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胡适实用、自由主义之析(补充稿)]
自立博客
·"八十年代"是什么东西!
·学习《许良英与李慎之通信集》(上)
·习《许良英与李慎之通信集》(续)
·驳斥铁流
·转载王容芬文
·新民主主义是什么东西?
·纪念李慎之
·展览丑陋
·膺品(小说)
·析日本报业自由史
·两岸关系缓和说解析
·大家都去家乐福!
·短诗七首
·愤青这种东西
·谈判艺术和暴力行为
·议和解之道
·耶稣何以不救林昭?!
·赞王千源斥“人民文革”
·日本的民主与侵略(上)
·日本的民主与侵略(下)
·但愿不是毁灭性悲剧的先兆!
·评:但愿不是毁灭性悲剧的先兆!
·中日政治历史走向谈
·马英九的小民主格局
·马英九的小民主格局
·台湾民主是不是不批评北京
·悲六四四首
·无界封锁失灵,望改进!
·马英九的六四语文不及格
·google/gmail威胁封锁我的信箱
·zt欢迎您继续使用Gmail邮件服务
·中共平反六四模式探析
·中共平反六四模式探析
·王芸生一个人保钓
·沉痛怀念水建馥先生!
·国共两党合作史的回顾与前瞻
·国共两党合作史的回顾与前瞻
·日本无革命(上)(中)
·日本无革命(中)
·日本无革命(上)
·关于阶级和阶级斗争
·学习索尔什尼琴——不同的世界,不同的梦想
·邪恶裹胁奥运会
·二〇〇八年的八·一八
·对民主也要批判——从阿扁到普京我们看到什么?
·日本无革命(下)
·从“七人帮”到“四人帮”——也说说中、西政变的异同
·投美房债为印度一万多倍
·浅议君王权限论
·浅议君王权限论
·仲维光:雷蒙·阿隆的懊悔
·历史重演的悲喜剧
·zt唐士元:回忆丈夫水建馥
·接见李一哲集团干吗?
·毛泽东死而不僵论
·小议08年诺贝尔和平奖
·海瑞死谏嘉靖奏疏全文
·兼论新土改与旧地制(上)
·兼论新土改与旧地制(下)
·"一个美国人在平壤"
· "一个美国人在平壤"
·简评奥巴马上台
·简评奥巴马上台
·陈水扁败坏台独思潮
·支持徐晓
·诗钞赠杨佳:青粼光不灭,夜夜照燕台。
·中国改革无文化论
·献给议报的一点建议
·论自由与自由主义(上)
·论自由与自由主义(中)
·论自由与自由主义(下)
· 老启蒙和新愚昧
·老启蒙和新愚昧
·我看08宪章
·ZT文 扬:零八政见
·联合国背叛联合国人权宣言
·《炎黄春秋》的几点怪论
·和平转型论是否妄议
·抓人和宪章
·蒋介石和自由主义
·宣言,纲领和宪章
·中共搞不了威权之十大理由
·扯开遮羞布!——再说庞德和郭路生
·庞德被审和“相信未来”
·再谈红卫兵诗人郭路生——给剑中
·胡适的道路问题
·挺郭路生根据是否成立?
·友渔君一书
·法意大转变之启示
·自由主义或者准自由主义三大员
·自由主义和08宪章
·《疯狗》三十年之思
·力挺郭路生的根据是否成立?
·《今天》三十年之思
·06预宪问题探讨
·杜鲁门的狗屁中国政策
·奥巴马面临的第一个挑战
·中西制法背景比较
·小说三题(自立 万之)
·中西制法背景比较(修订本)
·zt余英时:君权与相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适实用、自由主义之析(补充稿)

胡适实用主义和自由主义分野、合一之析(补充稿)

   

   

   刘自立

   

   

   (一)

   

     提出几个问题供讨论。

   

     一个是胡适的杜威影响和他的实用主义观点,与其后来四十年代明确提到的社会主义不过是人类文明的一个逆流,以及他关于自由主义的谈话,其间关系如何。

   

     再一个是,如果定位杜威是现代主义哲学流派之一,他在整个现代派和后现代派哲学越兴时期,是不是属于消解本体,价值重估和否定传统(观念-制度......)哲学之一类;而这类哲学和本体论(神本-人本)哲学,关系如何?

