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杨恒均之[百日谈]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二)
·南京大屠杀,我们的悲愤从何而来?
·《集结号》——一部让我思考和平的战争片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台湾海峡为什么越来越宽?
·从麦当劳到圣诞节,我们该如何抵制美国文化的入侵?
·薄熙来的直言和吴仪的“裸退”
2007年9月份日记《九月的记忆》
·九月的记忆(1)
·九月的记忆(2)
·九月的记忆(3)
·九月的记忆(4)
·九月的记忆(5)
·九月的记忆(6)
·九月的记忆(7)
·九月的记忆(8)
·九月的记忆(9)
·九月的记忆(10)
·九月的记忆(11)——周庄是个好地方
2007年11月俄罗斯之旅
·让我们到俄罗斯去
·在叶利钦的墓前,我脱帽致敬
·美女过剩的俄罗斯
·别了,我心中的俄罗斯!
2008年评论、散文、随笔
·香港同胞,请再耐心等十年!
·他们弱小得让人心酸
·我为什么批评中国
·但愿暴风雪带来的不只是寒冷
·风雪中,每一个生命都是大写的!
·“春晚”和“新闻联播”都应该废除
·别把灾难弄成立功和歌功颂德的机会
·伊朗总统、样板戏和南街村的二奶
·谈虎色变、嫖妓和沉默权
·我不是作家,我是网络作家
·说起大部制改革,随州人笑了
·母亲是盏灯,照亮我前行的路
·我对儿子讲西藏
·对悉尼华人组织起来保卫圣火的几点看法
·就悉尼爱国大游行驳斥两股反华言论
·CNN驻北京首席记者透露CNN为何爱国
· 王千源事件是中情局策划的阴谋
·就北京与达赖方面磋商答美国友人问
·给留学生的信:请你们继续爱国!
·铁道部,这次你给自己打多少分?
·支持CNN歪曲“事实” 的报道!
·面对灾难,我们如何展示大国风采
·对不起,我不能不伤害你
·从道德绑架的网民到绑架自由的范跑跑
·想要说声爱你,却被吹散在风里
·美国如何掩盖轰炸我驻南大使馆真相?
·西方国家害怕中国人民的爱国激情吗?
·美国为什么胆敢轰炸我驻南大使馆?
·海外华人华侨爱国,国也应该爱护他们
·让那团火点燃我们心中的激情
·如果美国警察动了我的阳具
·大陆游客在台湾可做的一件有意思的事
·海外华语作家不应该是弱势群体
·四川发生过地震?北京即将奥运吗?
·对毒奶粉我们除了愤怒还能干什么?
·谁是制造吴敬琏间谍门的黑手?
·中国特色的教育,恶梦什么时候结束?
·谁能告诉我大陆民众是什么级别?
·我已准备好向杨振宁妻子翁帆求爱了
·让我们在博客、梦想和未来里再见!
·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
·给海外华人的一封信:我眼中的国富民强
·人民已经准备好了!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在这个变革的时代,最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的位置
民主之旅
·告诉我,你适不适合民主
·我的信仰是民主!
·我们离1984年有多远?
·在缅甸风灾的废墟上思考主权、人权和生存权!
·全球化时代的中国民族主义
·比天灾更邪恶的独裁专制应该被推翻!
·下一场“文化大革命”离我们有多远?
·为中国特色的民主而奋斗!
·三年内完成祖国统一不再是梦想
·【学术】 明年起步、三年成就宪政大业
·让我们一起为国家正确的方向战斗!
·以传销的劲头推广我们的梦想!
·国庆节寄语:我们就是国家!
台海风云
·陈水扁,你是不是疯了?
·寄语国民党:梅花愈冷愈开花
·国民党输掉了政权,赢得了合法性
·建议马英九访问大陆
·今夜,我们都是台湾人
·马英九,请你不要对我们失望!
·陈水扁,这次你该知道民主的厉害了吧?
·民进党,你什么时再感动我一次?
·龙应台,台湾不需要你说的那种政治家
·我只想对马英九说一句话:把台湾的民主搞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刘翔因腿伤而临时退场,引起鸟巢里一片嘘声,舆论哗然,粉丝掩面。我曾及时写过一篇挺他的博文,大谈刘翔与国人的心理素质。并使用了相当夸张的标题:“今天,我是刘翔的粉丝”。其实虽然到处看到刘翔的广告牌,我还真的一次也没有看过他的跨栏。为了挺他,我例外玩了一次“标题党”。没想到,时隔四年,他第二次折戟奥运会,两次情景竟然很有几分相似之处。
   
