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拳头说服对手]
杨恒均之[百日谈]
·黑眼睛看世界:我所体验的制度自信
·没有压力,执政者不会主动改革
·在拼爹拼关系的时代,屌丝拼什么?
·夫妻一个看微博一个看新闻联播,怎么办?
·粗制滥造的抗日剧羞辱了谁?
·以禁止孩子入学的方式惩罚家长是违法的
·十年网络,风雨写作,托起底线
·如何评价为国权与民族尊严奋斗的前辈?
·中国司法,不要弄到“挟洋才能自重”
·后宫戏与性奴绑架案
·快乐的孔夫子和欢乐的老杨头
·访澳中国游客为啥不去唐人街?
·港人的焦虑:香港走入死胡同?
·西方国家不允许“人肉搜索”吗?
·富翁、精英和穷人为啥都要送孩子出国?
·中国领导人为啥不去唐人街?
·中美最棘手的问题还得“私了”?
·一位“文科男”对转基因食品的看法
·情报、间谍与国家那些破事儿
·照镜子、洗洗澡与清党整风那些事儿
·公务员已成高危职业?
·少女爱大叔,有如老鼠爱大米
·我对儿子讲台湾
·英雄斯诺登为何穷途末路?
·第一夫人:从干政、从政到执政
·杨恒均:我与气功大师
·美国越南白宫握手,中国应否紧张?
·埃及怎么了?——从穆巴拉克到穆尔西
·埃及怎么了?——你为啥要民主?
·埃及怎么了?——如果我是穆巴拉克
·法官集体嫖妓,咱群众也有责任啊
·对官媒刊登有争议文章的两点建议
·日本何处去,中国怎么办?
·日本真有那么优秀吗?
·法治社会反腐——刑必须上大夫
·“井冈山精神”能否遏制腐败?
·领导家变,怎么办?
·井冈山VS庐山:革命打败人文?
·打击“网络谣言”不应损“网络反腐”
·从“床上功夫”看中国经济崛起
·官员为民定底线,谁给政府划红线?
·苏联为何输掉冷战?
·这事你们真不该瞒着党中央
·谨记小平“不争论”,实干兴邦,空谈误国!
·昂山素季是英国的间谍吗?
·读者来信:好小贩与坏小贩,好城管与坏城管
·保险箱的故事:贪欲、情意、道义
·比贫富差距更可怕的是尊严差距
·读者来信:一位爱上妓女的屌丝的迷茫
·如何吸取苏联亡党亡国的教训?
·返璞归真习仲勋的历史功绩
·对不起
·这年头,当坏人也不容易啊
·中国外交:从寻找敌人到结交朋友
·勤劳的中国人为啥不受欢迎?
·从“杀光中国人”看美国的种族歧视
·新疆日记之爱在新疆
·中国反恐要吸取美国的教训
·盘点我在美国遭遇的种种歧视
·日本学生说,日本得了“和平痴呆症”
·网民视角解读《决定》改革计划
·磨磨叽叽的日本人让我发疯
·日本人自暴家丑:对中国是羡慕嫉妒恨
·老杨头谈改革与《决定》
·《决定》为何能让左右、内外、上下都满意?
·中日开战,日本准备好了吗?
·网民对推动《决定》改革功不可没
·中美之战,打还是不打?
·西班牙日记:天空、火腿、邮局与教堂
·在西班牙听闻曼德拉去世想到的三点
·中国高考改革为啥让美国不安?
·光有曼德拉和甘地是不够的
·“千古逆贼”张成泽判决书:千古奇文
·东北亚成火药桶,中国准备好打仗没有?
·从毛泽东读书想到的
·北京的选择与香港的选举
·从习总吃包子说起……
·2014展望:反腐向何处去?
杨恒均2014年文集
·中、日、台、朝领导人元旦都说了啥?
·我们今天该如何当“国师”?
·富人如何赢得尊重?——邵逸夫的舍与得
·公务员该不该领取较高的养老金?
·维护中国稳定与颠覆美国政权的互联网
·外交官批安倍,勿忘最重要一点
·国共两党互相杀了多少特工?
·详解美国大片对中国青年洗脑的全过程
·朋友送女儿到澳洲呼吸新鲜空气
·官员贿赂民众的时代到来了吗?
·你愿意收下我送的红包吗?
·24字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指向何方?
·让人尊严扫地的美国移民局
·旅美日记之:最不幸的幸运儿
·秘书与太监
·做一名成功的戈尔巴乔夫?
·互联网与中美关系
·美国老太向我告状:美媒丑化中国
·北京人都可以免费到纽约购物啦!
·亚洲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拳头说服对手

法大老师吴法天与四川电视台记者周燕微博约架,把网络上的观点之争搬到现实中,演变成拳脚相向。按说,两人网上争论、吵架,结仇了,微博约架,见面一言不合,大打出手。原本没什么奇怪的,全国各地每天打架斗殴的个案大概不少于十万起吧,不过,这次约架不同之处是卷入了左右之争,围观者都是一群有点知识的人,双方又都还有点名气(这次约架后双方的名气肯定更大了),据说各有一群粉丝。
   
