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以史为鉴,顺应民意,慎用军警]
杨恒均之[百日谈]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不宜把祖国比喻为母亲的N个理由
·历史会怎样记住你们?
·金正恩去哪了?
·追捕海外贪官最缺的是什么?
·16万吃空饷的与8200万贫困线下的
·邓小平是中共最了不起的领导人
·依法治国的关键是依法治党、依法治官
·为周小平辩护
·各国领导人如何获得资讯?
·澳洲人怎么看藏在澳洲的中国贪官?
·能限制权力保护权利的法治才是真法治
·你们要怎样超越邓小平?
·今天,你改革了吗?
·奥巴马活得也不容易
·光棍节忠告:爱啥都不能爱人渣
·北京烟花让澳洲外交官得了忧郁症
·在中国没遇到抗议的安倍怎么想?
·一生中,你一定会当一次“异议分子”
·三块墓碑
·从朝鲜“越境执法”召回留学生想到的
·中国男人为啥配不上中国女人?
·中国官员为啥不辞职?
·中国出了个蒋经国
·国民党的输和赢:输掉选战,赢得合法性?
·美国为啥不抓白人警察来维稳?
·澳洲会配合中国海外追贪吗?
·写在“宪法日”:让宪法成为正能量
·你的后台是谁?
·公务员怎么了?
·从悉尼劫持事件看西方文明的困境
·反美人士为啥更容易得到赴美签证?
·24小时:一个都不能少
·中美两国的外交目标有啥不同?
·为啥要读习近平?
·抓20万贪官,保20年平安?
·2014,老杨头都写了些什么?
·抵制圣诞节?海外华人应警惕!
·周末剧场:秦城风云之越狱
·2014年总结:失望与希望
杨恒均2015年文集
·我给中纪委的一封公开举报信
·千万别惹奥巴马
·中国外交如何才能走出困境?
·三思恐怖袭击与思想、宗教、言论自由
·习近平反腐动了谁的奶酪?
·周末剧场:荒岛生存记
·周永康为何要“大干一场”?
·王沪宁二、三事
·老杨日记:包容、屠杀、在一起
·美国更需要司马南这样的公知
·制造一个你可以打交道的敌人
·无人喝彩的精彩?
·菊与刀:我在倾听沉默的声音
·公务员不支持习总反腐吗?
·英雄与敌人
·从街边的廉政公署说起……
·中国VS美国:服软了,还是搞定了?
·一党领导下的法治能否成功?
·2015反腐展望:还要抓哪几个大老虎?
·春节三记:年味、红包、爱情
·新年愿望:文艺写腐败,现实少腐败
·2015年习总执政有哪些看点?
·对香港断电断水断猪肉?
·这样的将军能保卫国家吗?
·“羊群”提案:中国“特务机关”应更透明
·防止官员从“乱作为”到“不作为”
·西方国家为啥不照搬中国模式?
·总理记者招待会的另类观察……
·我为啥支持习总的反腐与改革?
·中国能出李光耀式的“家长”吗?
·别了,新加坡家长李光耀
·你可以当李光耀,但我不是新加坡人
·“中国特工”和他的女人们……
·新加坡人今后怎么生活呢?
·如何看“广州区伯”的偏执与偏激?
·谁在抵制反腐?谁在支持改革?
·中纪委应介入调查“区伯嫖娼”
·毕福剑的事有那么严重吗?
·央视应续用毕姥爷的13条理由
·希拉里能成为美国第一位女总统吗?
·中国为什么遭遇“双重标准”?
·习总已定好官员公布财产的时间表!
·西方人羡慕中国特色的监督
·贪官二奶劝我赶紧逃跑……
·再见温哥华:朋友不曾孤单过……
·只有萨达姆才能稳定伊拉克?
·习总反腐,海外华商怎么办?
·被审判的不只是被告……
·国民党为什么会输?(2016年1月15日)
·重建中国商人形象
·我能不当杨恒均不?
·如何对孩子讲自由、平等、公正
·拜托,这不叫贿选
·《摔跤吧》传递的真能量值得商榷
·我们为什么言必称美国?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假如戈尔巴乔夫的改革成功了
·我的脚很累,但我的灵魂却逍遥自在
·戈尔巴乔夫的改革为啥失败了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以史为鉴,顺应民意,慎用军警


2012年终稿之“政治篇”

   
   
   信奉“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毛泽东在1949年后,由于牢牢掌握了枪杆子,拥有巨大的影响力,但即使他把中国折腾得天翻地覆、鸡犬不宁,可从头到尾,始终没有大规模使用过军、警、特来维护自己的统治。不管什么原因,这都是很难得的。
   


   
   毛之后的中国,唯一拥有近似毛的资历与威信的只有邓小平一人。虽然邓复出之初,动用军队进行了“对越自卫还击战”,还使用公安实行“严打”,但整个八十年代,同自己的两名得力助手胡、赵一起,他对军警的使用基本是得当的。直到1989年,邓小平最终还是动用了一次军队“平暴”——这也是中共历史上领导人第一次如此使用军队。无论有多少理由,无论多么迫不得已,无论时间让多少人遗忘,历史无法改变。
   
   
   整个九十年代,为了避免此类“悲剧”重演,介于武装部队与警察之间的“武警部队”迅速扩大,加上1989年镇压对民众的威慑,1992年的邓小平南巡后的经济大发展,“内忧”暂时摆平。这段时间的主要问题表现为“外患”:西方诸国尤其是美国对中国“虎视眈眈”,随时等待“和平演变”发生。
   
