教育与“知识”,其次,你获得的“知识”不是反人类的洗脑,你还得接触社会,了解人类与你生活社会的基本“常识”,同时,你得有独立思考与见解,是为“见识”。
   
   
   有上面“三识”还必须得有敢为人先的“胆识”。那些有了知识,也很有见识,却胆小怕事,躲在书斋里的知识人当然有其作用,也是必不可少的,但他们不是“公共知识分子”。公共知识分子更多是那些活在当下,在当今社会呐喊与呼吁。这就是因为历史原因,大多中国知识分子所缺乏的“胆识”。
   
   
   最后我还特别强调“赏识”,赏识他人,包容多元,宽容异己。“赏识”是一种品格,一种品质,是公民社会与民主政治所需要的,也是当今中国知识分子普遍缺乏的。
   
   
   拥有了“五识”的公共知识分子一定会在“立言、立功、立德”上有所收获。本人借用古人“三立”之说并做出稍微有异的解释。所谓“立言”,就是知识分子运用专业知识著书立说,或者公开言说介入社会。从短期来讲,这些言语对社会发展与国家进步有积极作用;从长远来说,这些言说,将会流传下来,对后人产生影响。康有为、梁启超、胡适等都是为当时与后世“立言”的知识分子。
   
   
   “立功”则是指知识分子不但以著书立说介入社会,而且走出书斋,以实际行动参与到社会中,影响并引领大众。在当下的中国,有越来越多的知识分子介入政治、公共决策,以自己的知识想方设法影响当权者,引导决策者从邪路走上正路;有越来越多的知识分子走出书斋,介入到公共事件中,同民众一起维护公民权益,建设公民社会;有越来越多的知识分子搭建网络、杂志等公共言说的平台,广开言路、集思广益,甘愿当一名默默无名的“后台英雄”,这些“立功”的知识分子,功在当下,利及千秋。前面说的康有为、梁启超与胡适都是言行如一的“立言”与“立功”者,当然,还有蔡元培、宋教仁、孙中山等一长串名字。
   
   
   相比“立言”与“立功”,我把“立德”定义为不但以自己的言论与行动本身影响、引导当下与后世,更是以身作则,以自身的良知、知识与人品为后世立规建制。同美国的开国元勋相比,华盛顿所立之“言”可谓微不足道,甚至他的战功也被夸大了,然而,他却在适当的时候放弃总统宝座,松开握住权力的双手,成就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伟大的民主制度。这就是华盛顿为万世景仰的“立德”。
   
   
   中国历史上并非全无“立德”之人,例如孙中山等,然而,“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中国不但需要指点江山的“立言”知识分子,也需要脚踏实地、积极以实际行动介入社会的“立功”知识分子,更需要能够从自身做起,以身作则,成为万世楷模的“立德”之人。
   
   
   当今,中国处于政治、经济与社会的转型期,需要更多的“立言”、“立功”、“立德”的知识分子站出来。由于历史原因(尤其是打压他们的当权者与利益集团的强大与无耻),中国的“公知”先天不足,身上确实存在这样或那样的缺陷。我觉得,在中国这样一个特殊的社会里,公知要想更好地发挥作用,得从最难做到的“立德”开始,避免因个人德性与人品而损害自己的“立言”与“立功”。
   
   
   本人从大学毕业后一直在政府机构工作,基本上到40岁才开始互联网上的独立写作,玩枪的岁月要远远长过敲键盘的,所以,本人一直离知识分子很远,也因此才敢对“公共知识分子”大发议论。然而,如果说公共知识分子是指一个人拥有一定的专业知识,并关心社会,心系国家与民众,那么,当一名这样的知识分子还真是我下半生的理想与追求。
   
   
   谨以此文向2012年积极介入社会、心系国家与民众的华人知识分子表达我由衷的敬意与感谢!
   
   
   杨恒均 2013.1.1 2012年终稿之“公知篇”
   
   
   
   参考阅读:
   
   2012年终稿之“政治篇”
(2013/03/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