   

     最后,我们看到,毛主义实践论和胡适之求证论都含实用主义,那么,他们之间的哲学关系,政治关系和以往哲学乃至宗教之间的关系,又是怎样?补充的是,是不是胡适(含毛泽东)们的、五四以来的、对于西方人本论的坚持和对于神本论的消解,一如坊间所谓,是比较适合中国无宗教,重经验,本体、器物(手段-目的)一统论的新解、新用?(加之后来的"猫论"......。)且按照这个逻辑,胡适和毛泽东又何以在哲学方法论上殊途同归,却在政治哲学和政治做法上天地相别,神魔各道呢?这是很少有人关心的课题。一般毛派批判胡适是因为他的主义不是共产主义----而自由派肯定他,是因为他的主义是自由主义和袒护老蒋,维护道统。这样,我们小释这样一种政治观和哲学观的间性关系成为必要,而找到也许是方法论可以趋同而主义可以各别之一说,则必须辨析之,澄清之。胡适的名言大家耳熟能详,不赘再次烦出;如,少谈主义,多及问题;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小卒过河;宁鸣而生......等等。至于他的生平,与老蒋关系,更是坊间常谈,故可全免谈之。于是主要的关联就是胡适二十年代接纳的西方的求/实证主义(含其继承乾嘉学派考据之举和这样的西方哲学发生的似是而非的关系之异同),乃及之自由主义,民主主义,如何从乾嘉考证学派过渡到自由主义;其间主张如何解决,如何分析----这个分析对于专制之老蒋和极权之老毛又产生如何的哲学根据和政治轨迹。

   

   这是人们多少会加以关注之问题----但是,这个问题要想在理论层面上得以全解,并非易事。因为,自由主义和实用主义,其间的关系定位并不会因为完全的哲学轨迹得以通决,也不会因为完全的政治立场得到通释。就像有些学人所谓,胡适即便不能超越真正的国学者和西学者而有所纵览破解,但是,他的方法论和角度观,也许可以超越西东、两派独自获得学术甚至政治之定位;甚至是所谓划世纪,定路标式的思维和言说,且因故超越同时代者也。其实,事情不是要定位胡适的学问和观点如何,而是要结合他的实用主义如何接轨到自由主义----这个特征,究竟对于中国学术潮流之回顾和走向,会产生如何一种导标作用?我们该如何分野他的五四求证论和他以后毛之革命实践论、这两个完全无法结合的轨迹,路径和导向。对此实用主义-自由主义之辨正,应该从实用主义的价值估量和自由主义的实践效应两个方面予以考量;如若不然,分割这个价值论和实践论的现象就会出现----加之人们在确定价值的同时,还会出现20世纪以来的价值置空论和价值伪膺论、这个价值变态导致共产主义一类意识形态,继而转化成为对于基督教线性思维的模仿而成生阿克顿所谓天堂之路导向地狱的上帝影子和影子置反。这是现在人们看得非常明晰的地方。换言之,共产主义及其意识形态乃至马克思主义、黑格尔主义一类未来派学说,其实,是对于现实、往生之间辨正法的颠倒。因为,来世的策划,并非要完全否定今天;而对于道德和伦理诉求的现实规范和警告,铺垫了往生来世的基础和前提;这个价值尺度并非因为完全向死而生,而出现对于今天(----含过去,未来)之反置和虚无。这就是价值尺度的现代性和现在时表态。

   