   
   江泽民虽然早看出来未来执政的最大问题是执政党能否成功转型,从而提出了“三个代表”,但以当时面临的国内经济形势尤其是国际形势(包括台海局势),他不但无暇实施“三个代表”,甚至没有来得及做出全面的解释。他执政最大的成绩是循着小平南巡的思想进一步实行改革开放,使出浑身解数,拓展中国的国际生存空间,与美国周旋,与世界互动,争取到最大的利益。最终,中国加入WTO,成功申请奥运会等,为胡温执政十年的经济发展与大国崛起打下了基础。
   
   
   
   江泽民执政十年,虽然武警与公安在后期应对下岗工人堵路与农民抗税(乱收费)中频繁出动,军队为了威慑台独而动不动就到海上放几发空炮弹,然而,高层领导最倚重的却是情治系统。这主要是由当时的国际局势决定的。就我有限的了解,当时的情治系统在多个场合确实立下了汗马功劳。
   
   
   成也情治,败也情治!情报治国在特殊时期可能有一定的作用,可时间一长,迟早会带来灾难。正如当时唯一有能力调动军队的邓小平最终没有能够避免“动用”军队一样,江在执政后期,依赖情报系统,最终拍板对某练功组织进行了全面镇压,此后,镇压持续了十几年。历史就这样写成了。
   
   
   我不知道“军警特”中的“特”是不是这个时候失势并退出政治舞台的,但我知道下一个粉墨登场的是“军警特”中的最后一名主角:警察。
   
   
   胡温执政十年,是中国经济高速发展,国际地位大幅提升的十年。出身于草根的胡温这一代领导人,在改变GDP 增长模式,关心弱势群体上,做出了努力。据外媒报道,2002年的时候,中国有将近一半的人口(约六个亿)没有任何低保与医疗保险。而胡温上台仅用了短短十年,让医保与低保几乎覆盖了所有的中国弱势人群尤其是农民与农民工、下岗工人,虽然覆盖的力度并不大,但相对于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以人均GDP来计算)已经是空前的。要知道,英国与法国完成这样的过程,花费了几乎近百年的时间。
   
   
   胡温执政期间,中国经济总量跃居世界第二,中国的国际地位大幅飙升,并成功举办了奥运会与世博会。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胡温执政期间,台海关系大大改善;互联网发展迅速,中国成为互联网大国。
   
   
   胡温执政十年,也是政治、经济与社会处于转型阶段,各种矛盾日益尖锐,改革阵痛让社会无法和谐,维护治安的警察无疑是首当其冲的。我曾在多篇智库报告中写到要理解警察的工作,很多社会问题并不是他们引起的,但几乎所有的问题都把警察推到风口浪尖。可是,这十年警察力量的迅速扩大,并在多个地区与各类事件中失控,还是超出了我的想象。过去十年,尤其是过去两年,中国几乎变成了一个警察国家。历史,不可能忘记这样的事实。
   
   
   毋庸讳言,我对“军、警、特”是有特殊感情的:军队守卫疆土,保家卫国;警察维护社会治安与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反谍机构与情报系统则是用来保卫国家安全的。国土不被侵犯,政权不被颠覆,民众不遭受欺压,都少不了“军警特”。然而,这是在现代化的文明国家。文明国家与野蛮专制的最大区别就在于如何使用这三种国家力量。
   
   
   作为一名穿越体制内外的观察者,我常常想,威信如此高的小平当时是否可以不动用军队?江总是否可以用另外一种方法对待那些练功的,那些寻求信仰的无依无靠的低层民众?过去十年,那些“维稳”事件中,真的需要动刀动枪,甚至动刑吗?——至少在我亲身的观察中,绝大多数所谓群体事件,都只不过是民众对当地腐败、渎职官员不满而已,根本不涉及民众要破坏稳定,更没有要颠覆国家政权;而很多地方的贪腐官员为了维护自己的特殊利益与不受限制的权力,拉大旗做虎皮,动不动就以维稳的名义动用警力,最终把自己也把北京政府同民众对立起来。
   
   
   “使用权力很容易,难就难在要晓得什么时候不去用它”——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常常想起蒋经国。邓小平、江泽民与胡锦涛各领风骚十年,客观地说,他们都基本完成了历史赋予的使命,但却都没有避免动用也许本不该使用的“军、警、特”,给后人与下一代领导人留下了历史之鉴。历史,尤其是后人与人民写的历史,不会只记下你的功劳,更会记下你犯下的错误,尤其是乱用权力铸下的罪责。
   
   
   在当今热核时代,从短期来说,只要执政者一意孤行,还真没有“军警特”摆不平的人与事,然而,从长远来看,“军、警、特”有自身的作用, 但任何滥用权力,不但无法解决问题,其本身就是最大的问题。这些“问题”迟早会把滥用权力者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2012年,习近平等新一代领导人登上中国的政治舞台。他们继承了小平的改革开放路线,邓江开创的国际局面,以及胡温开启的推进社会公正、公平的尝试。表面上看, “内政外交”都被邓、江、胡搞定,其实不然, 习李等新一代领导人面临的艰巨任务要远远超过前任。他们肩负的历史使命是改革执政党,完成执政党的转型,推动中国社会、经济与政治转型。
   
   
   处于转型期的中国,依然会有重重困难,而进一步的深化改革势必会遭到利益集团的顽固抵抗,但我相信,新一代领导人只要继续沿着改革开放的道路走,以人民利益为重,相信人民,顺应民意,他们势必会得到比“军、警、特”要可靠与厉害百倍的低层民众、中产阶级与知识分子的支持。
   
   
   杨恒均 2012.12.30
(2013/03/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