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中秋之夜:团团圆圆,相亲相爱]
杨恒均之[百日谈]
·我不是作家,我是网络作家
·说起大部制改革,随州人笑了
·母亲是盏灯,照亮我前行的路
·我对儿子讲西藏
·对悉尼华人组织起来保卫圣火的几点看法
·就悉尼爱国大游行驳斥两股反华言论
·CNN驻北京首席记者透露CNN为何爱国
· 王千源事件是中情局策划的阴谋
·就北京与达赖方面磋商答美国友人问
·给留学生的信:请你们继续爱国!
·铁道部,这次你给自己打多少分?
·支持CNN歪曲“事实” 的报道!
·面对灾难,我们如何展示大国风采
·对不起,我不能不伤害你
·从道德绑架的网民到绑架自由的范跑跑
·想要说声爱你,却被吹散在风里
·美国如何掩盖轰炸我驻南大使馆真相?
·西方国家害怕中国人民的爱国激情吗?
·美国为什么胆敢轰炸我驻南大使馆?
·海外华人华侨爱国,国也应该爱护他们
·让那团火点燃我们心中的激情
·如果美国警察动了我的阳具
·大陆游客在台湾可做的一件有意思的事
·海外华语作家不应该是弱势群体
·四川发生过地震?北京即将奥运吗?
·对毒奶粉我们除了愤怒还能干什么?
·谁是制造吴敬琏间谍门的黑手?
·中国特色的教育,恶梦什么时候结束?
·谁能告诉我大陆民众是什么级别?
·我已准备好向杨振宁妻子翁帆求爱了
·让我们在博客、梦想和未来里再见!
·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
·给海外华人的一封信:我眼中的国富民强
·人民已经准备好了!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在这个变革的时代,最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的位置
民主之旅
·告诉我,你适不适合民主
·我的信仰是民主!
·我们离1984年有多远?
·在缅甸风灾的废墟上思考主权、人权和生存权!
·全球化时代的中国民族主义
·比天灾更邪恶的独裁专制应该被推翻!
·下一场“文化大革命”离我们有多远?
·为中国特色的民主而奋斗!
·三年内完成祖国统一不再是梦想
·【学术】 明年起步、三年成就宪政大业
·让我们一起为国家正确的方向战斗!
·以传销的劲头推广我们的梦想!
·国庆节寄语:我们就是国家!
台海风云
·陈水扁,你是不是疯了?
·寄语国民党:梅花愈冷愈开花
·国民党输掉了政权,赢得了合法性
·建议马英九访问大陆
·今夜,我们都是台湾人
·马英九,请你不要对我们失望!
·陈水扁,这次你该知道民主的厉害了吧?
·民进党,你什么时再感动我一次?
·龙应台,台湾不需要你说的那种政治家
·我只想对马英九说一句话:把台湾的民主搞好
·台湾的乱象是民主太快造成的?
思想解放
·响应汪洋号召,我先解放自己的思想
· 解放思想,何不多设几种“政治特区”?
·在战天斗地中解放我们的思想
小说
·地震文学: 最后一堂课
·今天,我们都是那头猪!
·终极民主
2008北京奥运
·我们是不是忽略了最重要的奥运精神?
·让圣火照亮一条简朴、自然与和谐的路
·北京来信之:我们都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北京来信之:期待国人关心体育超过政治
· 北京来信之:外国人比国人更爱中国?
·北京来信之:北京二、三事
·北京来信之: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北京来信之:今天,我是刘翔的粉丝
·北京来信之:一块金牌、十个亿和跑得更快的刘翔
改革三十年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光荣与梦想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孤独大侠茅于轼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人权是更“硬”的硬道理!
·用实践检验“真理”,用什么来检验“实践”?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我的出国梦
城市风景
·城市风景之:一个垃圾桶的故事
·城市风景之:离天堂最近的路——人行道
·城市风景之:欲望都市——东莞
·城市风景之:一路风雨一路情——都江堰
·城市风景之:北京十日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秋之夜:团团圆圆,相亲相爱

   中秋节,我有这样一个故事。那是我刚到国外不久,记得第一个中秋是在美国华盛顿过的。我把月饼带给老外分享,他们都不懂中国节日,还认定月饼不是健康食物。我告诉他们,其实月饼是中国古人用来祭祀月亮的祭品,是给月神吃的,不是给人吃的。后来,不知道怎么搞的,我们家庭围在一起吃,反而把月神忘记了。
   
   
   
   老外不理解,为什么要在月最圆的时候献给月神?这一天为什么又成为合家团圆的节日?这个问题我也回答不了,不过,引起了我的思考。不久我看到了很多西方“月圆夜,杀人夜”的电影,而且好像科学理论也证明了月圆之时,人类发疯的比例非常高,英语里还有一个常用词“Lunatic”,意思就是“精神病”,原意可做“月亮的”解释。知道这些情况后,我就开始向另外一个方向探索:如果月圆引起变态等精神疾病,那最圆的中秋夜,岂不是最可怕的一晚?