   
   
   观点不同,因争论不休而约架的事,世界各地都有。往前推几个世纪,西方人解决吵架与争端的常用办法就是相约决斗。最早是用剑,两人见面拔刀互插,后来发现还不够爽,于是就发明了用手枪对射。双方相约一个地点,见面了,互相鞠躬表示荣幸,然后抽出手枪,一、二、三,“啪啪”两声,血溅五步,争吵结束,干脆利落啊。不过,那是野蛮时代的做法,现在文明社会不认同约斗,法律也不允许私自决斗。理性的人类,尤其是有点知识的人,发现要“击倒”对手,文字比拳头更有力。近百年来,通过知识分子手下的文字传播的普适价值理念,几乎是所向披靡。

   
   
   
   是什么原因让中国的知识人放弃文字而回到人家几个世纪前的决斗时代?是什么让他们感到如此愤怒、无力而不得不赤膊上阵,斯文扫地?我想,首先是和客观的环境有关,尤其是意见表达平台分配的不公,以及存在普遍的对言论自由的打压。例如很多人对《环球时报》不满是冲着他拥有传播谬误的强大的平台,而我们却连博客上纠正他传播谬误的文字都要不时被删除。我早就告诉读者,如果给我一个相同的平台,我的读者不会比他们少,最终读者会做出正确的判断与选择。
   
   
   
   第二,和这些人对自己的理念的认识有关。他们大多对自己所选择的价值理念没有多深的认识,也就没有多少信心。有些人知道自己反对什么,却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左派们攻击别人是汉奸卖国贼,却连爱国与爱政府都分不清,他们甚至对压制低层的体制颂扬有加;右派呢,以为反对专制反对集权就是民主,难怪动不动就滑向用专制的办法去追求民主的错误轨道,客观上损害了自己的追求;第三,和网络尤其是微博有关,大家变得浮躁,都想用140个字来说服与征服他人,都想出快名,没有几个人会沉下心来耐心解释自己的理念,说服大家。互联网不同程度地为左右各派提供了一定的意见表达与理念传播的平台,可在这个平台上,左派和右派的语言都贫乏到只能用口水与拳头来代替。
   
   
   
   当然我这是往好里说,相约打架的,并不一定都是为理念而战,也有意气用事,或者天性喜欢抬杠,更不排除有人故意炒作。看看互联网历史就不难明白,过去十几年凡是在网络上出名的,几乎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靠某种炒作,男的骂骂名人,女的脱脱衣服,意见领袖来几句出位的言论,大多数“名人”是靠搞好和某个媒体的关系,有事无事炒作一番。你说现在有几个知识人是靠自己的学术与作品出名的?要想出名,干一架,或者设计几个风头出出。不过,这不能怪他们,网民也好这口。尤其是有了微博,我眼睁睁地看到大批大批的网民把时间浪费在无聊的口水仗上。
   
   
   
   在我看来,无论你是左派还是右派,或者你什么派也不是,只想借用网络表达意见,展示自己的理念,最好的办法就是用言论(例如写作)或行动(例如深入大众,或者帮助需要的人士去维护他们的权利)彰显、推广你的理念。我能理解一些网络名人很想去说服那些不赞同自己观点的对手,但有些人能够说服,有些人无法说服啊,你为啥一定要争出个结果?你什么时候靠争吵说服过对手?学术与思想界,争鸣比争吵更重要。
   
   
   
   西方人过去用剑与手枪约架,现在人家文明了,最激烈的“约架”,也是最文明的“约架”就是西方的总统候选人之间的辩论,那不但是观点之争,更是利益与政权之争。在中国,这种层级的“约架”一般是靠大炮和地雷来决定的。我们大家不妨看一下人家是如何“约架”的:首先,有一个双方都遵守的规则,相同的平台;其次,大家用相同的时间把自己的观点说清楚;再次,保持不要越过一些道德与行为规则的底线(例如进行人身攻击)。
   
   
   
   西方总统候选人之间的辩论总是显得非常理智、温文尔雅,当然,让他们保持理智与温和的关键还在于:他们其实谁都不想说服对手,他们的听众是围观者,他们的观众是旁观者。对他们做出评判的不是对手,而是全国民众。如果他们眼中只有站在旁边的对手,倒不如上去抽他两耳刮子,踢他两脚,不行的话,一刀捅死他。要不,搞暗杀也比搞辩论更行之有效。
   
   
   
   总统候选人很清楚,他们要说服的是广大的观众与听众,是全国民众。其实,中国这些所谓的左派、右派,以及传播自己观念的各色人马,又何尝不应该把传播与说服的对象定为更广大的读者?你的理念与观点是否正确,是否符合大多数人的利益,是否是各方都能接受的普遍价值,应该由大众来决定,不是你,更不是你的对手可以决定的。你应该跳出自己与对手的那个小圈子。
   
   
   
   整天同对手打口水仗,不但无法表明自己的观点,有时甚至为了压过对方的观点而走向另外一个极端,不惜扭曲自己的观点来攻击对方,结果弄得自己面目全非。我看到不少左派和右派都在这种争论中失去了自己的理念。我亲眼看到一些以追求民主、自由、法治,拥抱宽容的朋友在同对手的争论中变得暴躁不安,甚至口出狂言,弄得活脱脱一个暴君似的。例如,一些人动不动就要置“五毛”于死地,可是,你想没想过,如果他不是“五毛”,只是借用网络表达自己的意见呢,只是这意见刚好和你的相反,你就口出恶言,声称要灭了人家?你追求的言论自由难道不包括左派以及反对你的那些人的自由?你让旁观者如何追随你?当然,也许那些批评你的人真是“五毛”吧,那么,你要置他于死地,那他的主子——比你强大好多倍,手里不但有笔杆子,还有枪杆子的强权,是不是也早就应该置你于死地了?
   