   
   
   这两天的互联网上挺刘翔与损刘翔的帖子满天飞,我个人认为,挺和贬只要言之有理,都可以理解。例如,在我们赞赏刘翔顽强精神以及他曾经为中国体育事业争得荣誉时,也可以同时提出疑问:国家体育总局、他的教练与医护人员对刘翔的伤势到底知道多少?一定要让这位国宝级的运动员跑残才肯罢休?其中是否有一些网友质疑的,有非体育的因素在作怪?例如有人要让这位中国运动的象征永不倒?甚至更惊人的内幕:让一年上亿的广告收入不倒?


   
   
   
   刘翔摔倒了,我们的一些大领导立即发出了慰问信,政府部门发出了号召,学习刘翔顽强拼搏的精神。一些网友立即评论了:刘翔摔倒了,但刘翔不能倒,于是他们要让国人心目中的刘翔依然挺拔。但这次好像他们又弄过头了,如果腿伤一直没好,甚至比赛前就知道有可能致残,而依然去参加比赛,这不是顽强,而是勉强。
   
   
   
   用这种方式扶起摔倒的刘翔,会不会让更多的运动员倒下?中国运动健儿已经夺得了三十多块金牌,以及更多的健儿平时流血流汗地训练,到了比赛的时候因为各种原因(有些是身体欠佳,有些是失误)而痛失奖牌,有些含泪赛场,他们平时可能比刘翔的训练付出得更多,可是,我怎么没有看到任何领导慰问他们?这样区别对待运动员,太高刘翔,并不是始于他摔倒之后,而是这些年一贯如此。
   
   
   
   有网友说,刘翔一年拍摄十几个广告,一个广告的费用是2000万(2008年后降到1000万),拍过广告的人都知道,拍一个广告是要费不少时间与精力的。一个运动员,有人找去拍广告,这原本是好事,西方每一个运动员都在寻求这样的机会。但中国的举国体制是不同于西方任何一个国家的。在这种体制下,运动员是纳税人供养的。有网友说,从这个意义上说,如果刘翔要一心养伤与比赛,“搞好本职工作”,完全可以少接一些广告。当然又有网友说了,刘翔身不由己。这话说得怪异,刘翔是29岁的成年中国公民,倒说的他好像是没有自由的包身工似的。中国田径领域难道像足球圈一样黑?
   
   
   
   上面网友们提出的疑问与质疑,有些显然并不成立,相关部门也做了澄清。但我认为,把疑问提出来还是有好处的,便于我们的领导今后在面对更多的“刘翔”时,能够更多地从体育本身出发,少些政治,也少些金钱。
   
   
   
   任何一个运动员在运动场上摔倒时,我们都应该给他掌声,而不是嘘声。刘翔是不比任何一个运动员逊色的运动员,理应得到我们更多的掌声。然而,事与愿违。当他摔倒时,不但嘘声一片,甚至有网友幸灾乐祸地说,他们就在等待这样的摔倒重演。
   
   
   
   真让人痛心啊,但造成这种情形的一个重要原因不正是我们一些领导,还有刘翔周围的那帮人把他捧得太高、太高?!要知道,任何被捧得太高的人摔下来,一定会付出更沉重的代价;要知道,当刘翔在运动场上摔倒时,他在民众心目中并没有倒下,而当有的人硬要用一些令人反感的手段让他高大起来时,刘翔可能再也站不起来了!
   