   
   
   
   其实这很容易证实,我们不妨去相关部门查询一下,无论是恶性犯罪还是轻微的摩擦如撞车、吵架,夫妻互殴,是不是在月圆之夜最集中?西方早有这方面的统计数据,那些电影就是据此而来的,中国可能也有,只是没有公开。否则,也许会引起混乱,又或者被一些犯罪份子作为无罪辩护的挡箭牌。但想一下,中秋可是一年月亮最圆的夜晚啊,这一晚,有多少平时正常和一本正经的人被月圆弄得失去了理智?也许你的亲人就被变态狂魔缠上了,也许出门的朋友再也回不了家……
   
   
   
   我的结论就来了:原来智慧的中国人早就知道月圆对人类精神的影响——月圆夜杀人夜,他们用当时很缺少的鸡蛋黄、白面、白糖做成月饼,选择在一年月亮最圆的中秋之夜献给月亮。这样做只是迷信?还是对月亮的祈求?从把这一祭天的节日弄成人间的节日——不给月神了,大家自己吃,显出中国人智慧的跨越:他们知道,这一天容易出事,那么,如其求月亮保佑,不如亲人团圆,哪里也不去,围着月饼,互相守望……
   
   
   
   这就是我当时的结论,至少,我是这样忽悠老外的,结果啊,那些听到我讲中国“民俗”的老外,几乎个个对中国赞叹不已,对我也肃然起敬。为啥呢?很简单,如果我的解释成立,那么不但说明中国人早就知道月圆对人类精神状态的影响,更难能可贵的是,他们发明了迄今为止最好的治疗“精神疾病”的办法:亲戚朋友像月饼一样团圆在一起,在明月当空的时候,团团圆圆,和和睦睦——
   
   
   
   这也是我借机送给今天所有朋友的祝福:也许我们生活在一个让人发疯的时代,生活在一个变态的黎明前夕,但只要我们围拢在一起,团团圆圆,互相祝福,相互守望,相亲相爱——有没有月亮、月圆月缺的夜晚,又有什么关系捏……^_^
   
   
   
   杨恒均 2010-9-22 中秋节
   
   
   
   
   附:
   
   
   

一个民主小贩的“拿来主义”


   
   读杨恒均的《黑眼睛看世界》,读出的是一种情怀,一个有良知的知识分子对一个国家的期待。他的文章中虽然流露出些许灰暗,亦或无奈,但都不足以掩饰一颗拳拳的赤子之心,一个个体体验对于民主的呼唤。
   
     杨恒均要干嘛?出一本近乎批评文集的书出来?他是要作为一位思想的斗士,依照前辈的道路,“开启民智”吗?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他是真“out”了,在一个没有大师、精神领袖泯灭的时代,妄想通过三两言论,便可开创国民思想新局面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但是作为该书的读者,在品读过这本书之后,还是能够感受到作者那种渴望能够改观国内的民主状况,使社会更公正、更和谐的强烈愿望。
   
     即便是思想的斗士,杨恒均也当然明白21世纪对于一个思想斗士意味着什么?
   
     正如杨恒均说的那样,现代人大可不必坐在书房,企图用一种老套的理论来启蒙中国,妄图建立一个新的更高级的模式;亦不须绞尽脑汁地向国人证明哪一种理论是正确的,哪一种理论更适合中国,那样注定是吃力不讨好的,因为21世纪的世界就在国人的眼前,没必要费心劳神地从国外引进的各种理论中费劲推敲,考量出一种方法来解决中国的问题,只要推开窗看看我们的周围,一个活生生的、动态的世界就展现在你的眼前,如果有一种精神原则可以让我们的公众生活更公正,我们便可直接拿来“汉化”,使其本土化,这或许就是杨恒均的“拿来主义”。
   
     杨恒均被熟悉他的读者们笑称为“民主小贩”,他显然是接受的。不过对于《黑眼睛看世界》一书来说,或许将他称作“兜售西方民主的小贩”更为确切。在《黑眼睛看世界》一书中,杨恒均指指点点,结合自己在国内外的生活感受,把整个的国民现状批得是“体无完肤”,杨恒均是在危言耸听吗?中国的民主现状真就这么“不可救药”?还是西方的民主就是“外国的月亮”——就是比中国圆?当然不是,歌功颂德的文章自然会有人去写,用不着杨恒均,而且不一定比别人写得好,杨恒均是典型的批评派:“好是应该的,坏了就要批评指出”,这才是杨恒均一贯的本色,杨恒均的文章读的多了,也就不难发现他的文章大都是在体制内的批评建议,是出于“推动”和“改变”民主现状的着眼点,他的批评是出于“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情怀,他是急于看到民主的改观,而并不是一个“亲西方”的“外国的月亮就是圆”的理论持有者。
   
     杨恒均把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想,集结成一篇篇有杀伤力的文字,借助他的影响力,把自己的思想和观点传递出去,即便不能像过去的思想斗士一样掀起一场声势浩大的文化思想领域的变革,但是最起码,能在读者心中掀起层层的微小涟漪,也不失为是一种价值。
   
   作者 王宇琛来源:成报
(2012/10/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