   故此,摇摆在文艺复兴、启蒙运动乃至社会主义作业的系列演进中之左右派,显示了价值定位和实践效益和实践效益的价值定位。乃至出现了非常激烈和动荡的解构。这个解构从西方而言,就是宗教形态和世俗政治的博弈----王权政治和教皇原则的博弈----共和主义与神圣罗马帝国乌托邦的博弈,等等。但是仅就20世纪初开和19世纪完业状态而论,胡适思想的实用价值论,恰好出现在共产党陈独秀提出世俗政治"价值"之时;而到了40年代中、末期,中国价值论,从传统变成带引号的"现在-现代"的时候,价值趋向和取道,于是变成了毛主义实践)价值共产主义"价值论")。其间,这样的辨正和变乱,其实,证明了两个课题。如果胡适在一、二十年代不是提出趋向非价值论的主体、主题思考而提出不同于少谈主义的正面价值论,那么,价值伪膺方式就不会附会于共产党的"民主和科学""价值"论(注意:这里的民主就是民粹----这里的科学,就是器物、工具、人"物"论......)。这样,放弃最初价值论导向的胡适方式,正好给伪品价值论和毛主义实践价值论通途大敞开。与之互相呼应的是,毛主义实践之问题、主义,也在有限公司的武装基础和武装基地上得以花果齐备。

   

   于是四十年代的价值论胡适又缺少了他二十年代的问题解决之道、也就是实践论;胡适(蒋介石)没有实践----没有土改一类实用主义、社会革命诉求(这当然和战争有关)----而毛有。这就是毛的实践论取缔胡适的自由化的实践论填空。这是一个变戏法。重复而言,二十年代本该是价值确定论基奠时期,但是,中国自由主义者没有建立这个价值之初和主义之先----;四十年代自由主义正当其实应该施行实践论以抗毛实践论时期,他们又只谈主义。(这个相反形成的负面互补趋势,导致中国以毛之实践,毛之价值取而代之于胡适也。(这和日本价值-实践确定论早就日本本体不一样。日本实践论和价值论在政治文化上主张现代性体制论就不是光光提出民主与科学,而是提出价值与建制;价值就是西化和化西。建制就是施行最初的三权分立,宪政治国。这是明治时期的显学,而非诡异戏法如中国之论一达百多之年也----所以中国事情一个结论就是:变德莫克拉西为德莫克拉"贼")。

   

   所以,胡适的价值诉求,自由主义诉求和毛的"价值"诉求,实用主义诉求,在时间上间隔了二十年。但是,这个"二十年"工程,让共产党完全取缔了价值主义变成实用主义----而胡适之自由主义,又完全没有实用主义而使效益(成功)玄置。这个效益玄置,就是没有施行相对于共产党的实用主义,采纳胡适,老蒋之实用主义:这些中国命运之课题无外乎是:土改----统一战线----武装斗争之效益论;即便张君劢(更早宋教仁)施行了价值-实用合一之宪政抗争,合作和不合作运动,但是,都因为实践阙如和技术乏力而倒在了实践论上,使得价值和实用,双双落空。这是一个悲剧。(到了台湾,蒋介石才将二者有效结合,完成土改,坚持选举,完备体制,建设治衡,以为小蒋民主壮行铺路。这是后话;而胡适在老蒋连任总统、这个正常体制之破坏课题上,更是软弱妥协,正气不足。)

   

   

   (二)

   

     反思自由主义理论根源(除去自由主义实际载体自由市之还原外),我们知道,其大致的经验主义特征规定了他对于康德的二元论,持有一种批判和规避。这个哲学特征的归纳基于一个基本事实。一,自由主义要素之首就是人权和人性,也就是同语反复之命题:自由,就是人的自由;其间人性和自由获得了明确的同一性;而人性自由之神本人本的超然伦理之道似乎被异样解说了;也就是自由主义规避了人赋人权还是天赋人权这个主旨----这样,人文主义规定在此主义中自然高于和大于"神文"主义(原谅,我们自造一词)。于是,一切回到康德的说法不见容与之。

   

     二,那么,当穆勒质疑第一推动的时候,自由主义覆盖人权诉求的倾向,掩饰了西方一直以来的双向指轨,也就是,人权提倡者势必要回归天赋人权而非人赋人权----所有自由宣言和人权宣言都是这样规定一个最高主宰者;而不是要取缔之。