   
   
   我承认,在当今环境与氛围下,要想冲破重重阻扰宣扬普世价值而又不失谦恭与包容的心态,把手段与目的置于同等重要的地位,实在不容易,需要百折不挠的信心与恒心。我自己也经历了一个过程。网络上攻击与辱骂我的人不在少数,严重的时候,仅仅一个网站就有几十个专门建立起来针对我的博客,批评我还无所谓,有时看到一些年轻人一上来就辱骂家人,心里实在不是滋味。有时真忍不住想对骂几句,甚至想请朋友帮忙查到留言者的地址,重操旧业,给他和他的家人一点真正的颜色,但我每次都会为有这种违背自己价值理念的想法感到羞耻。后来我决定不看一些让人难受的留言,只看针对文章观点的那些评论与批评。久而久之,心态也就平和了。
   
   
   
   结果怎么样?我可以告诉大家,2007年到2009年在博客留言里批评与攻击我最严重的十位网友(所谓严重,就是至少留言过几百次以上,批评与攻击我的数量与质量都排在前十位的),目前为止已经至少有六位亲自写信向我道歉,他们说,一直看我的博文,终于理解了我,也接受了我的部分观点。
   
   
   
   设想一下,如果我当初不那么克制,只要开口回骂一句,不但把我降到他们当初的水准,可能引起一场口水大战,而且,他们可能永远不会走到今天接受我理念的这一步吧。而让那些反对我们的人,认真看完我们的文章,最终接受我们的部分观点,难道不是传播理念的人可以达到的最高境界?
   
   
   
   不理智的吵架与打架显然都无法达到这种境界。当今中国无奇不有,但所有发生的怪现状,要就是在世界其他国家出现过,要就是可以在几千年历史上(例如秦朝)找到,问题主要出现在我们失去了价值理念,也就失去了判断这些怪现状的标准,社会也就显得异常混乱。作为一名有社会担当的知识分子,能够为传播正确的理念,凝聚共识做出一些贡献,善莫大焉。写作者能做的,当然是文字,不是口水与拳头。作为一名写作人,我坚信,要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口水与拳头说服对手。
   
   
   
   杨恒均 2012年7月10日
   
   
   
   该文纸媒精华版见7月16日出版的财新《新世纪》周刊
   
   
   
   参考阅读(我对网络言论的一些看法):
   
   
   
   宽容与谦卑是民主的重要特性
   
   
   
   “民主小贩”杨恒均
   
   
   
   我的网上“遭遇”,值得政府借鉴
   
   
   
   即便握有真理,也别伤及无辜
   
   
   
   阅读日有感:网络时代还要不要阅读?
   
   
   
   互联网上的对话是可能的吗?
   
   
   
   对互联网上的谣言、暴力和混乱的一点看法
   
   
   
   从“广场”到“法庭”的捷径是互联网
   
   
   
   为什么不给每一位中国人发一台电脑?
   
   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拳头说服对手

   
   我从小学五年级就开始习武,当时主要是想长大后“惩恶扬善”,内心也想找机会报复那些欺负过我的“小恶霸”(Bully)。由于整个中学期间都做到“闻鸡起舞”、风雨无阻,一度功夫达到相当程度,弹跳一米七时的脚力超过百公斤。但我从没踢过任何人的脑袋。
   
   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拳头说服对手

   
   “惩恶扬善”也成为我选择工作的标准之一。我干过的几个工作都是要为国效力,尤其憎恨国际恶霸欺负中国。那时,我对打打杀杀感兴趣,但我知道功夫已经不起作用,我喜欢搬弄各种武器(图片是偶尔领到了一支威力强大的五四式手枪,爱不释手——当时一般都用六四式手枪)。后来到美国时选择的第一个研究课题是“中美关系与中国的核子武器政策”。
   
   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拳头说服对手

   
   走过“家”、“国”,来到“天下”,放眼世界,四十而不惑,后知后觉的我总算认识到,拳头可以击倒对手,武器可以打败敌人,但真正让我们“胜利”并变得强大的,只能靠解放思想,靠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价值理念。从此以后,我沦落为一名“民主小贩”——多年前,当网络上反对我的网友用这个很有点侮辱性质的称呼讽刺我时,我决定坦然面对,并用几年时间,把这个绰号变成一种“尊称”。如果你是我的读者,你可能不会认为这个绰号是贬意的吧?
   
   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拳头说服对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