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杨恒均之[百日谈]
·杨恒均:海外留学生如何保护自己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杨恒均: 舌尖上的中华“软实力”
·人生十论之:养儿防老,还是养国家防老?
·为了民主,我不后悔
·从“一国两制”到“再造几个香港”
·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拳头说服对手
·恒均:青年人的两年阅读计划
·时评:昂贵的否决票与自由的代价
·杨恒均:中国向何处去?
·杨恒均:伦敦奥运开幕式,展示文化软实力
·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路边谈话:弱势群体的出路在哪里?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路边谈话:未来十年改革成败的关键在于法治
·杨恒均:三思中国福利保障制度
·闯入学术殿堂的草根与不接地气的学者
·中国向何处去,取决于你我向何处去!
·为什么民众把官员们都当成了“嫌疑犯”?
·澳洲小学如何给孩子们上政治课?
·钓鱼岛引发的不仅仅是领土危机
·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游行中的乱象不是中国人素质低造成的
·不要用军国主义那一套反对军国主义
·日本让步,中国赢了,赔钱吧
·中秋之夜:团团圆圆,相亲相爱
·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推测当权者
·从公众意见、公民参与到网络民主
·中美关系向何处去?
·从美国大选看“精英民主”
·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卖火柴的小女孩与垃圾箱里的小男孩
·路边谈话:我们的中国梦
·新一届领导人教官员们如何“说话”
·博客获奖感言:假如你打我的左脸……
·杨恒均:腐败不除,中国将再次回到原点
·依法治网,不但打击坏人,更要保护好人
·以史为鉴,顺应民意,慎用军警
杨恒均2013年文集
·2012年终稿之“公知篇”:立言、立功、立德
·老杨日记(2013.1.4):爱你一生一世
·悼念父亲
·我的边缘人生:远离中心,珍惜自由与生命
·路边谈话:谁改革,我就支持谁!
·秦人不暇自哀,老杨头哀之
·中国领导人的传记为啥由外国人写?
·十张照片解读邓小平
·小平与林肯:继承与超越
·[两会观察]能不能先把咱的人大制度说清楚?
·[两会观察]“刁民”把官员都当成了“嫌疑犯”
·杨恒均:为何改革?不改又如何?
·启蒙者——父亲杨新亚
·最高法院获最高反对票,冤不冤?
·“天下第一村”的致富秘诀
·黑眼睛看世界:我们结伴去旅行吧
·从习近平和奥巴马的“鞋论”看两国外交
·黑眼睛看世界:我所体验的制度自信
·没有压力,执政者不会主动改革
·在拼爹拼关系的时代,屌丝拼什么?
·夫妻一个看微博一个看新闻联播,怎么办?
·粗制滥造的抗日剧羞辱了谁?
·以禁止孩子入学的方式惩罚家长是违法的
·十年网络,风雨写作,托起底线
·如何评价为国权与民族尊严奋斗的前辈?
·中国司法,不要弄到“挟洋才能自重”
·后宫戏与性奴绑架案
·快乐的孔夫子和欢乐的老杨头
·访澳中国游客为啥不去唐人街?
·港人的焦虑:香港走入死胡同?
·西方国家不允许“人肉搜索”吗?
·富翁、精英和穷人为啥都要送孩子出国?
·中国领导人为啥不去唐人街?
·中美最棘手的问题还得“私了”?
·一位“文科男”对转基因食品的看法
·情报、间谍与国家那些破事儿
·照镜子、洗洗澡与清党整风那些事儿
·公务员已成高危职业?
·少女爱大叔,有如老鼠爱大米
·我对儿子讲台湾
·英雄斯诺登为何穷途末路?
·第一夫人:从干政、从政到执政
·杨恒均:我与气功大师
·美国越南白宫握手,中国应否紧张?
·埃及怎么了?——从穆巴拉克到穆尔西
·埃及怎么了?——你为啥要民主?
·埃及怎么了?——如果我是穆巴拉克
·法官集体嫖妓,咱群众也有责任啊
·对官媒刊登有争议文章的两点建议
·日本何处去,中国怎么办?
·日本真有那么优秀吗?
·法治社会反腐——刑必须上大夫
·“井冈山精神”能否遏制腐败?
·领导家变,怎么办?
·井冈山VS庐山:革命打败人文?
·打击“网络谣言”不应损“网络反腐”
·从“床上功夫”看中国经济崛起
·官员为民定底线,谁给政府划红线?
·苏联为何输掉冷战?
·这事你们真不该瞒着党中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刘翔因腿伤而临时退场,引起鸟巢里一片嘘声,舆论哗然,粉丝掩面。我曾及时写过一篇挺他的博文,大谈刘翔与国人的心理素质。并使用了相当夸张的标题:“今天,我是刘翔的粉丝”。其实虽然到处看到刘翔的广告牌,我还真的一次也没有看过他的跨栏。为了挺他,我例外玩了一次“标题党”。没想到,时隔四年,他第二次折戟奥运会,两次情景竟然很有几分相似之处。
   