   

     三,西方近、现代,后现代哲学的论述方法和动议指向却基本上否定价值,质疑形上,归于虚无----他们鄙视宏大叙述和历史言说("一切历史都是今天的历史"......);这个历史言说很像中国人所谓之"日日新,苟日新","实事求是",实践检验真理......一类中间取道之法(其实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一说----出自于苏联《真理报》)。因为中间取道之法不必回到道统、学统,耶稣、上帝之人-神关系说。

   

     四,那么,自由主义是不是一种有效的奥卡姆剃刀、从而一劳永逸地解决下湖游泳,嘴尝梨子之问题,并加以吞噬和消化呢?世界上文明国家是不是可以如此解构人的历史,神的存在,抑或将所有一切之史料,之学观,之哲学,之精神,都化解在尝尝梨子,功成名就,这样一种苟简之道中呢?

   

     五,换言之,求证也好,实践也罢,其历史之解,是不是隐含着一种实际上是取缔历史根据,消解史学价值之实践-真理论呢?

   

     六,这种实用主义究竟会带来如何一种奥卡姆剃刀甚至屠刀与焚尸炉呢?换言之,奥卡姆剃刀之思维,是不是纳粹、文革屠刀思维之继续和转换呢?

   

     再延伸之,对于价值取缔所产生的价值毁灭和无价值诉求,是不是就是列宁和涅恰耶夫革命造反思维的一种回证呢?

   

     七,更加严重的逻辑推断就是,现代主义对于旧世界和老价值的否定和极权主义价值虚无,历史虚无,人性虚无之屠场效应,其间,又会产生如何之关系和呼应呢?

   

     这里之四,之五,其实,业已关涉自由主义和实用主义之纠结和缠绕;换言之,自由主义如果按照一种消解本体论之路径发展,就会导向取消自由主义,复辟实用主义之道;这样,实践和求证,就会产生主体决定论之嫌疑----这个主体究竟是谁?我们说,自由主义主体是人;那么,从人群中分解出来的阶级存在和贫,贵存在,给实用主义留下了一条歧路。换言之,马克思主义之"自由"就是自由消灭,是要毁灭人群的自由,他们打着人民意志和普遍意志的旗号,规定了什么样子的人是自由的;什么样子的人不配和必须对之取消自由,毁绝其精神和肉体----于是,自由主义在毛泽东那里成为一种革命实践论----而在胡适那里,成为一种人性普遍论和反对极权主义,反对毛主义,容纳和容忍蒋介石主义之理道。这是我们必须区隔和小心的事体。

   

   从中国20世纪历史看来,胡适的晚期自由主义如何适合他的早年求证主义和假设主义,式成一问,必须辩解之。因为,他没有关注到他的基本原则就是自由主义实践----自由主义实践和毛实践,邓实践天壤有别,不可划一。固然,也许他在五四时期并未论述这一点;这是关键的所在。以至于后人对于两项实践和求证处于混乱和混淆之中。而且,顺乎时间来看,胡适不是先提出自由主义,后提出"实践"("求证主义");而是相应于相反之时间顺序:他是到了晚期才提出(适应实用主义之)自由主义----于是给人一个错觉:胡适主张实用主义;猫/毛也主张实用主义。这是一个奇耻大辱。就像杜威不会完全否定美国先贤制定的民主法规和自由主义,而他强调的不同侧面,确实似乎是价值规避和形而"下"学----这个下学,体、用和辨证,必然相对于形而上学----但是,一切西方哲学和哲学史料规定的形而上存在是不可动摇的,起码在20世纪以前,大致如此。康德和笛卡儿不会质疑最高存在,超然存在。这是西方缘自罗马之二元历史-现实存在的精神甚至物质(制度,经济等)之衍生。任何一个自由主义者企图消灭其中任何一元,都是痴心妄想。所以,自由主义可以偏向于无神论,但是,自由主义绝对不会,也不能当众宣布自己是上帝屠杀者。这是毋庸置疑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