   
   
   杨恒均 2012年8月8日 南京
   
   
   
   北京来信之:今天,我是刘翔的粉丝
   
   
   
   北京来信之: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北京来信之:期待国人关心体育超过政治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附:南京大屠杀受难者纪念馆
   
   
   
   昨天在扬州时看到了一条新闻,日本广岛市8月6日上午在位于市中心的和平公园举行仪式,纪念广岛市遭原子弹轰炸67周年。当地时间上午8时,广岛市市长松井一实及死难者遗族代表将过去一年内去世的5729名原子弹轰炸受害者名册安放在慰灵碑内。8时15分,即1945年8月6日美军在广岛投下原子弹的时刻,仪式正式开始,“和平之钟”敲响8次,钟声响彻整个广岛和平公园,全体人员起立为广岛原子弹轰炸死难者默哀一分钟。至此,广岛原子弹轰炸遇难者人数增至280959人。
   
   
   
   当时我就决定,今天专门到南京,去“南京大屠杀受难者纪念馆”拜祭。约了四位南京的网友,下午三点半到达时,他们都等候在风雨中。我们一行五人全程参观了纪念馆。由于我参访过几乎所有的犹太人受难者纪念馆,以及其他至少十几个战争纪念馆(包括日本的靖国神社),我不得不承认,几年前重新整修过的“南京大屠杀受难者纪念馆”让我很满意。这个纪念馆的几个展馆与外景,几乎吸收了我看过的世界各地受难者纪念馆中最有特点的部分。在此,我要向所有到南京来玩的朋友推荐,一定要去。
   
   
   
   飘忽的蜡烛,忽明忽暗的地下灯光,还有墙上密密麻麻的名字、高耸的档案……多年前,当我在德国、日本、美国看到这些场景时,常常想中国什么时候会有,如今都有了。我很高兴。
   
   
   
   然而高兴之余,我想说的是,我们不仅要学习人家的建筑风格、场景设计与氛围布置,更要学习人家珍惜生命的价值理念。当我看到纪念馆墙上巨大的300000这个数字时,我又想起日本广岛的原子弹受难者那具体到个位数的280959人。
   
   
   
   每年,当我看到广岛举行这样盛大的纪念活动时,心里总有一些不安。毕竟,那是美国人为了结束战争,结束日本人在亚洲尤其中国的屠杀而投下的原子弹,日本人珍惜生命没错,但更应该反思战争的罪责。当然,更让我不安的是,我们这里在某些特定的时间里,本应举行更大的、更加理直气壮的纪念活动。可以原谅,但不能忘记。
   
   
   
   在中国这块土地上,需要举行纪念受难者活动的地方何止南京?就在我昨天游荡扬州的时候,想起了清军攻陷扬州时的“扬州十日”。据说那次屠城持续了整整十天,屠杀了800000汉人,让扬州一度成了空城。从北方侵入的满族人如果屠城后被赶走,扬州一定会有中国历史上最大的一座“受难者纪念馆”,但清朝接下来统治了200多年,几乎把那次屠杀的记忆从被统治者大脑中消除殆尽。昨天,我参观了离“扬州十日”屠杀最惨烈的地方不远处的“御码头”,那是清朝皇帝到扬州来游玩时骑马登船的地方。至今那里都是扬州最重要的景点。
   
   
   
   长期的统治与洗脑,也许真能够清除掉我们大脑中对灾难的记忆,但如果我们真的遗忘那些发生过的灾难,不敢坦然面对,躲躲闪闪,甚至有意隐瞒那些并不久远的历史事件,我们的良心会不安,现存的纪念馆会失去意义,这个民族也不会那么容易走出恶性的循环。
   
   
   
   “南京大屠杀受难者纪念馆”触动了我,也鼓舞了我。也许,在这块土地上,我们可以建更多的纪念馆,例如文革受难者纪念馆,三年大灾难受难者纪念馆,民众非正常死亡纪念馆……
   
   
   
   
   
   参考阅读:
   
   
   
   南京大屠杀,我们的悲愤从何而来?
   
   
   
   在柏林大屠杀纪念馆思考人性与制度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2012/10/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