   
   
   这两天的互联网上挺刘翔与损刘翔的帖子满天飞,我个人认为,挺和贬只要言之有理,都可以理解。例如,在我们赞赏刘翔顽强精神以及他曾经为中国体育事业争得荣誉时,也可以同时提出疑问:国家体育总局、他的教练与医护人员对刘翔的伤势到底知道多少?一定要让这位国宝级的运动员跑残才肯罢休?其中是否有一些网友质疑的,有非体育的因素在作怪?例如有人要让这位中国运动的象征永不倒?甚至更惊人的内幕:让一年上亿的广告收入不倒?


   
   
   
   刘翔摔倒了,我们的一些大领导立即发出了慰问信,政府部门发出了号召,学习刘翔顽强拼搏的精神。一些网友立即评论了:刘翔摔倒了,但刘翔不能倒,于是他们要让国人心目中的刘翔依然挺拔。但这次好像他们又弄过头了,如果腿伤一直没好,甚至比赛前就知道有可能致残,而依然去参加比赛,这不是顽强,而是勉强。
   
   
   
   用这种方式扶起摔倒的刘翔,会不会让更多的运动员倒下?中国运动健儿已经夺得了三十多块金牌,以及更多的健儿平时流血流汗地训练,到了比赛的时候因为各种原因(有些是身体欠佳,有些是失误)而痛失奖牌,有些含泪赛场,他们平时可能比刘翔的训练付出得更多,可是,我怎么没有看到任何领导慰问他们?这样区别对待运动员,太高刘翔,并不是始于他摔倒之后,而是这些年一贯如此。
   
   
   
   有网友说,刘翔一年拍摄十几个广告,一个广告的费用是2000万(2008年后降到1000万),拍过广告的人都知道,拍一个广告是要费不少时间与精力的。一个运动员,有人找去拍广告,这原本是好事,西方每一个运动员都在寻求这样的机会。但中国的举国体制是不同于西方任何一个国家的。在这种体制下,运动员是纳税人供养的。有网友说,从这个意义上说,如果刘翔要一心养伤与比赛,“搞好本职工作”,完全可以少接一些广告。当然又有网友说了,刘翔身不由己。这话说得怪异,刘翔是29岁的成年中国公民,倒说的他好像是没有自由的包身工似的。中国田径领域难道像足球圈一样黑?
   
   
   
   上面网友们提出的疑问与质疑,有些显然并不成立,相关部门也做了澄清。但我认为,把疑问提出来还是有好处的,便于我们的领导今后在面对更多的“刘翔”时,能够更多地从体育本身出发,少些政治,也少些金钱。
   
   
   
   任何一个运动员在运动场上摔倒时,我们都应该给他掌声,而不是嘘声。刘翔是不比任何一个运动员逊色的运动员,理应得到我们更多的掌声。然而,事与愿违。当他摔倒时,不但嘘声一片,甚至有网友幸灾乐祸地说,他们就在等待这样的摔倒重演。
   
   
   
   真让人痛心啊,但造成这种情形的一个重要原因不正是我们一些领导,还有刘翔周围的那帮人把他捧得太高、太高?!要知道,任何被捧得太高的人摔下来,一定会付出更沉重的代价;要知道,当刘翔在运动场上摔倒时,他在民众心目中并没有倒下,而当有的人硬要用一些令人反感的手段让他高大起来时,刘翔可能再也站不起来了!
   
   
   
   杨恒均 2012年8月8日 南京
   
   
   
   北京来信之:今天,我是刘翔的粉丝
   
   
   
   北京来信之: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北京来信之:期待国人关心体育超过政治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附:南京大屠杀受难者纪念馆
   
   
   
   昨天在扬州时看到了一条新闻,日本广岛市8月6日上午在位于市中心的和平公园举行仪式,纪念广岛市遭原子弹轰炸67周年。当地时间上午8时,广岛市市长松井一实及死难者遗族代表将过去一年内去世的5729名原子弹轰炸受害者名册安放在慰灵碑内。8时15分,即1945年8月6日美军在广岛投下原子弹的时刻,仪式正式开始,“和平之钟”敲响8次,钟声响彻整个广岛和平公园,全体人员起立为广岛原子弹轰炸死难者默哀一分钟。至此,广岛原子弹轰炸遇难者人数增至280959人。
   
   
   
   当时我就决定,今天专门到南京,去“南京大屠杀受难者纪念馆”拜祭。约了四位南京的网友,下午三点半到达时,他们都等候在风雨中。我们一行五人全程参观了纪念馆。由于我参访过几乎所有的犹太人受难者纪念馆,以及其他至少十几个战争纪念馆(包括日本的靖国神社),我不得不承认,几年前重新整修过的“南京大屠杀受难者纪念馆”让我很满意。这个纪念馆的几个展馆与外景,几乎吸收了我看过的世界各地受难者纪念馆中最有特点的部分。在此,我要向所有到南京来玩的朋友推荐,一定要去。
   
   
   
   飘忽的蜡烛,忽明忽暗的地下灯光,还有墙上密密麻麻的名字、高耸的档案……多年前,当我在德国、日本、美国看到这些场景时,常常想中国什么时候会有,如今都有了。我很高兴。
   
   
   
   然而高兴之余,我想说的是,我们不仅要学习人家的建筑风格、场景设计与氛围布置,更要学习人家珍惜生命的价值理念。当我看到纪念馆墙上巨大的300000这个数字时,我又想起日本广岛的原子弹受难者那具体到个位数的280959人。
   
   
   
   每年,当我看到广岛举行这样盛大的纪念活动时,心里总有一些不安。毕竟,那是美国人为了结束战争,结束日本人在亚洲尤其中国的屠杀而投下的原子弹,日本人珍惜生命没错,但更应该反思战争的罪责。当然,更让我不安的是,我们这里在某些特定的时间里,本应举行更大的、更加理直气壮的纪念活动。可以原谅,但不能忘记。
   
   
   
   在中国这块土地上,需要举行纪念受难者活动的地方何止南京?就在我昨天游荡扬州的时候,想起了清军攻陷扬州时的“扬州十日”。据说那次屠城持续了整整十天,屠杀了800000汉人,让扬州一度成了空城。从北方侵入的满族人如果屠城后被赶走,扬州一定会有中国历史上最大的一座“受难者纪念馆”,但清朝接下来统治了200多年,几乎把那次屠杀的记忆从被统治者大脑中消除殆尽。昨天,我参观了离“扬州十日”屠杀最惨烈的地方不远处的“御码头”,那是清朝皇帝到扬州来游玩时骑马登船的地方。至今那里都是扬州最重要的景点。
   
   
   
   长期的统治与洗脑,也许真能够清除掉我们大脑中对灾难的记忆,但如果我们真的遗忘那些发生过的灾难,不敢坦然面对,躲躲闪闪,甚至有意隐瞒那些并不久远的历史事件,我们的良心会不安,现存的纪念馆会失去意义,这个民族也不会那么容易走出恶性的循环。
   
   
   
   “南京大屠杀受难者纪念馆”触动了我,也鼓舞了我。也许,在这块土地上,我们可以建更多的纪念馆,例如文革受难者纪念馆,三年大灾难受难者纪念馆,民众非正常死亡纪念馆……
   
   
   
   
   
   参考阅读:
   
   
   
   南京大屠杀,我们的悲愤从何而来?
   
   
   
   在柏林大屠杀纪念馆思考人性与制度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2012/10/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